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呜呜……妈!呜呜……求你……呜呜……」美月的身体已经气若游丝,在激发完潜藏全力的灵巫神女,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再有力气对至亲发动第二次的咒术攻击。

而且,就算美月可以她也不愿!虚弱不已的身躯心灵早已崩溃,毕竟对一个十四、五岁的妙龄少女而言,这样残忍的真实遭遇根本不是她所能够承受的了。

「哼哼……哭什么哭?……有这样雄伟大奶与粗硬阴茎的好妈妈,你是该替自己开心才对……」现在的茉莉子,已经连仅存的最后一点慈爱气息都已丧失,贪婪的舌兰中吐出的每一句话,对美月而言都比最强烈的剧毒还有邪恶。

「妈妈……你……要做什么!放开我……别……别碰……哎啊!」美月的尖叫声似乎来的太晚,因为她的下身钢管才一被拔出来的同时,僵硬麻痺的迟钝触觉几乎让她浑然不知硬物已被取下。

「嗯……这里分泌出来的「淫香」味道已经浓多了,从今以后,你跟妈妈一样,都会拥有淫乱多汁的好体质……」茉莉子舔了舔钢管上残余的透明爱液,眼神中充满得意的娇媚微笑着。

「什……什么?」

「你还不知道吗?为了让你也变得跟我一样,妈妈早就把自己射出来的淫水精液全蒐集在那管子里面呢,这些淫乱精液在法器内酝酿发酵后,只要接触到和妈妈相同血统的你,立刻就会融合在一起,变成你自己的一样……」

美月下体内所深插的两根钢管,竟是由那木乃伊手中的淫邪法器拆解而成。

茉莉子体液排出的毒蛊淫精,在自己女儿体内,经过了反覆鱼贯循环后,血缘交互感染下,美月身体已经不由自主,主动分泌出跟茉莉子一样味道的淫乱蜜液。

「啊……痒……好……好痒啊……啊啊……」遽变的感觉让美月不知所措,浑身好像要烧起来一样,连刚才的痛苦不堪都已掩盖过去,知觉渐渐的只剩下不停搔痒难耐的需要感。

「你看……」此时淫笑中的茉莉子将粉指深插入了女儿的下体内,瞬时间可怕的变化就在少女扭曲的雪白肌肤中,产生着激烈效应!

「啊啊……啊啊啊啊!」短短数秒之内,美月竟似就要达到令人难忘的绝顶高潮,吓人的巨量淫液,竟彷彿像当时小腹内精液爆浆一样,可如今洒满一地的,却是女性最珍贵的甜美淫液。

「啊……啊啊!不!」淫液似潮吹般的蜂拥而泄,透明晶亮的液体沾湿了少女的双脚,还没经过性交却已经如此激烈的情况,似乎在宣告着一场更可怕的肉欲调教即将来临.

「你也要变成跟妈妈一样了……毕竟……美月天生就遗传了妈妈的好血统……」可怕的预言在至爱的母亲口中诉说着,美月疯狂的摇摆着失去控制的脆弱身躯,堕落的心,像似毫无浮萍的崩塌沙塔,正无止无尽的向下坠落!

「嘿嘿……还是青春期奶子就已经长这么大了,比妈妈从前的还要早熟,真是肥美有形呢……啊哈……」茉莉子细心爱抚着女儿一对圆滑椒乳,嘴里得意的夸奖着这独生爱女,模样似乎显得有些讽刺。

「啊哈……泄……啊……要丢……丢了……啊啊!」两女的娇躯都承受着相同淫毒而不停的交互感染同化,美月的敏感神经已不能自主的兴奋颤抖着,矜持不住的舒服感触开始此起彼落的呻吟着。

「嘻……让妈妈检查看看……」然而母亲的变态举止似乎没有停止的意思,锁在她浓密秀发后端的六条银白锁炼,突如活物一般,在艳妇身上铿锵作响的霹啪一声,背上一对有如蜘蛛般的铁炼勾爪,触鬚就插穿美月的脚踝,将其双足倒吊的直直拉开!

「啊啊!好痛……呜啊……」撕裂般的痛苦叫声在少女嘴巴里呐喊,六条铁炼上的爪钩,此时已牢牢的穿入美月细嫩的洁白表皮中,源源溢出的鲜红血液没有让茉莉子丝毫手软,反而淫邪的神情遽然变成更加亢奋.

「马上……妈妈就要取出你最「宝贵」的东西了……」

神色中一再变化的茉莉子,最后的表情终於蜕变成无可救药的痴狂状态,眼角内充满着妖气淫靡的人格特质,竟然就在这个平时严肃拘谨的女体内,散发出她特有妖化的淒美绝艳.

「呼……我……啊啊……不……可能……要……要丢了……啊啊……」美月裸露的湿唇,竟然在失去法器之后才正式发出淫威,连不经触碰的敏感肉唇内,也能主动不断的泄出滚滚爱液。

「嘿嘿……嘿嘿……」兴奋不已的茉莉子用勾爪吊起了美月的身躯,身上三条长相特异的吓人邪茎,彷彿拥有各自独立的意志一般,挑准了少女各处甜美蜜穴,拼命的就将沾满黏汁的粗大淫物给往穴里钻去!

「啊!……呕呕!」痛苦的淒美叫声才刚稍歇,少女腹中的鼓涨秽物立刻被淫茎给刮弄出许多黄褐黏汁……三条蛇身的肉茎,拼命的交互钻啄着即将晕死过去的柔弱少女,一场可怕绝伦的肉欲飨宴似乎才正要展开!

「嘻……这里有很浓、很腥的精液味道……是主人的没错……」仔细检查女儿身体的茉莉子,舔着混有自己浓精的浓稠汁液,开心的一口吃掉。

「泣溯……啊啊……呜呼……啊……啊啊啊!」不消多时,全身倒立的美月私处就灌满了母亲的大量精液,在抽出肉茎的同时,湿热的骚唇被茉莉子开心的抠弄舔玩着,被挤出的精液还没流到肚皮上时,三条淫茎却又互换目标的再度侵入不同穴内!

「呜!…呜呜唔唔!」但见淒嚎哀叫的可怜少女此时早已七孔流血,似乎这样剧烈的骇人淫威,已然破坏掉了她这身娇躯的正常机能。

「嘻……嘻……乖女儿……这里已经准备好了呢……」茉莉子拍了拍女儿那有如小山的鼓涨腹部,却见美月哀嚎一声后,穴内不仅喷出大量淫精,而且连鲜红朱血都溢满一地。

「哎啊!……噁……抖……啊!!」

(咦……美月的身体怎么这么不济?再这样下去还没取出「活心」以前,可能就已要了小命……)对於女儿肉体激烈的反应似乎有些讶异的茉莉子,内心呢喃的嘀咕着。

只要茉莉子愿意,脑海中就会不断浮现着各种由邪蛊内继承来的淫族记忆,但她毕竟是个才刚成形的「年轻」魔女,许多突如其来的意外变化,仍须由还在沈睡的主人一一调教。

「为了让主人早点醒过来……就算美月不能变成像我一样也无所谓……」茉莉子的眼神变得十分可怕,彷彿,有着什么样可怕的阴谋在她毫无廉耻的脑海中逐渐成形。

魔女茉莉此时似乎心意已定,竟就拉下自己臀间的那条粉红肉裤,利用邪欲波动产生出另外一具银白发亮的贞操束裤,直到白铁成形以后,才拉上股间那条蕾丝花边的透明骚裤。

看着完美成形的铁皮束裤,茉莉子的嘴角不禁得意的微微一笑,如今这身淫虐束具以然与她皮肉相连,如同身上的淫唇肉裤一样,将永世供她使唤。

「嗯啊!!」茉莉子替女儿穿戴好贞操带般的束裤之后,亦同幸男一样往女儿的双臀一拍,只见晕厥的少女竟惊声疯狂的嘶喊两下,整个人的阴唇神经就被穿针造环之痛……给弄的晕死过去!

「这只是暂时抑制你淫精狂泄的不得已做法,银铁做成的「痴女怨」甚至还能控制穿套者的淫水压抑不泄,可惜久而久之若不拆下来的话,骚穴可就真会痒到发烂,甚至变成任何东西都能高潮的严重状态……」

女儿阴唇的部位被封住后,粗肥的巨莽阴茎是已难进入,茉莉子将双乳的淫肉邪眼缩了回来,仅留下体巨茎一挑,冲进早已丧失弹性的粘浊菊穴。

「唔……唔……」气若游丝的美月早已不堪折磨,根本叫不出声的抖啰两下,任由身上鲜血直流,性命垂危。

「美月别怕,只会痛一下下,马上……就会结束的……」茉莉子伸长左乳的一颗碧绿邪眼来到了美月的面前,突然滋盛妖气的眼珠照耀着阵阵邪光,昏迷中突然清醒过来的少女发出一声尖叫,然后双眼的灵性就顿然全失。

「啊!!」突然间美月的身体竟弓直了起来,浑身抖了几下之后,竟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垂头不语的任人摆佈。

「嘻……成……成了……」茉莉子的眼睛邪光滋盛,下体淫茎拔出来时,龟头的颚嘴中赫然竟含着一颗活蹦乱跳得心脏!

「唔……妈……妈……」看着维持自己性命最宝贵的心离开了身体,美月的眼睛再也潮湿的看不清楚前方,婆娑的泪水并不为自己而流,而是为了……永远与至亲母爱天人永隔而难过.

血丝,开始变成了滚滚的血崩!大量的鲜血流过之后,剩下的,只有残酷的冰冷。

「噁……波……波波……波……」迷离的双眼银白中不带任何一丝血气,没有接受「丧失蛊」的替换邪术下,可怜的少女最终就只剩下那冰冷没有体温的残破娇躯.

「嘻……唔……我?……在做什么?」看着溢出鲜血的心脏噗通噗通的在跳动着,茉莉子阴邪的眼睛突然间却混沌了起来。

「美月……杀死美月?……唔唔……啊……哈……」看着女儿的心脏被自己亲手挖出来时,茉莉子竟是难忍激动的抖了几下,脸上神色阴晴不定,突然,噁的一声就吐出满口的鲜血来。

「我……是……怎么?美月!啊啊啊!」咆哮……是为了永远的失去而放声咆哮!

疯狂,歇斯底里的疯狂……毕竟,再怎么说美月永远都是茉莉子心中最宝贵的命根子,在经历亲手杀死自己爱女的可怕境遇过后,真实的内心终究难忍潜藏的情感滋意爆发.

「呜呜……美月!……我……我……」就在血红眼珠逐渐浑浊之时,茉莉子狰狞的淫兽外徵竟开始的扭曲收缩,慢慢的又变回来那个原本妖娇窈窕的纤细形影。

「我……做了什么……呜……我……」不该有的犹疑徬徨,竟然会在女儿身体逐渐冰冷同时,才猛然无情的袭击着茉莉子早已堕落的脆弱心神。

「不!不能这样……不要死……不要……唔……」手里捧着女儿身上摘下的生灵活心,双眼深深凝视着那副失去生机的冰冷屍体,心里,一滴泪水也流不出来的,只有鲜红的血丝缓缓的由眼角间轻弹,断碎的情感挥飞焉落。

「美月……我可爱的美月……嘻嘻……呵呵……」混沌、痴呆……疯狂又炙热的碧绿眼珠变得冰冷……美艳的胴体又再度伸出了那条紫青巨肥的丑陋淫茎,赤裸的熟热肉体中快速的展现出一种魔性强化的武装面貌,手里捧着一颗不停跳动的心脏,身躯竟是宛如蜘蛛般的向外爬行奔去。

戚风楚雨的深夜里,当一切都已归於黑暗之时,寂静的小木屋内,突然传来了急促呼吸的呻吟声。

年少的稚女的双眸痛苦的深锁着,意识还未清醒的冒着冷汗,在诡异的梦境之中,难过挣扎的想清醒却挣脱不开.

在那幽暗的灯光下,光影好像飞快的摇曳着,四周音乐十分的陌生而吵闹,但靡靡的快捷音符配合着阵阵女子的呻吟叫声,交织成的,竟是让人亢奋不以的销魂乐曲。

舞台中逐渐的走出一名身着华丽和服的明艳女子,手中紧握的九尾皮鞭与那冶艳又高贵的独特风貌,顿时交结成一种说不出的奇异性感。

美人缓缓的随时那阵靡靡音乐翩翩起舞,由动人妩媚的艺妓舞蹈逐渐的加快节奏,在春销靡音开始渐渐转化成了火热舞曲的同时,艳妇的双眼突然亮了起来,跟着撕刷一声,就将身上的华服一手撕开,暴露出赤裸香艳的巨乳娇躯.

「啊!」作梦的少女讶异的发出声音,因为她的人已不知到了哪里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台前变化,却像观众一样触摸不到虚实不明的一切景象。

八岁的幼女根本不懂什么情欲,只知道淫靡香艳的火热气氛让她胸口躁热不已,想要移开视线却连自己的眼皮都闭不起来。

撕开衣服后的台上艳妓,开始跳着另外一种令人脸红心跳的诱人舞步,好像不停摇动摆晃胸前巨乳,并吸引人注视她那粉红蕾丝的性感骚裤,蓓蕾花边的透明肉裤内,依稀可见肉唇上还镶着数对金光闪闪的小银环,香汗淋漓的绝色舞者不时还用皮鞭搓弄着两旁片片的湿润红唇,嘴里发出阵阵愉悦甜美的兴奋叫声。

随着音乐的开始结束,跳跃的舞者静静的贴在一根冰冷发亮的钢柱上休息,急促的呼吸呻吟着在跳完之后的满足感,突然间钢柱上却窜出了数条银白铁勾,瞬间就穿破了女人四肢的雪嫩肌肤,牢牢的将她吊成一副被虐痴行的淫欲人形。

「啊……不……不要!」少妇挣扎的娇躯不停的哭泣扭动,但在身后却飞快的降下一具腐朽棺木,阴森冒烟的棺盖上赫然竟刻着「淫虐女王。天禁蛛蛇」等几个字,但就在幼女还未及看清的同时,台上舞者却已被铁炼的拉锯力量给拖进了棺木内。

「啊啊!」美菊惊讶不已的放声大叫,然而倒地不起的棺木内却不停剧烈的拼命摇晃,就在阵阵金光将一切都回归於平静之时,一双留有鲜红长指甲的洁白的玉手竟穿破了朽木棺盖,缓步的爬出这六角畸形的阴森棺木。

瞬息之间再次脱出的美艳女郎,身躯装扮赫然却变得有些不同,身上不仅多了一件更加淫秽的性虐银服,脸上更带着由金子做成的恶鬼面具,一面抚弄着胸前波涛汹涌的美型巨乳,女王般的淫虐气息由她手中的那条荆刺皮鞭上,彻底的表露无遗.

「嗯啊……噁噁……」台上的灯光此时又照在了另外一处,一具同样被银白铁勾牢牢吊起的雪白女子,双脚被一具三角的尖锐拒马给夹成了半蹲模样,两脚不停忍耐发抖的衿持着身躯,双乳与阴唇不时还被尖锐的三角尖给搓磨刺伤的哀嚎不已。

然而她那顽强的表情与拼命的抵抗,似乎一点用处也没有,发颤无力的两侧内膝,根本夹不住那沾满淫液的湿滑拒马,每次当阴唇被角尖磨伤的那一刻里,被缚的曼妙少女却总是痛苦哀嚎的发出淫靡叫声。

在她身后那名戴着面具的淫虐美人,此时更不停挥舞着手中沾血刺鞭,直鞭的少女浑身皮开肉窍、死去活来,而这鬼面女王却一点都没有丝毫松动的意思,彷彿冷酷到不带一丝的情感般,如同她脸上那副栩栩如生的恶魔鬼面,冰冷的让人不寒而栗。

「啊……停止……不要!啊……」身为观众的年幼稚女不明白这样的景况为何停止不了,也无法阻止这样可怕的画面继续上演下去,急促呼吸的她好像随时都会晕死过去一样,血腥的冷酷场景,已然超越了一名无知幼女所能忍受的地步了。

眼看被绑的姊姊还是阿姨浑身已被女王鞭打的血肉模糊,激烈的肉体反应逐渐变得迟钝不堪,令人怀疑她是否还有生命迹象的倒卧在拒马之上,任由鲜血混浊着斑斑淫液四散狼籍的洒满一地。

「住手……呜呜……住手!」

眼前非人的淫虐酷刑简直就像经历屠杀一样的惨忍可怕,台上的女王竟缓缓用铁钩,一点一点扒开那女郎脊椎背上的血红肌肤,突然间眼睛朝向台下睁眼一望,彷彿这时才察觉出有人正在远处偷看一般。

「哎啊!」眼前一双晶亮的恶魔红瞳直直盯着猎物不肯放松,年幼的稚女害怕的转身就想逃跑,却见台上魔女不知怎么竟然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时,红肿的双眼此时再也忍耐不住的放声大哭!

「嘿……不要怕……乖孩子,有好东西要给你呢……」戴着面具的淫欲女王解开自己腰下的银白束裤,缓缓的脱下里面一件粉红露唇的蕾丝内裤,在幼女不及闪避的情况下,把那带有温热汗水与湿润淫液的黏腻肉裤,给塞在她娇嫩的脸上不停摩擦。

「不……要……唔呼……呼……」没想到突如其来的变化竟让幼女措手不及,鼻子用力吸收过那蠕湿内裤后的诡异结果,竟是让她浑身酥麻的动弹不得。

「嘻嘻嘻……味道香不香?」沾满女人原始而美妙的蜜液湿透了整条半透明的小内裤,淡淡飘散着一股腥酸浓郁的诡谲味道刺激人的嗅觉.

「啊啊……」令人不敢相信的是,连性欲究竟是何物都还不清楚的童女,下体却似乎已经快要溢出东西来了一般。

「喜欢的话……就帮你穿上「它」如何?」面具之下的双眼炙火,好似怀着什么样的可怕阴谋,在对方不知情的景况下正要进行一样。

「来……穿上它……穿上……」湿滑的蕾丝内裤一点一点的被拉了上来,每滑过女童的脚边肌肤一吋,随时却都令她难忍舒服的颤抖不已。

「呜呜……不……不要……我不要……啊……啊啊啊!」女孩用尽力气的大声哭泣,粉臂此时好像被人固定抓住一样,脑海中越来越加混沌不堪的摇晃扭曲,睁眼的一线光明让她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美菊、美菊!你怎么了?」身旁的声音不断提醒着恶梦初醒的受惊少女,粉领两边被樱子阿姨给牢牢抓住摇晃,深受梦魇所苦的年幼娃儿一时之间还分辨不出真实与虚幻之间究竟何者孰恶。

「呜呜……呜呜……别……别过来!」眼睛都哭肿了的美菊抽抽噎噎的说不出话来,看见眼前抱着自己的樱子阿姨时,没想到却连退了好几步,好像看见恶魔一般,双眼显露的尽是畏惧惊恐与慌张。

「美菊……美菊!是阿姨啊……是樱子阿姨你看清楚……」樱子以为年幼的美菊是被可怕的梦魇给吓傻了,一点也不知道,自己的容貌与美菊畏惧中的那副长相有些似曾相似。

脑子里记忆不清当时模糊的两条人影,美菊的情绪在双眼慢慢认清事实后渐渐的抚平下来,却还是哇的一声又趴在樱子的身上大声溯泣。

「呜呜……阿……阿姨……好可怕……呜……美菊好怕……呜呜呜……」

「美菊乖……不哭、不哭……忘了它……不哭……」樱子不停耐心的安慰着情绪激动的可怜姪女,手里疼惜的抚摸那秀丽如丝的乌黑头发,半哄半骗的等她再次睡着以后,才握着稚嫩的小手一同入睡。

樱子的心思只道孩子白天爱玩才会半夜发梦,却一点也不知道,也许,是美菊本身提早诱发的预知灵能,已然悄悄的在觉醒之中。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