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晴朗的中午时分,是太阳照射最耀眼的时辰,同时,也是妖魔魍魉最消沈的时刻。

「小菊,你帮阿姨去找哥哥回来好吗?再不回来的话午饭都要收起来了。」

一如往常的对话在用完中饭的同时,总管餐膳的茉莉子便柔柔的嘱咐着外甥姪女说道。

「嗯……好。」多日的恶梦依然潜藏在她幼小的心灵深处,然而,若有所思的小美菊还是乖巧的点点头,抱着娃娃、拖行着跛掉的脚踝,小脚慢慢的一步一步跨出大厅.

少女的直觉总是特别敏锐的,仅管,茉莉子的气息上感觉不出丝毫异样,尽管,手上的布娃娃也是茉莉子亲手替她缝制的,但古碌碌的大眼睛就是不敢正眼的看着对方,美菊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彷彿阿姨哪个地方已经变质了一样。

「哥哥……你在吗?」不似之前的那股活泼顽皮,美菊的声音语调低了许多,眼睛仍有些红肿的她,童稚的幼女形影与那摩擦拖行的脚步声,着实让人不免对这生来坎坷的小女孩产生出一种恻隐与遐想之心。

「哥哥!哥哥!……又不见了……」

「你是在跟小菊玩躲猫猫吗?小菊不想玩了……快出来。」

哥哥依然没有回应,也没有出现在自己的房间内,以前的幸男,总是会突然出现在某个地方吓吓美菊,并且还将行动不便的她抱在背上四处玩耍,但如今哥哥却让小菊走了这么远的路还不出现,直让少女发肿的脚踝难受极了。

「小泉姊姊……你有看到我哥哥吗?由美姊姊……」仍不放弃的小女孩询问着每一位遇到的巫女姊姊,但就是不曾见到哥哥的踪影。

喘息声越来越重的脚步又绕回了阿姨的房门口,正准备开口说话的同时,突然间,被一股熟悉的细微呻吟给吸引过去。

「啊啊……啊……」

「阿姨房内……妈妈?嘻……是妈妈在里面吗?」行动不便的幼女勉强走上台阶,一听见像似母亲的声音后,便顽皮的如同往习一样趴在窗台前想窥视偷看。

「啊!!」可是不看还好,一探头看个究竟时,赫然间少女却被眼前可怕又熟悉的阴森景象给镇摄的离不开双眼。

只见在那阿姨的木屋里面,散落狼籍的地板上突然钻破了一个大洞,一条巨木的茎部就将中间大床给拆成了碎片,蠕动的粗大树根里缓缓的吐出一条沾满绿液的六角棺木,在那阳光照射不到的房间里,一切彷彿无声无息的正剧烈骚动着。

「啊!!这是……这是!」美菊突然觉得棺木长相十分眼熟,瞬时间梦境里恐怖阴森的感觉很快就来到了现实一样,压抑不住自己嘴巴的便大声尖叫起来。

相同质料的朽木棺材就横放在茉莉子的房间内,颤动的棺木内发出碰碰的撞击声,过没多久只听劈的一声,一双沾满怪异黏液的手臂就穿破了木削,缓缓的似乎就要爬了出来。

「啊……」吓得浑身不停发抖的美菊已经两脚发软的逃离不开,有如梦魇重现的恐怖回忆让她泪流不止的双眼又开始抽搐的哭泣着。

屋外的美菊哑口无言的看着巨变之后的诡异景象,只见粉白的手臂将棺木给拆了一个大洞后,爬行出来的似乎不是一具死屍……赫然的,却是一名熟悉不过的绝美身影。

「是……妈……妈妈!」

「唔……噁噁……啊啊……」浑身发颤的美妇人拼命的想除去残留身上的那股树脂残体与浓稠黏液,脸上原本雍容华贵的绝美相貌,此时却是颤抖抽搐的不断扭曲。

房内四周的空间刹时就像诡异到了极点,邻近的走廊上也开始产生出黑色的螺旋光影,尽管是在大白天的房间里面,但螺旋的魔力却能将一切光亮给吸收殆尽,形成特殊的结界领域,黑暗的势力不消多时便完全笼罩了整个屋内外。

「嘿嘿……终於醒过来了呢,百合子……」就在漆黑的深处,房门似乎打开了一扇光线,熟悉的女人声音立刻让美菊内心激动的颤抖起来。

「是……阿姨吗?」重新现身的茉莉子,身上的装扮不再是用餐时的端庄模样,而是如同在阴源邪地时的风骚绝艳,接近赤裸的性感娇躯让蛇身盘据的刺青图腾,颜色显得鲜艳异常。

「啊啊……啊……唔……」就在百合子想爬出身处的棺木内时,赫然竟看见她的背部仍是连接着许多细微的神经血管,紧紧的将她与棺木纠缠在一起。

阴森的腐朽棺木若代表着逝去与死亡,那由棺木中所孵化出来的东西,是否又该象徵着如获新生的命运吗?

「嘻……恭喜你终於拥有了崭新的肉体,百合子。」茉莉子愉悦的看着爬出棺木的痴艳美妇,事实上,百合子已经呆在这副棺材里面长达有三个昼夜之久。

身体被棺木上一连串的怪异触鬚给拘束住,百合子就在茉莉子的从旁协助下黏液的肌肤被小心仔细的擦拭着,但每当触摸到敏感的性器官时,百合子的嘴巴里却反常的难忍酥麻而呻吟起来。

「呼……呼……别……这样!」一连串的急促呻吟,双手不断护着胸前蓬勃的硕大酥乳,好像不肯随意让人碰触,稍微一点点的刺激就能使那里发生令人吃惊的反应一样。

「看看你的肌肤啊……真是敏感极了,有这样好的身体想多发泄几次也不会有什么问题才对……嘻嘻。」尽管百合子极力想推开妹妹的纠缠调戏,但茉莉子对於如此微弱的反抗动作,却是一点儿也不以为意。

「啊啊……哈……噁呼……啊啊……」控制不住的燥热骚动,似乎在她清醒以后就一直不曾停止过,身躯宛如婴儿般失去自主能力的百合子,就这样在妹妹的亲密擦拭下流出了不少高潮过后的兴奋淫液。

「走……走开!呜啊……你……」

「为何不肯坦然的认清事实呢?你的乳头明明都已经硬成这样了……」

「啊!停啊……啊啊啊!」茉莉子故意柔捏乳头的指尖上立刻沾满了对方喷洒而出的湿黏乳汁,百合子脸上竟出现射出精液般的痛快表情……像似在宣告着恶魔口中的「高潮之肌」并非虚假。

「哈哈……好棒的乳头啊!喷出了这么多……这样的表情就淫秽多了,看了真叫人喜欢……」

「啊啊……别……碰我!啊哦……」脸色羞赧不堪的百合子,如今已是开始的慢慢体会到,每一分钟产生着不同快感,随时都能感受高潮变化的微妙感觉,究竟是怎么样的一回事。

「你……走开……呜啊啊……别碰我!啊!啊!啊啊!」短暂的爱抚却能恰如其份的碰触到百合子最兴奋的欲望神经,茉莉子伸出舌丁用力吸了几口鲜美的甘纯奶水,香津四溢的大量乳汁立刻就又洒满了茉莉子的双手与脸颊上。

「不!不能挤……啊啊!……啊!啊!」才刚有了类似射精的快感未消,另一股喷发射精的感觉又在第二个乳头上快速的传达出酥麻畅快的兴奋指令!

「你似乎很享受喷乳的感觉是吗?表情就像男人射精一样,看,连阴核都已经硬了……里面好湿……」舔了舔嘴唇边的香滑奶水,茉莉子似乎对於百合子的身体变化特别感到好奇。

「啊啊……」百合子的内心根本一点都不想屈从对方,但不争气的肉体却是随着茉莉子的摆佈而越趋激烈,这让自尊心极强的她一点也不能容忍下去。

「责、责、责……奶子几乎比以前涨大一倍以上,阴核上还被整齐剥去了包皮,变得又大又硬,两片肉摺弹性变得十分发达……你看,这里面还长满一棵棵这样可爱的小疹球呢……」

茉莉子笑着说完话同时,三根不算窄的指头就狠狠的一口气塞入百合子氾滥成灾的晶莹肉唇内!

「啊!!!」百合子突然激烈到全身弓直,下体被硬塞的力量给刺激到几乎快晕过去的地步,身体的本能反应就牢牢的将指头给夹住不放,颤动的肉唇上没多久便分泌出许多透明的香甜黏液来润滑着所有侵入淫物。

「好……好紧……力道刚好,哈哈哈……真是美妙的小骚唇,能够立刻紧缩的配合着硬物大小,甚至还会调整淫水的分泌量,看来每一吋细胞都经过完美的肉体塑造……」

「这么美妙的地方,男人的阴茎若是插入这里面,能不爽死才奇怪呢……」

茉莉子舔了舔湿润的指尖,将手指换成一根继续不断的抠弄着骚穴,淫媚的表情中似乎露出了嫉妒的眼光,不怀好意的端详着这头不同以往的绝美猎物。

「看看你现在淫乱又满足的表情……连我都恨不得身体能变成像你一样完美……哼……」表情淫荡的茉莉子,嘴里仍无所不用其极的继续讽刺嘲笑着百合子。

茉莉子现在的心思的确很羨慕自己的姊姊,再造的「高潮之肌」是一种能随时随地尽情发泄、无比痛快享乐的纵欲之躯,与她体内无时无刻饱嚐骚动之苦的「被虐之飢」成截然不同的体验感受。

虽然她亦接受异质血源的「淫虐蛛蛇」与「肉瓣花蛇」两种魔力再造,但在肉体最微小的细胞组织里面,所蕴含的,却是摆脱不了姪儿的诅咒……必须永远成为无法自我满足的飢饿虐肉。

茉莉子的妖化造体经过毕竟跟姊姊情况不同,百合子的体内仍存有强大的千年凭依能量,用不受神力影响的孵化虫棺来塑造她的肉体,并且达到如司易於调教的淫靡状态,其实,已经是十分难能的极端手段。

窗外的美菊看的脑海里全是昏昏沈沈的,无法相信眼睛所看的竟是事实,突然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将娇小的她一把抱起,直吓得双眼红肿的她,惧吓得连尿水都瞬间溢了出来。

「怎么了……调皮的小傢伙你在偷看什么?」亲切的声音在抓起美菊的同时,就将这小女孩给搂在怀里.

睁眼一看身后面的原来就是哥哥,美菊哇的一声再也控制不住的哭了出来,惨白的脸色上再度红润了起来,因为,再也禁不住的膀胱就将污秽的尿水给全射在自己与幸男的裤子上。

「咦……」身后的幸男先是讶异的震了一下,但没有太大反应的他,只是不放开的抱住美菊,任由失禁的汁液将两人给弄髒了衣裙。

「呜呜……不要……呜呜……」挣扎的小女童只觉得浑身丢脸极了,双手遮住自己脸蛋的哭了起来,混乱的溃提情绪倒在自己哥哥身上,突然之间才发现到,哥哥身上的感觉变得很像妈妈,胸部上也好像平白多出了一对软软温热的小肉团.

其实只有八岁大的小美菊是不太能正确区分出男女间的相异处,对性器官还不甚了解的她,只感觉到哥哥的脸蛋变得好像女人、好像妈妈而已,否则,她一定会立刻感受到,刻意隐藏胸部的幸男,内外在的女性化程度,其实已逾过八成以上。

「呜呜……哥哥……呜呜哇!……呜……」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在自己最要好的哥哥身上,美菊要把所有的恐惧可怕全都发泄在哥哥的怀里,一次给好好的哭个乾净.

「小菊乖……到底怎么回事?跟哥哥说,别哭。」温柔的幸男似乎没有责怪美菊丑态之意,反而将娇小的她给搂个更紧,亲密的在她耳朵里小声安慰道。

「呜呜……我……妈妈……呜呜……哇啊!」美菊根本也说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心智仍然幼稚的天真女孩只能不断的放声哭泣,内心等待着疼惜爱护自己的人来抚平哀痛。

「我……我……」

「好,不用说了,别害怕……乖,听哥哥的话……哥哥疼你……」幸男的眼睛里变得好温柔,细緻雪白的脸蛋上变得好美、好美,抽搐的小美菊在他一句一字的冷静安慰下,似乎暂时间便稍微淡忘了房门里面的恐怖!

「看……你尿出来了这么多,不马上脱掉是会感冒的……」

「不要啊……好丢脸啊……人家不要!」没想到幸男竟不管妹妹的害羞挣扎,迳自就脱去了妹妹下体那条浸湿肮髒的布丁裙。

「啊啊……好讨厌……呜呜……」美菊抽搐的情绪又哭了出来,不仅外裙被哥哥给解了下来,就连还有滴尿的小内裤也被幸男脱了下来,害羞的脸蛋立刻红润了起来,用小掌把发烫的双腮遮了起来。

然而少女天真自然的反应举动,看在已经女性化的恶魔眼里,却是另外一种甜美诱人的模样。

「嘿……」幸男竟将沾满尿液的小内裤给放在嘴边呼吸,甚至还愉快的舔嚐着上头味道,双眼注视到美菊未长阴毛的私处上时,晶亮的眼珠顿时间却散发出阵阵邪光。

「奸她……」没想到,这个善良体贴的好哥哥,脑海里这么快就接收到一项新的凌虐指令。

「不……不!」颤抖的幸男喉咙里突然发出细微的沙哑声音,好像有股力量在跟他的意志相对抗一样,难看的脸色上突然间涨满了一条条紫青色的鲜红血丝。

「呜呜……」用手遮住自己害羞脸庞的美菊,在那婆娑的眼睛里面,却因坞住的双手而没察觉出哥哥眼里的丝毫变化。

「唔唔……」看着小幼女赤裸裸的下体还沾满着自己温热的尿液,幸男的身体竟是激烈的晃动起来,内裤里膨胀的阴茎翘得好高,皱紧的眉头好像因妹妹的诱人模样而陷入痛苦万分状态中。

「不……只有她不行……」一手盖住自己脸面,放开抱在手上的妹妹,幸男好像对这相依为命的小美菊,有着比母亲更加深刻的情感因素,不断激烈反抗着强要奸淫对方的种种欲念。

「嘻嘻……没有什么是不行的……将神女族人全变成淫奴是你的使命……」

「啊啊……啊……」恶魔的声音透过幸男的嘴,似乎在透露着某种邪恶的阴谋就要发生。

「哥哥……你怎么了?」美菊这时发现到幸男表情上的怪异,出声的关心问道。

「没……没什么……」表情依然扭曲的幸男,双眼避开自己妹妹的回答道。

「哥……你……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你……你这里好像变成女生一样……」早已察觉幸男身上的怪异,美菊最终还是忍不住的指着哥哥胸部这样问起。

「你是说哥哥的胸部吗?」突然间,幸男的嘴里却淫邪的笑了起来,握住美菊肩膀的他,竟开始解开自己上衣的钮釦,将一对肥美的圆滑椒乳正对着妹妹说道。

「没错……好美菊你喜欢哥哥变成现在的模样吗?若是多了一个姊姊,你高不高兴呢?」没想到雌雄胴体的幸男,竟娇媚的对自己妹妹这样说道。

「唔……」美菊楞了一下,徬徨的眼神,根本不晓得哥哥说这样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为了哥哥,小菊愿不愿意帮哥哥的忙呢?」怪异的情愫在幸男的脸上显得狰狞,微笑的嘴里若有含意的这样述说着。

「我……」小菊觉得哥哥好像也变得很奇怪,雪白的脸蛋却令她不太敢直视幸男眼睛,但内心的挣扎始终敌不过最疼自己的哥哥,在如斯怪异的情况下,乖巧的女孩还是点了点头,不知该如何是好的等待着哥哥答案。

「嘿嘿……我知道小菊最乖、最听哥哥的话了,现在……哥哥给你看一样好东西……」

幸男先搓了搓胸前坚挺发硬的红晕美乳,接着手指就指了指自己裤管下的拉炼,好似示意对方将它拉开.

「哥……哥哥……」美菊满脸通红的看着前方,但对於男人的性器一点都不了解的她,其实内心也感到无比的好奇。

「仔细看,这是男生、女生的最大差别所在……你拉开来看看。」没想到幸男竟然这样引诱着妹妹说道。

「我不敢……哥哥坏坏……」小女童回答的声音都开始颤抖了起来,不明白哥哥为何这样做,但年幼的心智却还不到恐惧逃离的地步,只呆呆的楞在那里,一点儿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别害怕……」抓住美菊的小手,温热的掌心碰到膨胀的裤缝上面时,幸男似乎已感到兴奋的阴茎骚动不已。

「哥……小菊觉得好害羞……」

「拉开它!」幸男的语气强硬了起来,浑身发抖的美菊从来没看过哥哥生气的样子,在不敢违背的情况下,竟就真的伸出细小的粉臂,将紧绷的拉炼给扯了下来。

「啊!」只见一条精壮粗黑的大阳具就在美菊的面前不断晃动,浊热的空气似乎随着上头奇怪的腥味感染着幼女的口鼻。

「这根像棒棒糖的东西,可是所有女人们都爱死了的美味大肉棒……」

「只要努力的舔一舔它,上头这地方就会射出白白的东西给小菊吃……那珍贵的东西会让小菊身体感到很舒服、很美妙……」

「你……你不要骗我……」美菊不知怎么觉得羞死人了,尽管还不明白口交与做爱的感觉像什么,但在好奇心与害羞的矛盾情绪中,内心还是无比挣扎。

「来,哥哥可曾骗过你吗?握看看……」

「还是你不喜欢哥哥呢?」幸男半威胁般的引导着。

「小菊喜欢哥哥……」没有心机的少女,立刻天真的回答着。

「那就帮哥哥揉揉它……」

「不要……哥……可不可……我……不要……」别过头的美菊即使想要哭泣,可是在哥哥软硬兼施的命令下,她却无法反驳对方的要求,生性乖巧的小女孩只有驯服听话的看着那根粗黑火红的大阳具,开始上下套弄得搓揉了起来。

「哈……是不是很好玩呢?」

「……噁呕……」脸蛋红润的美菊这时已不再别过脸去,天真无邪的眼睛里面,只是乖乖的注视着被自己越搓越大的发烫阴茎.

「好……很好……小菊很乖、也很听话,现在,哥哥就让你嚐嚐看这种味道,哥哥不会骗你的,吃下去看看……」

「嗯……」本性不断的想要逃避的美菊,却在哥哥喜怒无常的压迫下,张开了樱桃般的小嘴巴,在不知所措的笨拙技巧下,一上一下的替哥哥口交着。

「不对!……再靠近点……别用牙齿……用舌头听懂了吗?过来!」

「吮吮……咀唔……吮……」一旦美菊做不好便会立刻受到哥哥的责难,在经过十几分中的指导下,逐渐懂得如何分泌唾液来沾湿肉棒。

熟悉这些小技巧后,至少在套弄如此粗大的阳具时已不再这么痛苦,但不明白为何会变成这样的小女孩,脸上仍然佈满着惊奇与慌张。

「小菊做得很好……嗯……」

「快……射了……准备接住……要……吃下去!啊哈……」肉棒因少女的努力舔慰而酥爽不已,幸男最后终於满意的将鸡巴给抽了出来,让喷发状态的阴茎将大量的白浊精液全洒在美菊的脸蛋与嘴巴上。

「咳!咳!……」被呛到的美菊不停的咳嗽着,但那感觉似乎也不特别难受。

「吃下去,这东西可是十分珍贵的……一点都不准浪费!」鹹鹹腥腥的味道似乎有点像似小时候吃过坏掉的生蛋白,小女孩不知该怎么办,在哥哥怂恿下,竟然真把沾在脸上的东西全都吃到了肚子里去。

「很好吃吧……小菊别停下来……哥哥还要射在你嘴里……嘻嘻嘻……」

「别……别过来……别过来!啊啊!」

异变的少年似乎并没有对於射精的行为而感到丝毫的满足,弄乾美菊的嘴后,竟然又再次的把肉棒塞回她的嘴巴里面,不管幼女如何挣扎,残酷的双手却紧紧的束缚着她,躲也躲不掉。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