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接二连三的可怕梦魇,在不明缘由的纯真少女身上持续绵延。

「喝喝……哥哥……哥哥……」迷幻般的螺璇空间里回荡着美菊急切叫唤的呼吸声,张开的小手触摸不到真实,好像被永夜的黑暗给吞噬掉,看不到任何一丝的光明。

手里抓着娃娃,美菊的视线彷彿看见了哥哥的影子就在面前,但在漆黑模糊的漩涡中根,美菊根本没有办法认清究竟是眼睛见到的幢幢黑影,抑或根本只是脑海中的假象而已。

「哥哥?你到哪里去了?不要不理小菊啊……」停住的视线让少女更加的慌张害怕,不明白为何自己的心境会处在这样幽暗的漆黑当中,热情活泼的天性被这样恐惧紧张的压迫感给深深闭锁.

「好可怕……有人在吗?」

越往黑夜的的深处走去,若有似无的光线就越来越明显,在旋转的光影中,好像有几个巨大的人影在相互交错着,沙沙沙的吵杂声音不断传入她的脑海里.

「谁……谁在这里吗?」

稚气叫声急促的呼唤着,前方看不见尽头的深渊里,黑暗的延伸让虚无的世界逐渐暴露出它的神秘,明亮的光影折射出一张宽大而冰冷的金属台桌,上面,却平躺着一名被怪异树藤给牢牢缠住,不断拼命挣扎的慌乱女子。

「啊啊……唔唔!……吮吮……咀吮!」少女的身躯连嘴巴都被树藤给塞得鼓涨不堪,激动挣扎的肉体还被粗糙的树皮给刮的浑身是伤。

「啊……啊!这是什么东西?姊姊!」

看不清楚的视线让美菊,神智紧绷到了十分难受的地步,尽管眼前一切都像是虚幻而有些不真实,但阴森可怕的气息与哀嚎痛苦的惨叫声,还是让这年纪轻轻的幼小少女非常吃不消。

被树藤缠绕的女子越来越加的激动,桌台的边缘还渗着滴滴的乌黑血渍,生命迹象似乎逐渐衰弱的躯壳最后变得只剩冷颤,突然,台下快速升起了六块的夹板,立即就将女人给围成了一副六角棺材一般,顶部压下棺盖后又深深的钻入一条怪异的木条树根,将棺木给脱离台下。

这种六角的棺木型态一点都不像传统的日式风格,反而……有点像古老以前由西洋传教士所带入的欧式造型。

「这是什么东西?」美菊尽管心里害怕,却不知道那阴森森的怪东西究竟是怎么回事、做什么用的。

尽管紧闭的棺木内传来零星的撞击声,但想来里面的女人多半不是昏迷过去就是遭遇了不幸,寂静了好一段时间后,落地的棺木就快速的被树藤管线给拖行往地底下而去。

美菊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跟着向前行,只见许久之后,漆黑的景象慢慢的变得越来越加光亮,当美菊再一定神之时,空旷的洞穴里,地上,竟满满的横放着上百具一模一样的枯朽棺木。

「妈啊……这……这是……」

就在一颗佈满古怪黏液的巨树底下,一张张用着跟此树相同材质的朽木棺材就一一的横放在那,就好像木料的加工场一样,阴森、拥挤、宁静与诡异的死亡气息,就这样无声无迹的直扑着美菊而来。

「啊!!」

只见满地的枯坟里,有几具棺木发出了阵阵骚动,此起彼落的喀吱作响后,突然劈的一声,那混着污泥、黏着绿汁的人手就钻破了棺盖,像个死屍般的爬出来。

「救……救命啊!」害怕的幼女疯狂的惊声尖叫,彷彿像是屍体一般的女人们一个一个的全由棺木里爬了出来,不停往后退的美菊好像被什么给绊住,跌了一跤,凝神一看,原来小脚踝竟然被一根细长的树藤给牢牢缠住。

「噁、喔……唔噁……」嘴里垂着树脂般的绿液,双瞳泛着碧眼邪光的可怕魔女们……全都赤身裸露的往美菊面前走来。

「不!不要……救命啊……来人……唔唔……」尖叫的声音并没有持续多久,慌乱的美菊就如同先前的女子相同遭遇,很快,就被塞入到一张特制、迷你的小型棺木里面。

「啊!不!不要!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激动尖叫的高涨情绪没有持续多久,因为美菊才逐渐的发觉到,自己早已由那可怕的恶梦中苏醒过来了。

「啊……妈妈?妈妈你在哪里!」伸手触摸不到母亲的美菊,内心无比害怕着黑暗。

这几天不断做着恶梦的她,说好了是由妈妈或阿姨来陪伴自己睡觉的,原本今晚是睡在妈妈旁边,怎么这会儿她却不见了踪影?

「妈妈……妈妈!快回来啊……」美菊只当母亲去行厕而大声的呼喊着。

然而,没有回应的黑夜里,寂静,总是特别容易让人感到害怕。

「快……呜……美菊怕黑……好疼……呜呜……」天生跛了一脚的女童,因激烈的举动而让发疼的右脚肿到淤青,难过的情绪开始痛哭。

「啊!呜呜……」低头又把自己藏回棉被里的可怜幼女,如今对黑暗已产生了莫名的恐惧,可是,她却一点也不知道,这股可怕的黑暗势力,触手……早已伸向了她的至亲,即将吞噬掉她所有的亲族血缘。

阵雨过后,潮湿的水气让久闭瘴气的地洞里更显得湿黏不堪,刚燃起的缈缈火光照应下,重见於世的千年石窟幻魔洞,今日,将缓缓的揭去它神秘面纱。

一根长年不断分泌特殊黏液的阴森巨树下,一道彷彿浑然天成的神秘走廊里,在点燃的火把辉映中,如今,横放在地的并不是如美菊梦里那样佈满着各种诡谲棺木,而是废弃已久,仅存着一副新造好的木制新棺。

直直矗立的棺材上并没有棺盖,但里面却躺在一个女人,身体好像卧在一堆拥有意识的树脂聚合体,长长的触鬚还不断的抚弄着那洁白姣好的成熟胴体.

「嗯唔……放开我……放……」迷糊的视线让百合子觉得晕眩,但躺在一副拥挤不堪的「活棺材」内,那滋味可还真是不太好受。

长久以来应付任何困难都是从容以对、落落大方的百合子,如今,却是狼狈不堪的忍受着异物的骚扰,羞红的脸色不断想躲避触鬚的袭击。

「这是什么东西?我……哎啊……」百合子就如同所有人的反应一样,想要挣脱这狭窄空间的游移触手与拘束,可是有如黏液、树藤聚合的半软淫物,却又牢牢的像黏住自己一样,怎么挣也挣脱不开,肌肤上所产生的潮湿与黏腻感让人觉得十分噁心与不悦。

「啪、啪、啪……嘻嘻嘻嘻,欢迎、真是欢迎呢……」这时,鼓掌叫好的声音突然响起。

「我最尊贵的巫女妈妈,神社的女主人……原来我们这么快又再次见面了呢。」一股熟悉的声音邪邪的淫笑着。

「幸……幸男?不……恶魔!」失去冷静的百合子尽管听出了声音的主人是谁,但丝毫无法动弹的她,只能静静的等待着对方的出现.

「欢迎来到这片千年不朽的聚阴灵地,嘻嘻……才刚说过要再见面的,这会儿可就乖乖的落在儿子的手心里呢,嘻嘻嘻……」如今在百合子面前的,是一名换上华丽艳服的阴格化幸男,外貌,是个浑身充满诱人魔力的绝色美女。

「你……你好卑鄙!快放开我!」

「真是一条有精神的骚母狗,我的好妈妈……」

「住口……别……别叫我妈妈!」惊怒攻心的百合子,尽管明白眼前的躯体是自己儿子没错,但她实在没办法忍受恶魔儿子用那份嚣张、淫邪的口吻称自己妈妈。

「原本打算好好折腾折腾你的,嘻嘻,不过如今我心情大好,就先让你好好享受、享受一番,再来慢慢玩你。」

此时,就在幸男现身的背后,一名浑身穿着极其性感的露奶裸衣,由丝巾缠绕着若隐若现的无毛私处,朱蛇刺青烙印全身的淫艳魔女,已然悄悄的在百合子的儿子身后出现.

「亲爱的……一切都准备好了。」脖子上仍挂着宫之钥的项炼,胸前一对彷彿快撑断脊椎般的可怕巨乳,在这纤细成熟的美艳胴体上,实在雄伟性感的十分骇人。

「嗯,做得很好,真是个聪明又体贴的小淫妇……」幸男伸手就捏了捏茉莉子的大奶子,彷彿是在奖赏她一般,直酥的她脸色羞润、淫水直流。

「啊啊……」茉莉子的神情十分的奇怪,羞红的表情中好像很享受像这样难为情的感觉,别过头的同时,刚剃乾净的私处上却可以明显感觉到肿大的阴蒂在因兴奋而微微颤抖着。

「放开我……茉莉子?是茉莉子!」骤见亲妹妹变成如此模样,心痛莫名的百合子就几乎无法承受,颤抖的朱唇连话都说不清楚。

「你……这恶魔!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情况已然至此,茉莉子恐怕早已沦落为这个恶魔的奴隶了,一想到此,百合子就无法恢复平静.

尤其,看着剧烈变化后的茉莉子那份淫艳癡样……百合子几乎就快认不出,眼前的女人竟然会是那生平拘谨端庄的好姊妹。

「哈哈哈哈……」幸男笑而未答,而茉莉子的眼睛也好像看不见百合子一般,有些呆滞、心不在焉的跟在幸男身后,偶尔会偷偷的用手拉扯着自己下体的透明丝巾,一丝一丝的晶亮淫水,就在美妇的冷哼轻唤中逐渐溢了出来。

「你自己睁眼看清楚,她根本就是个天生无药可救的骚淫妇,像这样……只有更羞辱她才会感到高兴.」

「啊……啊哈……是……是!」幸男的手指突然深入茉莉子丝巾内的神秘之处,紧掐着因勃起而发硬的阴蒂不放,再也忍耐不住的淫性娇娃这时竟开心的哀嚎起来,用力紧紧的搓弄着自己的双乳。

「不……这不可能的……不!」百合子痛苦的闭上双眼,茉莉子曾是自己最放心的贴身血亲,在丧失了唯一的儿子之后,她实在无力在承受如此大的打击。

「咭咭……过去对我妈妈重新的自我介绍一次吧,可爱的小骚货……」

「是的……啊……亲……亲爱的……」屁股被重重一拍的茉莉子好像受到鼓励似的,手里遮住自己溢出蜜液的两片湿唇,夹紧双脚的往百合子面前走去。

「百合子,我……现在是个只想引诱姪儿强奸我的荡妇,为了得到他阴茎那甜美的滋味……不管叫我做什么都无所谓的……」

满脸媚态的茉莉子,洁净的雪嫩肌肤好似已超脱了年龄上的限制,尊贵的气质中散发着浓烈迷人的诱惑魔力,与幸男身上的淫魅气息如出一辙.

「不……不要这样……茉莉子!快醒一醒!」

「不是这样的……我觉得舒服极了,而且……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的清醒过呢。」忘情手淫的茉莉子越是感到一丝羞愧,手里爱抚的动作就越加激烈,而猥亵大胆的言词也更变得放肆而淫荡。

「不!你被人控制了……醒一醒……快醒一醒啊!」

「你错了,百合子……嚐过那种禁忌美妙的滋味后……你就能体会到什么才叫高潮,才第一次品嚐过后,我这才真正明白到自己内心是多么淫乱……啊啊啊……」茉莉子激动的用手指自己掐住那坚硬的阴蒂,发情的肉体很快的就沾湿了黏腻的肥阴唇,将一股透明清晰的滚烫淫液尿在百合子的棺木上。

「啊啊……你……」百合子哑口无言的讶异着,从来不曾想像的淫乱画面正冲击着她的身心。

「啊啊啊……看……看这里……女人一生……所追求的东西……就是如此的简单……呵……啊啊……」变态的欲女持续忘我的手淫着,喷发的蜜汁越来越多,但激动的茉莉子眼睛突然闪过一丝古怪,抽搐的骚唇肌肉上打着冷颤,好像有什么东西就要从里面钻出来一样。

「茉……茉莉子!」

「所以……我……放弃再做人了,要……自愿……当蛇的奴隶……啊啊!」

茉莉子抚摸着双乳下的刺青纹路,妖异鲜艳的花蛇图腾在她充满爱意的自我抚弄下,彷彿变成了活物一般的在她肌肤上四处游走。

「不要……不要这样!」百合子突然觉得在此时此地的每一分秒都是剧痛!

受伤的心灵正在承受着以往从不曾想像过的可怕梦魇.

「可不是吗?嘿嘿……茉莉子阿姨说的一点都没错,身为女人何必要坚守着腐朽不堪的教条宿命直到终老呢?还不如尽情的享乐,无忧无虑的为获取肉体、内心最大的喜悦而活。」幸男抚摸着母亲的下颚,用着嘲笑的口吻讽刺说道。

「住……住口!」百合子激动的别过脸去,浑身不由自主的发着冷颤,若非身上这些讨厌的触鬚让她无暇细想、吟唱法咒,要不然,她的果断个性早已豁出全力要与这淫邪恶鬼做最后一搏。

看着彻底变态的儿子与逐渐恶化成魔的亲妹妹,一种说不出的愧疚感顿时又在百合子的内心里燃起。

「茉……茉莉子……泣……都是我不好,我会设法拯救你的,你放心好了……」低声溯泣的美妇人禁忍不住的飘下眼泪,尽管外表心思曾是如此的坚定刚强,但毕竟仍是血肉之躯的她,同样也只是个爱护亲人的平凡女子。

「不,你又错了……百合子,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想不到茉莉子竟断然的这样回答着。

「嘻嘻……没错……你还是先担心、担心你自己吧。」阴险的嘲笑在幸男柔媚的俏脸上笑得很灿烂,娇嫩的双腮与百合子的容貌有些许的相似,但迥然相异的气息却在两人之间化下了鸿沟。

「这个毫无羞耻心的下贱淫妇,是发自内心的想成为蛇奴呢,一旦等我完成接受「灵力凭依」的仪式过后,就会立刻替她举办一场正式的「入魔」移灵法会……」

「仪式……移灵?!」百合子的内心突然一凛.

「没错!到那时候……嘿嘿,阿姨就将永世不再受到轮回之苦,我要将她调制成为这块千年灵地的新守护者。」

「什……你说什么?」百合子浑身上下剧烈的颤抖着,她明白守护者的意义是什么了,如同神女族有「宫守御」这样的守护者,淫魔族中亦有类似守护淫兽这样的护卫魔女……只没料到妹妹今后的悲惨命运,竟然就是沦为一头亡故数百年的守护妖兽.

「嘻嘻……到那时候一定很有趣的不是吗?茉莉子是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变成一头不死不灭的牡淫兽……」

「是……是!啊哈……」幸男手里玩弄着茉莉子颈上的那条小坠饰,彷彿像似明白的告诉着百合子,从今而后,这片聚邪阴地的守护魔奴……竟将是由神女后裔的茉莉子来抚育看管。

在神女族人的训示里,终其一生都是与此类阴灵魔族缠斗对抗,可是如今,竟然有这么一天将沦落到变成死敌们的仆人,并且还是替邪魔来担当如此屈辱的卑贱责任。

「你……杀死我们好了!我绝对不能让你这么做的!」情绪崩溃的美妇人再也强忍不住那悲愤羞怒的思绪,对着自得意满的恶魔幸男大声咆哮。

一听到这里百合子的心就有如刀割,如果可以的话,她真希望能亲手了结掉这一切,就算是同归於尽也好,因为再怎么不堪,也绝不能污衊掉历代祖先所留传下来的百年蹟业.

「哈哈哈哈……我怎么舍得死妈妈?嘻嘻……妈妈是幸男最重视的生命之一呢……」

「你看,阿姨身上的红纹图腾多美丽……花与蛇正代表着她将不断追求贪婪与禁忌,仔细看清楚她现在的模样吧……在这样淫邪的美躯里面可有着正反两面的相异魔力呢……」

「嘶……啊哈……」突然嘶嘶的轻微震动就在茉莉子的喉咙里细细传出,彷彿被一头冰冷赤蛇佔据的熟烂胴体,现正有如两极般透露着相斥的嗜虐淫性。

瞬间的眼神变化里,百合子却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茉莉子前后彷彿判若两人般,表情完全冰冷的茉莉子,肚皮上恶魔特有的红蛇刺青突然蔓延开来,就连满头的乌黑秀发也都瞬间染成了鲜艳的赤红色。

「嘶……嘶嘶……啊……」呻吟的娇叹声在美妇的口中才一发出,一条肥壮的花蛇就钻破了茉莉子细嫩的小湿唇,挺开丝巾的露出那粗长的花瓣蛇身。

外在的变化还不仅如此,脊椎的背部甚至穿出了数对蜘蛛般的尖锐触手,将女体的身躯给紧紧的扣合住,宛如换上新衣一般,配合着被拖高的巨乳与凌乱的丝绸披肩,体内更加妖媚的邪恶美感就不断的往上提升。

「不!停止!茉莉子求求你……」

又一次的失落、再一次的绝望,百合子多么希望耳朵里听的、眼睛里看的……都不是真实。

「啊啊……不……好舒服啊……哈哈……啊哈……」巨变的刺激让蜕变中的妇人放声淫叫,不能停止的,是那鲜血里不受控制的催情淫贱!

只能任由失控的情况继续的发生下去,百合子自己却一点也不知道,在身躯的四肢里面,其实早已经被那邪恶的触鬚给慢慢渗入却不自知。

「没有用的……你就乖乖的待在里面等着吧,这可是专为你量身定作的「棺木」,可不要小看它,由魔源树根所特别栽培的「孵化虫棺」,可是能将任何女人彻底改造成性感尤物的终极利器。」

「不要……不要!放我出去……不要!」

「在这树脂的触茎内层里,每一条的类神经可都拥有着数以千计的阴灵淫兽因子呢,这全是当时战死的阴灵生命转化而成的晶体,我的子民们不但各个拥有生生不息的再造能力,而且制作成孵化棺木后,经过我的精心调制,已然就成为一副极端美妙的调教圣具。」

这种具生命力的黏稠触手竟似乎有着神奇的学习能力,在解析完百合子的身体之后,竟开始出现了类似拟态进化的特殊模样。

靠近胸前的两团肉脂突然裂开成细小章鱼般的触鬚模样,一根一根的类神经在活生生的刺入滴血乳头内部同时,似乎也分泌着某种乳白色的汁液渗入百合子的乳线神经里面。

「咿……」尽管强忍着不哼出声音,但难以形容的异样感觉却还是让百合子差点禁不住的要叫了出来。

(啊……这是什么感觉?啊……好痒……好痛!啊……酥……快痒死了!)

越来越衿持不住的想要呻吟,单只侵入一只乳头,就已经达到如此敏感的地步呢。

怪异的感觉立刻在百合子被侵入的乳头上酥麻发痒,很快的,另外一只乳头上也开始产生一样的反应。

「嘻嘻嘻……还在忍耐吗?这些黏液并非完全由淫族的精血因子做成的,尽管不能影响你的意志心性,但却可以彻底将你的身体构造改变成随时欲求不满的好体质.」

「啊啊……怎……怎么这样……啊啊啊……」搔痒激动的身躯越来越难驾驭,不愿承认意识逐渐沈沦的百合子,仍在苦苦的死命挣扎着。

「嘻嘻嘻……任何人天生都具备有淫性,只看如何被诱发出来而已,一旦引爆那条堕落的神经知觉,血液里自然就藏不住变态疯狂的催淫情欲……」

拟态的类神经,不仅带给敏锐发硬的乳头毁灭般的灼热烫伤,同时,它也在分泌着一种能弥补伤痕的特殊黏液,如此一生一息的注射着含有魔源因子的乳白黏液,隐含的后果,却是肉体末稍神经恐将永远受到某种程度的扭曲。

这种扭曲改变作用在某种定义上来说,也许,算是另外一种肉体上的进化型态.

「啊啊……噁……不要……不可以……」

「很快的你马上就能体会到,不管是再贞洁、再顽强的意识,一旦肉体变化成最特殊且敏锐的「高潮之肌」后,最终还是会自愿沈沦为淫荡的母狗呢……哈哈哈哈……」

不消多时,一对冒出许多红疹肉瘤的雪白奶子竟就肿胀了不少,肥上一吋有余的奶头,也开始微微的喷出丝丝的粘白汁液。

「啊……不要!啊啊啊啊!」看着自己许久没有分泌的奶水开始大量溢出时,羞耻的崩溃想法就让百合子痛苦失声的大叫起来。

「别急……这才只是刚开始而已,慢慢的,身体内的每一吋敏感肌肤都会接受到这样必要性的性能力修整,每一根类神经里的阴灵会完全清楚你最敏感的地方在哪里,每多调整一分,高潮时的快感兴奋就会更加的舒爽强烈……」

「啊……呼、呼……啊啊啊!哦啊!」最敏感的神经立即发生反应,嘴里的衿持顿时就在百合子的喉咙内开始走样。

「原有的细胞会开始大量死亡,新生的因子会让健康的器官充满活力,生理机能将慢慢的修正成更适合性交,淫触每让你达到一次高潮,修复机制就会再次调整你肉体能继续高潮的次数,直到人类躯体的最极限之后……」

淫笑得恶魔故意对着百合子详述着肉体即将发生的景况,意思彷彿像在告诉着她,泄身的次数越多、进化的肉体也就变得越淫荡。

「你将会对自己敏锐无比的触感知觉感到无比的讶异……没想到身体竟然可以一直不断的持续高潮下去,并且还能清楚的分辨出每一次高潮所带来的不同乐趣。」

「直到你肌肤里完全被最飢渴的淫乱分子佔据后,就算坚强如你一般的神主巫女,也将控制不住自己渴望性交的熟烂淫躯,变成唯有男人的腥臭东西,才能稍为抑制这种拼命想得到高潮的绝顶刺激……嘿嘿嘿……」

(啊……快不行了……好奇怪的感觉……太敏感了……啊啊!不行……我不能输啊!)拼命咬紧牙关的百合子,扭曲的表情却几乎像要崩溃了一样。

「嘻嘻嘻,你果真是很能忍耐,一般女人在刚开始的排乳时就能达到一两次的小高潮,但你现在却想强以意识力压制……这是没有用的,越是倔强挣扎,就只会被淫触给调教成更加彻底的淫妇而已。」

「呼呼……我……呼……不会屈……屈服……啊……」百合子的眼眶脸色都已经忍耐到发红肿胀的地步,昏眩的感觉让逐渐失去自制的身体越来越难控制。

至今连一次都还没有发泄过,若非从小就背负着巨大使命,百合子的意志也不可能如此坚决的苦苦支撑下去,几乎沈迷沦落的激情之躯若换做别人,可能早已泄身过好几次,并且被伺机而动的拟态淫触给钻破肉缝,大肆的对性器进行淫弄、修复与再造。

「是吗?妈妈能忍到这样的程度是该好好奖励才对……嘻嘻,就送你个更好玩的特殊礼物吧……」

「你……啊!」只见幸男突然在自己手上划下一条伤口,将滴血发亮的掌心贴住棺木后,口里便念着莫名诡异的咒语,跟着百合子手臂就被略微的撑开,喀肢窝内的腋毛,因肉脂分泌的腐蚀黏液而被剥光成再也长不出细毛,露出的湿润肌肤就显得特别容易敏感、易受刺激。

「痒……痒……你要干什么?哎啊!……啊啊!」

接下来在这极端敏感的地带上,拟态成线虫的十几条树脂生物竟就钻入了胳肢窝内,替代般的血管神经逐渐蔓延到雪白丰腴的奶子里面时,冒着光亮油脂的乳皮内赫然竟浮现出紫青色的肿胀淤青,卜卜颤抖的晃动模样,好似有什么力量正在取代掉百合子原本的脯育功能。

「这几条类神经可是用我阴茎所模拟出来的特殊血管,一旦等到血气运行通畅之后,这对美妙的乳房就好像拥有阴茎一样的高潮,当乳头喷出奶水时,会产生出像男人射精一样的舒爽错觉.」

「嘻……过不久你神经里的敏感程度会大大的提升,并且丝毫不太会觉到疲倦,抚摸自己的快感与触觉将跟往常有很大的不同,只要挤出一丝的奶水,都能够感觉到像射精一样的刺激。」

恶魔幸男一面说着、一面还将滴血的手掌放在双乳上,欣赏着它的细微变化,并用力搓揉着这对肿痛发涨的大奶子。

「啊……变态!啊啊……」羞辱的感觉让百合子恨不得死掉算了,但仍在变化的骚动躯体却没有因任何事而停止下来,数条钻入腹部的拟态肉触,似乎连她的五脏器官也接在了一起,好似不把这身体彻底的给改造成随时能性交的淫娃是不会罢休的。

(百合子……你是神寺的女主人啊!不能输……要把持住……要……啊啊啊啊!)「哼哼哼……明明肉体都已经产生出这么强烈的情欲了,却还死忍着不肯服输……身为巫女的首领果然就是不一样,耐性一流。」经过十数分钟的调教变化,肉体内的强烈剧痛与难堪,其实所忍受的煎熬已比一刀一刀折磨她还要痛苦。

「小淫妇还在看些什么?不快过去帮帮你的好姊姊……」突然,幸男伸出了左手用力拍打着茉莉子的美臀。

「啊……」神态一直癡呆的茉莉子跟着浑身剧烈抖了一下,不由自主想夹紧的双臀下面似乎有什么东西要溢出来了一样,丕变的神情中立刻换成了一副勾魂荡魄的丝丝媚眼,判若两人的迥异在她身上表露无遗.

「唔唔噁……噁……」一心想默念静心法咒的百合子,此时脑子里却已连一句法语也记不起来,只见茉莉子缓步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抓着自己的一只乳房就用力的吸了起来。

「百合子……让我来帮你吧,会感觉很舒服的。」没想到茉莉子竟就脱去了自己身上的衣物,用赤裸裸的酥乳与微湿的双脚不停对百合子的肉体进行抚慰摩擦。

「唔噁……不要……停……」晕沈敏感的肉体在巨变中感觉仍是十分的混乱,但渐被激起的情欲却是怎么隐藏也隐藏不了的事实。

「你看,骚动的肉体内正在渴望着偷嚐禁果呢。」茉莉子嘲讽般的亲吻爱抚着百合子,跟着又抚摸着自己身上的红蛇刺青,将刺画的蛇头轻轻的滑过百合子的私密肌肤.

「没……没有的事!」在妹妹亲密高超的手指爱抚下,百合子立刻感到一阵阵的酥麻畅快就有如澎湃海浪即将溃提一般……彻底混乱的莫名触觉中,有种细丝般的黏腻感觉,就这样在下体内缓缓的不断溢了出来。

「还这么倔强吗?」

「啊……你……你对我……做了什么?」百合子衿持不住自己的呻吟叫声,发觉再也忍耐不下去的她,内心里只剩下模糊不清与冰冷的恐惧。

「难道……你一点都没有感觉吗?在你纯洁的鲜血里面……其实,老早就希望变成跟我一样放荡。」淫猥的语调、邪魅的气息,茉莉子的剖白已经让百合子逐渐失去原有的尊贵与庄重,昏沈、发麻的微薄意识里,仅有的,只是炙热。

「没……没有!啊……」百合子尽管不是初经人事的羞涩少女,但对於性技巧经验不多的她,在妹妹高超的抚慰下却变得有如初次行房的少女一样,兴奋的身躯耐不住那股难言的羞涩与激情。

加上四周敏感的地带不断的产生疼痛后的酥麻,分不清自己已经被改造成什么样的程度了,一心只想晕过去的百合子,意识里却还倔强的苦苦支撑着不肯发泄出来。

「姊姊真是太过压抑忍耐了,这对身体可不好的,你看……再来就轮到这里……」茉莉子的头移到了百合子的神秘私处,就在舌头轻慢的含舔着阴核同时,却令隐藏在内的大量爱液瞬间崩溃决提!

「哈……已经这么多了……啊……」几乎呈现射精程度的激烈潮吹,就这样把湿粘粘的淫水毫无预警的喷在茉莉子脸上。

「啊啊……呜哈……啊啊啊啊!」浑身弓直的的百合子,如今再也无法隐藏住那崩溃决提的情与欲.

「好多、好多蜜水呢,喷的我全身都是……好骚的湿唇……讨厌……哈……」

强忍坚闭的性感肉唇,如今已被自己发泄的大量淫蜜给弄得潮湿不堪,一口一口舔乾热液的茉莉子,似乎还很享受的品嚐着如此淫靡的浓浓气息。

就在淫水喷洒在茉莉子脸上同时,想不到一旁等待已久三条的拟态肉茎,就这样深深的同时钻入到百合子的穴心里面,直达子宫的激烈程度让不止的淫液混着鲜血奔泄而出。

「啊噁……啊啊!!」瞬间的强烈冲击,让百合子的意识完全空白!

「嘻嘻,已经跟肉茎完全连在一起了……快乐的泄吧……快乐的泉水从此将再也停止不了的。」

来到茉莉子身后的幸男与自己的阿姨深深蛇吻着,四目发光的晶亮妖瞳就看着在人面前疯狂泄身的绝世美女,不停钻入的黏膜肉茎慢慢的……正在变化着她湿滑的肉壁与泄身能力。

慢慢的,一条又一条冒出的树脂们正在重新拟态成各种淫邪的器官与生物,准备好好的对这成熟的娇美胴体大加改变。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泛白的意识、极端的潮吹,久未行房的下体内快速的达到一次又一次的高潮满足,一步一步越渐激烈的肉体再造工作,正在她的天敌手中,逐渐绽放成一朵最淒美灿烂的绝色妖花。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