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虽然融合淫蛛女的精血与邪具可以强化你本身的嗜虐力量,但还无法让你真正变成一头毫无羞耻的淫肉欲女,为免日后你那对姊妹可能带来非必要的麻烦……」一旁正在享受着茉莉子魔化肉躯的幸男注目着她身上的每一分变化,像似想起什么的松开了茉莉子的身体.

「主人你……嘻……」一直潜藏在幸男体内的妖夜似乎明白自己主人将做出什么样邪恶的淫事,不停开心的娇笑着如同观赏般呼应着主人的举动。

「尼纳无兹……纳无兹……纳无兹……」幸男手里不知何时竟多出了一条红色内裤,在将自己的残精黏液涂抹在内裤上后,跟着口中喃喃念着古老咒语,一阵清烟过后,斑白残精的红色内裤却起了极大变化。

原本已经是件成熟性感的红内裤,现在却多裂开一条细缝,由正常的蕾丝红裤,变成了件极其性感淫乱的小内裤。

「嘻嘻……这条好东西就是存在幸男的性幻想中……所希望穿在你身上的猥亵模样……下流无耻的婊子阿姨,应该也是个不错的决定……」

几乎呈现透明一样的丝质淫内裤,是连正常女性都不敢多看一眼的下流模样,幸男仔细的将它穿戴在茉莉子的私处后,一场更可怕的事情却是接着又再度的发生在茉莉子身上。

「啊……嗯啊……啊啊……啊啊!」就在茉莉子套上内裤的一那瞬间,彷彿感觉到红色的蕾边正在深入自己的肌肤一样,被包围的每一吋肌肤里,瞬间连同刚才嗜虐的银器伤口一起爆发开发,全身都完全变成最敏感的性器一样!

连肉体最真实的感触,都逐渐被诡谲的红粉内裤给掩盖掉,丝带上传来兴奋刺激变成了无可言欲的绝顶快感,最后竟整个取代了肉体的触觉,异变之后的躯体,让茉莉子的肉唇上长满了噁心紫青的小颗粒,失禁的膀胱到了最后,终於再也忍耐不住的射出一道又一道金黄色的喷泉。

「啊啊啊……泄……啊……要泄了……啊哈!」

「给你穿上的小内裤可是淫界中调教性具的至绝宝物,最能诱发出女人原始「淫贱痴性」的好东西,本是专用来对付、折磨烈性贞女的绝妙宝贝,只要内心产生出任何耻辱的感觉都能立即转化成性欲,越是羞耻,穴里就越觉得需要,直到最后彻底改变成需靠羞耻淫行来满足自己的绝顶淫妇……」

「啊……哈哈……啊……抖……啊……」翻白的双眼在说明着茉莉子又再度的失去了意识,鲜红色的细丝蓓蕾好像有着可怕的吸魂魔力,一点一滴的……主动的在撷取着女子身心脑海中最后的一丝光明。

「哼哼……你这大奶的骚蹄子,可曾知道自己现在的糜烂身体,却是花费了主人麾下三种高等的淫兽原能与至宝所塑造出来的呢,连妖夜对你感到有些嫉妒……」少女妒忌哀怨的不平声音在茉莉子耳边响起。

「谁叫你只是个灵体,而不是完好无缺的血肉之躯呢?」幸男似乎是对妖夜态度不善的举止,适时加以提醒一般说道。

「……呜……主人……」妖夜发出委屈的声音,但却因为只是凭依灵而无法看见她脸上所显现出的任何表情。

「这熟女的本性顽强刚烈,才刚复生的我仍魔元未聚,正需要有一名成熟美肉又乖巧听话的好帮手,唯有令她连最后一丝自我心性都受最污秽的淫灵所取代……」

「但淫蛛妹子的意识早已消散了好几百年之久,若是没有经过招魂仪式,不就平白无故的将淫蛛数百年的淫兽灵力全送给了这个年纪一大把的讨厌烂骚货吗?」妖夜嘴里发酸的了表抗议之意。

「那又何妨?嘿嘿……我本来就从没打算让淫蛛女复活,我更不要她残存任何一丝邪灵旧有的意识,相反的,我要将这熟烂的臭婊子,重新调制成更胜以往淫蛛女数十倍的绝顶淫妇……」

幸男邪笑着搓弄茉莉子的那对乳茎,还将她肿大后的乳茎往自己下体的阳具摩擦一起,直爽的茉莉子哀嚎不已,还把兴奋的乳水全喷洒在姪子衣物裤管上。

「唔……啊哈……」说话的同时,茉莉子的双眼竟又再度的张了开来,嘴角舌尖舔了舔香唇,呆滞的神色中,逐渐的淡化成一种动人妩媚的诱人痴态.

(啊……太舒服了……这是什么感觉?我的身体……那里好硬……好湿啊……)丢人的害羞情绪才一兴起,粉红的内裤上立刻绽放红光,直酥的茉莉子哀叫连连,羞耻的心思不知飞到哪去。

「啊……好……害羞……啊啊……我……感觉好爽!」讶异着自己每当产生出羞愧的情绪就会更舒爽畅快,茉莉子激动的无法自抑,放声的娇喘嚎叫。

「嘻嘻嘻……告诉我……下贱的骚货现在最想要什么呢?」

「我……要……阴茎……热到发烫的……不行……好羞……羞耻……哎啊……」茉莉子脸色扭曲的小声说道,两脚竟然主动像母狗姿势一样,趴在地上摇臀撒娇着。

茉莉子无法查觉出自己身心被改造后的剧烈变化有多大,一点一滴的朦胧意志,只能顺着那股随时兴起的淫念波动。

惊慌、徬徨、坚决、崩溃,一直到堕落、蜕变、丧失、新生,短短几个时辰不到的功夫内,一名忠贞虔诚的神女传人,竟然快速的经历了三、四代淫魔妖化的痛苦阶段,即将快速而顺利的被塑造成出色的淫魔欲女。

若非为至阴至邪的终极淫灵,否则是绝对不可能在同一时间内,连续接二连三施放出多种全然不同的高级造体之术!

「嘻嘻,很快的你就会主动愉悦的说着不知羞耻的言语,而且像这样卑劣贱格的淫女个性,说不定……正是对付你们神女遗族的最好利器呢。」

「好……好痒……插这里……啊啊……我怎么……好痒……」

「嘿……好好看着淫乱的自己将如何为得快感而背叛亲人的吧……」

「受……不了……了……嗯啊……」茉莉子的表情颤抖的犹疑一阵,骚动的思绪好像也没能持续多久,反抗的念头才一兴起却立刻就被淫乱的红蓓蕾丝给吸的一乾二净,转眼之间又想不起来……连内心的自主能力都已丧失,茉莉子真不知该如何为自己日后的悲惨命运而难过.

「啊……给我……给我……啊啊……求求你……我不行了……插我!」

看着茉莉子身上一点一滴细微转变,幸男开怀大笑的用力搓弄那对肥美乳房,看那挣扎抗拒却因无法控制羞耻心的不断发出愉悦哀嚎时,脸上的兴奋神情瞬间就这样完全的表露无遗.

「我的身体变得好痒、好湿……快受不了……求求你快给我吧……」身上的拘束、铁器早已自己吸纳的一乾二净,仅留下腰间一件性感诱人的火红骚裤,摆弄着潺潺淫水不及擦拭的绝色艳妇,双瞳幽暗的深处里面……已然是真正骚动到脱序走样!

不久之前还是一副义正言词的人伦长辈,到了如今,却是个连下流无耻的卑贱生物都还比不上!

失去人心、忘却本性的神族巫女……随着体内蛊毒的四散爆发,妖化蜕变的最终地步,是将重生而为另外一种全然不同的可怕淫物。

「小淫妇这么难受的话……那用这条阴茎代替如何?」幸男捡起木乃伊手中的淫邪法器,故意在茉莉子面前刁难的说道。

「不……不要……要……真的东西……求求你给我阴茎吧……滚烫的肉棒里……有……又浓又多的精液……」受到莫名力量诱导的混沌意识,竟主动而淫猥的哀嚎求饶着,嘴里说出的每一句淫语彷彿是茉莉子一辈子想都不曾想过的话,却在淫裤的感染下,每说出一字,那兴奋的高昂情绪就越激动、越觉需要!

「啊啊……就……就……像这样……丢……丢死人了……啊哈……」美妇不停搓弄着自己的一对大乳茎,还把里头混有精液的白乳汁,给全数喷洒在火烫的双颊与妖淫的朱唇内。

成熟的肉体觉得越羞耻就越需要……愈感需要时淫乱的力量就逼迫着强忍不住的娇躯拼命说出更淫秽的字眼,已换取一丝丝让大脑迷乱的酥麻痛快。

「就是这样一副淫相……嘻嘻嘻,妖夜也爱死了这条好玩要命的小内裤!」

妖夜的声音有些激动,似乎对於能吸收羞耻心的淫物感到新奇与兴奋.

毫无人性的无耻淫毒、正呼应着体内嗜虐而生的病态狂毒,融合着最终将无可救药的绝望心毒……这个恶魔幸男所塑造出来的,将是个能将疯狂淫毒给「传播」开来的听话牡兽.

「嘻嘻嘻嘻……照此情况推算,只需三天的时间就已足够,过完三天以后,这条小内裤就将变成你的第一件好法宝。」幸男用指头沾弄些茉莉子身上的淫液放在鼻子上闻,确认那淫精的浓度后开心的笑道。

「很快的羞耻已将成了你的必须,而它……也就无法再对你淫秽的骚穴与大脑产生出多大作用……哈哈哈……」

「啊啊……求求你……快插我吧……插我!」呢喃不清的,是一副完全没有理智的淫欲躯壳,茉莉子那专注渴望的眼神里,存在的,只剩天底下最贪婪淫念的痴欲!

「嘿嘿……唔……怎么回事?……我的力量……」就当幸男掏出自己肉棒准备插入两片湿唇的同时,身体却突然剧烈的摇晃起来,惨白的双腮中,竟似通透着鲜红血管,一张俊脸汗如雨下。

「唔呼……呼……可……可恶!……被封印的太久了……」

「主……主人……」存在幸男身体内的妖夜声音担忧的关切道。

「虽然这身躯提供了我必要的魔力,但神女族人的血毕竟不适合长期居住,若不尽快改变这身体质的话,就必须尽快吸乾血液里的一切能量才行……」恶魔幸男自言自语的说道。

「只不过召唤了这么点淫具与邪蛊就消耗我这么多的体力,看来光是吃掉这女人的「心」还不够的,需要再找个一样拥有神女血脉的活心「进食」才行…」

「那……接下来该吃谁的心呢?……」

「哼哼,有了……」幸男妖异化的双眼突然邪光大炙直向远方。

「就用你女儿的年轻躯体来换取这根阴茎的美妙滋味吧……茉莉子阿姨,你说好不好呢?」恶魔幸男似乎想起了什么事一样,对着早已被淫欲邪念所操控的茉莉子笑道。

「先给我肉棒……啊哈……给我……啊……」茉莉子脸色扭曲了一下,但好像变得不带任何知觉与感情,嘴角只能痴痴的淫笑着,手指拼命的想勾弄着还穿套金色淫环,手指难以拨弄的黏肥湿唇内。

「哼哼……你就先用这根银棍好好玩弄自己屁眼吧,它可能会是你一辈子都离不开的手淫良伴呢……等吃掉了你女儿之后,再来好好调制你如何发挥这身淫魔欲女的肉体武器……」幸男说完后就冷冷的将茉莉子给推了开来,将手中法器丢在地上,任由茉莉子奇痒难耐的插弄着早已熟烂发麻的溽湿骚穴。

失去主人关爱的下贱淫妇,尽管粗硬的钢棒几乎快插穿自己红肿发浪的小菊蕾,但仍克制不住唇肉上的发红肉疹被阴环摩擦的痛苦难耐,一番心思早已难过的死去活来。

粉手仍不够获取更多的性欲刺激,赤裸的娇躯冷颤一阵后,突然发后脊椎竟穿破了一条又一条的银色锁炼,如蜘蛛的触手般摩擦着四处发烫的娇嫩身躯.

不再理会陷入自淫状态的茉莉子,恶魔幸男双眼看准了一个方向,伸手贴住墙角,但见偌大的石墙竟然就变成了一面巨大的镜子,光线反射着由他所锁定的目标显露影像。

浑身佈满魔鬼血丝的幸男,眼珠内的红瞳突然裂开成缝,银白的双瞳内射出耀眼的强光,好像能透视一切,看穿百里之内的事物一样。

眼前,是一群女子围坐的地方,十分安详宁静的侍堂前,幸男看到的,竟然就是早课衣柜前的种种影像。

「我们今天讲解的课题是「悟的境界」,你们要好好的打坐,切忌不可胡思乱想……」台前讲课的声音正是幸男的另一个阿姨,神代樱子,然恶魔幸男眼睛里所注视的,却是那个端坐其中的美月表妹。

比幸男年纪只小一岁的美月,生性十分的纤细文静,是属於让男人看一眼就会打从心里想要好好疼惜的柔弱美胚子,细緻的窈窕身形与冰雪聪明的资质,让她在神社里很容易赢得每一个人的喜爱。

美月因是茉莉子的独生爱女,生性又十分的善体人意,因此在学习修行之中就特别容易受人注目,还经常被拿来与百合子的女儿美菊比较,同时也很受住持阿姨与樱子阿姨的信赖与喜爱。

透过石墙的反射影像,幸男清楚的注视着美月的一举一动,嘴里兴奋的舔了舔嘴角,邪白的眼珠似乎随时准备要将她生吞入腹一样!

「嘿嘿……像这样年轻貌美的处女灵魂……吃起来一定更加甜美……」绽放异样银光的白瞳,不知何时的,竟然倒映在美月打坐中的脑海里面,古老而邪恶的淫魔术法,似乎能不受空间距离的种种限制,直接入侵到人类的意识里面!

「啊……」美月的脸上突而露出痛苦的表情,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摄住了,尽管没有睁开双眼,但身体却已开始不停的冒汗且动弹不得。

「嘻嘻……这个处男身体的第一次,就用你的处女灵魂来洗涤……」幸男拉开了自己的拉炼,伸出手就开始手淫了起来。

「嗯唔……啊」说也奇怪,就在此一同时,台下静修打坐的美月,竟突然意外的抖了一下,并且闷哼的叫声十分异样。

「嘿嘿……」幸男的右掌凭空一指,只见在他坚硬的龟头前竟裂开了一道宛如阴唇的透明肉缝,伸手进入时,还不时会勾弄出了一丝丝晶莹剔透的淫液来。

「啊!」一阵少女的惊声尖叫,此时已再也隐藏不住下体的异样变化。

「美月?你没事吧?」授课的樱子立刻发觉有异,马上向前关心问道。

「没……没事……」没想到美月竟然低着头,牙龈紧咬,一副好像身体不舒服的模样。

「你……起来休息吧,我帮你看看。」樱子眼力十分尖锐,似乎看出她有一些不欲人知的古怪。

「樱子、樱子!」突然在这个时候,门外急促的叫喊声远远的传了过来。

「什么事呢?」樱子一听门外叫唤的如此急切,心知有事情发生,当下便暂时先搁下美月的事。

「什么?封印被人破坏了!」惊呼的声音连远在不同空间的幸男都听的一清二楚,他裂嘴一笑,但见樱子似乎怕事情继续张言,示意了一下来人,便快步的一同走了出去。

恶魔幸男似乎发觉这个可能的阻碍已经远去,机不可失,自己的右手就将勃起的阴茎,深深的送入到那温热发烫的透明阴唇里面!

「啊……」美月似乎颤抖的越来越厉害,隔着异样的不同空间,但幸男一面的用力套弄却彷彿真的像在与美月性交一样,阳具还对着紧缩的前方肉缝拼命的不停抽送!

「啊……不要……不要!」似乎,再也忍耐不住的美月浑身发抖的倒卧在地,下身不停一紧一缩的异常抽搐着。

「美月、美月你怎么了!」骚动中的美月顾不得什么形象问题,没想到一翻过身来,下体性感的红色内裤,就这样赤裸裸的露在众人面前。

「啊!」较保守的女巫们立刻尖叫了起来,因为红色的内裤上不但沾满了湿润的大量爱液,而且几乎湿成透明状态的红内裤上,不时还可以看见有乳白的精液斑点飞溅到大腿两侧。

「嘻嘻……红色内裤?快看看你的好女儿吧……原来是这么淫乱的小娃儿,根本就不像外表假装的那么清纯文静……」幸男对着仍沈醉在手淫肛门的淫妻人形裂嘴一笑,跟着噗吱一声,就见一道乳白色的浓稠精液,竟然就在幸男前方的透明阴唇内,消失的无影无踪。

「痛!好痛……嗯嗯……啊!讨……讨厌……啊……不要啊!」美月变得脸色惨白而怪异,强忍不住又毫无来由的传来刺痛般的刺激,仍是处女的她,现在竟然像被强奸一样,激动到连什么话都说不清楚。

「嘻嘻……嘻……噗吱!噗吱!」魔化后的幸男似乎变的对射精完全感觉不到满足,越是美月疯狂的紧缩回应,阴茎就是更加的拼命冲刺与激射!

「停……停啊!呜呜……快……救我……」美月无力的呻吟声早已吓坏了在场的所有巫女,而且连要出去找樱子老师都吓忘了一样。

「美月、美月!快叫老师进来啊!」一旁的巫女们想帮忙却一点也使不上力,过了许久这才有人想到要去找老师求救。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匆匆进门的樱子,被眼前呻吟挣扎的景象给吓了一大跳,但她依然很冷静而迅速的压住美月身子,手里捻着去魔除妖的大千手势,正对着美月下体喃喃不停的念着咒语.

「恶……恶灵…退散……恶灵退散!」美月的情况也真好像被恶鬼附身一样,像樱子这种高等女巫也甚少见过如此严重的紧张情况,饶是一向精明胆大的她,一时间却也解救不了痛苦不堪的美月。

「呜……啊……啊……不……」只见美月的表情非常奇怪,好像有人正在侵犯她自己却又逃避不了,颤抖的呻吟声似乎不全是痛楚,其中也隐含着第一次身经人事的初潮与矛盾。

「啊……啊啊……啊!」美月的不幸没有结束,就在幸男射精将近三十余次的同时,美月的肚子上竟然股涨的有如小山一样。

「退散……恶灵快点退散!」

斥退恶灵的咒语尚未生效,但美月的双眼却早已因过渡激动而翻白,嘴角吐着大量唾液,跟着那件性感的红色内裤竟就突然消失不见,随后而来巨量累积的浓稠液体……就在这样瞬间时刻中,全数的全喷洒发泄在面前的樱子身上。

「啊!噁……噁!」樱子来不及闪避,只见大量乳白色的东西洒向了自己却连躲都躲避不掉,嘴里吞了好几口噁心粘白的东西,鼻子被那股腥味呛的差点没晕了过去。

「啊!」跟着墙壁之后竟然也传来了一阵男子的惨叫声,然而在骚动中遽然翻开的衣厨内,却是空无一物。

「这……这……」樱子的脸色异常难看,嘴巴里几乎要把一早上吃的东西全吐了出来,但对於身上还沾黏着不知由哪发泄而来的大量精液,却是一点都不知该从何开始解释起。

看着一名不知被何物奸淫到昏死过去的外甥女,樱子内心,还是第一次感到这般的无助、害怕与恐惧。

「可……可恶……」另一方面,被恶魔附身的幸男此时却也脸色大变,好像一再耗费过多的魔力之后,再受到樱子的咒语冲击,整个人跟双手竟不自觉得颤抖起来。

「该……该死的贱女人……哎啊……」

「糟……糟了,我的力量……正在消失……」体内恶魔似乎仍未能完全掌控住幸男的精血与力量,在使用过多的魔力后,反让被压抑的宿主就要清醒过来。

「哀啊……主……主人……」灵体般的妖夜似乎也受到恶魔主人的影响,快速消退的淫力令她比这佔据身体的恶魔更加难受。

「好……难受……啊啊……」妖夜原有的魔力似乎随着主人佔据幸男身体后而变得衰弱,在主人力量消失的同时,随侍的阴灵似乎显得首当其冲而痛苦不看。

「我……我……」紫青的血红肤色迅速的在酝散中消退,浮浮沈沈的迷濛意识……那个属於原本的少年心性似乎顿时清醒了过来。

「我……这是哪里?啊!」恢复神智的幸男勉强的撑住自己的身体,但在自己稍微能弄清楚四周情况的同时,却突然感到潮湿的肉棒上传来一阵温暖,紧紧包裹着阴茎不停想要射精。

「啊啊……啊!阿……阿姨!」幸男不敢置信的看着正在替自己口交的茉莉子阿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我要……精液……嗯啊……」此时的茉莉子表情中露出了从来不曾有过的痴媚淫态,嘴里死命的要吸乾幸男身上残留的精液,双手套弄着少年阳具,推倒徬徨失措的幸男,迳自就将仍然勃起的大阳具,给深深塞入自己沾满血液而滑顺不已的菊蕾内。

「啊哈……哈……要……疯了……好……美……嗯哈……啊!」邪蛊改造之下的茉莉子,摇身一变已成了不停搔首弄姿、摇摆肥臀的下流淫妇,浑身好似被淫乱精血给彻底洗涤过一样,身上铁器银勾在疯狂的套弄中碰的喀吱作响,身心解放的徜徉在妖异的淫靡气息中,拼命的想获得更多、更多的肉体欲望!

「住手……啊啊……啊……」身体已经兴奋到几近快要虚脱,浑身浸泡在无比快感的迷惑少年,控制不住身体持续的燃烧着源源不绝的滚滚性欲,就在女体疯狂的予取予求下,两具交叠在一起淒美的淫兽,叫声,就这样逐渐渲散在黑色浓雾的奇异空间里.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