第一章

「呼……呼……」湿润的手仍沾浊着少许的唾液,来回不停的抚慰着火红发烫的命根子。

嘶、嘶、嘶、嘶……

急促低喘的呻吟声,在寂静而隐密的空间里,就连自己的心跳都能听的一清二楚,棉制紧缩的小巧内裤紧紧磨擦着肉棒的前端,混沌的脑子里,充满的,全是虚无飘渺的性幻想。

绮想着这身衣物的小女孩,替自己口交的娇美模样,甜美樱桃般的小朱唇,张口滑润无比的舌丁舔慰着自己阴茎,少年左手搓弄的速度就变得越来越快。

「哥哥!」

「……美……美菊!嗯啊……」没想到门外稚女甜美的轻声叫唤一起,少年的动作反而变得越加的激烈。

一拐一拐的脚步声轻轻响起,女童的脚踝似乎天生有些缺陷,走起路来会发出轻微的摩擦声响,但天性乐观活泼的她,表情中却一点也不觉得悲伤。

「哥……哥哥!阿姨要骂人了……你在这里吗?……」门外低声呼唤的叫声开才刚响起,剧烈激动的手淫少年却禁持不住,就快射出体内浓精。

「……哥哥……难道……你又要跟美菊玩捉迷藏吗?嘻嘻……你在不在这里……」

手里抱着兔宝宝的布娃娃,少女似乎像在玩耍一样的逐间房门搜寻着,紧张的窒息感让少年脑子混沌起来,对着自己亲妹妹的幻想不曾停滞,急促呼吸使得紧绷的肉棒舒服不已的想发泄。

「噁……啊……啊……」少年白浊的浓烈精液,很快就全都发泄在这条洁白温热的小内裤上。

湿热的双手并没有完全包裹住残余的精液,发泄完的少年才刚舒坦,浑身上下却是沾了不少自己制造的噁心黏稠东西。

与气息并不相关的,尽管少年消瘦的脸庞生来就是一副俊美细白的模样,但那也只是遗传的因子作祟罢了,与内心变态的情欲毫无瓜葛。

「哥哥……哥哥!」

「呼……哈……喝……喝……」刚发泄完的兽性却仍在蔓延,半硬的肉棒还没完全缩回去,但房门外却远远传来了让人心惊胆跳的叫唤声。

「哥哥……你在哪里啊?美菊不想玩了……快出来,不然阿姨等一下不给你饭吃喔……哥哥……」活泼稚嫩的少女果真逐房逐间的一一检查每个房门,但已经开始觉得厌烦疲倦的她,开始改成大喊大叫的呼唤着,然而躲藏在衣柜内的徬徨少年,却是怎么也不敢让自己妹妹看到他现在的这副模样。

还在发育中的童稚少女,一头黝黑雪亮的长发上还绑着两节由妈妈亲手编织成的小辫子,发包紮在圆顶上垂着两条缎带,娇嫩的脸蛋中显露得一种纯真圣洁的无瑕美姿。

这名长发少女的名字叫做神代美菊,因阿姨的交代而四处搜寻着失去踪影的哥哥,在她那纯洁无瑕的女孩心思里,却怎么也料想不到,自己的亲哥哥竟然会拿着自己的小内裤躲藏在此处自渎.

「真……糟糕……喝……不……不能让美菊发现这……」少年大气也不敢喘一声的等待着妹妹逐渐远去,在这偌大的宅子里面,要是离开了这间「禁区」密室之后,想再寻回来的时间,就足以让他处理完这里所有的善后工作。

这座宅子是村子里唯一的一间神社,而身为女住持的「神代百合子」,正是这个少年的亲生母亲,她不但是神社里的住持巫女,同时也是受到村子里人人敬奉的神女一族后裔。

据传百余年前村子曾遭受瘟疫与妖魔的侵袭,一群巫女的出现,不但拯救了这座岌岌可危的灾难村落,她们的后代更在此地立碑建寺的住了下来,数百年来替村民们消灾解厄,为首的神代一家,世代以来更是受到村民们的衷心供奉与景仰。

然这位第十三代的少主人神代幸男,尽管长相外貌上遗传有母亲的优良血统,但容易紧张畏缩的神情气质,却一点也无法让人将他与「神代」家的尊贵姓氏联想在一起。

一直以来,神代家就是以巫女当政,男性就只能招赘,而身为长女者将注定於十六岁的时候继承衣钵,成为下一代驹神村神社的新任住持。

神代百合子一共育有一男一女,最小的小女儿如今只有八岁年纪,名叫美菊,个性与阴郁寡欢的哥哥截然不同,是个活泼乖巧的天真稚女。

尽管英俊的相貌曾吸引来过少女的好感,但这个性格敏感又受到阿姨严加管教的阴郁少年,从他开始懂得性欲以来,就对女人的贴身衣物有着强烈而无法自拔的特别癖好。

有时,甚至会偷穿幼妹或表妹的内衣裤睡觉,淫欲骚动的时候,更索性就将精液射在上头,等到明日清晨清洗衣物时,才混在其中敷衍了事。

也许,正因为每天接触到的都是女性贴身的私密之物,少年不仅学会如何品评女性内衣质等好坏,更要命的是,他也染上了恋物纵欲的特殊性癖。

有几次,他也曾想拿妈妈成熟的贴身衣物来好好手淫一番,但母亲宛如神女般的庄严形象,却早已在自己脑海中有如女神一样圣洁。胆小懦弱的他,几次总是在收衣服时,升起想偷她衣物的念头,但每次淫猥的欲望,却总是因为无法恣意的发挥,而感到十分泄气。

躲藏在完全漆黑的衣柜中,幸男因为精液射得四处都是,手中湿粘的内裤又嫌太小擦不乾净,摸黑中找不到可以擦拭的东西,只好随便在墙上撕几张斑落的纸片拿来擦拭。

就在他擦拭完的同时,推开衣柜一看,手中的劣等纸片赫然竟是张张画着丹红剥落的泛黄符咒,内心发毛的幸男连忙搓了搓双手,赶紧将手中的污秽髒物一并丢弃在地上。

「嘻嘻……你真是奇怪的人……嘻,怎么偷偷躲在这里干这种事呢?」在此同时,一道奇怪又娇媚的糜糜声响,竟然由对面的破铜镜中传了出来。

「啊啊……你……」少年无来由的莫名害怕着,尽管眼前这名十分眼熟的美丽女体,彷彿就是自己内心最渴求的欲望人形……但恍若鬼魅般的东西出现在自己眼前时,还是让这个容易心理紧张的大男孩几乎要濒临崩溃疯狂。

只见镜子中的美艳少女年龄似乎与幸男相仿,全身半裸一对肥硕的性感酥胸,脸上那双能勾人魂魄的灵眸大眼,不时直盯着幸男端详着。

「嗯……你……应该是神代家的男人没错.」镜中少女对着那反射的倒影,拿起了地上残余遗精的污纸,将上头沾有些许残留的精液往嘴里一舔,眼神中满意的看着少年。

「只有神代家的男人才有这样的味道……」诡异的少女那怪异的举动几乎吓坏了幸男,在湿润的嘴角边还露出若有涵意的神秘笑容。

「嘻嘻……复生之刻的自由,将让我族降临世界……嘿嘿嘿……」少女骨露露的大眼睛绽放着异样的光芒,似乎,嘴里嘀咕的事情并不寻常。

「你……你到底是谁?」幸男浑身哆嗦的打着冷颤,尽管他从小就听惯了神社内各种鬼怪之说,但并未曾见过鬼神恶魔的他,对於超乎常理的意外变化,还是感到不肯置信而畏缩害怕。

「我……?」娇媚艳绝的少女指头上还沾满精液,但眼神间却像在思索着要如何回答这样简单不过的根本问题.

「嘻嘻,发现我算你走运呢……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守护精灵.」少女露出调皮的笑容,眼睛里直直注视着幸男双眼,彷彿,可以利用视觉来窥视人的心理。

「你……你是守护……灵?」一点都没有察觉的幸男,惊讶的疑问道。

「我……在这宅子里已经睡了数百年,是为了镇压邪魔而存在的,难道,你会猜不出我的身份吗?」少女张大的眼睛好像能散发魔力一样,直望的幸男心头噗通乱跳、起伏不定。

因为,越看这个少女就越来越觉得她根本不像是人类,像一个……只存活在人的记忆深处里,美好而又模糊的虚幻倒影。

「镜子里的精灵?……宫守御?难道你是宫守御吗?」幸男不肯置信的怀疑着,他记忆中有个关於精灵的传奇名字,宫守御不但是村里大人小孩耳熟能详的传奇名字,传言之中,还是个曾跟随祖先伏魔降妖的善良精灵.

「宫守御?……是……嘻嘻……没错……」少女对於幸男把自己认做是宫守御似乎有一些些讶异,但很快的就欣然接受这样的认知。

可是还有一个问题,宫守御本应该是个男性精灵才对,他的雄伟雕像还被竖立在大殿之上永远镇守着这遍土地上的恶灵呢,曾起何时,会变成眼前这样妖冶艳丽的绝色少女呢?

似乎…少女这样的外型,跟传说中那个纯善精灵形象是一点也凑不在一块.

尤其,舔含过男人精液的妖魅气息,让少女又多了一层意淫遐思的浓浓味道,充满灵性的大眼睛好似让人无法不相信,她所说过的每一句话。

「喂!你在怀疑我吗?」少女没有否认,却也没有言明的这样说道。

「哼……这种态度可会惹得精灵十分不高兴的呢……」少女佯怒的发嗔道。

「我……我相信就是……」幸男急忙的解释着,但眼神里,却缺乏着说服力。

「告诉你,精灵本来就是依召唤者心中期待的意念改变外貌,当年你祖先是女性,自然她的守护精灵就会拥有男人的外表,现在……我会变成这副模样,可还不是你意淫后所造成的吗?」少女娇斥的话说得幸男哑口无言无法反驳.

「那……请……请你先穿上衣服吧……我……」满脸通红的幸男似乎发现了自己身上的丑态,连忙找话脱罪,却找不到该回答什么话才好。

「别急……我有个更重要的问题需要你的帮助……」

「什么?」

「如你所知的,宫守御的使命就是要抓尽天下间的恶魔,不是吗?」

「嗯……」幸男再次无法否认的点点头,尽管,他一点都不能确认眼前的,究竟是不是守护之神宫守御。

「现在……我的力量已经消退,又失去了宝贵的身体……你若不帮我的话,恶灵们总有一天会再度降临於世的……」

「那该怎么办?我……要怎么帮呢?」幸男似乎有些被说动了,不,与其说被说服,不如说被少女那对眼睛给迷住了……完全无法反驳,只能照着少女牵引的话回答着。

「很简单,把你身体借给我吧,这样……你就会是我新的主人。」

「什么?」

「只要把你的身体奉献给我最尊贵的主人……新的力量就将会诞生……」少女的话语中充满着诡谲的神秘,彷彿是不可抗拒的命令般诉说着。

「……你……哎啊……」幸男不懂她的意思,脑子里一点都还没弄清楚她所说的意思之时,突然,镜中的影像红光大作,阴暗的空间中异光四起,两道噬魂般的火红射线,就直直的穿透过幸男的头颅内。

「胡胡……别害怕……把身体奉献出来后,你自然就能实现内心中最渴望的愿望,只要……把身体给……」魔镜少女一边说话的同时,口中竟同时喃喃吟唱着咒语,只见空气中彷彿产生出了共鸣现象,幽暗中绽放着异样的碧绿萤光,灰色的世界彷彿要吞噬掉屋内的所有一切。

「啊啊……不……别这样……」剧烈的强风暴雨,竟似在屋内就吹狂起波涛汹涌的掏天巨浪,幸男分不出这一切究竟是真实或若虚幻,只见铜镜中刹时激射出两道红色的光芒,直直的贯穿过他整个身躯.

「啊!!」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镜子里,少女的身躯已不再是阿娜多姿,而是变成了赤红色的斜长身影,缓缓的,一点一点脱离镜面,一步……一步……渐渐的钻进惊讶万分的幸男口内。

「哇、哇……咕噜、咕噜……噁……」就在此一同时,娇小的少年身体渐渐的竟起了变化,依然坚硬的阳具中勃勃的主动挤弄起来,似乎有东西在里头翻转、膨胀,突然间噗的一声,竟就挤爆了自己的龟头茎肉,喷出一道又一道的黏白精液。

勃勃的喷发却在幸男还来不及感到痛的同时,一种无法言喻的奇妙快感就在烂掉的龟头内逐渐传开,弓着身看不见下体的幸男根本不知道,阴茎内如今竟是爬出一条又一条噁心的线虫并由内往外钻了出来。

「呜呜……啊……啊……」不知怎么的,由下体钻出的细小怪物四散的又钻回到幸男身体里的每一条神经,强烈的刺激没有持续多久,身体的主人就激动的晕了过去,留下浑身钻满着红色线虫的他与佈满一地的噁心黏液,开始在肉体之中溃烂结蛹。

「我族的机会到来了……嘻嘻……神代家的少主人,很快的……你将会有一个永生难忘的美梦呢……哈哈哈哈……」没想到,钻入幸男肚子里的那股声音,到了后来竟变得沙哑低沈而又阴森骇人。

嘶嘶嘶的骚动声,缓慢的再也感觉不出异样,漆黑无月的夜色,穿过简陋而残破的竹箔窗纸,深色的结晶红蛹,从此,就深深的烙印在已浑然不醒人事的少年身上。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