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清晨的阳光,绚烂的穿透过那纸窗上老旧斑落的破痕,在苍白的少年脸颊上,留下数道暖暖的阴影。

「啊……呼……呼……」当幸男再度醒来时,几乎可以说是被惊吓过来的。

「现在几时了?我……我怎么在这里?惨了、惨了!怎么天已经亮了?」脑子里昏昏沈沈的记不起任何事,一发现日光已经照遍了整间废屋的同时,令他更家担心的事情却立刻让生性畏缩的幸男紧张不已。

昨天到底发生过什么事幸男的脑海中竟是记不清楚,如今只知道不管怎样清早若没有马上出现在洗衣场的话,后果是多么的不堪设想。

慌慌张张的思绪不暇多想,也没有注意到身体上的变化,一心只想赶快往目的地方向冲去。

「幸男!幸男!你到底又躲哪去了?」尖锐愤怒的叫唤声传遍了整个神社,还没赶及的少年,远远听见那副威严的娇斥声,少年就觉得两脚开始发软。

「惨了……惨了……阿姨又要骂人了。」

娇斥声音的女主人,正是这座神社内的大内总管,神代茉莉子。

茉莉子是神代百合子的二妹,也是幸男的亲阿姨,三十多岁的成熟外貌虽是保养的相当不错,但最吸引人注目的,却总是她胸前那对令所有女人都感到嫉妒的三十八吋巨乳,圆滑的粉脸上虽略显丰腴些,但纤细的身材比例在整体气息上仍显得颇具姿色。

然而性格拘谨朴素的茉莉子,尽管拥有着窈窕娇嫩的魔鬼身材,但丈夫早逝后的她,身上却不肯再穿任何华丽的衣服。当时,芳龄不到二十的茉莉子,已然肩负起扶养幼女的重责大任,带着刚出生的女儿美月前来这里投靠。

这一住就是十多年过去了,神社里由於多是女性,彼此间需要相互扶持,加上身为幸男母亲的神代百合子,一生都肩负着替人去灾解厄的天赋使命,因此平常的管教责任就几乎都落在二妹茉莉子身上。

幸男从小至大之中,最怕的人就是这个管教严厉的二阿姨,只要听见那股凌厉精明的斥唤声,整个人简直像蒙上阴影一样要难过上好几天。

「幸男……幸男!你……你这是什么样子!」茉莉子倒是头一次骂人骂到自己舌头打结,因为她所看到的可笑龋齿模样,简直可以说是丢人丢到自己都无法想像。

「我……啊啊!」幸男发现自己的变化却是为时已晚,因为自己双脚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对性感迷人的黑色丝袜,并且还毫无遮掩的赤裸裸暴露在众人眼前。

「啊!」

不知曾几何时,幸男的上身里竟也若隐若现的浮出一件鲜红色的女性内衣,下体的短裤不翼而飞,只露出一根在空气中摇摇晃动的小肉棒。

「嘻嘻……嘻嘻……」这时刚好前来盥洗准备上早课的年轻巫女们,有得大声尖叫、有得低头窃笑,所有人全别过眼去小声交头接耳的谈论着。

「啊……这……这是怎么回事?」幸男吓得蹲下身想脱去吊带袜,但奇怪的是,这细薄如丝的怪东西,竟然是怎么脱也脱不下来,那份滑稽又猥亵的丢人举动,只会让看见的人更加觉得噁心可笑。

「哎啊……哈……好丢人……」更让一旁在场的巫女们觉得变态噁心的是,幸男的阴茎不知何时还赤裸裸、硬梆梆的翘起来呢。

不管是尖叫或是讥笑,幸男脑海都可以很清楚的接受到一样相同的讯息……

这男人真是个令人做呕的下流东西!

「美月别看!……你们快进去盥洗准备早课!」

「妈妈……幸男哥……」满脸羞红的纯洁少女,低着头听从母亲指示与同侪快步的离去。

「幸男你还不给我进来……还楞在哪干什么?嫌不够丢人啊!」茉莉子整个人几乎快要气炸了一般,她嘴里一面赶着那些前来盥洗的巫女们,铁青的脸色几乎就要将幸男给撕成两半一样!

没想到自己这种变态的举止模样会这么早曝光,茉莉子的严厉眼神加上被嘲笑的幻听幻觉,让幸男的脑子里又开始浑浑噩噩起来,摇摇晃晃的几乎就要晕厥过去一样。

尤其,连幸男心仪过的好表妹……身为茉莉子阿姨的宝贝女儿美月也在其中,更让生性脆弱害羞的少年生不如死。

「你自己说!这些丢死人的衣物是哪里来的?」关起洗衣室的大门,痛心的茉莉子准备好好责问少年一番。

「为什么要做出这么邪恶的坏事?你今天若不好好跟阿姨交代清楚,等你妈妈回来后,你就完蛋了!」茉莉子阿姨撂下狠话的教训道。

她的生性本就拘谨严肃,而且管教甚严,尽管她用这套方法已将自己女儿调教得十分出色,但对於幸男来说,却是个难以言喻的可怕梦魇.

不知为何,茉莉子的心里像燃起了一阵无名火,毕竟自己身兼管教幸男之责也有近十年的光景,但不仅没有将他调教的更出色,反而还变成了这样一个大变态……原本就嫌恶他个性扭捏的茉莉子,此时更是怒不可止。

然而茉莉子除了拼命宣泄自己满腔的激动情绪外,却没有注意到在幸男的脸蛋上,竟开始逐渐浮现出一条又一条细红异样的青筋血丝.

「你自己说……你……幸男?你的眼睛怎么了?」突然,茉莉子这时才察觉出幸男的表情有异,但神态恍如昏迷的幸男,眼中突然灌满了深红色的异样血丝,整个苍白的俊脸上瞬间染红成一遍,一条又一条血丝好像在脸上瞬间渲染爆开了一样,紫青的涨红脸色像魔鬼一样,可怕模样甚是恐怖。

「你……骂够了吗?……」诡谲吓人的幸男脸上突然露出阴森的怒容,在看不见牙齿的口腔之中,缓缓的竟然有东西在他的喉咙内爬行,在茉莉子还没来得及大叫以前,幸男却已扑了上去,一口将自己嘴内的东西吐入到了茉莉子的嘴巴里头.

「你干什么……嗯啊!……啊啊啊!」可怕的东西在茉莉子喉咙内疯狂的燃烧!并且还快速的钻入到她身体里面,颤抖的美妇不停的想呕吐,但有如胎蛹般的可怕东西,却是活物一般的快速融入她的体内,任由她怎么催吐也吐不出半点东西。

「呼呼……呵……呵……」双眼通红的幸男抹了抹嘴上残留的秽物,嘴里发出阵阵让人发麻战栗的可怕笑声。

「胆敢对尊贵的主人如此无理,你这下贱的骚蹄子……我要好好管教、管教你……」妖魅的少女声音由幸男的喉咙里发出,阴红的双眼让这脸色紫青的少年显得有如恶魔附身一样的可怕。

「啊!……嗯啊……抖……哈……抖……」突然,就在茉莉子硕大丰满的奶子上头,一条蠕动的血线竟穿破了乳头,沾浊着些许像奶水般的东西,在双乳上不停的晃动着。

「嘻嘻……想不到你这浪蹄子还是一只很健康的乳牛呢……」指尖沾浊着茉莉子少许的奶水放入嘴里,双眼散发着不属於幸男般的邪恶,少年纤瘦的脸颊变得越来越像女人般阴柔。

接着更可怕的变化并非来自於茉莉子本身,而是整个四周似乎开始被这样邪恶的转变所深深感染,一步一步的,空间里散佈着一道漩涡般的黑色糜光,将明亮的洗衣室,完全转化成阴森潮湿的恶魔孵化室。

「救……救命……呜呜啊……啊……」双眼翻白的茉莉子垂着唾液,双手掐着脖子疯狂的打滚,然而外在的一切痛苦,却似乎还比不上脑海中一片漆黑混沌来的让人恐惧!

「你没办法反抗的,你身上的臊味已经把主人给吵醒了……嘻嘻嘻嘻……」

就在体内的魔物强烈催化下,茉莉子那对原本洁白肥大的性感酥胸,一直肿涨到衣物都被撑到遮蔽不住,晃动的酥乳不停溢出奶水,不但滴落的两对乳房湿黏不已,而且穿出乳头的红色血茎,还逐渐的裂开一条像龟头一样的淫物,不停的继续肿大着。

「啊……啊!」巨乳前的淫物才刚成形,空气中黑色的螺璇异光竟射出一条又一条银白色的勾骨铁炼,像活蛇一样灵敏,紧紧的将身形姣好的美妇人给牢牢的拘束住。

「胡……胡……已经好久没再使用过邪心之蛊的造身术了,每次使用它时,都还是这么样的让人愉快……嘻嘻嘻……嘻……」此时幸男嘴里发出的声音竟是沙哑的让人害怕,不正常的殷红眼珠,冷冷的注视着这一切。

「嘿嘿嘿……亲爱的主人终於醒了……」妖夜的声音好像是附着在幸男体内一样,当这身体里另外一股强大的意识觉醒时,她的魔力就再也控制不了少年的身躯.

脸上还透露着淫邪古怪的幸男没有做出任何的举动,只是一旁默默看着四周一点一点的诡谲变化,好像早已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惨剧,嘴角间露出怡然的欣喜之意。

「唔……唔……」剧烈颤抖的肌肤开始像撕裂一样的变化着,茉莉子那属於人类的鲜红血液里因为蛊毒的侵入,开始发生本质上的极度变化,神女的血质最终禁不起蛊毒魔物的侵犯感染,敏感的外在变化带给美妇人的却是一种无止无尽的绵延巨痛。

「啊啊……呜呜……啊啊!」茉莉子终於哭泣了,而且是彻底崩溃的哭泣。

她的理智虽然还没完全被体内的恶蛊吞噬掉,但内心无法抗拒的冰冷无助,却已经让她痛的再也承受不了,情绪彻底疯狂的崩溃!

剧烈的痛,彷彿在告诉着她即将失去某种最宝贵的东西,疼到无法负荷的痛,未尝,不也是催促她获取另外一种「得到」的可能。

「尊贵的主人,你才刚醒……就要亲自调教这名下贱的淫妇吗?」看着茉莉子浑身痴迷难过的悲惨模样,妖夜兴奋的似乎想越俎代庖般跃跃欲试。

「嘿……她那香甜的奶水跟发骚的蜜液正勾引着我的食欲……我要……立刻就吃了她……桀桀……桀……」存在幸男体内的另一股意志邪恶的说着,泛红的邪气正逐渐的改变着少年原有身躯的身形模样。

「啊啊……咳……咳……噁啊!」突然茉莉子嘴里又呕出了大量的噁心绿液,浑身痛苦的在地上翻滚,双手拼命想挖出肚子内的东西一样,若不是四周的铁炼早已牢牢的控制着她,只怕就要发疯的自残而死。

「桀桀桀……在你体内的小东西已经长大……而且,就要开始换心了……」

突来的变化却让一旁幸男眼神为之一变,冷漠的眼神中露出一丝诡谲的笑容。

「唔噁……噁噁……」跟着更加可怕的激烈变化却是,满嘴呕出鲜血的茉莉子,最后竟然……将自己一颗活生生、噗通跳动的完好心脏给直接呕了出来!

这颗活跳跳的火红内脏在离开茉莉子身体之后,仍噗噗的不停跳动着,但却被幸男给夺在手里,一口就将之吞噬掉!

「桀桀桀桀……真是甜美的味道呢……哈哈哈哈……」口里含着鲜血,嘴角边仍垂下至亲鲜红血液的恶魔,脸颊上的紫青瘀血又开始的快速变化着。

「喔啊……呼……」而在吸食过生灵血肉的精气之后,幸男的面容却立刻变得有些不同,男性俊俏的外貌上渐渐的似乎染上一层粉脂般的阴柔气息。

呕出自己心脏的茉莉子并没有立刻死亡,侵入体内的邪心蛊物跟着就在她心脏相同的位置上凝结成一颗肉球,噗通、噗通的,替代了这身美躯原有的一切机能。

「噁……啊啊唔……噁噁……」被银炼蛇缚紧拘的茉莉子在失去意识之后,随着一颗新的心脏仆仆跳动下,殷红的双眼似乎逐渐褪变回原色的瞳孔。

「换完心之后……接下来该替你这身蜕变的肉体加上一些美丽的小玩具。」

恶魔化的幸男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只见一道六星的光芒在他的掌中散光,洗衣室的三面衣柜立刻爆炸而灰飞破散开来,一面巨大的置物柜,刹时变成了阴森恐怖的腐朽棺木。

劈开的古老棺木,里头的,赫然却是一具闪动着青色光芒的枯朽木乃伊。

在木乃伊身上配戴的饰品,仅有一套女性的银白内衣,束带包裹的手中握着一条双头淫具的噁心法器,彷彿就像一名性虐的SM女王被炮制成的不烂躯体.

幸男由木乃伊的腰系间取下一条像贞操带模样的铁皮束裤时,乾瘪的枯骨腐肉就顺势的被拆解了下来。

「这可是「虐蛛女王」的躯体……喔……主人竟然要把这么高等的淫虫之首给浪费在这么卑微下贱的小淫妇……」妖夜的话语中竟似乎有些妒忌成分存在。

「哼哼……再高等的淫兽,也只不过像你一样,是我脚下一条永世不得超生的淫奴……」恶魔狂傲般的邪笑着。

幸男将银铁束裤完好的穿套在茉莉子的腰间后,就把腐肉中抽出的一节一节肛门球,一粒一粒的全塞入茉莉子屁眼内﹔跟着再拆下木乃伊上身一件赤裸酥胸的露奶铁束带,束在她的乳肉下,往茉莉子肥嫩的粉臀一拍,却拍出了十足惊人的可怕景况!

「啊……唔……嘶……啊……」茉莉子浑身弓直的发出惨叫,只见乳房下的铁带瞬时穿出了数根铁针,直直的全穿入细緻的乳肉之中,将奶头上变的有如小阴茎形状的巨型乳头撑肿的更加肥大。

不仅如此,贞操的束裤上还穿出了数条金光闪闪的小金钩,上头尖刺一一穿过了茉莉子的两片湿唇牢牢拴住,让美妇的私处再也衿持不住的失禁尿了出来。

「唔啊……要……死了……唔唔咀……啊啊啊!」银色的铁炼似乎快要拘束不住疯狂蠕动的茉莉子娇躯,肛门内溢出了一丝一丝精血,似乎连肛门球都穿爆出许多细针,牢牢淹没在蠕湿的肠道,带给这残破的魔化身体一种非人可怕的强烈感触!

「嘿嘿……经过换心之后的人类,只要经适当的指引就能变成无比下贱……淫蛛性器上的余血很快就会完全渗入到你的身体内,接着,你就会知道谁……才是你永世不灭的唯一主人……」

「啊……呼呼……唔……」很快,茉莉子的眼睛又再度的失去了人性的光芒,由惨白无瞳的深孔眼颊,瞬间的爆开出一条又一条的碧绿血丝!

「现在就先看看如此「轻微的痛苦」是否能让你这淫妇得到一丝满足……」

就在同时,幸男缓缓一颗一颗抽出了茉莉子身后那沾满鲜血的针头肛门球,沾血的铁钉直哀的茉莉子死去无来。

「啊哈……别……拔出来……啊……哈……啊啊……啊……」此时被淫兽性具给折磨不成人形的美妇茉莉子,曾几何时的那股惊恐惨叫的哀嚎声,竟逐渐的变成为喔一种低迷、兴奋……难以抑制的莫名呻吟声。

「哈……啊啊……啊……」难言的剧烈转变,彷彿变成一头淫兽的错觉在茉莉子的兴奋表情中赤裸裸的显露出来,痛苦,似乎已经变成一种让她得到刺激的必要元素。

「哈哈哈……贱女人,喜欢上痛苦了吗?」

「啊……不……不知道……啊……」没想到茉莉子的身体竟发出令人无法置信的反应,羞红的脸蛋上露出情不自禁的愉悦哀叫声。

「嘻嘻嘻……还不肯承认?老实的说吧……老实点我会让你更痛快些……」

「把我……弄得乱七八糟吧……嗯啊……好难受啊……快点……」双眼绿瞳的魔化美妇,双手主动套弄着自己那残留奶汁淫液的异变乳头,肿胀的魔茎在女人的自我套弄下,逐渐显得越来越坚挺肥硬。

「嘻……真是一对肥美淫荡的好奶子……」幸男露出顽皮的表情张口就含住茉莉子阴茎般的大奶头,一面还搓揉玩弄着另一根一样坚挺的可怕淫棒。

「啊……要死……了……好舒服啊……啊哈……」茉莉子像要融化一般的任由对方抚弄,拘束的铁条锁炼不知何时的,已经收缩在她身上形成了一件像似蛇缚银饰的性感美衣。

转变中的性感娇躯,正在吸收着一切淫邪仪式中的可怕妖化,铁制银针的拘束性具此时竟然在女体一次又一次的兴奋春潮中,逐渐被那大量的淫液奶水给溶解分化,随同银白发泡的滚烫黏液,一一被吸收吸纳到茉莉子的肉体里面。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