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呼……呼……」急促的呼吸声显得十分地不规律,湿黏黏的衣裳里正热发着闷热汗味的气息。

间歇不断的撕裂拉锯在女孩痛楚的肚子里鼓譟作祟,耳里杂乱的喘息声让人心烦意乱,昏迷已久的小女孩难过地揉着模糊不清的眼皮,可惜映入眼帘的一幅恐怖画面却将小美菊给彻底惊醒。

「啊啊!」四周数十名的男人女人都被生物构造的黏膜肉壁吸进墙壁里去,外露的身躯彷彿就像被人抽乾一样,头上各自长着歪七扭八的可怕菱角,嘴里还贯穿一条像半透明的黏膜管线直探到胃部,将所有的精血、脏器通通被撷取到中心点的人形上面。

「嗡……嗡嗡……」巨大的母蜂攀附上一具腾空纠结的人形上,像似採集又像在交配般的完全贴附在一块,这名血人晃动着臃肿四肢,源源不觉从那些乾朽的魔鬼屍体上吸取能量。

阴暗的道场内彻底成了潮湿诡异的树皮内层,四周的梁柱与内壁伸出一根根结满肉瘤的触鬚管线,盘根错节的钻入一具肥大的肉色人形里,四壁十数颗象徵魔主灵识的金球,正等待着适当时机重新回到这副肉体之内。

「救……救命啊……呜呜……」美菊的肚子快要爆炸了,眼前的景象就是活生生的地狱一样,难受的煎熬不知何时才会停止,颤抖的身躯爬不到几步距离失去了力气意识逐渐模糊。

「痛……痛死了……呜呜……呜……」她的肚子似乎变的比之前更肥大了,里头圆滚滚的滑动情形已经变得绷紧到要爆炸一般可怕。

「很痛吧?好孩子……」突然美菊纳闷了一下,好熟悉、好温暖的声音传到了自己耳朵里,彷彿从地狱中看见光明的温暖一样,让浑身湿透的小女孩抬起头仰望。

「妈……妈?」母亲娴熟而高雅的表情再度出现在美菊面前,恍惚的神智以为自己陷入美梦之中颤抖的感到疑惑。

「别害怕……孩子……以后会很舒服的……」母亲洁白的胴体赤裸裸的一丝不挂,伸出手将美菊下身的尿布解下时,少女却大声的骚动哀叫。

「啊啊!不……不要……痛……呜呜呜……」可惜母亲的举动已经制止不了,肮兮兮的秽物被拆下来之后,一条黏腻快要腐烂般的手臂就在少女的尖叫中被活生生脱出体外!

「啊啊啊啊!」女孩的叫声无比尖锐刺耳,彷彿受到极端激烈的痛楚硬生生从躯体内被抽出一样,几天下来已经跟肌肤长期挤压在一起的麻痺肠道,再次受到非人的快速拉锯下,已经把纤细的肛门内壁给刮出一丝丝的鲜血。

「嘻嘻嘻……」就在淫臂完全脱离之后,股大的肚皮内立刻有如溃提的皮球一般,源源不决的将大量腥臭的秽水给排出体外。

「啊啊!喝……喝……唔噁……」最大的痛苦来源除却之后却没有一丝排泄时的舒畅痛快,浑身只是极度虚脱与麻痺,根本分不清任何知觉与感受。

女孩的力气已经完全丧失,趴在地上一动也动不了的急促娇喘。

「小美菊,憋了这么久一定快憋坏了吧……真可怜……」百合子甜美的表情似乎对於女儿被折磨成这样一点都不以为意,过於平静与喜悦的神情反而给人一种浓烈、妖异与诡谲的特殊感受。

「让妈妈瞧瞧。」浑身散发熟女淫媚气味的百合子舔了舔自己的中指,直接的就把细长的指尖塞入溢血的肛门内。

「啊啊!嘶……啊!」幼女的躯体几乎是完全躬直的激烈颤抖,不知身体为何会有这种反应,麻木后的刺激比方才剧痛还要强烈,无法形容的骚动快感几乎让人瞬间融化一般嘶哑呢喃。

(怎……怎么会这样……啊啊啊啊!)美菊的脑子在那一刻好像完全崩溃,肉体的知觉完全错乱,分不清楚骚动下的刺激需要什么,只希望肉身体继续酥麻的痛快感不要失去。

「嘻……是什么味道呢?好腥呢……你闻闻看。」当百合子将指尖抽出来放在女儿面前时,难过的小女孩几乎忍不住再跪在妈妈脚旁哀求着。

「啊!不要……不……」

「怎么了美菊?」

「啊啊……放……放进去……妈妈……妈妈……」女孩吞吞吐吐的说不出话来,肉体却驱散了微弱的理智,苦缠着要把指头再放进去。

「想要把什么东西放进去?」百合子明知故问的再说一遍,照映在女儿瞳孔里的女人已经不像个母亲,反倒更像一条准备吃掉自己的贪婪野兽.

「指头……指……啊……呜呜……求求你……」美菊竟然娇喘不过来的大声呐喊着,脸上的表情彷彿已经上瘾不能自拔一样。

「像这样吗?」百合子再度把指头伸进施术过「污秽之泉」的肛门内,不过这次不是一根,而是三根指头.

「啊啊!是……是!啊哈……」美菊的身躯软倒在地,但仍尽全力的挺高屁股让手指能更直接的插到更里面去。

(啊啊……啊!哈……要死了……怎……怎么会……啊啊!)脑海里一片空白,只有无比酥麻能够安抚这样的身躯,好像被点燃的火把一发不可收拾。

「肚子已经这么大……这就是主人要的能量了……」尽管已经将腹中累积的屎便清除乾净,但圆滚滚的肚皮里似乎因为后面挤压的力量一消退后,隆起的东西竟然股股地开始跳动一样。

「哈……哈……要死了……啊啊!」两眼翻白的幼女连一次正常性交也不曾有过,正确一点说,还是处女之身的情况下,却已经快要达到体能界线的极端高潮。

「光是指头就能这么爽吗?用嘴巴告诉妈妈……我的好女儿……」

「妈……妈……啊啊……还要……啊!啊!」就在美菊激动忘我的主动摇晃屁股时,贴附上私处上的符咒已经开始绽放出碧绿色的萤光。

「嘻嘻,为了生出强壮的好宝宝……享受痛苦跟快乐都是无可避免的,要好好记得……」百合子将手臂给缩了回去。

「不!啊啊……不要!」女孩手臂在下体慌乱的摸索着。

「肚子里的孩子是用小男的精气孕育的……但没有人的意识……小美菊,为了哥哥你要忍耐一下……」百合子话一说完就牢牢的抱住美菊,并且将她的身体压低,挺足双臀后,专门吸食男精的血触管竟然就这样直接穿入少女的屁眼内!

「妈妈……妈妈……啊啊!」

可怕的肉管在幼女的背上隆起一条粗大的血管,触口张开的末节几乎像五根爪子般牢牢套住躯体内的脑袋瓜,完全不像人类的淫虫竟然毫无人性的如此对待自己女儿,就像那些被吃掉的虫子一样对待。

「哈……哈哈……」美菊扭曲的表情完全癡呆,因为自己脑袋瓜正被一种可怕的异物穿透过去,身躯后面连贯着一条血茎贴在妈妈的怀抱里,跟着开始斗啰般的颤抖时,竟然像似高潮一样傻笑,下体不断尿出失禁的透明淫液。

「美菊乖……这样……肚子里的骨肉就是我们三个人的……我们一家三个……」百合子发出一种迷恋的喘息声,紧紧抱住女儿的身体,才刚恢复人形外貌的美人儿,立刻又张开飞翔的蝶翅,发出嗡嗡叫声的飞到半空中那副肉人身旁。

「看……这是最爱你的哥哥,马上他的身体就会改造完成了……在那之前要把他生前的意识注入到你身体里……好好的看着他……」

「啊啊……哈……哈哈……」就这样,五爪的血骨竟在美菊脑壳外舒张的鼓动着,一根像针一般细的东西从百合子的血触管内直接刺入到女儿脑髓内,七节管线散发出血丝一样的东西钻入血管里牢牢包覆在美菊瘦小的身体里面,小女孩的整个人就好像被异虫血管所操纵的傀儡一般,在母亲的肚子里哀嚎呻吟。

四周流入血人的藤蔓管线,不断把特殊黏液灌注到死屍模样的幸男躯体内,飞盈的女蜂王伏贴在自己的儿子上头,突然听听的对他说着。

「小男……妈妈不会让你死的……妈妈不会……」最后一字一句的温柔呼唤,就在一面残忍的刺穿女儿身躯同时,持续不断的鼓动着腹部下的肉血肉触鬚,让浑身湿透的少女像垂死般一样抽搐,一样的癡癡傻笑。

漂浮在半空中的巨蜂没多久就抱着腹中的女儿离开树拱之内,朝着未知方向离去。

深夜

时间又经过了一天,完整的阴月之祭竟成了三日的生灵活祭,所有在场的男男女女,不是被各种淫乱的生物虐杀而死,就是活活变成祭品下的牺牲者。

「嘻嘻……嘻……已经差不多了呢,可以接续主人复生转世的重要仪式,那对甜蜜的母女呢?」现身的美月身上穿着华丽鲜艳的隆重古装礼服,脸上化着传统粉白薄唇的祭礼浓妆,身为这场邪恶法典的女主祭师,必须紧紧的掌控住所有细项的每一个环节。

「来了……亲爱的……」巨大的蜂虫由天空中快速飞落而下,在收去蜂虫的外型之后,怀中紧紧搂着一名大腹便便的娇小孩子。

两母女的下身依然还连着一条血红色的肉管,不过已经比先前细小许多,倒像流不大不小的肉棒形状。

「如何?」美月明明早就看明白情况,但依旧笑着质问。

「美菊已经准备好了,你看……」百合子将肉管收回自己的下体后,美菊轻轻的跌在地上,但鼓大的肚子模样十分骇人,与这样娇小的身躯简直不成比例。

「喝……喝……有……有没有人……要……要玩我……精液……请大家把精液射在屁眼里……」脸色红润的少女娇羞的魔样吞吞吐吐说完,眼神已不再癡呆,但彷彿是受到母亲教导后才这样说.

「嘻嘻……已经跟母亲一样了。」

屁股后不断流出黏稠精液的少女,似乎在母亲的示意下,用自己的后门服务过不少男人。

「哥哥……哥哥在我肚子里……精液……请给我更热……更多的精液……」

美菊主动的爬到美月身边哀求着,似乎跟母亲有了相同的命运,必须倚靠吸收精气才维持肚里胎儿的生长需要。

腹中的「精液咒」混合着肛门内施受过「污秽之泉」的邪恶魔力,美菊的肉体早已超越自己想像中的淫乱,但缺少性经验的处女始终处在极端可怕的交合状态下。

「很好……母亲果然是最好的调教师。」

「茉莉子,替美菊换上衣服……等等让几个抓来的壮丁轮流嚐嚐她后门滋味,一定要在最污秽状态下取出婴胎,咒术下得婴灵能量才会最强。」

「是。」茉莉子尽管嘴里臣服美月,但眼神间却显得有些不寻常。

巨大的魔树中心架起了阴森的祭坛,四周底下跪满着低头念诵梵语的年轻巫女,这些女孩们各个都赤裸着上身,毕恭毕敬的乞求着这场邪恶阴森的最终祭典。

而依然悬浮在半空中的血人却早已逐渐蜕变成新的生命体,肉身有着比女人还要雪白的肌肤,比任何躯体都要俊美的形体,以及一根比任何男人都要精壮雄伟的大肉棒。

所有的女人眼中都是贪婪的,因为这副塑造出来的身躯,正是她们牺牲一切所供奉的真神,也是完全主宰她们一切的主人,更是这世界上唯一能够佔有自己的男人。

「南无呐朵切……南无呐朵切……千古不灭的邪灵们……诅咒人类的生灵啊,共同呼唤着你们伟大的淫魔主人吧,所有的仆人们正在召唤着您的名字啊!」

就在美月大声朗读召唤咒语的同时,朦胧的天空中突然轰隆的落大闪雷,刹时间烛火完全熄灭的厅堂内,诡谲的气息就越加显得淫邪阴森,浓密腥臭的大量妖气,就在完全异常的祭坛仪式之上快速蔓延。

祭典的仪式正式揭开的同时,燃烧中的烛火缓缓地照映出一名美人的形影,一名浑身单薄,极其性感妖冶的绝色美女早已悄然的跪拜在美月前面。

「嘻嘻,滴下主人的血,你将永世不灭……淫乱的母亲将成为所有族人的新妈妈!」美月口中念念有词,接着把半空的魔人放低,用针扎下一滴血珠放在百合子口中,象徵诅咒仪式的完成。

「妈妈……妈妈……妈妈……」很快的底下众女一一反覆的昂首默念,除了茉莉子手握紧握召魂之钥,表情古怪之外,其余每个女人的眼睛都变成可怕的赤红色,彷彿同样受到诅咒力量所深深影响。

「啊啊!」就在此时,百合子的肉体内激烈地浮现出一条条血丝.

当诅咒之血产生效用的同时,美月将一面鲜艳娇媚的鬼面脸谱带在她的脸上,有如受到邪术驱使,随时靡靡曼妙的轻快音乐声开始婆娑起舞,飘洒着满身透明如丝的薄翼飞纱,玲珑的舞步更让人心旷神怡、如癡如醉。

百合子轻罗曼妙的性感舞步立刻让场上其他壮丁下身忍不住全硬挺起来,这些用来奸淫美菊与折磨贡品樱子的壮汉,在魔力艳舞的催引下无法使劲更卖力的抽送大阳具,拼命要把身体内的所有精液全部喷泄出来。

「再来……茉莉子,该轮到你身上的钥匙了……」就在美月的娇笑得意声中,茉莉子解下了自己脖子上的特殊炼环,这条被神女族人深深埋了藏数百年之久的雕像密匙,竟然正是连结淫魔身心灵三位归一的重要之钥。

「啊啊……哈……啊……啊……」没想到这条银色的奇特钥匙却在茉莉子的自慰淫弄中开始产生变化,就当茉莉子再度将它抽出肉穴外的那一刻,手中的银白戒炼却完全变形成一条又粗又长的尖锥模样。

「连接之物已经准备好了,嘻嘻……那接下来该是轮到当作祭品的樱子了……」

正当美月笑声方结束时,另一处祭坛中也同时照亮了起来,只见数日不见的神代樱子嘴里依然塞住禁制球,通体毛茸茸的有如雪犬般漂亮的娇躯就趴在地面上,没有四肢的身体趴附在三名男子身上,在奋力被奸淫时!

「唔唔……唔……呜……唔唔……唔唔!」嘴里说不出话来的母狗唔唔的想要叫出声音来,四肢被削齐的躯体不住骚动着,肉茎内还塞着破魔金针的她,身体已经痛苦虚弱到无法挣扎,只能垂着脖子上的狗链项圈,任由背后的男人们在自己身上予取予求。

「哼哼哼,除了将她身上每一吋淫乱的肌肤都献给主人外,还要让她在失去生命前的最后一秒中,彻底享受着无止无尽的淫虐折磨!」

美月的笑声宛如是最恶毒的怨咒一般直直灌穿到樱子的心里面,背后毫不知怜惜的撞击力量,已经让她穴内双唇完全外翻爆裂,身后蜜蕊更是被无情的绞烂脱肛,硬物的穿入抽插,只是将更多的屎尿粪便抠挖出来而已,鲜红的血液早已在她的大腿内侧间完全凝固。

「把地狱贲带上来。」美月的指令一下,在樱子身后立刻传来犬类喘息的急促声响,转头一看,只见一头比人还要大上两倍多的三头狼,竟然耸立了巨大的淫茎出现在后面。

「唔唔!唔!」樱子的讶异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逃不开的挣扎想要尖叫也叫不出声音,身旁的汉子不是被狼爪踩死就是被牠尖锐的牙齿扭掉头颅.

「啊啊!啊啊啊!」

恶狼在趋开那些杂鱼之后,将身躯贴在樱子的身体上,赤红色的淫茎勃勃晃动的将好不吓人,凶恶的狼舌舔了舔她的身体似乎把樱子当成自己的玩物一样。

「嘻嘻……你用力的抽烂她吧……我要把他赐给你,要让她在极端兴奋的巨痛中堕入地狱……如果你想得到这件玩物的话……就尽情的佔有她!」

一听见美月这般鼓励话语时,三头身的巨狼竟然从其中一头狼嘴内,伸出来三、四根像似犬类阳具般的红舌头……

「嘶嘶嘶……嘶……唬……唬……」怪物发出可怕的声音,用最恐怖的身躯与淫物折腾着极度惊吓中的可怜母狗,就在退无可退的情况下,身体被舌头给舔的全身油腻不堪,连湿淋淋的下体都发肿到随时可塞入任何物体的淫乱地步。

「嘿嘿,就用这根同类的狗阴茎来强奸你,相信这一次……一定能让你真正的高潮兴奋而死……吓吓……」就在樱子即将被数根长蛇缠绕起来时,巨大的狗阴茎已经破不亟待的抽送到母狗的躯体里去。

「嘿嘿嘿……这就是对於主人伤害的回礼……就让你的身体套在地域贲的身上随牠一起下地狱吧……哈哈哈哈!你的身体用来当作召唤前的祭品真是最适合不过了!」

「啊……啊啊!噁!」樱子最后的叫声竟是沙哑般的尖叫出来,就在极端的酥麻战栗之中,急剧的撕裂痛苦有如冲到胸口将身躯一分为二般的难受,接着,贯穿整条巨茎的身体内,嘴巴跟下体都不断的大量溢出鲜血……

「啊啊……噁……噁呕……」吐出大量鲜血的樱子开始浑身剧烈的颤抖着,那条被殖入的阴茎随着身躯摆动也不停的甩泄着白浊的淫液,随着怪物剧烈的起伏,母犬的命运似乎随时都会因为极度的痛苦或兴奋而死亡。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