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姊姊……姊姊!」

百合子最后所听见的声音却是有如在耳边边的清晰,她用力的睁开双眼,却发现自己静静的躺在舒服的大床上,身旁诵经的梵语竟是来自妹妹樱子所默读的平和咒。

「别过来……别过来!」慌乱的百合子无法确定自己是否已经清醒,推开樱子的身子,紧张不已的心思空虚的注视着外在一切。

「姊姊是我……我是樱子啊。」樱子见到姊姊已经醒过来原本该是高兴,但却见百合子眼神仍然迷离涣散。

樱子知道心智还没觉醒,因此嘴里的平安咒没有停下,只待姊姊完全脱离迷乱状态才方制止。

「我……樱……樱子……这里是哪里……」百合子迷濛的双眼紧皱在一起,手里抓住樱子的手痛苦问道。

「姊姊……你已经昏迷了三天三夜,现在终於醒过来了……」樱子的语气里如释重负般的述说道,焦急的表情明白清楚的显露出关心之意。

「我……我是怎么了……茉莉子呢?幸男呢?」百合子混沌的意识里早已千头万绪,理不清脑海中最关心的到底是什么,抓紧自己妹妹的不断问道。

「不要急……姊姊……先别急……」樱子知道百合子一醒来铁定担心死自己子女跟二妹安危,但不乐观的悲惨结局,却是她一点也不愿述说的答案。

「姊姊,你已经三天没有吃过东西,先喝下几口热汤暖暖胃再说吧,我会慢慢的一点一滴说给你听。」在喂完百合子喝下热汤之后,樱子才娓娓的道来当时情况所发生后的变化。

「你……你说什么?茉莉子已经死了?」百合子的内心无比强烈的震撼着,因为,她已能够完全意识到,魔化后的茉莉子,的确是死在了自己所散发出来的圣光灵雨攻击之中。

她的表情木然了,难过的内心分不出是内疚还是痛惜,彷彿支撑在心里的一根很重要支柱已然倾倒一般,不听使唤的泪滴缓缓的滑下面颊,抽痛的心思里有个凋零的部分正在快速的坏死一样。

「可怜的二姐……已经……将她葬在千寿巖的碑上,这样她就常伴在母亲身边……」看着窗外,樱子的表情也肃然的十分落寞。

「这次辛苦了那些学生的帮忙,不然还真怕困不住那头恶魔,这些孩子平时的训练总算没有白费,否则也无法一口气就消灭掉这头可恶的淫魔……」樱子原本想要告知姊姊那头千年妖魔已经被消灭的喜讯,但才想起他的身躯可是姊姊心肝宝贝的唯一独子时,伶俐的朱唇也会结巴的不停想转换话题.

「幸男……」百合子本已不愿再多问下去了,自从听见茉莉子的噩耗之后,她的心理其实已经明白,就算如今幸男还活着下来,但被专吃人心的恶魔附体之后,最后的结局大概也不会乐观.

「幸男他还好,虽然……但是……总算还是保住了一条小命,已经让人特别看顾……」樱子企图将事情淡化些,不想刺激身体仍然十分虚弱的大姊。

「其实……这次的意外并不单纯……」再次转变话题后,樱子便开始对百合子诉说这几天自己所观察到的几个疑点.

原本樱子早在先前就已经有点怀疑茉莉子身上有些古怪,并暗中着手调查她与幸男二人的不寻常,只可惜因无直接证据能试探出是否自己猜测属实,一直到连百合子也消失的这段时间,樱子才下定决心紧急通知高野山的圣僧前来帮忙,并将目标锁定在自己的几位至亲身上。

虽然心理早有了最不愿见的预设目标,但挣扎的心绪终究还是警觉性不够积极,就在她们偷偷潜入茉莉子的房门前时,却意外的全都陷入了恶魔事先佈置好的迷界陷阱,全部人仅能听见一些他们间的细微对话,偏偏就是苦寻不着出口与百合子的位置所在。

最后若非是百合子自身的灵力打破结界封印,樱子她们可能还不知道要如何在迷离的幽暗地界中脱困,更不知道要花多久时间才能找到出路。

此外还有一项意料之外原因就是,淫魔一面顾着调教幸男的亲妹妹,一面又顾及百合子身上的种种改造进度,所以连敌人都以靠的如此接近也没发现,让这些人尽管走不出这样高深虚幻的迷宫结界,但人人却已经更加机警的准备好随时发动制敌的保命先机.

加上魔主为了自己的目的硬将所有淫力集中灌入在百合子的身体内,因此在被千年灵力反扑时,竟然会变成无力逃脱的危急窘境,最后只能就这样抱憾哀怨的无疾而终.

同时樱子在听见淫魔、茉莉子与百合子间的对话后,更加印证她们心中之前的所有疑虑,绝望愤恨的樱子当下就立定了决心,必要之时一定非得大义灭亲不可!

她本就是个个性好强、坚强独立的女性,就跟她的两个姊姊一样,就算在这样百般危急的动荡时刻中,她那身为神女族人的骄傲决心也会让自己更加坚定的起身面对。

「樱子……这几年来,你的心细果然细腻多了……要是你二姊没有遭到不幸……唉……」百合子忍住泪水感伤的叹了一口气。

「小菊呢?她……现在要不要紧?」百合子的内心感到万分淒凉,如今她仅剩下这个生命中最珍贵的小命根子了,尽管可能必须要承受着更大的震撼,但她知道自己需要振作起来才行。

心中极力的压抑着要保持镇定,吞吞吐吐的问起樱子宝贝女儿的目前情况.

「美……美菊……她已经没事了,正在房内休息。」樱子的回答显得有些不自然,但在仍极力强作掩饰之下,似乎并没有被百合子发觉异样。

「感谢上苍……我可怜的孩子啊……」百合子紧闭的双眼内,缓缓的溢出一丝丝做母亲的担忧泪滴。

其实美菊的情况仍十分的古怪,不仅肚皮上时有怪异的东西在蠕动着,在屁股后面的地方有着一圈奇异的纹路,好像有股力量还残留在上面似的,但追查不出丝毫异常能量的樱子,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尽管樱子已对这小姪女施行三天三夜的净身祭礼,但却始终苦寻不出那其中因由,迫於无奈的她,只好善做主张的差人前往里高野山,去求助道行更高的武佛法僧前来帮忙。

她们神巫一脉虽然擅长主祭、祈福的净化术式,但对於降魔服妖、催灭恶灵的能力,并不若佛教的禅僧与道术的阴阳师来的齐备。

「除灵之后的法器呢?」百合子接着便要樱子交代最重要的两件法器。

「已经暂时保管在十分隐密的地方了……」樱子很谨慎的说道。

「嗯……樱子你要切记……在还没有对这魔灵做完最后一项封印之前,不能轻易的相信任何人,更不能让任何人夺走法器……」

「不能让茉莉子……跟幸男的事再发生……」百合子身体越说越激动,相同的错误已经发生过一次,她不能让背叛的事件再度发生,不能让好不容易收服的恶魔,再有丝毫的逃脱机会。

「我……」

「听见了吗?不管是谁都不能接近……任何人也不能相信!答应我!」百合子的神情越来越激动,似乎受了很大的刺激,难过的思绪让她的眼角渗出一滴一滴斗大的泪珠。

「是……我知道了。」樱子没想到姊姊会变得如此激动,但她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因此破魔念珠的埋藏地点她也没有假手他人或交由学生处理。

「住持你放心好了……念珠的地点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我用性命担保,绝对不会有其他人知道在哪里的……」

「嗯……那……美月呢?怎么没看到美月……?」接着,百合子又逐一的追问下去。

「她在隔壁,我让她好好照顾着小菊……」樱子叹了一口气后,这般的回答道。

「叫她过来吧,她是个刚失去母亲的可怜孩子……」百合子似乎有些将对幸男的思念移转到美月身上,语气中对这个极有好感的小姪女万般疼惜。

「好的,我去叫她……」樱子点了点头,转身就到隔壁去,唤了美月过来。

美月,这个当时应该早已死在自己房间内的青春少女,到底又是如何活过来的呢?

而且,竟然是完好如初、没有半点让人心疑的出现在樱子与百合子的面前。

不稍多时,进门的美月脸色上明显的憔悴许多,雪白姣好的脸蛋上泪滴还没有乾,在见到百合子后,更是立刻跪倒在地的大声哭泣起来。

「别难过,可怜的孩子……别哭了……」

「呜呜……阿姨……呜呜……呜呜啊!」可怜的少女在见到与母亲神似的百合子阿姨时,再也无法忍耐崩溃的情绪,立刻大声的痛哭起来。

「从今天起,阿姨就是你的母亲……」百合子抱着美月温柔的抚摸着少女的秀发,她知道茉莉子总是这样温柔的安慰她,在她还没有完全入魔以前……

她们总是相依扶持的一对苦命母女。

「阿姨……呜呜……」

「美月……阿姨有个很重要的是要跟你说……」百合子抚着少女的头发,静静的对着美月说道。

「什么事……阿姨?」美月骨碌碌的露出那对灵眸大眼,斑斑的泪水还停留在她细緻的脸庞上。

「阿姨要你接任住持的责任……你觉得如何……」百合子语重心长的对着美月说,但话还没说完,美月却激动的摀住耳朵不肯多听。

「不要!我不要!」

「美月……」樱子对於这个向来聪明乖巧的姪女反应,有些感到错愕。

「不要……别说了……阿姨你不要再说了!呜呜……」抱头疯狂痛哭的少女再也听不进去一个字,将身子卷入到百合子的怀抱中,崩溃的发泄着自己隐忍不住的痛苦思绪.

「美月……你听我说……」

「我不要……呜呜……阿姨会死的……不要……我不要这样……」原来美月所担心的竟然是百合子的身体安危,樱子这才想到依百合子这般虚弱的身体,的确很难在经历过这么多折难后,还勉强做出移转灵能的仪式。

「傻孩子……阿姨身上……早已经没有灵力可以传给你了……」

「阿姨……呜呜……」

「好吧……我不说了,这件事……以后再谈吧。」百合子心理十分疼惜着这个聪明懂事的好姪女,其实在她心中亦十分不愿让茉莉子的女儿来承担这样的重责大任,看着美月浑身单薄发颤的可怜模样,亦是经历丧母之痛还未复原,接位之事恐有变数。

「樱子……」百合子抚摸着美月哭泣的晕红脸庞,,一直等到美月昏昏沈沈的哭睡过去以后,才沈痛无比的对着樱子面前缓缓说道。

「这个可怜的孩子以后要靠你多多照顾了……她是我们今后的期望……可能……要在你的肩膀上多担待一点……」

「姊……」百合子的谈话宛如像在交代后事一样,这样的话语让樱子内心感到十分不安。

「好了,你也出去吧……我想休息了……」百合子身体似乎仍十分虚弱的打着冷颤,在樱子服侍她休息后,又再次沈沈的晕睡过去。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