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细雨绵绵的神社夜里,漆黑朦胧的月色当中,一切,显得是这么样的寂静.

然而像这样的平凡深夜却并不平静,三三两两的火炬烛光照应着某种不寻常事情,几条人影辗转往那贴满封条的禁区方向前去,在一处贴满封印咒语的废弃旧居前停下了脚步。

为首的女子是个雍容华贵的绝色妇人,洁白寻常的巫女服饰在她身上却表现出一股清新脱俗的飘逸风华,没有一丝皱纹的雪白肌肤中,完全让人猜不透她的真实年纪.

面貌清心寡欲彷彿如摘仙神女般的尊贵气息,实际却已是个怀过一双子女的神女后裔,神社的主人:神代百合子。

「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百合子面色凝重的看着废屋里四处被撕毁的各道咒符,原本一座厚重无比的封印巨石,此时却早已裂成了一推碎石块.

她是今晨特地由里高野山的灵修会议中赶回神社里的,因为跟任何凡俗的事物比起来,发生这样严重的坏事才真正是最可怕的危险景况.

「寺主大人,这应该是昨天晚上才发生的事……一早打扫的惜婆慌慌张张的跑来说,宫守御的石像倒了……」

「这……这到底是什么样一回事?人的力量是不可能将重达数百斤的石像给弄成这样才对……是谁放出里面的恶灵呢?」发问的人是百合子的三妹,神代樱子老师。

「数百年来,我们血脉一族之所以在此定居下来,为的就是要看顾镇压着这世间上最邪恶的魔王,没想到会在我这一任……让它给逃窜而出。」百合子语重心长的难过说道。

「姊姊……母亲不是曾说过,宫守御的封印若是没有我族鲜血根本是打不开的,难道……」

「不要说了……」百合子打断了她的猜测,因为,她宁可相信族人之中不可能会有背叛者的出现.

「樱子……茉莉子呢?」陷入愁思的百合子正想找人商讨对策,却发现那个总管一切大事、精明能干的二妹此时竟不见踪影。

「因为早上美月发生了一些事……怕二姊的情绪会大受影响,因此没有知会她过来,让她好好的照顾美月……」

「是吗?美月的情况?」百合子语气中十分关切的询问道,毕竟美月这个冰雪聪明的小女孩甚得她的信赖与赏识,平常间的嘘寒问暖,总也不免将她看成自己女儿一样看待。

「已经稳定多了。」樱子不敢详细的说明一切经过,只淡淡的表示美月已经平安无事。

「嗯……那就好。」

「美月……这孩子很可能必须接下往后的重责大任了……」百合子抬头望着漆黑的夜色,又看了看崩塌溃散的乱石堆,内心私下的做了决定,毕竟,她能选择的机会也已剩不多了。

「姊姊,你的意思……是要美月继承住持之位吗?」樱子讶异的质问着,但见百合子却没有任何的反驳意思,似乎默许了这样的事情。

「总之……神社的劫难随时都可能会降临,我们需要一个足以应付任何危机的新继承人接替我身上背负的伏魔使命,美菊这孩子还太小又心绪不定,不能等到这么久的时间……美月……已经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百合子面色凝重的看着破碎的大石像,没想到最后竟然是叹了一口气的说道。

「姊姊,原来……你身上的灵力已经产生月蚀效应了?」樱子这才明白百合子话语中的无奈与深意。

所谓的月蚀效应,就是继位神女在接任住持大位之时,将能从上任巫女身上,吸收所有历代神女凭依的超强灵力,然而继承的力量在她处女之身时将可发挥到最强大的伏魔法力,一旦结婚生子过后,灵力将逐年递减,宛如月蚀,盈过则衰,过年三五大关,甚至有可能会突然间消散殆尽.

也因为此种原因的促使下,每一代将继任的年轻少女,最迟都必须在十六岁以前继承母亲神女之位,否则,就将由族女之中另行挑选,为的,就是弥补前任住持法力突然消失的危急疑虑.

当年的百合子是在十四岁的年纪就被迫继承重责大位,由於法力继承甚早,相对也就可能消退的快,深知自身情况的百合子内心明白,她不可能等到美菊成年满岁之后,才将肩负责任交与这个天生不良於行的爱女身上。

身为住持的百合子其实一生过的并不顺遂,年轻之时丈夫就早逝留下一对子女,头一胎生的儿子又不能继承宗族大任,小女儿更是天生受到跛足之患……如今再发生千年恶灵脱出之难,坎坷的命运实是造化弄人。

「如果,当初幸男生下来是个女孩就好了,若能生为长女,至少,镇守神社的重担就不必由茉莉子的爱女来承担……总比将孤孤零零的一个人……」百合子淒凉的语气中,除了显示出身为住持的无奈命运外,似乎也意味有深切自责的含意在。

背负着家族重责让百合子根本无暇照顾子女,尤其对於子女长期间的疏於照顾,不仅令她深深感慨儿子的生不逢时,更对这个照顾二子有如生母的茉莉子,有着无比的感激与歉意在。

若是没有茉莉子,这两孩子就像没有了母亲一样,而亏欠二妹如此多的百合子,如今,却还要让她的女儿来背负跟自己相同的命运,一想到此处,百合子就难忍的感伤起来。

「姊姊……难道……不能请求高野山的众僧前来帮忙吗?」樱子想起姊姊才刚从灵修法会回来,若依百合子目前崇高的身份名望,要号召多少法力高强的圣僧名流自当不成问题.

「不!这是我们神代家必须肩负的使命,不能交给任何人来承担……」没想到百合子竟然斩钉截铁的这般说道。

「姊……」

「樱子,你现在已经是众人之中灵力最深厚的一个,只可惜我没办法将祖先凭依的力量转化给你,一切,就只有劳你多多费心,千万记住……这几个孩子们将是我们对抗恶灵的唯一希望……」

「是的姊姊,那我这就去美菊的房门驻守,放心好了,我和二姊会用尽一切办法来保护她们的,一定。」个性爽朗直接的神代樱子在话别众人之后,立刻就往姪女的寝室前去。

「嗯,你们也都回去吧,先让我一个人在这里静一静……」别了众人之后,黑暗的一切很快又恢复了原有的那份寂静,百合子的眼里似乎依稀可见到泪珠飘落,在破弃的废屋里面,身为人母、寺主的複杂情绪,正在折磨着这个一生都背负着巨大使命的孤寂美妇.

「叩、叩。」

「……是你。」门内仅仅露出些许的光线,开门的应对者似乎反常的有些不甚礼貌。

「……二姊……你还好吧?」看着从来穿着都是整齐体面的茉莉子,如今竟是罗纱半露、酥胸呼之欲出的暴露模样,如此随性的蹒跚举动却一点都不像茉莉子,樱子不由得替她担心起来。

「我……没事……」茉莉子的表情看起来十分疲倦、而且眼神有些呆滞,当樱子敲门的时候,应门的她竟然反常的只开半侧门扇,而且好像还认不出亲妹妹一样,唐突的令樱子有些不知所措。

「二姊,我有话要跟你说……」

「我累了……什么事明天再说.」茉莉子似乎连听都不想听的断然否决她。

「等等……美月还好吗?我正要去美菊那里,顺便来跟你说说刚才我们的决……」

「美月很好……你回去吧。」只见茉莉子竟冷漠的打断妹妹的话,随口几句话就将她给打发走,这实在与她平时拘谨求事的个性异乎寻常。

「茉莉……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心里纳闷极了的樱子,眼下突然觉得茉莉子有些异样,但如今她的心思焦点可全聚在美菊与美月身上,只有迳自往美月房间看看,见她安然熟睡之后,才离开了这里.

心想,所有的疑惑与不解,还是留给明天过后再说好了。

「啰唆的女人……哎啊……变得更痒了……啊……」没想到茉莉子竟然以这般的口吻自言自语哼道,嘴唇舔了舔湿润的指尖,又将它们快速的放回那温热夹紧的肉缝中努力抠挖。

原来,方才的叩门声不仅中断了她的手淫,也打断了她意淫飢渴的浓烈思绪。

「不行……啊啊……还要……我要更激烈一点……啊……」

「碰噹!」一声,妆台前的化妆瓶罐洒落一地,焦躁的情绪在这女人的肉体里快速的爆裂四散,徬徨的内心彷彿一点也得不到那片刻的宁静.

「我……这里……怎么变成这么大呢?」衣衫不整的女人,眼神惊讶的盯着自己双前一对豪乳,如今的它们已变得更加肥美巨大,战栗的双手再也矜持不住,只想用力把玩。

「这……这是我吗?全……全身都好痒……好想……想……啊……」呻吟的声音由美妇的口中缓缓探出,刺激的骚动却在敏感的性器部位上产生反应。

「好……好难过……哎啊……啊啊……」手指离不开发烫发痒的红粉唇肉,指尖沾满自己因兴奋过度而流出的大量淫液,扼止不住的滚滚性欲,彷彿像是折磨一样的令人难堪。

「到底……怎么一回事?……啊啊……好……敏感……我的身体……唔……快忍不住了……」拥有着娇艳熟烂的妩媚胴体,羞耻的感觉无时无刻不在刺激着欲嚐禁果的发情美妇.

唇舌半咬的痴态,香汗淋漓的肢体,酝化着宛如发情般的母兽,滋意的享受着渴望高潮的片刻春销.

「好……丢人……啊啊……我……我到底再做些什么……」满脸通红的俏妇人摇着头不敢承认自己正在进行的龋齿行径,但无可否认的,越是让人羞耻的感觉就会令她越觉得无比兴奋.

「不……啊啊……我该停止……不……好舒服啊……啊啊……要丢了……」

在昨日以前,古板严肃的她甚至连手淫是什么样的画面都不敢想像,笃信神佛的虔诚女巫,如今却是放浪形骸的在庄严的弥勒佛像前抚手自慰。

「啊啊……怎么会这样……唔哦……好……好像变得更痒了……哎啊!」才刚由手淫中得到短暂快感的茉莉子,似乎无法得到应有的那种满足,尽管光靠手指就能令骚穴酥爽的喷出爱液,但没有一丝解脱的高潮降临,反而有种说不出的失落感在越加难受的躯体里继续燃烧着。

白色的衬裙下红色内裤隐隐散发着妖异的红色光芒,每当茉莉子娇羞呻吟的同时,半透明的蕾丝边似乎就会释放出一种快乐的毒素,让成熟的女体激动发狂……

「我……需要男人的东西才行……是……是这样……」急躁不已的身体似乎终於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了,一转过头去,立刻就发现到躺在自己床上的那名少年。

这个昏迷不醒的少年不是别人,正是茉莉子的亲姪幸男。

「哎啊……我……」当茉莉子有些意识的同时,自己的嘴巴却是已经将姪儿半软的阴茎含在嘴里好一段时间.

「这不是我……咀……好吃…咀吸……咀咀……」脸色泛红的茉莉子竟无法克制自己的行为,如今急切与羞耻只会让她感觉无比兴奋而已,尽管她的理智很想停止这一切,但在她意识到的同时,任何不该发生的事却早已都在进行当中。

「唔啊……噗吱!……不……没还……啊……」没想到姪子的阴茎还没全硬,却已经在茉莉子的嘴里射出一丝一丝暂些的水质精液。

「怎么会这样……」得不到男人硬物的慰藉,茉莉子只觉得阴唇里变得更为紧缩,躁动的痒劲就更加不可抑止。

「啊啊……」茉莉子试图让自己早已沈醉的双手离开敏感的部位上,但零碎的片段,好像误闯入她的大脑一样,像刀刃摩擦的声音在她脑海中快速闪动。

「唔……啊……」强光般的摩擦片段让茉莉子紧闭着自己的双眼,突然间,她彷彿看见了一名身在火焰之中的魔女,舔着沾血的舌头,饮着由人血汇成的头颅酒杯,在飞散的火苗中裂嘴大笑。

「啊啊……这是……」

记忆般的快转片段,炙焰中的魔女不但正凌虐着各式各样不同的美女,甚至还将她们的皮给剥了下来,甚至截肢、挖脏等等,还将之做成这种妖化的鬼怪生物供自己玩乐。

在她身上似乎永远都拖着许多晶亮的大铁炼,由背上刺出六条整齐蛛臂,偶尔亦会触摸着她那对间挺肥大的巨乳与镶环拉大的阴唇,腹部绘着一条碧绿的青蛇的刺青,一直由乳头上的锥部延伸至穴口而大大的张开一对利牙,模样着实骇人。

「啊!啊……啊!」正当浑身难受不已的茉莉子一离开幸男身上时,强烈的片段似乎更加快速的凝结成一种力量,像要吞噬她一般的挥之不去,就在茉莉子的眼睛注视到前方的银镜同时,赫然竟发现炙焰的魔女赫然就在自己面前。

「啊!」魔女的那张脸竟然变成了跟自己一模一样,硕大的酥胸上碇出微微的光芒,跟着射向茉莉子的双眼,一道又一道的光怪螺旋就这样一点一滴的在吞噬掉着她的思想。

「这是……哎啊!」昏眩的感觉让茉莉子快要呕吐一般,停止不了……

飞快的片段又层层叠叠的交织在一块,跟着像被吸进去一样的融入到人大脑海里面去。

飞舞的光线就像螺旋,旋转、旋转、不停的一直旋转……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