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平静的深夜中,瞬息的朵朵乌云将炙热的气流给压抑下来,无月的星空中缓缓的,竟然在这样高温的夜空下就飘起了丝丝的绵延细雨。

「应该在这里才对的……这是怎么回事?」浑身几近湿透的尊贵妇人,就蹲在一片用土石砌成的地藏小僧旁搜寻着。

趁着所有人都熟睡的时刻里,百合子一个人淋着滂渤的细雨,焦虑的四下寻找着一件十分重要的物品。

一件,能解开守护精灵宫守御的至宝,神女家最后希望的象徵「宫之钥」。

由於这是一件攸关神社生死存亡的关键之物,因此她不能告诉任何人,只能独自孤身的在宛如山坟的诡异地带里碌力寻找。

「妈妈……你在找些什么呢?」纤细娇媚的声音在纷纷的霹啪声中显得诡谲,百合子惊讶的转过头去,只见纤瘦的形影赫然矗立在朦胧的细雨当中。

「幸……是幸男吗?你的声音怎么了……」百合子语气缓和了不少,然而正待转身与儿子接近同时,惊恐的表情却突如其然的显现在饱经各种风浪的天娇之女脸上。

「你……?!啊!」

「怎么……妈妈怎么露出这种表情呢?我有什么地方不对的吗?呵呵……」

应答的幸男浅浅微笑着,双手插胸的同时,已然将那对又变得更加肥大的乳房给托得更高,还故意露出那令人垂延的性感乳沟。

俊美娇艳的粉脸好像经过精心的化妆过一般,浓烈鲜艳的颜色,将这不带一丝男性气息的身体给打造的绝美无比,但腰系的缎带下,赤裸裸的露出一条粗黑的大阳具,却又把这样的气息彻底打乱!

「你要找什么东西吗?让幸男帮你找好不好呢……妈妈……」幸男彷彿清楚对方在寻找什么东西一样,脸色从容的娇笑着。

「你……你到底是谁!」看着不男不女、却极为女性化的妖异打扮……就算眼前的那人不是儿子,百合子也不会容许自己的眼睛看到如此变态的装扮模样。

压抑不住的激动在百合子端庄的雪脸上颤抖的扭曲着,任何的事情都不会比亲生子女身上发生任何意外来的严重!

「你不是一直都希望幸男能生为女孩子吗?……为何如今却对我现在的模样感到这般的吃惊呢?」

口吻宛如魔女一样的幸男,突然用力的搓揉起自己高耸诱人的胸膛,一步又一步的走向母亲的面前,只见漆黑不明的细雨中,再次出现於百合子眼前的,却是完全换了一个人的模样。

洁白的上衣竟在细雨中蒸发散来……露胸的红色塑身衣套在纤细的腰围上,把裸露的圆乳给托得坚挺饱满,细緻的肌肤上盘据着一身怪异花纹编织成的刺青,浓烈的邪气在他飘逸的秀发身后凝结成恶魔灵体的怪异形状。

「是……是你!」百合子似乎认出了这身恶魔的模样,尽管她从未见过像这样妖异妩媚的淫邪魔体,但那身上的邪艳花纹的可怕标记……却是她再清晰不过的恶魔纹路。

「你……竟然……吃……吃掉了我儿的本心?……」百合子浑身颤抖不已的难过道。

坚毅的女人不敢置信的看着已经蜕化成魔的好儿子,紧闭的双眼其实已经清楚不过,被解放出来的那条魔灵,已然在儿子身上滋意的露出淫态恶形。

「你再说什么傻话?我不就是你儿子吗?妈妈……妈妈……」幸男的眼睛散发着异样的光芒,堕入成魔的神智里如今仅存内心原始的丑陋欲望,丝毫不带半点亲情般的直视着百合子。

「不……你窃走了他的本心!……我……我……哎啊!」

百合子一跟幸男的眼神接触,立刻就感到一股邪恶的力量像要侵入自己身体一样,敏锐的灵能毕竟不同於幸男与茉莉子,机警的她连忙闭上双眼,杜绝对方的幻眼催眠术.

「妈妈为何要闭上眼睛呢?我的好妈妈你不想再看看幸男现在的模样吗?」

幸男似乎并不清楚自己的双眼正在散发着催眠般的魔力,他现在的心理仍停留在原本纯真的少年思绪.

「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帮我盖被子时的模样……每当冬天来临时的夜晚,幸男总是一个人哆嗦的等待着妈妈,没有等到妈妈回来以前,幸男总是一直吵着不肯睡要等你……」

「别……不要过来!别过来!」百合子机警的祭起封魔结印,每当幸男越来越靠近时,身上的禦魔灵气就变得越加混乱.

「啊!……横……」然而才欲向前接近百合子的同时,幸男立刻被她身上散发出的驱魔印气给深深划开数道伤口。

「不!不!不要说了……你不是我的儿子!」一向稳重的百合子如今却像快歇斯底里的大叫着,激动的身躯抱着自己,双手快速的向地面施下攻击咒。

「唔噁!……你竟敢伤害我……!唔唔……噜……」尽管百合子那攻击的气流快速的钻入到幸男体内并受成重创,但他那魔化的身躯却能快速的产生修补伤害能力,没多久被剖开的痕迹上就仅留下细细的斑斑血块,再也找不到缺口停留在身体的哪些地方一样。

「呜啊!……恶魔……我要消灭你!我一定会为我儿子报仇!」百合子紧闭的双眼禁不住的飘下血泪,她清楚被魔灵吞噬附体后,将会是什么样悽惨的下场,尽管自己身上所剩的灵力不多,但凭藉历代神女法灵的加持下,她誓言要与此恶魔周旋到底。

「愚蠢!」幸男好像对於母亲坚决的态度感到生气,还是幸男意识的他,一点都不觉得自己现在哪里不对,只感受到百合子冷漠般的无情斥骂,这点让他心理万分不悦。

「哼哼……自作聪明的贱女人……就算是妈妈也逃避不了我的……」看着百合子不知何时结下的数道结印,幸男凶恶的怒气便即刻压抑下来,沈吟的大喝一声,脸皮上撑破瞳孔的黑眼珠内……竟就露出一对好似蜂眼般的赤红邪瞳。

「哼哼哼哼……我要得到妈妈的爱,让妈妈永远只能爱幸男……当幸男的奴隶……嘻嘻嘻嘻……」嚣张的气焰在原本懦弱的少年身上,疯狂的暴露出淫邪的气息。

「退散!恶灵退散!!」百合子的声音几乎变成了尖叫般一样尖锐.

「桀桀……难道你以为闭上眼睛就可以逃过我的手掌心吗?」瘦弱的躯体由曼妙姣好的少女身形,快速展露出淫恶嚣张的妖魔型态,彷彿打算与百合子周旋似的突然袭击而去。

「砰!!」尽管幸男怀着满腔的怒气,张牙舞爪想要弄破百合子的护身气罩,但始终还没触到她的肌肤时,双手就已被强光伤得血流如注,尽管他感应得出百合子灵力所剩不多,但凭藉那自己畏惧的数十代神女灵力之助,百合子依然是让他无法顺利得手。

眼见百合子跟其他得手的二人大不相同,一方面幸男还没有完全吸收过淫魔过往的所有魔力,二来相隔百年后在神女体内累积的数十代凭依灵能,可能亦达到相当可观的地步,令他无法立刻得逞。

这种凭依的灵力可以让接受的神女继承人一代强过一代,因此在还未发生「月蚀效应」之前,百合子的确可说是历代当中最强的巫女之主亦不为过.

但现在嘴里念着伏魔大悲咒的她,却除了自保之力外毫无任何还击能力、无法移动求援,更难以驱开幸男半步,体内所发生的月蚀效应对女巫的影响之大,实是不言而喻。

「哼……愚蠢的妈妈……你可知道当幸男的奴隶是多么愉快的一件事吗?」

「住口!」

「嘿嘿……只要你肯乖乖的让幸男继承你身上的凭依魔力,我就让妈妈成为我身边最尊贵无匹的淫魔妖后,替我生育淫兽,身心永远有享受不完的高潮痛快如何?桀桀……」

面对着无法得逞的淫魔不断叫嚣与讽刺,百合子的心里其实只有更加的心痛与哀伤,毕竟恶魔所依附的那个人,可是自己怀胎十月所生下的亲生儿子。

她的内心比谁都还要清楚,以自己目前消退不止的残余法力,根本就制服不了这头真正拥有千年道行的淫魔妖王,如今口中紧紧吟唱不停的大悲圣咒,至多效用也仅能防止对方不断的攻击与魔力侵袭.

「嘻嘻……别白费力气了,我早就清楚你们神女族长在月蚀效应发作时是什么情况,你可知道我为何要拖延到今时今日才破土重生的吗?……」幸男口中突来的吐出一句话,声音似乎不像他原本女性化那般的娇媚甜美,而是阴沈沙哑的可怕声音。

「你……」百合子的心头突然一凛.

「桀桀桀……本座所立下的千年「毒咒」马上就将一一印证在你们血族中的每一个人身上,小小的一个神女族长竟也妄想抗衡我的力量,咭咭咭……你们谁也逃避不掉的……」双眼邪光的幸男似乎又变成另外一个人,恶魔的力量催动下,让宿主的幸男心性再次被压抑下来,真正的恶魔妖王就此浮现.

「不……不可能的……这是不可能的……」百合子内心害怕的想起了一件事,到底这个千年恶魔……究竟是被谁给解除禁咒的呢?

难不成……族人之中真的早就有背叛者存在吗?而且……更有可能是早已潜藏在亲族里面经历数代之久,那崩坏的巨石、消失的宫之钥……难不成……是早已经设下的层层陷阱吗?

一切无法解释的恶因困扰着百合子,但见朦胧磅礴的绵绵细雨却越下越大,远方的天空似乎也慢慢的接近天亮时分,幸男的脸色变得越来越狰狞,因为,愈是接近白天,他的能量就会逐渐削弱。

「哼哼……今天就暂时放过你……马上……我还会让你嚐到更多、更多地狱般的美妙滋味呢,嘿嘿嘿……」

「你!」

「再见了妈妈……想快的我们就会相亲相爱的在一起呢……桀桀桀……」满身沾着鲜血的恶魔又变回了少女般的阴柔模样,舔了舔嘴边溢血的湿唇,娇斥一声后随即扬长而去。

「啊啊……呼……呼……」浑身呆滞、气尽力虚的雍容美妇,如今早已变得衣衫不整、通体尽湿的矗立在那,经过了许久、许久……才支撑不住的散去除灵气罩,跌坐在地。

「咦……百合子!百合……」此时,天空已经逐渐泛白,阴雨的乌云也已散去,身为总管的茉莉子第一个发现呆矗在林地里的百合子,连忙快步的走到她的身边呵护着。

「百合子……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全身都湿透了……」茉莉子快速的解下肩上的禦寒披肩替她盖上,伸手探了探百合子的体温,双手搓弄着对方冰冻般的手掌,替冷颤不已的姊姊去去寒。

「茉……茉莉子……」百合子的声音已十分虚弱,但掌心却牢牢的抓住对方不放。

「咳、咳……快……快查出是谁偷走了宫之钥……若是让那个淫魔先得到钥匙并开启的话,这……千年腐地下的恶魔精气将再度被凝聚成淫魔精元……助牠成为……成为……」

百合子咳嗽的连一句话都说不过来,突然间她发觉冰凉的下体一阵刺痛,好像什么东西溢出来了一样,浑身巨颤的抖了起来,眼睛不觉就望自己下体看去。

「啊!」只见自己洁白的和服下开始沾满了鲜红的血液,一条开满妖异瓣蕊的花蛇……就碇溢着碧绿萤光狰狞的望着自己吐信。

「嘶嘶。」

「百合子,你所说的……可是这个吗?」没想到茉莉子跟着竟然扯开自己身上的和服锦衣,一对赤裸丰腴的巨乳内,竟就深深夹藏着一条古老斑驳的小坠子。

就在她缓缓的由乳沟中抽出那条项炼的同时,百合子已经可以完全的确定……妹妹身上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了。

一条扛起石碑的人形小坠饰,有着再特殊不过的六角菱形锁,这……可不就是那条消逝不见的宫之钥吗?

「茉……莉子……你……啊噁……」

百合子的绝望竟是来的如此措手不及……心痛的感觉不断翻涌於胸,下体的毒液快的令这冰寒交迫的美妇人神智不清,噁的一声吐出喉头鲜血后,人,就立刻昏死了过去。

「我……原谅我吧百合子……我只是个无药可救……淫乱下贱的臭婊子而已,百合子……」

浑身微微的颤抖着,性感的舌丁轻轻的舔过自己乾涩的朱唇……冰冷、羞愧的眼睛里,自虐的痴态却早已将这个曾经心高气傲、严厉律己的好女人,给不知淫性虐化成什么样的可怕程度。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