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嘿嘿嘿……快成了……快要完成了,祭品的生灵已经开始转动,再来就是要将将肉心与灵心结合在一起……幸男体内这最后一颗灵心,将一起奉献给主人了,三样必要的「身心灵」召唤仪式,眼看马上就要依计完成了……」

「啊啊……呕噁……啊……咕噜……噗!」只见茉莉子竟将手中的锥状法器深深的直插注入魔人的心窝里,没有流出一丝鲜血的躯体内竟钻出数条红色触鬚。

「啊!」突然之间,台下的美艳舞者竟停下了她的脚步,似乎眼前的恐怖画面短暂的镇摄住她,竟然变成了雕像般一动也不动的呆矗在那。

然而美月的急切欢呼声却早已掩饰不住强烈的兴奋情绪,只见茉莉子手中的大银锥尾部开始不停的散成花蕊形状,并射而出的数道光芒,而且就这样连结在身旁的美月、茉莉子与舞者三人身上,形成了十分特殊的四角光环.

这样的奇特景象彷彿就正在交互吸收着过去被换心时的能量,为了替补这颗磨体内心脏部位的胸窝,美月正要替自己的主人打造一颗全新的「恶魔心脏」!

「快完成了……嘻嘻,马上有了心脏跟肉体之后……主人就能够回到这世界了,哈哈哈哈!」

眼看着仪式即将进入最高潮的时刻,美月压抑不住内心激动的放声大笑,然而却没注意到背对的祭品方向发出一阵声响,接着自己胸口一热,禁不住发出剧烈痛苦的女祭师第一次淒厉的尖叫着。

「吱!唔……啊啊啊!」

一根锐利无比的金针散发出耀眼光芒,笔直地穿进美月的左心肺里,并且从她身体的孔洞内照映出强烈光线,在圣咒的加持中不断增强除魔力量。

「你……啊啊……噁呕……」美月不敢置信的呕出鲜血,原本应该被地狱贲的淫物插穿肉体樱子,现在地上却多了一具三头狼的屍体,还有母犬下体解开拘束后的肉茎是笔直的激射而出,并且是稳稳的瞄准美月心窝透射进去。

「啊啊……你……你……」美月颤抖的指着茉莉子,因为抱住樱子身体让她能够在临死之前把夺命金针射出来的正是她的傑作。

嘴上持续不断默念圣咒的樱子尽管双眼几乎看不清视线,但拼着身上最后一点精力也要跟造成一切灾难的恶魔同归於尽.

不明白为何在这最重要一刻里茉莉子会突然背叛,而且脸上露出的诡谲笑容让这个千年魔女感到恐惧,那双眼彷彿在告诉她说,自己才是被献祭的祭品……

「啊……啊!」脸上还戴着面具的百合子连忙扶住美月,看着不断溢出黑血的胸口上讶异的失声尖叫。

「百……合子……快……救我……快用你的淫力……啊啊……」美月肢体颤抖的越来越厉害,忍不住就把百合子扑倒在地,下身露出魔虫的姿态想用吸取母蜂虫的淫力先将金针给逼出体外。

「啊哈……啊……啊……呼呼……好深……啊……」百合子身体主动附和着美月每一项举动,当化身魔虫的少女极尽办法想从聚集所有精液的淫妇身上取得能量时,却惊讶的发觉到自己非但吸收不到能量,反而在百合子的肚子里快速流散掉原有的魔能。

「啊啊……怎……怎么会……不可能的……不……」美月的动作几乎变得麻木,心窝上的除魔力量完全冻结了吸取精气的可能,但源源不绝反被百合子撷取魔能的事实却让她怎么样也百思不得其解。

「啊哈……哈哈……痛吗?胸口……哈哈哈……啊啊……」没想到百合子不停搓弄自己的酥胸一副享受着魔虫化的摆动下体带来的一丝痛快。

「你……」一切的转变来的如此让人措手不及,怎么也想不透的美月就这样在极度严重的伤害下,一点一滴的失去所有魔力。

由魔锥上弹射在三人心脏上的光芒逐渐的消散了,魔体的胸口就在骚动中把银锥给吞没到心口内,只是怎么也无法接受被驯服的茉莉子,还有早已调教成功的百合子竟然敢联手这样违抗她。

「很难受吗?有多久时间没有再度体验死前的怨恨与惊讶呢?」茉莉子抛下昏死的妹妹身躯,阴沈地走近美月身前,脸上挂着胜利者的姿态看着将死的淫魔女。

「为……什么……怎……么可能……呕呕……」口中还在呕血的魔女异变的下体肉茎却仍在百合子的肚子里发泄着,克制不住宣泄的溃散能量,尽管催动金针的圣咒已经止歇,但从淫虫的巨茎内被百合子吸走的魔能却散的更加快速。

「嘻嘻,我的确是很憎恨百合子……但是……我更憎恨你这个佔据美月身体的邪灵!」

「你!」

「我的身心都是主人的……但……你却始终霸佔着主人,还将百合子调制成现在这样,我不要……我不要再把主人让给你……你给我安静的死去!」潜藏在茉莉子体内蛛蛇意识似乎完全改变了她的一切,就连嫉妒之心也一样。

「你以为让主人吞掉我的心之后,就能任意操纵我吗?嘿嘿……你未免太小看我蛛蛇的能耐了……」发自内心的邪恶完全觉醒之后,茉莉子早已完全跟千年前背叛过魔主的蛛蛇魔女合而为一。

「为什么……百……合子……」附在《“文》美月身上的《“人》淫魔女眼看《“书》着就快气尽《“屋》而亡,但她怎么也想不透,为何连被自己控制住心的母蜂王,也会背弃自己吸乾她的一切。

「嘻嘻,很简单……刚刚我所射穿并不是你的心,而是被你吞掉后的百合子心脏.」

「什么?」美月难以相信这样的答案,再看了一眼溢出黑血的胸口,果真是穿刺过那颗泛黑的异变心脏.

「我早已忘了心是用来做什么的……我要的……只是你的精液跟一切!」百合子淫媚的娇笑着,并且更加快地要把美月所有淫能全数吸尽.

「噁啊……啊啊!」

不可能的意外终究是发生了,原本恨透百合子的女人,没想到竟然会反过来联手暗算自己,甚至是自己主人,三姊妹之间默契,简直像是处心积虑般契合无比。

「你们……你……啊啊呕……」就这样……美月的身体丧失了魔虫型态倒倒卧地上,抽搐的肢体彷彿还无法接受自己即将死亡的最终命运.

「主……人……呕噁……」所有的魔力都被吸尽,眼看着就差最后一步便能将怀胎十月的魔主之子重新带回世上,双眼早已迷濛的千年女魔呕出了最后一口黑血,狰狞的双眼始终无法阖上。

「嘿嘿……放心好了,百合子已经佔有了你的邪能,成为魔主永生不灭的新母亲,魔界的新主人将永远属於神代家!哈哈哈哈……」响彻云霄的邪恶笑声从茉莉子的嘴巴里尖锐的传递着,镶附在魔树上的金色球体却不知在何时逐渐的黯淡无光。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