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当结界的闇门再度敞开之时,躺在床上的百合子,浑身早已香汗淋漓的宛如抹上一层光亮油脂。

「啊……啊啊……啊啊啊啊!」粗硬的异物如今深进浅出的游刃於湿润肉唇内,夹带出的粘浊淫液喷洒在冰冷的蛇鳞上,三角的巨蛇尖头刮弄得她停不住的呻吟,一次又一次的泄身让她早已忘了自己该衿持的自尊。

「嘻嘻……真是可爱又温馨的画面呢,百合子……被自己妹妹疼爱的感觉很棒吧……」进门的人正是魔女化的淫魔,她手里面触碰着一颗漂浮腾空的银白肉球,缓缓的步入了受结界保护的茉莉子房间.

「啊啊……噁噁……啊啊啊……啊……」突然间虚弱不已的百合子竟大声的哀嚎出来,就在三角菱形的蛇头由湿润的穴中抽出时,尖锐的獠牙中带着黏白血丝再度钻出抽搐的肉唇时,颤动的躯体再也忍受不住的狂泄着黏浊尿液,将浓黑的血液一并喷洒在冰冷的地板上。

百合子的眼神已经变得完全不正常,不明白究竟发生过什么事,就在半个时辰不到的时间里,雪白细嫩的皮肤上却已佈满了尖细的蛇牙咬痕,滴滴的血珠伴随湿滑的香汗储满一地。

然而,蠕动的美妇身躯似乎并没有因为严重的伤痕而濒临死亡,撩牙下的肌肤微微的在颤抖着,焚烧而刺痛的皮肤下带给女体意想不到的,是一种无法形容的剧烈刺激。

就好像在死亡前的迷离感受一样,现在的百合子表情已经丧失了痛苦,因为痛,已经到了无法用言语的形容地步,浑身好像只剩飘离涣散的灵魂一样,已经彻底脱胎解体一般,虚弱的身躯癡呆的伴随着淫虐毒素渗入到神经深处,没有意识的呻吟着毫无意义的娇喘声。

「嘿嘿,茉莉子……你看你把她变成了什么模样了……」淫魔妖艳的身影来到茉莉子的身旁,轻轻的抚摸着千赫子那娇嫩身躯上的每一道伤痕。

「唔……唔……」百合子已经昏迷的肉体上,却随着对方轻柔的爱抚做出了难以想像的回应,嘴巴里毫无遮掩的发出兴奋的娇叫声。

「嗯……这里竟然已经肿成这样?连指头都快深不进去了呢……」

「啊啊!」就在尿水溢完的同时,淫魔之主竟然将指头给深深插入百合子的湿穴内,原来被毒牙噬咬过的G点竟然瞬间肿大了起来,变得淤黑的肉球甚至还堵住了穴口,成了十分奇特的怪异景况.

「真是美妙……这颗女人的宝贝已经变成了绝佳的聚淫「蛇囊」……」

没想到幸男说完同时,竟然用锐利的指甲尖划破那女人最细嫩敏锐的性器内核,昏迷酥麻的肉体受不了这样的刺激,马上就大声的痛苦哀嚎道。

「啊啊……要……要死了!……啊!」瞬时又被剧痛给惊醒的百合子,极端敏锐的性器却没能承受的下对方指尖的无情抠弄,在惊醒与昏迷之间来来回回许久,哀嚎的叫声却几乎没有间断的回应着这样惨绝人寰的折磨。

「嘻嘻……这个女人的高潮之肌已经快速进入到第二阶段的「肉虐淫躯」状态,接下来只要再让她嚐过几次阴茎的痛快滋味后,不愁她不乖乖的吐出灵能……」幸男说完,便将精球体给放置在抽搐的百合子身旁,在她们母女四周画下一道特殊圆圈的祭坛咒印,点燃的烛火瞬时间也将幽暗的内室照映的火影幢幢。

「现在由我来亲自调教,将移转用的法器准备好,待会殖入圣灵的仪式开始时,就由你来动手……」淫魔对着茉莉子简短的说道。

「是……」

「现在,就让这个淫乱的圣女也好好嚐一嚐,什么是肉虐的疯淫滋味!」佈下特殊的淫灵法界后,魔女拨弄着自己私处的两片粉红肉唇,兴奋的将指尖身进去的同时,赫然却由里面快速的滑溜出一条粗长紫青的颗粒淫触.

只见一条七吋多长的蠕动淫物像有自己的意识一般,在撑开唇肉后,颗粒竟快速的在那条阴皮内四处乱窜.

「嘿嘿嘿……」淫魔下体软长的可怕邪物在伸展到了最高点后,竟开始往回收缩螺旋般的挤压成一条粗黑巨肥的噁心淫茎,茎皮上被颗粒搓破化浓的流露出一颗颗虫眼大小的细珠来,邪恶诡谲的模样着实让人不寒而栗。

「啊哈……这条才是我真正的好东西,它是我在进化为淫魔之主时,所修练出的三条御灵淫茎之一……」

「一旦被这条好东西给搓进去以后,肉穴内的细肤就会变得紧缩无比,形如螺旋般紧绷细腻,这样的骚穴内若是不将男人的阴茎给塞进去的话,会变得无时无刻都骚动难耐,一刻也多呆不住……」

淫魔的话才刚说完,整条比蛇身旋转的粗大东西就这样大刺刺的塞入了百合子的密穴里面,紮实饱满的好像无法抽送,在第一次拔出时的那一瞬间,百合子体内积存的大量尿水就无遮拦的完全喷洒出来。

「啊……呜呜……我……不……呜……」也许是因为穴内肉核变得肿大的关系,抽进去的巨物令百合子浑身失控的屎尿失禁,连脸上的口鼻也拚命的流出浓水。

「啊啊!」身心同时感到崩坏爆炸般的错觉在下体快速的散播开来,一种无法禁忍的滋味在酸楚抽搐的神经里麻痺着她每一分的知觉.

「嘻嘻……还没呢,才正要开始……」第二次的抽入借助尿液的润滑变得容易许多,直直将淫棒插入到穴心里面后,百合子那所剩无几的意识却彻底的疯狂扭曲!

「啊啊!要……疯了……啊……啊啊哈!」战栗的表情发了狂的抽搐,比起茉莉子调教时敏感数十倍的滋味正在逐渐适应淫乱快感的躯体内扩散发酵。

「很好……嘻……就是这种表情,茉莉子……现在把她的肛门也给我塞满,我要她连一丝反抗的意志也不存在,完全进入癡虐淫乱的发情状态……」

淫魔残虐的命令完,茉莉子的身体竟快速的伸裂出四对蜘蛛般的巨爪将百合子牢牢固定在她的身体上,面对着淫魔主人的巨茎,将自己蛇头的淫触也深深的钻入到百合子的花蕾里面去。

「唔唔……啊……啊……受……不了了……啊……啊啊!」淫魔的肉棒似乎每插入一次就能令百合子高潮的尿出些淫水来,身后的肛门里则是散播着令她拚命哀叫的痛苦刺激,浑身再一次的错乱却似乎令百合子越来越清楚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

「嘿……想要更多、更多刺激了吧……每泄身一次,你的身体就变得越来难得到高潮,只有靠更变态、更强烈的滋味,才能得到满足你癡虐疯麻的无穷淫欲.」淫魔的话果真慢慢的发生效应,粗大的肉棒所抠挖出来的淫水渐渐的减少,似乎越来越不容易高潮,但是脸上激动的表情,却是有增无减.

「给我……啊啊……用力……用力点……啊哈……啊啊啊啊!」

失神的百合子主动的开始哀嚎着,并抱紧了对方身体不停晃动臀部,随着淫魔逐渐减缓抽送的速度,她就必须更拚命的往下套弄才能止住自己疯狂发热的究极淫躯.

「是……用力……用力的吃……每多流出一滴淫水,你对自己的控制能力就会多丧失几分,直到身体完全变成淫欲的奴隶后,体内的强大能量才会转变成为我所用的淫能……」

淫魔的螺旋淫物好像将百合子的身体给连成一气难以分开,靠着在射精的同时松缓穴内紧缩的力道,一旋一旋的搅动着美妇身上最细緻敏感的性欲神经,将身体里可怕又疯狂的极度快感给推到了最极限。

「呼……呼……啊啊……啊!!」百合子隆起的肚皮中不知被灌入了有多少精液与爱液,就在身躯被后面茉莉子硬生生拔离开时,混浊精液、淫液与尿水的晶亮东西开始大量的狂泄而出!

「哈……哈哈哈……泄吧……出来吧……尽力的把能量全部都发泄出来吧,若是你身子里发泄的越乾净,这些深入到你子宫里的暗蛊才会凝结出更美丽的模样!」淫魔心里得意的狂笑道,因为在对方尚未察觉的同时,淫茎内古怪的颗粒中,已然悄悄的射入那一颗颗诡谲恶毒的可怕东西到她穴心里面。

「马上我就要把你的心脏也一起吃掉……嘻嘻嘻……接着替你殖入最淫荡的蜂后邪卵后,受不了靡乱肉体的欲念侵噬,最贞烈的女人也会变成肉欲的奴隶,你会不停的怀孕,不停生下淫魔族最精壮的下一代……桀桀桀……」

「嘻嘻嘻嘻……」邪恶的笑声越来越逼近,百合子似乎已经感觉到再一步自己就要完全沈沦下去,永无翻身的机会了。

(不……不!不能屈服……我不能输!)突然之间百合子的脑海中有如回光返照一般,在彻底混沌的那一刻中,一丝清晰的灵光却在她的脑海内,激发出一道被压抑到无可退缩的最后能量!

「啊……肚……子……啊……啊……啊啊啊啊!」发觉腹中极端怪异的百合子竟怪叫一声后,没想到由口鼻中竟快速的窜出一股宏大无比的剧烈能量,朱红的强光就这样直冲天际,穿破那阴暗腐败世界下的一切结界。

「唔……这……这是什么?」淫魔讶异的表情显现於形。

冲顶的红光不仅穿透了淫魔所佈下的结界,甚至还在太阳的强光呼应下,形成了一道又一道鲜红的血雨洒落在众人身上,强烈的灵气能量不仅是化破了美菊身上的精液白球,漫天的水气甚至是直洒在茉莉子与淫魔女身上,如同锋利的针刺一般,一滴一刃的牢牢穿刺过二人不及闪避的邪灵之躯.

「什……什么!啊!」激烈的震荡效应彷彿像爆炸一般的弹飞首当其冲的淫魔之主,不停冒烟的魔化身躯上,清晰可见的烙印有数十道噁心难看的灼伤斑痕。

「怎……怎么可能会这样……啊啊……哎啊!」哀嚎的声音竟是由百合子身后发出来,钻入肛门的蛇茎不知如何就是脱离不开,淋上蚀化自己肉体的除魔圣浴,茉莉子就不禁的痛苦尖叫!

「不……不可能的!……呜呼……死贱人……为什么「天禁」的淫力没有禁锢住你的灵力?……」讶异的声音同时在淫魔之主的嘴中发出。

原来淫魔所刻意炼制出来的这条天禁淫蛇,为得竟是要血亲的力量来抑制住神女之主散发圣气所调制成的,为免百合子身体有可能爆发出连自己都制衡不了的强大力量,因此才设下险计用她同等血缘的亲妹妹身体,调制出他所需要的素材。

但他却怎么也没料想到在这该死的最后关头中,竟然还是被这么一股巨烈强大的催发力量给深深击中要害。

「没道理……淫乱之力为什么一点有没办法渗入到血液里面?这样强烈的能量到底从何而来?……」

淫魔的一双粉臂早被这神女住持所散发的圣光给烧成焦黑,狼狈的模样躲在一场红雨渗透不到的阴暗地方,恶狠狠的看着晕厥过去的百合子,似乎,这也是他首次身体上受到如此超乎想像的严重伤害。

而百合子身后的茉莉子情况就更糟了,虽然她并非受到灵气的正面攻击,但魔化淫力根本不如淫魔的她却没能逃离百合子的身躯,乱颤的肢体摆脱不开又挣脱不了,被困在百合子身后的她就任由漫天飘下的红雨蒸汽,来血洗着她残败不堪的淫化魔躯.

「噁胡……波……啊!」就在浑身烧伤见骨的茉莉子化成一摊破败残骨的同时,天禁的蛇身竟就在这场血雨中被碎裂成好几截块,艳丽的魔化肌肤被这道无情的沖天光雨给彻底的烧伤穿透。

不停的雨水打在那几近全部淫魔化的身躯同时,化脓的血水不断的由茉莉子的口鼻大量流出,原本绝美丰腴的傲人娇躯,却在圣光普照的太阳红雨之中,逐渐的焦化成一副残破不全的噁心模样。

大量的朱红斑点大量由年轻化的淫兽娇躯溢出浓血,才没多久,貌美娇艳的茉莉子便已气绝.

这般强烈的圣光便是能令再强的恶魔也无法复原的千年凭依之力,想不到这千年的淫魔主人百般算计要禁锢住她体内的强大神力,甚至还动用到魔源树的力量来加以束缚,但怎么也没料想到,原本早该发生的「淫性冲突」竟未发生,还在自己最大意的时候嚐尽苦果。

「灵力……你就彻底的承受吧……恶……魔……啊啊!」频临溃决的百合子虚弱的吐出这几个字后,就在不断涌泄能量的同时,体力早已透支的昏死过去。

「唔……可恶!咳……你这个该死下贱的臭婊子……」淫魔这时才发觉自己好像中了对方的计一样,这女人似乎不惜用同归於尽的方式,将这股即将到手的能量给瞬间转化,在抽离不开对方身躯的同时,强大的能量根本不是被吸收而是直接催化着恶魔的身躯!

「该……该死!」淫魔不久前才将恶毒的蜂卵蛊物给注入到百合子的嫩穴里面去,似乎也因此丧失了大半能量,在他这身女性化的魔性肉体上,赫见那象徵淫魔的邪恶图腾竟然消散了一大块,应是强行将自己身上的魔力转化成另外一种淫物,一点一滴全都灌注到百合子的身体里去了。

也许是一开始打定主意可以藉由吸收百合子的灵力当做一种补充,殊不知如今的情况却是早已大大出乎他意料之外。

「啊呼……噁啊!」此时,就在赤色红光的细雨浇熄下,一旁结成球状的幼女美菊啊一声的也叫了出来,乳白色的粘球爆裂的那一刻,苏醒的少女却开始不停的拚命呕吐。

「该死的淫魔,快快受死吧!」突然,不远处又传来一声娇斥由破漏的屋顶上传来,一连穿体的针线就这样快速无比的穿透过淫魔的身躯.

「啊……你……胡……胡……」只见一条人影快速的由上而下跳落在百合子的身旁,身上还穿着降魔用的净咒白衣、手持金钢法戒,一副法力不凡的巫女打扮就这般的出现在淫魔眼前。

「受死吧妖魔!……你可还记得这件宝物!」除了钉在恶魔身上的数根针线外,樱子的手中很快的又出现了一件令恶魔十分眼熟的法器。

「是……破念珠……灭灵针……你……樱子……」受伤的淫魔恶狠狠的咆哮道,因为数百年以前,他的灵体就只有这两样宝物能令他魂飞魄散,无法凝聚。

「摩南咿兮……摩南咿兮……叩叩叩……」就在此时,樱子的身后似乎唤起了施咒与叩法器的祥和之声,彷彿早已佈下了天罗地网,唯恐这恶魔再次祭起结界,不给对方有任何一丝能够脱逃机会。

他身上所中的灭灵针不仅是神女族人特别为他所精心设计过的强力破魔针,破念佛珠更是天底下最属一属二的封灵至宝,能让不灭的阴灵回归虚无,三百多年以前,神女们便是以此对金针银镜来消灭掉淫魔的意识,让他必须徘徊在漫长虚无的无间炼狱中,等待着再一次获释而重返人间.

「你这该死的恶魔竟然依附在小男的身体里面,今天……就将是你最终的末日了!」樱子彷彿早已知道一切情形的经过原由,不由分说的将手中法器直指向她,口中默念着至高绝招的明凡心咒,心念一转,就要藉助留在恶魔身上的封印金针来除掉对方!

「女孩们,快点集中圣心咒的力量!」樱子的话语一出,门外立刻传来了一阵庞大的诵经声音包围住整个屋樑。

「喃无切波忍……喃无切……」诵经的净化力量快速的凝聚在一起并加强着法器上的照射力量,根本没料到会陷入别人陷阱的淫魔,一直以来都以为自己完全主导着一切,根本不明白竟然还会有如此强大的力量能压制自己尚未复原的魔躯.

「临、兵、斗、者、风、雷、火、律令降临!」樱子的口中覆念完封印的咒语后,只见手中十多硕大的念珠立刻崩断漂浮,散发阵阵祥和的燐光往幸男身体直飞而去。

「哼……你……我的力量……我的力量!你们……啊啊!」没想到淫魔之主竟然也会慌乱哀嚎的大声尖叫,身体浸泡在被圣泣血雨所包围的恶劣环境中又受到破念佛珠的封印力量压制,才刚一复生就立刻遇上了危急败亡的艰险景况.

而百合子体内彷彿正不断散发着专门剋制他的灵气,令他半点魔力也使不出来,强大的抑制力量不仅由百合子身体发出,更似乎被屋外那一群看不见的力量给牢牢困住了。

「你……你们!噁……噁……」体内的夺命金针在樱子的咒语中持续发效,封印的灵珠眼见也已经几乎将恶灵的意念给吸出幸男身体,挣脱不了被封印命运的妖魔淫王懊悔万分的用恶毒眼神目视着樱子,对於脱离不开的致命埋伏哀叫的痛苦挣扎。

没有了结界的阻隔保护,烈日加上圣雨强光几乎能让所有淫性生物立刻消散,只因他是身为魔首的淫魔之主,因此持续了很久时间还未能将他的身躯给完全消灭。

「啊啊……欧呕……噁……噗吱……噗吱!」巨大的蓝色灵体很快的脱离出幸男的身体,在无处可逃的情况下,不停发出霹霹叭啦的爆破摩擦声响,很快的一滴不剩被吸入到念珠的木壳里去。

「噁……呕……波波……噗吱……噗吱……」幸男的体内竟开始发出??啪啪的爆裂声,脸面的所有孔洞全化出浓浓的绿液,肚子里吐出大量漆黑的污秽之物,似乎是要将所有邪恶的东西全呕出来一样。

「尼柯喃无……回归尘土……尼柯喃无……」

「啊噁……真不甘心……啊……可恨啊……我……会报仇……嗑……」邪恶的声音依然不肯罢休的回荡着,彷彿充满无比的怨恨,正恶毒的诅咒着。

「啊……我诅咒你们……我的仆人……将会以最恶毒的折磨凌迟你……唔啊!」淫魔到了最后只留下句句恶毒哀怨的诅咒声音,就在无处可逃的密室里慢慢蒸散成一缕一缕的黑色浓烟。

「哼……你不会有这个机会的……绝对不会有的!」樱子自信傲然的斥道。

褪去污浊气息之后,仅留下昏迷不醒的幸男身体倒卧在一片冰冷的黄浊污水当中,脸上已经没有了任何一丝气息,躯体变回了男孩的型态,苍白的脸颊间依稀有着一丝斑斑的泪滴,浅浅滑落。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