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幽暗的混沌之中,处在浴厕中的小美菊只觉得寒意越来越浓,在凉爽的夏夜中,不知道为何身体却一直拚命的打着哆嗦。

天花板上的灯光不知道为何忽明忽亮着,内心感到十分恐惧的美菊一刻都不想多呆,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却来狭小的厕所出口也找不到方向。

「啊……这是怎么一回事?阿姨……妈妈!」心里不停害怕呐喊的小女孩,很快又陷入到视线一片漆黑的恐怖景象中,只能一面摸索着进来的方向,却对四周环境感到无比陌生。

这样的空间中,不再是自己所熟悉的环境,好像被突然调换到另外一个时空般,让女孩感到无比的陌生与不安。

「哇!……哇……哇……哇!」突然间一道婴儿的哭泣声,划开了眼前的一切黑暗,顺着声音的方向快跑,小美菊只希望能尽快奔往人多的地方,能够抒解内心那紧张焦虑的徬徨思绪.

「有没有人啊……有没……啊!」也许是因为跑太快的关系,脚踝不良於行的幼女不小心的跌了一跤,但她没有哭泣,抓着受伤的脚踝一面呼喊着一面往前方走去。

「哇哇……哇哇……哇……哇!」很快的就在美菊的眼前却出现了一幅影像般的画面,一名妇女静静的躺在深黑的木床上,身旁的保母手中抱着哇哇大哭的小男婴,另一边画面,却是一名男子,手里拿着白亮匕首不停走向保母的面前作势要刺下去……

「啊啊!」可怕的画面突如其然的吓坏美菊,大声尖叫的小幼女立刻跌坐在地的哭了出来。

「不!不要!」突然间,伟大的母爱让床上的母亲奋不顾身的冲上前保护男婴,画面里手中拿着凶器的男人很快被两女合力的推了开来,但男子却是满腹哀伤的对着妇人说道。

「日照……这又何苦……他一定不能活命啊!」

「不!不可以……他的我的孩子!」

「他生的时辰命格有问题……是个恶根啊!而且……又是你跟我的私生子……王若回来知道了……所有人都一样会没命的!」

「我不管……呜呜……我的孩子……是我的孩子……」妇人死命抱着樱子说什么也不肯放开,任由那个情夫的男子说破嘴唇也不能害死自己的孩子。

「这……这是……」美菊如今已被眼前的景象画面给完全吸引住,不明白这些穿着打扮好像古代人的对话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正当伸手要触摸画面时,接着影像又再度的改变了。

「哥哥……不要!呜呜……不……」这一次,画面中出现了却是一对年幼的小女童跟小少年,男孩用手掐住妹妹的耳朵恶狠狠的往一间奇怪的密室里走去,并且,还顺手将厚重的铁门给锁上。

「不要……呜呜……哥哥不要!」画面里的小女孩年纪似乎比美菊还有年幼,两颗灵眸泪眼汪汪的大声哭泣,只见少年一点也不疼惜妹妹的掴了她几个巴掌,甚至恶言恶语的大声恐吓才令女孩抽抽噎噎的不敢哭出声音。

「哼……那些可恶该死的大人只会欺负我而已……总有一天我会把他们都杀死!哼……他们欺负我……我就要欺负他们最疼爱的小夜!」少年双眼变得殷红而可怕,彷彿就像个小恶魔一般,伸出手指将妹妹的背部给捏到淤青。

「啊啊……不……饶了我……啊何……呜呜……呜哇……」小女孩忍不住痛的大声哭泣,然这里彷彿是座很隐密的特殊密室,任由女孩如何哭泣,就是办法将声音给传递出去。

「死小夜……所有人都只会疼你而已……哥哥现在也好好疼你!要是你敢告诉任何人,我就杀死你知道吗?」没想到年纪轻轻的小男孩竟然会说出这般无情可怕的恶毒话语,只见妹妹的臂膀上已经佈满了大大小小的各种淤伤,但惨忍的哥哥却还一点也没有停手的意思。

「住……住手!」美菊似乎再也受不了这样可怕的画面,一伸手的同时,眼前的影像又开始转变成另外一幅场景。

「唔……哥……啊啊……」眼前似乎依然是那对兄妹,但少年的身形明显比之前要长大很多,而女童的年纪则与现在的美菊相仿。

「嘻嘻……小夜……已经过了半天多的时间,一定想哥哥想的要命吧……」

少年的声音似乎开始变声,应该是到了青春期的年纪,妹妹的体型则还是娇小的幼女型态,但肿大的肚子似乎透露着有些异常。

「拿……拿出来……求求你……我求求你……啊……啊呕……」女童的身体好像十分虚弱的拚命颤抖,尤其肚子好像剧烈绞痛一般的翻滚呻吟。

「别装死……怕痛的话就快点过来让我舒服……」没想到就在哥哥的示意之下,小女孩竟然强自压抑着痛苦,勉强爬起身来解开哥哥裤管,张开小嘴就帮一条肮髒的肉棒含舔起来。

「嘻嘻……这几天我故意不洗它,味道一定很浓很好吃吧?」尽管少年看得出妹妹难过的表情快要呕吐一般,但他依然自得其乐的用力把肿大的肉棒给塞的更深,直摩擦着喉咙让她真的呕吐才又继续开始折磨幼女。

「叫你每天都要练习吞哥哥的东西,都练到哪里去了?怎么这么笨手笨脚……舔乾它!」

「对……对不起……啊啊!」少女一面认错,一面还拚命舔着少年肉棒上所残留下的呕吐残渣,一种被非人对待过的折磨,似乎在这年幼的女孩心灵中,已经造成了难以磨灭的可怕阴影。

「嘻嘻……告诉我……我养的小东西现在怎么样了?嘿嘿……我早就迫不急待想看看……」少年似乎在期待着什么有趣的事一样,命令妹妹转过身去,跟着扯开女孩的衣裤,就在幼女粉红色的肛门上,赫然印着一排红色的封印咒。

接着,少年就将手掌放在妹妹的沟股间,并默念着一段古怪的特殊咒语,男孩似乎曾经学习过吟唱魔法,只见红色的印记才一消逝,女孩的肛门内立刻有根毛茸茸的东西伸出了屁眼外……

「啊啊!」美菊不仅马上被眼前的景象给吓坏了,并且还不由自主的伸手到自己后面的肛门上,一种说不出的恐惧与熟悉感觉正在脑海中逐渐成形。

「嘻嘻……可爱的小东西……在里面一定很不舒服吧,吃饱了没有?妹妹所生产出来的东西好不好吃?哈哈哈哈……」很快的一条像似蠍子又向螃蟹的混合怪虫就由少女的肠道内爬了出来……

男孩似乎十足像个变态的小恶魔一般,一面嘲笑着少女,一面把玩着他那条噁心可怕的大虫子,任由它攀爬在少女的四肢背部上。

「呼……呼……噁呕……」就在怪虫爬出女孩的肉体外同时,再也忍耐不住极端痛苦的小幼女,肛门内闭锁不住断断续续喷出屎便,粉红色的小阴唇也开始不断的溢出越来越多的黄色尿液。

「啊……」看到这样的画面时,美菊突然感到身体一阵躁热难当,尤其自己肛门内的相同位置上,似乎也在不自觉的收缩蠕动着……

「嘻嘻……小东西……你想换到前面的地方去吗?嘿……不行……还不行,若是妹妹前面的地方也被刺破的话,那以后就不能继承「神女」的职位了……到时一定会被人发现的,不行……要乖乖喔……」少年似乎对一条毒虫比对自己妹妹还要疼爱。

「呜呜……停止……快停止!」看着这般不断重複着的可怕景象,早已毛骨悚然、摇摇欲坠的小美菊,忍不住又伸手更深入进到画面中,却没想到一股强大的吸力就这样的把她给完全的吸了进去!

「啊啊……这……这是……」这次……美菊是真的害怕了,因为四周的环境已经不再是平面的影像而已,男孩的身影历历在目的矗立眼前,四周的环境也全都变成为跟真实的实体一般。

「咦……你刚刚在发什么呆?」少年竟然对着美菊这样问道,好像美菊正是他那个悲惨可怜的妹妹一样,伸手就往她那还为发育的胸部上摸去。

「呜啊……不要……啊啊!」美菊更讶异的惊觉了,自己果真就像是方纔那个受尽折磨的小女孩,鼓鼓的肚子里似乎有东西正在蠕动着,一种搔痒刺痛的古怪感受正在她的身体内不断扩散。

「嘻嘻……小夜……你竟然赶反抗我?嘿嘿……很好,这样很好,你已经有三、四年都没有做出这种反应了……是因为快生下小宝宝所造成的原因吗?」

「什……么……你说什么?」身份变成小夜的美菊身体不住的往后退,眼前的这名少年不仅是个不折不扣的小恶魔,而且什么样可怕的事也做得出来,听他口中这么说道,不知又有什么恐怖的阴谋发生在她身上!

「嘻嘻……为了让你在保有处女之身的情况下生出这孩子……我可费了不少功夫,甚至还偷看过师傅的秘密法典……哼哼,在父亲那个死老头回来前,一定会让你生下……」

「啊……啊!不……不要……别过来……不要!」疯狂的颤抖的哭叫着,邪恶的阴影如今已经完全的笼罩在这害怕莫名的小稚女身上,不明白为何会演变到这般意想不到的可怕情境之中,无辜的少女不停的缩瑟逃避,逃避那个被称做哥哥的恶魔,究竟……将会如何的折磨自己……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