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清晨,微弱的阳光透入佈满籐蔓的道场内,持续一整夜的淫邪仪式让这颗阴森古树成长的更加繁密茂盛,参天的巨大魔物竟然张牙舞爪般地包覆住整片神社的重要几处道场,所有被困在里头的人们经过一夜折腾才幽幽地从虚弱喘息声中苏醒过来。

「唔……嗯……哎啊!」有如宿醉般的晕眩感出现在每一个人的反应上,男男女女全都脱光了衣服拥挤在诡异湿黏的空间里,稀薄的空气与微弱的阳光让人很容易的陷入焦躁与不安当中。

「佛祖宽恕啊……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赤裸的巫女们早已消失无踪,神代家的女主人们也不之去向,惊醒之后的众人只会更让心中的羞愧与耻辱蒙蔽一切。

「救命啊!放……放开我!我不要在这里……救命……」

「不……不可能的……」长年禁欲修道的和尚与尼姑一个个有如大梦初醒般冷汗直流,眼看着强奸自己或被自己侵犯的对象活生生、赤裸裸的依靠在身旁时,就算心中念再多次阿弥陀佛也无法平息那股深深的罪孽与羞愧。

「不要靠近我!滚开!」歇斯底里的禁断徵状出现在不少刚失去处女的尼姑身上,疯狂淫乱的难堪回忆竟成了内心里永远无法抹灭的深刻伤痕。

每个人的眼神都显得十分惶恐与不自然,遍地的死屍正开始散发出腐败的怪味道,湿黏黏的枝干上爬满了各式各样细小的怪虫子,置身处地於此更是让人不由得怵目惊心、恐慌不已。

道场上还活着的人只剩下原本一半不到的三、四十余名,经过昨天一夜的生灵活祭后,那些法力高深的顽强对手早已几尽遭受阴谋迫害,成为祭品,抵抗力较差者也多数被当成了百合子跟魔源树吸收下的粮食,能存活下来的皆是年纪尚轻或资质较强的青壮之辈。

「你这贱人……我要杀了你替师父报仇!」就在混乱骚动的人群中,千寂庵的女尼姑却率先打了起来,亲手杀死百比丘的释诲法师立刻成了众人之矢被强压在地,一窝蜂围观的尼姑们,你一拳我一脚的,似乎将所有怨气都发泄在自己师姊身上。

「啊……我……我不是有心的……呜呜……师父……不该这样的……」释诲的脸上充满愧疚,但再多的眼泪也洗脱不掉自己弑师的可怕记忆,当时的情景有如鬼迷心窍般完全失去控制,如今醒来之后所有的痛快却都成了挥之不去的可怕梦靥.

「嘿……嘿嘿……」就在此时,如同脏器所组成的树根内层竟浮现出一名美女的雪白人头,惊恐的众人当中立刻便有人认出她的身份。

「啊!是……茉莉子……百合子的妹妹!」女尼的声音早已充满着恐惧,发生过这么多可怕的事情后,她们一心只想早点逃离这座阴森恐怖的树层内。

「嘻嘻……没想到昨天干过一夜之后,依然还这么有精神呢,真是不错.」

「啊!恶……恶魔……快点退散!唔……这……这是什么?……哎啊!」慌乱中女尼姑想以除魔法印攻击茉莉子时,却意外发现自己肚皮上红光乍现,反噬的力道让肉穴里像烧起来一样痛苦难当。

「啊啊……痛……痛死了!啊!」

「哼……真是愚蠢,先看清楚你们每人身上所留下的印记吧……」茉莉子的话让在场每个人都注意到自己早已被偷偷下了邪恶咒语,原本就十分惊慌恐惧的俘虏们,现在更是陷入无法自拔的担忧与畏惧之中。

「这……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咒印?」看着自己性器浮现出的萤亮图形,每个人心中无不产生强烈的恐惧与疑问。

「烫……烫死了!呜呜……救……救命啊!」方才攻击茉莉子的女尼姑下身竟然躬直地喷出许多绿色黏液,失控颤抖的肉穴内竟开始慢慢推挤出一条白色透明又粗壮肥长的纤毛怪虫.

「啊啊!虫……是虫子!」

「啊!那……那是……」正当这条蠕动中的大怪虫由女人下身脱窍而出后,肚子里空虚凹陷的女尼姑却立刻变成像枯木一样的乾屍倒卧在地。

「嘻嘻嘻……你们的身体早已被百合子的胎虫给寄生了,看看这棵古树的肚子里,你们的母亲正在用力吸食着儿子的精液,准备好孕育出更多像这样的活泼强壮的胎虫呢。」

惊讶无比的众人顺着茉莉子的目光望去,只见巨树的中央位置果真有一颗像心脏似的大肉球在剧烈蠕动,半透明的球体内若隐若现的可以看见两具胶着在一起的人形上下起伏像在交合一样。

接着从树层中露出蛛蛇外型的茉莉子,巨大的勾爪捞起了正在地上蠕动的大白虫,一张口……竟然将它给吞到肚子里去!

「真是美味极了,很快……百合子的肚子里还会生出更多像这样健康的小虫子……」

「什……什么?」惊慌失措的男女完全不懂这样的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们还不明白吗?百合子要一口气生出这么多后代,必须花上很长的时间,你们体内这些先行孵化的胎体只是被当成食用的肉虫而已,所以才会让你们活到现在……」

「救命啊!饶了我……我不想死……呜呜……」一名年轻的女尼早已受不了折磨听不下去,颤抖着娇躯跪在茉莉子身旁拚命叩头求饶,面临死亡前的正气风骨早已荡然无存,可笑的除魔之祭,俨然却成了悲惨的堕落飨宴。

「嘿嘿嘿……不用着急,还有两天的时间,在祭礼完全结束以前……你们将会一个接一个的被当成母亲食物给慢慢吃掉!」

「不!我不要死……我不要!」得知自己的命运后,不少的男男女女立刻像疯了似的拚命鼓譟着,彷彿能够感受到死亡马上就会降临在自己身上一样。

「害怕吗?嘿嘿……真好玩,不过你们是可以让自己活得更久一些些。」茉莉子似乎意有所指的阴森笑道。

「淫乱的女蜂王会先把虚弱的肉虫给吃掉,保留最好、性欲最旺盛的虫子最后才吃,这是虫族不变的定律,也就是说……只有最淫乱、性能力最强的人才能活到最后……」茉莉子故意用爪子吊起刚才女尼姑的右脚踝,粉红色的嫩唇旁还留有乾掉的血渍,模样显得十分淫靡。

「像你这么乾的肉穴里虫子生长特别缓慢,待会……铁定第一个被吃掉。」

茉莉子在品头论足过后便将女尼姑随意丢在地上,彷彿这些人早已註定要被当成食物一样看待。

「不要……我不要……呼……呼……」强烈恐惧让这歇斯底里的少女不顾一切扑向人群,强拉住一名年轻和尚的下身用力猛舔对方肉棒。

「你……你想干什么?」

「救我……救我!我不要死……」刚寂静下来的人潮立刻又陷入了一团混乱团,赤裸裸的男男女女人为了生存,正荒谬的上演一场最无耻的兽欲淫宴。

「嘻嘻嘻嘻……堕落吧,你们这些被当作祭品的肉虫……嘿嘿……」眼看这些平日道貌岸然的和尚与尼姑,如今却都一个个变得像野兽一样,茉莉子脸上露出鄙视的神情,伸出勾爪迅速爬行在树囊顶上,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其实茉莉子方纔的那番话竟然只是一场预先安排好的谎言而已,既然被当成活祭的生灵,又怎么能被拿来作为百合子的食物吃掉?

但这些人又哪里明白其中阴险狡诈的诡计毒谋,为了求生的唯一本能,一个个前仆后继自动的坠入那万劫不复的罪孽陷阱之中。

急促的哀号声,快速在巨树包围的阴暗树囊里传递回荡,而在那颗像似脏器一样的部位上,似乎也正不断地发出短暂抽搐的呻吟声,呼应着肉球收缩,有如一颗巨大心脏承受着血管传来的能量与血液。

薄如皮层的脏器内,幸男的身躯平稳地躺卧在肉球内,举起坚硬无比的肥肉棒,大声呻吟的承受着母亲予取予求的激荡刺激!

「啊……啊啊……妈……妈妈……」脸上红晕的气色逐渐变得苍白,浑身的气力犹如一点一滴的逐渐消逝,然而母亲却仍依然故我的套弄着儿子肉棒,眼神间那股异样的神情,早已不似从前那名温柔贤淑的好母亲.

「哈……啊哈……小男……啊啊……」持续一天一夜不断地亢奋,让虚弱的母子俩极力的呻吟喘息着,剧烈的痛楚刺激着百合子身上的每一吋神经,经过改造后的完美躯体有着魔鬼般致命迷人的诱惑力,激情疯狂的背德肉欲,更让即将临盆的成熟艳母与四肢颤抖气力耗尽的大儿子,好像随时都可能在激烈交合中兴奋而死。

「傑傑……傑……傑……」阴森诡异的笑声流窜在巨树里的深红枝干内,解除封印后的灵珠重新回归到了生育魔灵的千年古树内,阔别数周之久的至邪魔灵正在欣赏着自己种下的恶因所收成的甜美果实。

「呼……呼……喝啊……啊哈……」全身肌肉早已酸软无力,虚弱的意识载浮载沉而混乱溃散,模糊迷离之中幸男只觉得眼前景象明亮了起来,包覆二人的巨大肉球似乎像似盛开的花朵般逐渐收缩绽放在平坦的树囊里面。

「唔唔……唔……」亟欲想让肉棒里的精液完全灌注到母亲子宫里,幸男的视线却开始注意到四周拥挤的空间里,一名名赤裸身躯的男女们竟然也都像野兽般挣抢、荒谬的淫乱杂交着。

「唔唔……咕……咕……」他们的头上都长出像肉芽般的可怕鬼角,嘴里突出来的气息就像妖雾一般污秽浓烈,滴落下的臭汗与黏液正快速的被树根本身给吸收殆尽.

「嘻嘻……嘻……不够……乱伦的痛快更加刺激……傑……傑……」邪恶的笑声彷彿就像最恶毒的讽刺,粗硬的肉棒已经分不清是第几次,再度将稀薄透明的白色精液,满满地注入在母亲鲜红发烫的嫩穴里.

「你……就快要死了呢……傑……傑……傑……」

「啊!」邪恶的声音直接无疑地灌入到幸男的耳朵里,少年难受的摀着头,溢出丝丝黏精的大肉棒,却在母亲的肉唇内迅速像燃烧起来一样难受。

「啊……啊……呼呼……」百合子的身体彷彿也感受到了这样一股突如其来的剧烈刺激,同样像烧起来的感觉在孕妇抽痛的肚子里,快速蔓延开来,一直像傀儡般迷离沉沦的堕落灵魂,却在难过到快要死掉同时才逐渐地恢复些许微弱的人性意识.

「嘿……嘿……美丽的女蜂王在生完第一胎以后,子宫就会进入密集繁殖的成熟体……」

「但在到达这种阶段以前,仍必须不停吸尽各式各样不同的新鲜精液,吸食的越多,肚子里的孩子才会越强壮……」

「这就身为女王蜂的原始本能……想逃避也避不了的……嘻嘻……」淫邪笑声来回的荡漾着,扭曲的表情在百合子脸上却是显得无比难堪与不安。

「小……小男……啊啊……」百合子的脸色竟然变得十分狰狞与憔悴,强烈的痛苦不只是肉体内被点燃蔓延的无穷欲火,更是身为人母而毫无廉耻的极度羞愧。

「不……呜呜……孩子……不……不要啊……」百合子抚着自己的肚子突然痛哭了起来,彷彿明白即将可能发生的人伦惨剧,让虚弱的身体激烈晃动、不能自己。

「啊啊……这……这是怎么回事?啊……啊!」越来越难受的刺激,让虚弱的幸男就算想抽也抽不出来,母亲圆滚滚的大肚子里好像有着数以万计的小虫子正在蠕动爬行……

幸男根本无法想像,这些可怕的东西将会是恶魔口中……即将产下的血肉至亲!

「嘿嘿嘿……不明白吗?你的母亲在害怕着亲手结束掉你的生命……体内的精液浓度已经越来越稀薄了,很快女王蜂的下体就会自动伸出一根採精囊刺,直接贯穿你的心窝与脑椎,在完全享用完最后一分生命能量之后,被吞噬掉的生灵也将会转注到这些尚未出世的小生命里……」

「不要啊……呜呜……小男……孩子……我的孩子……」百合子的焦虑越来越加厉害,因为她已经能深刻感受到,在鼓胀的肚子里,有东西正不断地想钻出体外。

越是想压抑这种邪恶的本能,内心的恐惧与排斥就变得越激烈,想让孩子出世的母爱佔据了百合子的全部,但害怕爱子惨死在自己手上如同巨虫一般的深刻阴影却始终挥之不去。

「啊啊……呕……呕……噗吱……霹哩……」最后,臃肿的肚皮变成像蜂蛹的腹节一样透明而鼓大,浑身的鳞片与勾爪破不急待的钻出体外,娇美的胴体就在霎那间……蜕变成虫与人形混合滋长的女蜂王。

(呜呜……不……不!我还不想死……妈妈……妈妈……救救我……)「啊啊……妈妈……呜……妈……妈……」蜂女的背部张开像花瓣一样薄翼,鼓胀的黄色肚皮由脊椎末端喷出沾满精血的细长倒勾,蜿蜒的透明骨勾轻轻滑过爱子的睾丸部位,不到片刻就由储精的囊带上深深地直刺进去!

血色的勾爪成向半透明状态共分七节,长度由下体穿过人的脊椎刚好到达脑部,若非在交合之时并不会露出体外,然而一旦伸出必定吸光猎物为止。

「啊!啊啊!」幸男的呼唤显得越来越微弱,突然间,极端剧烈的无比刺痛,在他脑海里像似病毒般的迅速蔓延,亲眼看着自己的母亲外表逐渐失去人类的形貌,模糊的双眼不由得却泪湿了两颊.

幸男的躯体血液开始收缩,紫青色肌肤上开始坏死成焦黑模样,恐怖的截具正快速地吞噬掉孩子身上的所有液体,在这时候树皮上缓缓垂下无数的根鬚钻入即将断气的虚弱生命。

「唔……嗡……嗡嗡……我的孩子……孩子……啊!」丑陋的女王蜂一双晶格般的複眼,悄然落下一颗颗像莹亮珍珠般的黄色液体,拍节着双翅,抚摸着肚皮,缓缓将儿子深埋的肉棒抽出时,洒开来的乳白精液,却在此时射出了数道光芒,有着深黑色外壳的可怕东西,更是不停地由蜂女阴唇中大量泄出!

「啊啊!」

被解放的肚皮中快速不断地飞窜出一只只巴掌大的小蜂虫,头上晶亮的萤黄眼珠形成了一股邪恶的金色浓雾,鱼贯在密闭回廊的树囊中,大量的妖气与淫乱欲念正滋养着这批数之不尽的邪恶魔兵,张开巨洞的魔源树要让这些刚孵化的小恶魔们去寻找能喂饱它们肚子的血肉生灵.

「嘻嘻……嘻……太美了……太美了……」此时,一直隐藏在暗处观看的邪女美月,忍不住地露出欣悦亢奋的激动表情注视着所有变化,嘴里说道激动时,魔虫附体的外表上更是不由自主的钻出一根根邪恶的勾爪来。

「啊……哈……哈哈……」不断抽搐的虫女,好像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莫大解脱,下身的肉刺还连在幸男僵硬乾裂的屍体上,就在最后的乱伦仪式中,百合子终於完全失去了作为幸男母亲最后一丝的人伦天性,完成了女蜂王的最终蜕变。

皮骨上裂开六对薄翼宽大的翅膀,巨大化的身躯将利刺收回体内,漂浮在半空中的女蜂王肚子里仍不断飞散出大量蝇虫,而在她莹亮的黄蜂副眼下已经看不出人形时的表情,杀死独生子那一刻,百合子注定了一生沦为繁衍魔物的邪恶生物。

成为女蜂王的百合子,吸乾了沦为工蜂命运般的亲生儿子,为了孕育出属於自己的邪恶帝国,将永远的不断繁殖下去。

当孵育完最后一只蜂虫过后,百合子虫女的外形却又再度蜕变回人类的形貌,但圆滑的双乳却变得更加丰满坚挺,火辣绝伦的性感身影带着浓烈致命的淫媚妖气,彷彿只要一张眼、一投足都能吸乾人类的一切。

「嘿……嘿……嘿嘿……血祭的仪式才开始而已……你的宝贝儿子还不能这么快的死去……因为……我还要用他的肉身当作神代家的新主人……傑傑……傑……」

断气的黑色屍体内不断长出深红色的小水泡,就在魔树纠结的触鬚灌注下肉体逐渐膨胀起来,一颗颗盘旋在树囊中的「金色灵珠」,此时竟同一时间全数窜进幸男早已毫无生气的屍首内。

「鼓……鼓……咕噜……唔啊……」剧烈的颤抖,让失去生命的躯体再度发出悲鸣,鼓胀的腐败肌肉正在蜕变成另外一副模样。

「孩……子……嘶……嗡嗡……哈哈……主人……」女蜂王脸上显出妖媚无比的跪在爬满肉虫的儿子面前,用她沾满特殊体液的肥舌头,一点一点的舔遍这身肿的像肉瘤一样的可怕身躯……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