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啊啊啊啊!」激烈的尖叫声在樱子的嘴巴里叫了出来,睁开眼睛的一瞬间,感觉彷彿从恶梦中清醒一样,明亮的日光缓缓的照在自己脸上,种种令人恐惧到浑身毛骨悚然的不祥感觉仍历历在目。

「呼……呼……这……这是怎么一回事?」樱子发觉自己身体很虚弱,从来都没有这么不舒服的感觉让她连指尖都能感觉到颤抖,拖着蹒跚的身躯来到梳妆台前时,却感觉双脚有些麻木。

「难……难道是在作梦吗?」樱子想捡起镜台的梳子梳妆打扮时,双手竟放到了胸口前用力抚摸,被这股无可抗拒的举动吓傻的樱子,只能满脸错愕的凝视着沈重负担的胸部,随即立刻被硕大肥圆的一对巨乳给吓出一身冷汗。

「这……这是……啊啊……」不安分的双手用力的捏着乳头同时,反射般的痛楚与说不出的异样感觉同时在樱子的脑海中浮现.

接着,脑海中好像吸食了大量迷幻药般的樱子,眼睛只觉得自己正在开始梳妆,好像是透过别人的眼睛正在观看自己所做的一举一动般陌生,之后这副不受自己驱使的身躯再次的调整一下有如视觉凶器般的诱人巨乳,脸上透出淫邪的媚笑离开了自己的房间内。

「啊……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啊……我……我到底怎么了……啊……」

昏昏沈沈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眼睛的视线也变得越来越模糊,好像控制不了自己般的肉体正做出令自己不解的举动,但触觉上回应的感觉却又是如此的陌生、直接!

迷迷糊糊之中,樱子不知道过了有多久时间,只觉得自己好像走出了神社外,顺着小路往山下的小村子走去。

「嗯……啊……要……要去哪里……我……唔嗯?」樱子的双手感觉仍是十分麻木,走起路来也是摇晃蹒跚,当双眼逐渐能够凝聚视线同时,却发觉自己已在山脚下的村口旁呆站着。

「这……是想干什么……怎么……你……你……」樱子连要说话都十分的费力,眼睛争时看见一名抱着木材的老者停下脚步,手中的木块砸向地面般的张口结舌看着自己。

「樱……樱子……你……」樱子仔细一看,这才发觉这名老者竟是熟人,乃是山下送材火的福伯,此时樱子脸上开始感觉红润不已,因为她已经注意到自己上身似乎显得暴露而猥亵.

「别……别看!」樱子想要反抗肉体的这种羞态,但不安分的双手却正抚摸着自己的胸部,趁着这老男人双眼牢牢盯住的同时,刷的一声瞬间拉开自己摇晃摆动的美形巨乳。

「啊……不要!」这样的举动无疑是在勾引男人,而且还是十分放荡暴露的举止,从来没有如此羞辱过的感觉开始佔满了樱子的大脑,内心无比恐惧的感觉正在控制不住自己的女人体内燃烧着。

「你……你在……在干什么?」眼角不经意的发觉到那六十多岁的老人却比自己还要吃惊,好像觉得面前这样美丽成熟的绝色美女竟然会主动的色诱着自己,年纪已过不惑岁数的苍老男人,眼神中一样充满无比的讶异与徬徨。

(啊……不要……住手……不要!)樱子的身体果真正在引诱着男人犯罪一样,技巧般的抚弄酥胸同时,松开的衬衣慢慢已经快要短到露出最神秘的花丛女阴地带……

「你……你……樱子……樱……」老者的身体不停在发抖着,眼睛瞪的越来越大,下体鼓涨的地方已经越来越明显,尽管已经许久没有性生活的老男人,却反而越容易被年轻貌美的胴体给勾引的神魂颠倒。

「哈……嘻嘻……哈哈……」樱子发觉连自己的声音都充满着淫靡勾魂的酥软嗲声,一辈子从来没有这般难堪过的感觉,在死硬脾气又一板一眼的樱子身上造成难以平息的折磨……

(停……停……不要……不要再继续了……停!)樱子急切的呼唤却一点也发不出声音来,焦急的看着自己翻转过身来,挺高的双臀让群摆慢慢的滑下股沟,逐渐露出雪白粉嫩的神秘私处……

「你……你……」这样的妖娆媚态彷彿就像天生一样的妩媚撩人,老人这时早已经忍耐不住的松开自己的长裤紧紧掐住那根难受不堪的鼓大肉棒,若非樱子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自己的理智也许就会立刻冲破最后一丝防线,将对方给完全佔为己有。

「哈……很想进来吗……闻闻这……」有如魔女般妖魅的樱子,身躯就在老人耳朵旁轻轻吐气,甜美的香气让老人感觉到更加兴奋无比,当他顺着樱子指示把鼻子?近到樱子屁股后端时,立刻被一股奇妙的腥味的完全迷惑。

「啊啊……这……这是……」老人忍不住的又多吸了一口,但不吸还好,一吸入后身体浑身的细胞好像都燃烧了起来,亢奋难耐的感觉瞬间像加速了一万倍一样,混沌的意识让他好像年轻了起来,整个脑子里很快就只剩下一件事……

「是……是你……是你勾引我的……啊……哈哈……」解放……再也忍耐不住的解放开,再老的男人面对这样刺激也会立刻变成一头没有理智的野兽一样!

(住……住……啊啊!)「啊啊……司……啊!」樱子的叫声是多么的销魂而甜蜜,妖媚的身躯后挺入了一根粗肥硬挺的大肉棒同时,跟肉体不同反应的刺痛却真正的刺醒身体主人的神代樱子。

(啊啊……痛……住……住手……啊啊……)从来没有性交经验的樱子紧缩的肉唇几乎感觉像要爆开一样肿胀刺痛,辛苦保存20多年的珍贵处女,没想到最后会是这样毫无保留、自作下贱的……任由身后苍老的男人如此贪婪无情的强行夺走……

「啊啊……司……好……这感觉……啊啊……」但控制这身子的另外一个意志,却好像很享受这种无比刺激的酸疼感受,彷彿在感受回味着早已逝去第一次处女的难忘经验,配合套弄适应这种痛楚,努力爱抚自己让私处分泌更多润滑的蜜液。

(啊啊……痛……痛死了……住……住手……给我住手!)脑子里仍浑浑噩噩的有如迷幻药还没消退一般,痛苦跟异样的刺激都十分的强烈,无法分别这样的感觉是好是坏,只听见自己的嘴巴声音却仍销魂淫荡的浪叫着,身体四肢好像很享受的自己配合着摆动双臀。

「更多、更用力……啊哈……插深一点……哈……啊啊!」这女人的身体简直美妙极了,原本因为匆忙的插入有些乾涩的唇道内,没过多久就开始快速分泌出大量白色的透明爱液,每碰撞一次,都让老人恨不得能顶到最里面去,舒服的刺激让他疯狂的拚命挺腰,愉快的幸福让他忘记自己的身体早已不再年轻.

「好……好爽……这……里面好极了……啊……嘻嘻……哈……」老人身体的状况似乎并不够结实强壮,只挺弄不到数分钟就因兴奋而发射出第一次精液。

「啊……别停……不要停下来……啊……啊啊……」成熟雪白的女体内彷彿有着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魔力,性感肥厚的两片淫唇将对方的阴茎紧紧的锁在自己身体后方,夹紧的唇肉让对方阴茎无法变软,只轻轻的摇了几下臀部,老人的性欲却又立刻被点燃了起来,死命抱着她的柳腰继续不断的用力挺进。

「对……对!啊啊……用力……用力点……啊啊……」不明白自己嘴巴在都囔呻吟着什么,樱子的内心只觉得无比惨痛悲伤,最宝贵的第一次就这么不明不白的给人糟蹋……那……将来的她……要怎么才能面对……

自己已有婚约的未婚夫呢?

她好想哭出声音来,坚强的她以往原本是不会这么样脆弱的,但现在的她,却连自己拥有的身体也控制不了,甚至……连哭泣的权力也被莫名的力量硬生生给夺走!

「哈……啊啊……啊啊……啊……噁……噁……」樱子的身体越来越火热莫名,弥留的意识逐渐变得模糊不清,也不知道究竟过了有多久时间,身后的老男人颤抖的越来越厉害,黏稠的感觉好像沾满了她的股间,不明白身后的福伯在这段时间里到底发泄过了几次……

「爸!……你……你们……究竟在做什么?」突然间,门口处好像多了一个男人,他的声音一样充满着讶异与吃惊,但却见樱子的身体转过头去对他妩媚的淫笑着,身后还夹这一条肉棒……慢慢往他的方向前去。

「你……你是樱子……啊啊……」老人的儿子一句话还没说完,裤裆却已经被女人给轻易的取下,抚弄了几下早已硬挺的肉棒,樱子的朱唇一口就把年轻力壮的阳具给放到自己的嘴巴里去。

很快的,这副美妙的身体又多了一具俘虏,两个男人就在这样曼妙姣好的胴体中迷失自己,忘了时间的巨轮、忘了外在的一切,沈迷贪婪的咀嚼着美好滋味的每一分香甜……

「啊啊……用力……顶这里……啊啊啊……啊……」身体贪婪的吸取着男人们的精华与一切,就在身体主人逐渐迷失自己的同时,男人的数量好像也开始不断的增加起来,在她渐渐把自己跟外在筑起一道城墙之前,只有疯狂淫迷的浪叫声,伴随着樱子彻底崩溃哭泣的薄弱意识……

不知过了有多久时间,樱子虚弱麻木的知觉,好像……开始有了一些反应。

「唔……噁……呕呕……」腥臭、噁心的感觉将她完全的包围住,浓烈的汗臭与莫名的腥味让她感到极不舒服,酸麻的四肢只要一稍微移动,都可以感受到下体好像被撕裂开来一样难过!

「我……啊……这……这是……」满地上躺着的,都是一具又一具男男女女的屍首,就像似经历过一场荒淫无比的肉欲飨宴,又像是发生过惨绝人寰的恐怖杀戮,白色的精液喷洒的到处都是,鲜红的血液也染红了整座大厅……

「呜呜……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啊啊!」突然之间,樱子发觉到自己的肚子里竟然鼓涨到有如小山丘一样可怕,有着比婴儿还要股大的肚皮内好像有一只手掌的掌印正明显的浮在传来剧痛的小腹间隆起。

「嘿……嘿……下贱的女人……难道……你一点也记不得昨天发生过的事了吗?嘻嘻……」

「你……是……是茉莉子……啊啊……」樱子这时才惊觉到,肚子里传来的那股熟悉声音……赫然的,就是自己以死的二姊,茉莉子原有的声音。

「嘻嘻……这一个多礼拜的时间里,你好像都将自己给完全的封闭几来……但你的身体却早已经被所有男人给完烂了……再过不了多久,我就可以脱离开这样丑陋的身躯,恢复我年轻貌美时的模样……「你……你说什么?啊啊!!」樱子根本就不清楚茉莉子的意思到底是什么,只知道自己的身体好像是被她所操弄着一样,一抬起来,却立刻被镜子前所照样的景象给吓傻住。

只见她的皮肤变的充满绉折,好像瞬间老化了三十多岁,乌黑的秀发变成了花黄,搂?的身躯与硕大的肚皮,让她恐惧的无法自抑……

「我……我的脸……我的脸!」

「嘻嘻……别怕,这只是变成吸精淫奴前的一种过程而已……你身上的精华跟巫女的年轻生命已经被我吸收了,在过不久的时间,我便可以长出最光滑雪白的玉嫩肌肤,拥有少女般青春美好的娇艳形体……」

「你……你……」

「原来……你什么也不记得了呢……嘻嘻……让我来提醒你吧……」茉莉子娇笑着说道,好像对於折磨樱子能感到丝丝的痛快一般,将一股力量直接催入到樱子的脑海中。

「啊啊……这……啊!」樱子无法逃避的记忆像似在开始扩大一样,这些日子以来跟过哪些男人交合,勾引过多少人性交做爱的画面一一开始浮现.

「不……停……停止……停止!」很快的一个一个男人的影像贪婪的画面在樱子的脑袋里飞快的闪烁着,自己成了唯一的女角,在他们身上疯狂的摆动肢体,追逐无穷止尽的欢愉肉欲……

「不是我……不……这不是我……呜呜……」恐怖的交欢画面不仅是三人、四人,甚至轮番奸淫着樱子的身体,满受惊吓的女人浑身颤抖着冷汗,眼角不经意的看见地上的一具具冰冷屍体,却跟脑海中的影像相重叠着。

「什么不是?嘻嘻……这些人每一个……可都是销魂忘我的高兴死在你甜美的肉丛内,你说是不是……」茉莉子的声音愉悦的说完后,就将樱子的指头放入下方的湿唇内,只见酸麻与刺痛的感觉立刻让樱子大声的哀嚎起来。

「啊啊!」

「哼……才几天的功夫却已经使用过度呢……肉唇的色泽已经沈淀成这么丑陋的模样,嘻……等到祭礼仪式之后,在好好改造你这身可造之躯……」

樱子脑海内的恐怖画面还不仅如此而已,之后,她甚至将这些有如行屍走肉、做爱机械般的男人们带到了上课的佛堂内,满脸错愕的巫女根本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只看着自己最尊敬的樱子老师,竟当场就在众人眼前演起了春宫肉秀。

少女们尖叫惶恐的神色全都显现在脸上,当她们一一浮现在樱子脑海之中时,禁不住的羞辱与泪水早已淹没了她的双眼,控制不住的喉咙呜噎的开始发出哽咽的哭泣声。

画面的最后……樱子甚至命令这些男人一个一个的将这些年轻少女给拘束住并一一奸淫,在经过不眠不休长时间的残忍轮奸过后,没想到这些男人最后也一个个都倒下了,身体不但早已灯枯油尽、就连肢体也变得跟乾屍一般,有如鲜血被抽乾似的,模样十足噁心骇人。

剩下的樱子娇笑着缓缓走向那些再也再不起身的少女们,在自己下体黏糊不堪的私处内沟弄半天之后,下体竟然就伸长出一根比任何男人还要雄伟的粗大淫物,对这些无辜的少女们做出更可怕的举动……

「不要……呕……唔……」樱子难过的放声痛哭着,然这发生过的一切好像也已经於事无补了,那些聪明乖巧的少女们如今屍首一个个冰冷的体在地上,可怕而破烂的死相似乎临死前仍受到十分残忍的对待。

(不……呜呜……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恶魔……卑鄙的恶魔!)樱子内心悲痛的伤痕无处宣泄,燃烧中的愤怒让她丧失理智般想大声哭喊。

「咳……咕咕……都……都准备好了……」突然间,一股怪异的声音在樱子背后响起。

「嘿嘿……很好……可爱的小东西……快过来让樱子看个清楚吧……」茉莉子的声音刚说完,身后那名举动诡异的男子就走到了樱子的面前来,那副可怕噁心的尊容与身影……直让看见的人都掩不住要呕吐出来。

只见手中捧着一份盖住的神秘拖盘,空秃秃的脑壳后却变成几近透明薄膜的怪人,头内像似趴附着一只八脚怪虫在脑袋上头般蠕动着,而且眼球的视线眼丝好像已经被扯断了一样,双瞳内不停溢出血泪,两颗眼球在瞳孔内回来滚动,骇人的模样十足的噁心吓人。

樱子无法转过头去,但那人的移动声音听起来十分的异常与缓慢,好像蹒跚的怪物一样,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阴森感觉.

就在怪人刷一声的打开脱盘上的盖子同时,樱子的眼角内却又再度的快速垂下泪珠。

「玄……玄人!」只见一颗湿淋淋的头颅就躺在那张宽大的餐盘上,苍白的肤色与俊俏的脸庞在樱子内心在拚命的滴血,笼罩在黑暗阴影的身心严重的受到激烈创伤。

「玄……玄人……呜呜……啊啊!」樱子再也忍受不了的放声大哭起来,她想起来了,她记起来自己故意遗忘的那一段记忆,因为这几天所发生过的种种不幸的一切,早已超乎任何女人所能负荷般的沈痛。

「樱子……樱子!」樱子想起了未婚夫玄人曾焦急地呼喊着她的名字,语气中是那么的充满着激动与错愕……

因为,数天之前一接到樱子通知后,便特地赶上来神社与未婚妻相聚的上田法师增山玄人,他所看到的真实画面却是……自己最爱的女人正与许多的男人在乱交,大搞性爱与肛交的激情画面。

「樱子……樱子……你不能这样对我……樱子!」尽管玄人的愤怒撂倒不少阻挡他的男人,但这些毫无知觉的壮汉们却还是牢牢的架住他,压住他的身躯,让他静静的看着最心爱的女人主动与陌生的男人忘情的做爱着。

玄人痛苦的呼喊声让樱子一辈子也无法忘却,从小,尽管她与玄人早就指腹为婚,但专情的两人心却一直都是放在对方身上,一刻也不曾离开,原本等玄人继承衣钵后便要完婚的恋人,没想到却在今时今日发生出这样的惨剧……

「玄……玄人……啊……啊……啊啊!」可怜的樱子就在未婚夫面前接受着四、五名男人的前后插弄,嘴里还不时发出阵阵愉悦的呻吟声,原有的意识就是在这样多重的无情打击下失去自我……

「我……我想起来了……我……」如今的樱子记忆起了痛苦不堪的那段回忆,在看着眼前的怪物与玄人的头颅同时,她想起茉莉子用她的身躯强迫着玄人跟自己做爱那画面。

「你……你害死了他……你……呜呜……」樱子记得,就在玄人被拘束强迫跟自己交合同时,这双残酷的双手……是怎么在自己面前……亲手的掐死对方。

「不……是你……是你的双手……就是这双手……让他能够再度接受新生的……哈哈哈哈……」茉莉子有如恶魔般的淫媚笑道,尖锐的笑声有如刀刃,直直的往樱子心脏剖了开来一样。

「嘶嘶……咳……咳……」眼前的怪物捧着玄人的头颅,身体好像已经不在像似人类一般的颤抖蠕动着,脑袋瓜慢慢的又开始肿大到有如常人的两倍时,突然噗的一声,两颗眼球就飞溅到了樱子身上,空洞的瞳孔内缓缓钻出有如蜗牛般的蜗蝓眼球……

「啊啊……呜呜……啊啊……不要……不!」眼球的血丝还沾在樱子的乳头上,被这样恐怖的画面惧吓到崩溃的神代樱子,再也顾不住一切的拚命哭泣。

「嘿嘿……你知道这身体是怎么来的吗?这样不死不灭的完美身体……可是从这些满地的死屍中特别蒐集而来的精华呢,看……注意看他的下体,是不是同时拥有着两根肿大的肉棒……」茉莉子似乎越是听见樱子痛苦难过就越加兴奋一样,一面又故意继续介绍着这具重生转变后的屍块人。

「这样的身体可是由腐屍的肉块所特别提炼制成的呢,再看看那里……肉棒可是由巫女小小的肉唇内长出来的呢……嘻嘻……是不是很完美?不仅如此,里面还有着很深的阴道,就算把肉棒缩弯进去后,外观看起来还是平坦的有如女子一样……」

茉莉子将这副由肉块做成的魔躯说的越来越加变态,而且牠的十根指头似乎竟是用男人缩小后的阴茎所串在骨掌上一般,四处拼揍的古怪模样着实令人噁心到了极点.

「这样的躯体只要储存足够的人肉精华与精血后,就可以将任何人的屍块与躯干当成己用……唯一可惜的地方就在於容易溃烂,若不及早吸食充足的人类精血,撑不了几天就必须得汰换掉化脓的臭肉,重新填入新鲜的肉块……」

茉莉子话还没说完,樱子便发觉到那身躯异样之处的所在,破烂的衣物下,他的躯体几乎可以说就是一大堆腐烂掉的肉片所缝合起来的。

「嘻嘻……未免这颗当作头颅的好东西有一天会溃烂掉……已经将他泡入魔血中三天三夜的时间,今后除非是受到强烈的圣光蚀化,否则头颅是绝对不可能腐烂败坏的……」

「你……你!到底想对他……啊啊!」樱子充满恐惧的思绪一时间还来不及反应过来同时,屍块人却已经抓起玄人的头颅,张开颅内的八对触爪把旧烂的头颅吐开,缓缓的将那颗英俊的头颅串到那身恐怖的屍块躯体上去,在触爪钻入脸颊皮肤的那一瞬间里,玄人的眼睛竟然猛然的就张了开来。

「啊啊……啊啊啊啊!」樱子吓呆的闭上双眼,她的人已经快要晕死过去,没有止尽的折磨痛苦,不知道到底何时才会有结束的时候。

「哈……我……这……是我吗?嘶嘶……嘻嘻……」套上玄人头颅的怪物突然间裂嘴般的大声笑道,停止许久没有运作的脑袋瓜似乎还有些异常与不适应,眼球不停在翻滚转动着,一直过了许久之后,恢复成玄人模样的神色表情才真让人更加感觉到那种阴森古怪与可怕。

「嘻嘻……快……将我抱到血池中……快……」茉莉子的声音似乎渐渐变得细微而虚弱,好像在为什么而准备一样,对着跟屍块人合而为一的玄人命令道。

「唔……是……是的……我明白了……亲爱的……」玄人的表情十分的狰狞而诡异,让人完全无法看的出来,在那英俊潇洒的脸孔之下,是否仍然是从前那个正直不阿的增山玄人。

「唔……波波……波……呼……」樱子的肌肤很快的就浸泡在一池冰冷鲜艳的血池内,肚皮上这时却开始继续怪异的鼓涨着,有如气球般将皮肉做的小腹鼓大成足以塞入一个人般可怕,痛苦的四肢还被一条又一条的银炼深锁着,每一次颤动似乎都对这女人造成难以言喻的痛苦一样。

「啊……呕……啊……抖……抖……啊啊……」樱子的表情好像比死更加痛苦般的冷颤着,身上还有许多噁心的小虫子在皮肤上头蠕动着,几天前还是乾净清爽的整洁浴堂,如今却变成有如地狱般可怕的阴森腐地。

在这样可怕的场景里面,不知道究竟还有多少人已经牺牲在这名刚死又再度复生的淫魔恶女手中,黏稠的鲜血中混含着的不仅是人类的血液,还有着许多冒出白泡的噁心精液。

不知道经过了多久的时间,人格丕变的巨乳魔女茉莉子,就这样在自己最熟悉的场所内,建造了如此一座阴森恐怖的邪恶池水,更令人讽刺的是,这里原本还是个所有圣洁巫女们共同净身洗涤的唯一之处。

净衣处的银镜旁挂满一颗又一颗的人头,有男有女,好像在创造出某种结界或进行邪恶仪式之用,血水之中孵化着一只又一只可怕的小蜘蛛,不停的钻入这些死去的人头脑壳里面,以靠吃他们的脑肉为生。

「噁……唔……不……不要……」轻微呢喃的痛苦叫声在樱子的嘴巴里细细的哼出,但血红色的娇嫩脸蛋上却忍不住那扬起的笑容,似乎像似两种全然不同的人格融合在一起般诡异。

「嘻嘻……快要完成了……再更多一点的鲜血……就要完成了……啊……」

无比邪恶的声音由绝色美人口中发出,诡异的面容在血池中散发着一股又一股恐怖骇人的嘶哑叫响,恐怖的画面让任何接近的人,都能臭出浓浓的邪恶与死气。

「啊啊……啊……要……要出……出来……啊哈!」女人的四肢捆绑的银炼都沾满了鲜血,就在鼓涨的肚皮上浮现一只朱红色的蜘蛛图印同时,大量的血水快速的渗入到女体的伤口内,在巨顶之上射入一道强光钻入她的肚皮同时,处女的私处内却开始溢出浓浊腥臭的绿色污水。

「嗝、嗝……喀吱……噗吱……波波!」接着紧闭的女人私处却钻出了一只纤细粉白的手臂,缓缓在地面上抓爬挣扎,慢慢的第二只手臂也伸了出来,混杂在绿色黏液之中的躯体一步一步的在另一个人的肚皮内爬行出来。

「嗝……嗝……咳……咳……嘶……喀、喀……沙!」爬行而出的女人浑身沾满了绿色黏液,蹒跚的脚步似乎还站不起身,垂着大量黏水的喉咙里嘶嘶的发出一声巨响之后,整个愈是之内刹时充满了妖异般的紫红颜色,恐怖的魔化结界就在一瞬间将密室变成了更加阴森诡谲的邪恶之地……

地上的魔女在「脱胎」之后,慢步的爬到了梳妆银镜前面,播弄乾净脸上的一团污水,雪白光滑般的肌肤中,立刻现出一张绝色娇艳的女人脸孔。

「哈……哈哈……复原了……我终於复原了!」满脸开心的将自己脸蛋仔细的梳妆打扮着,脸蛋比以往更加亮丽年轻的女子,似乎吸收了不少年轻貌美的女子精华,再透过樱子肉身的治癒缝合之后,身上一点残缺的伤口也没有了,取而代之的,竟是少女般白里透红的冰肌玉骨。

「嘶嘶……唏……唏……」就在茉莉子满心欢喜的对着镜子欣赏着重生后的自己时,一旁的玄人此时已经披上一件宽大的浴袍,将那身无比丑陋的身体给完全掩盖住,并双手递上一件乾净的女性浴衣,毕恭毕敬的半跪在茉莉子的跟前仔细服侍着。

「哈……真美……好美妙的感觉……我变得比以前还要美艳……这感觉……真是让人有说出来的畅快……哈哈……」茉莉子挺起胸前的一对肥美巨乳,不时用双手晃动着几下,看着洁白雪嫩的肌肤内简直比女儿美月还要通透白晰时,兴奋的情绪让她忍不住的想好好手淫一番……

「是……亲爱的茉莉子……你是我见过中最美丽的女人……我身体内的每一吋细胞,都因渴望您而战栗……」玄人一面陶醉般的称讚着「造就」他的绝世美人儿,一面露出下体两根硬挺粗长的噁心肉棒,好像迫不急待的深入这样艳绝人间的美妙胴体.

「呵呵……是吗?你的未婚妻应该是樱子才对……增山玄人……你怎么对我这种生过孩子的女人有兴趣……」茉莉子接过一袭轻薄裸露的性感蕾丝睡衣,白纱般的透明花边沾在一丝一丝洗刷不掉的血渍同时,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性感便完全毫无保留的暴露在这样满好的身体上面。

茉莉子这样的话语,似乎是故意对着躺在血池中的樱子说的,一方面折磨樱子已经成为她的乐趣,另一部份她也想知道变成不死屍块后的玄人,大脑是否仍受她所左右……

「那个贱货老早就已经被男人给抽烂了……根本就不值得任何人关爱,我最爱的人只有您……茉莉子女王……我的身体每一吋肌肤都为了您而激动……」只见玄人那张俊俏英挺的脸蛋上却说出如此狠心恶毒的可怕话语,尽管知道未婚夫的一切已经被恶魔所佔有了,但心痛的难言滋味还是不停在她虚弱破败的区体内来回起伏。

「是吗?」茉莉子一面开心的娇笑道,眼神一使,似乎的铁炼环立刻穿透过玄人的肉体内,一条一条密密麻麻的,在他身上集合成一件特殊的银制皮衣。

「啊啊……呼……呼啊……啊……」尽管玄人的身体是由各种腐烂的肉块所拼揍而成的,但当铁条穿入他的身躯时,他那脑后的八爪淫虫传导器,还是不时会传达出类似疼痛的刺激反应。

「嘻嘻……怎么样?舒服吗?……喜不喜欢呢?」茉莉子的双眼亮了起来,折磨并把人用银线穿破过去似乎是一种娱乐一样,极端恐怖的虐性在她被唤醒的同时,已经完全的显露出来。

「啊啊……哈……哈……舒服……刺……刺……激……」一条一条细微的血注由那肉块组成的躯体内喷洒出来,但玄人似乎十分耐的住疼痛,应该反过来说,这样的肉体其实正常触感已经越来越薄弱,强烈的剧痛反而更能让他感受到更多难言的刺激,甚至,慢慢已经爱上这种鲜血淋漓的奇妙滋味。

茉莉子一面拉扯着玄人身上的小铁条,一面把四周贯穿的银环都扣连在一起,经过她的精心打扮后,玄人的身体上身套着一件黑亮的大皮革,满身扣环的铁炼条将他帅性的头颅佈置能活像个被虐淫魔般的宵琐狂徒……

「嘿……你只是个刚成形的缝合魔……嘻嘻……可爱的小东西……想不想当我的贴身奴隶呢?像你这不死的身躯……若是当做我的玩具……应该会是挺适合不过的呢……」茉莉子对着樱子方向,意有所指般的故意用挑逗性口吻对玄人说道。

「想……想!」玄人的下身肉棒已经忍不住的喷出黄浊的浓精,股掌上的指头一根根全硬直起来,被改造成有如被虐狂徒的玄人身体开始像怪物一样的鼓涨起来,好像被激起的情欲随时会让他这样的躯体产生异变。

「很好……乖乖……那……你就必须我表示忠诚才行……」茉莉子的话说到最后,阴森的媚笑中却充满阴沈的恐怖意念。

(茉莉……茉莉子……啊……你……你到底还想对我怎么样?)樱子宛如随时会失去生命的残破躯体,已经快要到连呼吸都感到十分困难的地步,不明白自己的亲生姊姊究竟还有怎么样更可怕的阴谋要报复在自己身上。

「是……全都听你的……女王……一切都听从你的命令……」玄人的表情突然变的怪异,分不出是为了什么原因,但双眼一看见躺在血泊中的樱子时,凶狠的眼角一度又变得浑浊而可怕。

「很好……那首先我要你先从她的口中问出灵珠的下落……」

「破魔……灵珠?……」

「嘻嘻……没错,我想该怎么做应该不用我再教你才对……但不准伤了她的性命,她的脑袋对我们而言仍十分重要的……嘿……等你办好了之后,我自然会很高兴的收你作我的奴隶……」茉莉子在离去之前所说过的每一句话,都像最锋利的利刃划开樱子每一吋肌肤一般,心灰意冷的孤寒感受,让她破碎的内心只想早点死掉算了。

「灵珠……灵珠……灵珠……灵珠!」喃喃自语的庞大怪物双眼变的越来越加的赤红可怕,浑身脱着厚重的锁炼,就将虚弱的樱子双脚给绑上练条,残忍的将那有如怀胎过后虚弱无比的樱子给脱离开血池内。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