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三天之后的清晨

道场内,幽暗阴沉的气息逐渐散去,煦煦日光撒在檀木做的樑柱上,供桌神像已经除却的乾乾净净,剩下的,只是一缸满满的玻璃罐,静静地放在阴暗桌面上。

「波……咕噜……」呛水的感觉在波波的嘴唇里鼓鼓地吐着气,闭上眼的女人,沈睡着静止不动,好像已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

「樱子……樱子……」女人的呼唤在她耳朵轻轻响起,熟悉的声音让静止的瓶子里,开始泛起一丝涟漪。

「樱子……」断断续续的呼唤,一点一滴刺激着女人的大脑,泡在玻璃罐内的脸孔,突然尖叫般的吸入大量药水,挣扎的一瞬之间,突然张开她的双眼。

「唔……咕噜……」

「嘿嘿,终於醒过来了,我可爱的小妹……」樱子眼帘所见的第一个女人,竟是娇媚绝艳的茉莉子。

「咕噜……无……」变态的魔女浑身打扮得比之前更加暴露妖冶,身上的性虐内衣,配挂上各种晶亮、调教用的银色炼具,浑身打扮,犹如最恶毒、也最诱人的淫虐女王。

「唔唔……咕噜……咕噜……波……」樱子想在出声说话的同时,却发觉自己头部被人安装在一盆水缸大小的罐子里,透明玻璃阻隔中,令人毛骨悚然的……竟是看不见自己脖子以下的肉体.

「嘻嘻,在找你的身体吗?」茉莉子妖媚地挥舞手中的九尾鞭,一面仍舒服地躺在沙发上,对着桌前摆放的头颅开心娇笑。

樱子不肯置信的想要挣扎,但她现在所能造成的微薄力量,就仅仅只是让这水缸造成极其轻微的晃动声响,脖子底下一片空白,宛如是颗被人保存良好的头颅一般。

「已经被圣针蚀化的那么厉害,哪里还会有身体呢?嘿嘿嘿……还是你想继续当条摇尾巴的母狗?」

「唔……唔……噁波……」樱子的眼睛直直瞪大的看着茉莉子慵懒的妩媚模样,不明白自己应当已死的身子,为何会变成如今的这般悽惨模样。

「嗯,已经三天了,应该跟玄人不会排斥才对……是颗完好的不灭阴颅…」

「波波……唔……」不明白姊姊在说些什么的樱子,嘴里波波波地不停想喊叫,但连挣扎力量都没有的头颅,只能在瓶子里造成些许的气泡而已。

「别白费力气了,嘻嘻嘻……」说话的茉莉子,突然走了过去,并将樱子的颅罐给拿在手中把玩。

「不用怕,樱子,你该高兴的,因为神代家已经没有敌人了,从今天开始,再也没有人可以欺负你……」

没想到凌虐樱子最深的魔女,竟然会对连身体都被剥夺掉的亲妹妹,说出这样一番话。

「噁……波波……波……」

「还要多亏你死之前,替我们完成一件很重要的事,不愧是我的妹妹,必须给你一点点小奖励才行……」

「唔唔!」茉莉子的话,却让只剩断头的女人,更加无法按耐地拼命挣扎。

「乖,别兴奋地乱动,我决定替你作主完成一件大事,嘿嘿,玄人……」

听见茉莉子的呼唤后,道场外很快地走进一名男子,手中摀着一名少女的嘴,拼命挣扎的缠抱举动,显然是被玄人给强行俘虏来的。

「呼……唔……呜呜……唔呼!」只见少女年约十六、七岁,身上还穿着女高中生的花格蓝条制服,嘴巴被噁心的肉茎手掌给牢牢制住,一身蛮力的魔造缝合怪,甚至能伸出另外三只手臂,将少女紧紧捆在自己胸膛上。

女孩的脸蛋充满了痛苦、扭曲与恐惧,失控的泪珠,正在她哭花的脸颊上恣意纵横.

「唔唔……波波……」樱子瞪大了眼睛想要喊叫,因为,她已经认出眼前的这名少女,她是玄人的亲妹妹:朱雀,也是未婚夫「生前」最呵护疼爱的唯一至亲.

「嘻嘻,我知道你跟玄人从以前就相互喜爱吧,虽然他对你不好,不过姊姊可以帮你作主,不仅替你找了一副好身体,还要让你跟玄人永远结合在一起,你说好不好?嘿嘿嘿……」

邪恶的笑容在魔女脸上笑得十分灿烂,被松开的女孩一脱离哥哥手腕,立刻像发疯一样地哭泣大叫。

「啊啊!不……别过来……呜呜……不!不!」朱雀似乎还没办法接受哥哥已经变成恶魔的事实,表情完全崩溃地缩在地上,发软的四肢,甚至连逃走的力量也没有。

「嘻嘻,这孩子如何?十六岁的年轻肉体真叫人羨慕,奶油一样的乳白肌肤,忍不住真想将她佔为己有……」茉莉子伸出了舌尖,好像一口就想把对方吃掉一样。

「呕……波……咕噜……波波……」

「怎么,你也喜欢吗?嘻嘻,别担心……姊姊不会吃了她。」

「这妮子以前对你不太友善,好像怕自己哥哥被你抢走似的,现在,正好用她的身体与你的头颅,一起当我小宠物的新娘吧,嘿嘿嘿……」

「呼……唔唔!咕噜……唔……」

「我就让你们永远地在一起,就算想分也分不开……」茉莉子嘴里一面说着,身旁的玄人却开始有了动作。

「不!不要过来……哥哥……不要啊!呜呜!」

「喝……嘶嘶……别……吵……朱……雀……嘶……」玄人的肉体比起之前,似乎起了很大变化,原本肿得像巨人一样的身躯,现在却除了头颅外,肢体像烂光的行屍一样,外露骨架十分明显.

「呜……你想干什么……啊啊……哥……啊……呜!」妹妹的制服在挣扎中被扯的稀烂,没有什么反抗能力的弱质少女,很快地又被哥哥蛮力给制服住了。

「安……静……乖乖地……听话……喝喝……嘶……」玄人的表情似乎越来越狰狞,肉体腐坏的速度也越来越明显,背膀上原本多出六、七只副手,现在却已经出现坏蚀溃烂而掉落在地。

「嘻…别怕,你哥哥以前是用屍体做成的,所以腐烂得快,这次若是用你活生生的血肉当外皮,只要心脏还能跳动,至少半年内还可以保持新鲜与弹性。」

「啊啊!救……救命!救……救……唔唔……呕噁!」

没想到快速的变化,让玄人连自己右腿都腐烂到无法移动,当他不慎扯断脚踝时,剩下的独脚,竟将断截的尖锐骨锥,直接刺入妹妹大腿内!

「啊!」可怜少女发出痛彻心扉的叫声,激烈的剧痛让她差点忍耐不住而晕死过去。

「嘻嘻……真动听的叫声,玄人,你果然是我调教出来的好孩子。」茉莉子嘴里得意的嘉许自己宠物,一面抚摸着怀中的大水瓶,接着,还把湿淋淋的头颅给抓出来。

「咳……噁……噁呕……咳咳……」狼狈的樱子拼命咳嗽,剩下头颅的她,反应已经变得十分迟钝,很多知觉甚至无法表达.

「玄人,还在磨咕什么……要让我的宝贝妹妹等多久?」只见茉莉子眉头一皱,玄人立刻有了更可怕的举动。

「是……吓哈!喝吓!」噁心肉怪的浑身开始剧烈抖动,接着两手整齐地甩开化脓的臂膀,将断截的腕骨锥刺,从妹妹背后直接插穿而过.

「唔呕……啊呕……」断骨的位置刚好卡在乳头下方位置,只要轻微拉扯,女体就好像被操控的玩偶一样,双乳不停摇晃跳动,模样显得异常惨忍跟恐怖。

「噁……呼……」少女剩下本能地哀号挣扎,大量的血水不停从喉咙里喷泄而出,但魔怪似乎并不满足,已经将手脚三足刺入妹妹体内的玄人,下体特有的两条肉茎,此刻,也像蛇一样地同时钻破洁白内裤,噗吱、噗吱地,在阴道与肛门内强力地伸缩抽插。

「啊啊……喝……喝……不……啊……啊……啊啊!」垂死前的挣扎,年轻美丽的少女胴体,如今,却是恐怖到叫人怵目惊心。

浑身忍受撕裂性的剧裂运动,光用生不如死还不足以形容这一身的痛苦,少女的肠道与子宫,已将混浊的处女精血从嘴里喷出来,脸面口鼻全是浓血的朱雀,已经在最邪恶的折磨中,悽惨地被亲哥哥给活活用两根淫物穿透而死。

不到半刻时间,脸上表情完全僵硬的朱雀,嘴巴里不时还会轮流钻出两条肉茎,一前一后快速递送,彷彿连死都不得安息,依旧被身后的魔怪哥哥持续凌虐。

「呼……呼呼……喝!」两根一前一后的大肉茎,最后竟然在朱雀被撑破的嘴唇内爆出大量、大量的白浊精液!

「啊!」被搂在怀中的樱子再也受不了地闭上双眼,但很快却又被茉莉子给强迫弄开眼珠。

「嘿……嘿……这么快就没气了,嘻嘻,樱子,我的好妹妹,这身体还是热着呢。」

「这副血肉就当作姊姊送给你们的定情之物吧,哈哈哈哈!」茉莉子一面阴冷地狂笑着,手里捧着樱子的头,缓缓将她转过去,对准已插穿的朱雀头颅位置。

「开始吧……玄人。」

听见命令的魔怪,用手掐住妹妹溢血的脸颊,突然撕的一声,竟就这样活活地将脑髓骨盖都给撕开!

「咕咕……嘿……」脸上没有一丝人性的魔怪颤抖地发笑着,两根贯穿脑浆的圆锥邪茎,至今仍在断头处来回伸缩,彷彿脑袋瓜被弄破后,两根淫物抽插起来反而更加滑顺。

「呼呼……不……不!」樱子的脸上充满泪水,不过这一次却无法持续多久,因为脸上能流的,连血液都已经流乾了。

「该跟丈夫行房了,就用你剩下的这个洞……嘿嘿……」

「嘿……等一下会很舒服的,哈哈哈哈!」邪恶的魔女将头颅牢牢穿进到两根肉茎同时,浸泡过阴颅之血的樱子与玄人,没想到竟同时发出剧烈的尖叫声!

「喝喝……啊……是……啊啊啊啊!」

「啊啊!啊噁……」可怜的樱子,在完全丧失意识的那一刻,翻白的双眼又开始溢出血水,嘴巴里还塞着粗肥的大淫茎,断裂的脖子下方,却飞快地探出一团八爪般的乌贼吸盘,并将脑门完整地覆盖住。

「哈……降屍术最终融合在一起了,这也算是交合吗?哈哈哈哈……」

「啊!唔……唔呕……」邪恶能量立即被吸收到两人体内,樱子的脸上竟出现可怕的癡迷表情,佈满血丝的白眼完全被乌黑的颜色所覆盖,舔到发直的舌尖,正在享受着从嘴里钻出肉棒的诡异滋味!

「呼喝……哈……啊……好……舒服……噗吱……吱……哈……啊哈……」

脑门下的吸盘开始扭曲收缩,很快的,断头处与肉身竟完美地黏合在一起,就连头颅原本较为佑黑的健康肤色,也逐渐被朱雀延伸的皮肉,给同化在一起。

肚子里的两根淫物依旧使劲地在肉体内流窜,浑身热汗淋漓的少女胴体,竟似还有着心脏呼吸般,趴在地上死命喘息。

「啊……啊啊……要……泄了……啊!」异样转变的五官触觉,正在樱子新生的胴体内迅速产生可怕变化,激动尖叫的缝合肉魔,就在可怕疯狂的交合融合下,逐渐产生出新的变化。

「哈喝……你……是我的……嘿……嘿……」背后魔怪突然间血肉模糊地崩裂散开,剩下一排的肋骨脊椎,竟随着两截断骨,缓缓埋入女体背后。

随着喀吱、喀吱可怕的钻研磨擦声中,没过多久,背后一整具开散的骨架,竟然就这样逐渐像穿衣服一般,一吋、一吋慢慢地透入到垂死的朱雀体内。

「真美妙的合体呢,嘻嘻嘻……哈哈哈……」

「既然是我妹妹,没有理由让你当条没有自我的屍怪,那太便宜你了……」

就在茉莉子眼里出现一丝狡狯表情,嘴里继续默念着某种至邪诡异的神秘咒语.

「波波……」经过脖子上魔钥,开启出一道樱红射线注入魔怪体内后,原本应该已死之躯,却突然间又站立起来。

散发桃红异光的肉体上,苍白的脸皮受被吸盘拉扯之下,剥去了薄薄一层油脂般的皮膜,浑身湿油黏腻的樱子肉体,无意识地爬起身来,脸上备受摧残的伤口、皱纹、缺陷,竟然一一消失了,留下的,是接收少女奶油般的细嫩肌肤.

混合成的肉体,除了一张清晰雪白的樱子脸皮外,竟似完全吸收朱雀身上一切,从一名二十六岁熟女,彻底被折腾不成人形的悲惨模样,再一次蜕变成年轻、娇艳、又充满着光泽与弹性的少女模样。

「拉唔沙……拿仵干达哈……睁开你的眼睛……樱子……」

当茉莉子念完咒语之时,双眼无瞳的黑峻眼珠却突然张开,女体的发色渐渐由黑赤化成樱花般粉红鲜艳.

身上的变化不只於此,深色的乳晕、肉唇,也在这股异光的感应之下,竟然逐渐变得如蜜桃般的鲜嫩性感。

「睁开眼……我命令你。」突然,当樱子眼珠蜕变回正常瞳孔时,四肢开始能够活动的女人,却是立刻瘫软在地,僵硬的表情似乎正逐渐地苏醒过来。

「喝……喝……茉……茉莉子……」蜕变完成的樱子,在看见姊姊的第一眼,仍然无法释怀地想要挣扎与哀叫,但湿滑的纤细肉体却软跪地站不起来,主动翘高的双臀,竟然还不停挺高地微微摇晃。

「嘻嘻……看来当了好一段时间的母狗,一时间还改不过来呢。」

「啊啊……我……是怎么回事?」发觉自己正像头母狗一样频频猛摇屁股的樱子,此时双手也没闲着,拉下胸前内衣,一面开始搓揉着两团像奶油般嫩白的性感玉乳。

「樱子……醒来后该怎么做?我的小宠物……」茉莉子挑逗般的淫邪眼神让血亲的妹妹浑身不自觉冷颤起来,不知受到什么力量影响,这副年轻的肉体扯下残破的衣物,就这样一丝不挂地走到姊姊面前。

「不……我……啊!噁……啊啊啊!」

接着,樱子却是发出尖锐地可怕哀号,因为火辣辣的屁股后方,好像有什么力量将脊椎狠狠抽出,就在自己看不见的背膀上方,好像还有液体正滴落在自己湿黏黏的屁股上。

「嘿……嘿……」阴森的声音在樱子身上格格地怪笑着,雪白的背肌上面,很快地还各自钻出一条像剪刀般的血骨手臂,张牙舞爪的模样,好不可怕!

「不……唔呜……呜……我不要!」浑身剧变成一条蠍形姿态的樱子,满脸痛苦不堪地发出嘶哑呐喊。

「嘿嘿,又进化了,变成淫兽之后,就不用担心屍肉日渐腐败的问题,只要补充点人的血肉,要维持生理机能不是问题.」

「嘿嘿……亲爱的……」在樱子看不见的头顶上方,似乎有个恐怖的印象正在她内心里凝结,不明白那是什么的女人,只能隐约听见背后沙哑可怕的叫唤声。

「不……我……死也……不要变成……淫兽……啊……」

樱子试图做出最后的挣扎,但手上依然很有规律地爱抚双峰,两截像蠍螯的巨夹撑起前身,颤抖的屁股挺着一条高耸却看不见的长尾巴,整副身躯就好像被人操纵一样,内心充满慌乱、无助与畏惧。

「可惜你现在已经是了,我的妹妹,嘻嘻嘻……」

「唔唔……啊噁……」当茉莉子话刚说完,樱子苍白的脸颊上,竟立刻涨红地开始呕吐,没多久时间,两条紫青粗大的蛇状淫物,似乎又开始从她嘴里往外抽递钻出。

「唔噜……噗吱……噗吱……」双眼紧闭的樱子,似乎无法阻挡这肉体异变下的种种刺激,嘶喊的脸蛋再度睁开时,眼睛,竟然又是一对漆黑无瞳的可怕神情。

「啊啊……杀……杀了我……唔噁……唔……」

「别傻了,你是我好不容易创造出来的合成淫兽,怎能让你这么简单地死去?」

茉莉子缓缓坐在樱子魔化后的躯体上,手里不知对那条「尾巴」的东西做了什么,腹中的淫物似乎开始兴奋地肿大许多,并且将累积的大量精液,一次又一次从女人嘴唇里断续、断续地,不停射出黏稠腐败的混浊汁液。

「以后,可不许再说出这种任性话,听见了吗?」茉莉子似乎并非在对樱子交谈,反而像似对屁股后的那条「东西」,命令般地指示着。

「是的……亲爱的……嘶嘶……」

阴森的尾巴发出不像人地古怪声响,彻底陷入绝望与恐惧里的樱子,只能从火辣辣地快感抽搐中,一次又一次地颤抖承受着,根本无法终止发自於娇躯内的这场淫邪肉奸。

「唔唔……噗吱!噁……死了……啊啊……噗吱!噗!」停不了的黏精早已模糊掉女人的视线,湿黏的脸蛋上,堕落的表情开始抽搐地癡呆傻笑。

看着自己一手主导的可怕戏码,茉莉子似乎十分得意,妹妹最终非但不得好死,而且,还要连死都没办法解脱,成为一条怎么也离不开被淫兽强奸的淫邪宠物。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