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清晨,刚露脸的太阳一点一滴将光芒射向了宁静的大地,所有的事物似乎正要开始活络起来时,身为巫女导师的神代樱子,总是第一个进入净身的汤浴里盥洗梳妆,并准备好皆下来将教导巫女们的课前工作。

她每天总是如此的一板一眼不曾懈怠,刚她两个姊姊一样,都是性情很强的女人,才二十五岁的年纪,却已有成熟女性的沈稳与干练。

她的脸蛋天生就很白晰,甚至比茉莉子或百合子都要雪嫩,无瑕的瓜子脸蛋显的有些消瘦,光滑的肌肤很少施上任何脂粉,柳眉凤眼的锐利神色让人一眼就能明白,她是属於反应机智十分聪敏的那种女人。

因为她的聪明机警,化解了神代家一场无可预料的可怕阴谋,能在相隔数百年的时间后再次顺利消灭掉一头千年的恶毒淫魔,照理社里是该大肆庆祝才对,但在这几天的神代家中却没有一丝获胜解脱的种种喜悦,反而是悲慼愁云的诡异气氛,不停的笼罩在充满黑暗阴影的莫名恐惧中。

尽管恶魔的意念已经确定在两件至宝的催化下顺利消灭,但樱子始终不知在担心什么似的无法释怀,加上姊姊的一对子女,幸男与美菊至今仍昏迷未醒,气若游丝的幸男甚至还不时呕出大量的黑色污物,虚弱的情况彷彿随时都可能会猝死一样。

另一方面大姊的情况也并不太乐观,尽管她的人是完好无缺的救回来了,但每当夜里来临时,百合子总是会不时发出梦魇般的淒厉哀嚎,可想而知当时受到侵犯时的阴影已有多深,白天有时甚至会突然昏厥而陷入晕迷,让人不由得对她的身体警讯感到担忧起来。

至於神代家唯一还正常的成员,除了樱子自己以外,就只剩下美月这个孤苦的女孩子了,失去母亲的依託之后,虽然还有两个阿姨会照顾她,但她那曾经开朗活泼的天真笑颜中,却可能永远的都失去了以往自在开心的欢喜模样。

一想到这,樱子的内心就无法平静下来,她告诉自己绝对不能让家人再度发生任何一点意外,不管发生什么事,她一定会有办法让这个家恢复往昔的温馨和谐.

净过身后,樱子立刻就到百合子的房间去,准备商议后续的重建工作时,却发觉一向早起的姊姊仍未起身,房门内甚至隐约的传来一丝低迷娇喘的呻吟声,樱子害臊的脸蛋不禁好奇的抬头望了一眼,跟着却是满脸羞红的快步离开.

「嗯啊……啊啊……啊……」房内的美妇竟然赤裸着上身爱抚着娇躯,难过的脸色中像似无法得到满足一样的拨弄着自己湿润的骚唇,手淫中的爱液还沾湿了白色的床单,炙热的体温在成熟的胴体上宛如抹上一层油脂,骚动的身形在黑暗中微微的抽搐着。

「姊……怎……怎么会……」樱子内心难过挣扎着要不要进去,不愿多想姊姊的身体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抚摸着自己正在发烫的双腮,快步的便离开百合子寝室外的走道。

最阴险的恶魔如今早已死在姊姊跟自己的手里,再加入百合子的身体现在已经被一股最强大的自我封印力量保护着,没可能身上还残存有什么无法被灵能除却的魔力才对,较合理的解释应是当时留下的深刻阴影仍无法由百合子脑中除掉,若果真是这样,樱子也只能默默的祈祷姊姊能早日克服自己内心中的这层障碍。

樱子停下脚步的试图让自己遗忘掉方才看到的一切画面,整理患得患失的情绪后,一面人已经到了美菊的房间外头.

「小菊……小菊,你起来了吗?」屋外的门还半开着内,屋内似乎也没有任何的回应,四周一切安静的令人感到有些不安,樱子的神情不由得就开始紧张了起来。

「美菊……美菊!不好……」樱子心里暗暗觉得不妙,於是一间房一间房的开始寻找,当他准备叫美月一块帮忙的同时,却发觉美月的房门也是半开着,并且走廊上还沾着不少奇怪的白色液体……

「美月!」尽管樱子的心里已经起了很大的警戒,但在拉开房门的那一刹那,却立刻被眼前的诡谲画面给完全吸引住。

浑身赤裸的美月竟被一团团白色浓稠的怪异黏液给紧紧的拘束在自己屋樑的房柱之下,浑身上下好像沾满了精液跟奶水等粘呼呼的白色东西,半乾的淫物似乎黏性特强,紧箍的粘液让少女丝毫也无法挣脱的不断呻吟。

「呜呜……唔……呜……」美月的嘴巴里也被白色的黏液给塞的说不出话来,眼神间迷离的看不清楚视线一样,身体的四周还不时爬行着幼小的蠕虫在她身上围绕.

「美月!无拏沙兹祈多……无拏沙……」樱子眉间深锁不由分说,祭起了看家的破邪咒语,只见美月身上的小虫子立刻就像着了火焰般焦化掉落在地,滋滋作响的全数灰飞湮灭的碎成焦炭细沙。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会这样呢?」樱子除却掉美月身上的诡异虫子后,便极尽所能的要把美月身体由柱子上给拆解下来,但这才发现温热的白色黏液中,不仅有股说不出的腥香,黏稠的程度更是超乎自己所想像。

「这……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很快的她的双手四肢也被这种白色的黏液给沾浊的到处都是而难以摆脱,浊白的液体一被拉开就宛如蜘蛛网状般的纠结成丝,坚韧的黏性尽管樱子如何拨解就是无法顺利将美月给脱离开来。

「啊……这……这是……」更糟糕的情况是樱子不仅拆不下美月的身体,黏稠的液体更似乎经过拉扯而越来越膨胀蔓延,最后连救人的樱子也难以移动的被这种说不出有多么怪异的白色黏液给困住了。

「嘿嘿……」突然一声冷笑的女人声音在樱子身后响起。(文_冇_人-冇-书-屋-贼吧Zei8。COM电子书)

「谁?是谁!」樱子恐惧的往回头看去,却见幽暗的房间内多出了一道阴影,在看不出的微光中快速移动。

恐怖的气息越来越瀰漫着整个密闭的空间里面,樱子内心的压力越来越感到担忧恐慌,因为她的双手已经无法结印,也就是说,如果她不能尽快脱离开这身黏稠的东西话,可能过下一个变成像美月一样的俘虏,就会是她了。

「嘶嘶……嘶……嘶……」光影移动所发出的摩擦声让人不由得毛骨悚然,不停骚动的情形似乎像在包围猎物一样,很快的灰暗的空间内竟四处充满了白色相同的黏稠液体,一道从天射入的红色异光让樱子立刻的明白到,自己已经深陷在魔物所创造出来的异度结界之中。

「可恶……好紧……你是谁?……快出来……」樱子无可奈何的只能任由这样危急的情况继续发生,乳白色的奇异空间逐渐的将所有傢俱、摆饰全部腐蚀吞没进去,当红色的异光像烛火般将樱子与美月团团围住之时,平坦的地面上却突然不断冒出各种细毛长爪的小蜘蛛。

「唔……唔!啊……噁!」可怕的小东西不断的爬出洞口,令人噁心作呕的可怕画面不断的强列冲击着樱子的双眼,讶异不住惊吓的感觉让最讨厌蜘蛛的樱子胃里开始翻转,浑身冰冷到快晕厥过去的紧张气息连眼泪都激动的流了下来。

「走开!快走开!」细小的蜘蛛不停往樱子的身上爬去,动弹不得的大声尖叫,就在此时冰冷的笑声却又若隐若现的回荡在密室里面,摸不清方向的感觉让樱子紧绷的神经无法自制的慌乱起来。

「樱子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小呢?连这些可爱的小东西都怕成这样……」

暗处的女人说话气息十分沙哑,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让樱子浑身发麻的打着冷颤。

「谁……是……茉……茉莉子?!」樱子不肯置信却又强烈直觉的听出那是茉莉子的声音,惊恐的内心似乎忘记了攀附全身的可怕虫子,游疑的目光不停四处张望搜索着可能目标。

「哼哼……哼……你还记得我这个姊姊吗?看你跟百合子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样的好事……」怨恨的声音幽幽的斥道。

「你……啊!」更加惊恐的感觉让樱子虚弱的身子陷入冰窟,无法移开的眼睛直视着前方突然现身的单薄身影,浑身骨骼没有丝毫毛发皮面的血肉人形,就这样赤裸裸的站立在樱子面前。

「我的样子很丑吗?哼哼……为什么露出这种表情?」茉莉子的眼睛此时已经完全看不见瞳孔,纤细的身形依然挺起一对肥厚无比的波涛巨乳,傲然的在自己妹妹眼前抚弄着那不成人形的大奶子。

「茉……莉子……别这样……」樱子难忍激动的情绪,正要出言阻止的时候,茉莉子肥大的乳晕内竟激射出一道道乳白色的滑润之液,接触到樱子的脸颊后,立刻变成跟四周黏稠的乳水一样,将樱子的脸给牢牢覆盖住!

「唔……啊……噁啊……呕呕……」樱子顿时竟觉得无法呼吸,强烈黏性的液体让她浑身难过的几乎随时都要休克一样,脑海里产生死亡的恐惧正快速的席卷在她即将昏迷的意识里面。

「嘻嘻……将你的口鼻遮起来是为了减少你等一下过渡兴奋的哀嚎声,马上你的这副白晰无瑕的好身子就会体验到浑身变成性器官奇妙美感……」茉莉子的声音一停止,指尖好像变成最锐利的钩爪往樱子身上一划,白素整齐的连身和服立刻随着白浊的黏液逐渐溶解,露出女人白晰无瑕的如玉娇躯.

「嘿……茉莉子……还喜欢樱子的这副身子吗?」没想到一股熟悉的少女声音在樱子背后响起,深知误陷恶魔陷阱的巫女却怎么也不敢置信,自己最信任的姪女美月,此时竟然会跟已死的茉莉子连成一气。

「用她的身体来当肉壳之后,你的肌肤自然就能够变成跟她现在的一样细緻,若是「穿上」她以后,不仅会让你的阴道恢复像年轻时一样红嫩紧缩,并且还会长出新的处女膜呢……」

在樱子背后的美月娇笑的指点着茉莉子,她的口吻已经失去了少女天真无邪的应有模样,反倒像个经验老道又妖媚无比的可怕淫魔……

「嘻嘻……对了,倒忘了这个妹妹还是守身如玉的处女呢……嗯……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进入她的身体了……嘶嘶……」茉莉子用手触摸樱子与美月身上的乳水黏液后,两人随即就由柱子上分了开来,在她的手心之中,似乎有着控制这些白色乳汁黏性的特殊能力。

「别急……只要在她的阴核上先殖入这个以后……」美月将动弹不得的樱子固定好姿势后,小心的分开她身上的衣物,对准她露出黏稠稀疏的阴丛肉核上轻轻一弹,低声念了一段咒语,就在自己私处内取出一片银环并夹在对方阴核上,狠很的用力一穿!

「滋!」鲜红的血滴液了出来,很快的美月仔细套好穿透的银环并转了一圈,神奇的是,晶亮的环口竟紧密的毫无缺口,像一体成形的结合在樱子敏锐的性器上。

「啊……呕呕!」樱子浑身剧烈的震动起来,激烈的痛楚让她由难过晕厥中忍受不住的想大声尖叫,最敏感的性器官被银环牢牢穿透后,湿滑的下体立刻完全失禁的泄出尿液。

「嘻嘻嘻……这颗肉壳淫环在离开我的身体后,便将成为你神代樱子肉体上的一部份,从今天起身体将注定一辈子像性器般敏感,每一吋肌肤时时刻刻都像包皮外露一样,还控制不了被人掌握玩弄的命运……」

(不……不行……救命……怎么会这样……不!)樱子无法置信的拚命挣扎,难以呼吸又无法观看的双眼让恐惧更加强烈,就在即将晕死过去的同时,颤动的阴核突然备用力的拉扯,感觉一阵冰冷的凉意由肚子中剖了开来,没过多久整个人就像被掏空了一样,痛苦渐渐麻痺,一股湿黏黏的感觉由喉咙下分解开来……

「嘿嘿……完全都拉开了……让樱子好好看清楚她自己的身体变成了什么模样……」樱子在慌乱中只觉眼睛一亮,低头的同时却发现到自己肚子裂开了大洞,旁边的肌肤有如阴唇般的充满粉嫩的皱摺,一丝丝晶莹剔透的蜜液沾满全身。

「讶异吗?你的身体现在变成了别人的肉壳,等到我生长成肉后可还有得你受呢……」茉莉子的语气中不带任何一丝人性般说道,丑陋的脸庞冷冷的注视着樱子最后一眼后,双手钻进了妹妹的肚子里,硬生生的竟就钻进到樱子的身体里面。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