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在幽暗包围的房间里,冰冷的微光魅影在颤动着,反射中充满灰黑世界的冷酷寒意,若有似无的浮现出一具洁白温热的雪嫩胴体.

「唔嗯……唔嗯……」赤裸的女体汗水湿透了她的全身,呢喃的嘴巴里紧紧塞着一条怪异的管线,双手并束高挂在支架上,两脚还被用力的撑开脚踝与大腿外侧绑在一起。

造型特殊的椅子上,火热而湿透了的胴体被拘束着,完全暴露在漆黑的世界里,令人兴奋激动的完美娇躯,却是一点也看不出是属於一名年纪轻轻的妙龄少女所有。

「唔……唔!噁……噁……」嘴里管线内突然排入大量噁心的透明液体,被拘束拴控制的嘴巴里,就是想吐也吐不出半滴的被强行灌入着。

喉咙灌浆的举动最是痛苦,一滴也吐不出来的被迫承受着,意识完全集中在难过与晕厥边缘两侧,但感觉……却是特别强烈!

头顶上挂着一串装满鲜红血液的透明滴管,在少女没有发觉的状态下,咕噜、咕噜的将鲜血由她的脊椎,顺流到背部血管的每条神经理面。

「啊!!」更残忍的是,一条活像阴茎的圆头钢管,似乎看准了这个时机,在少女最痛苦的时候,伺机便穿入她湿润黏滑的蜜穴里面。

(唔啊……救……救命……呜……)她的双脚早已酸麻颤抖的要命,两脚被大大的撑开后,下体尚离地面有三尺多高,除了勉强靠紧缚的双手维持外,如今下体的支撑力量,却是完全依赖着深入肉缝快达子宫的巨型钢管所固定。

嘴里的特殊液体让人难受异常,背后冰冷的寒意与贯穿身体伸入子宫的冰寒异物,却更残忍的令下体不停斑斑的溢出大量鲜血。

女体痛苦挣扎的想大声尖叫,然而口中的拘束,却只会让她垂下更多的唾液,呢喃的声音根本就没有人能听的清楚她所呼唤的每一句话。

这样的姿态不知持续了有多长的时间,浑身有如涂满油脂般的光滑肌肤里,事实上,酸楚的刺痛与生不如死的触觉早已超出了想像之外的苦。

下体私密之处原本已经痛到几乎麻木不仁,但两条钢管内所源源不断喷洒的莫名液体,却令少女产生有如被电击般的酥麻反应,敏管的肉唇器官,慢慢……

由穿插般的绝望刺痛,逐渐在转化成另一种难以忍受的鲜明刺激。

虫子噬咬的错觉在身体内四处乱窜,浑身乱七八糟的感觉一点也分不清楚哪一种痛,才是最真的苦!

反覆在昏厥与清醒之间徘徊,有如虫蛹般在痛苦与难言滋味中挣扎的女人,竟然,却是在佛堂中早已晕厥过去的少女美月。

这里,原本就是属於美月所拥有的个人房间,但自己到底何时被弄成此时模样的,内心却是一无所知。

「噁坳……唔啊……」直到所有的鲜红滴管都已流乾,这时,突然有一双手掌的指尖碰触到了少女背部,冰冷而又缓慢的宛如蛇吻一样狡猾,灵巧却又有意无意的玩弄着少女周身发烫的敏感之处。

「啊哈……美……美月……」娇柔无力的叫唤声十分的耳熟能详,但那女人的嗓音中却多了一股从来不曾有过的阴靡感受,让美月迷惘着。

「你……妈妈!哎啊……」当眼前的形影在美月面前拿下她口中的限制时,美月讶异而且清楚的看见了,对方那既熟悉却又陌生的艳丽脸孔。

「美月……」眼前的那人竟然就是自己的亲生母亲神代茉莉子,但让人完全无法确认的,却是身上那一股全然不同的淫邪气息。

尽管母亲的身上穿着的如同往昔一样朴实,表情与言语内那种庄重、优雅的纯善气息,却已经全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在美月有记忆以来,母亲是从来不曾有过这般奇怪的异样神情,脸上沾浊着些许残余精液的红润双腮中,一种淫媚妖艳的怪异感受正袭击着早已慌乱的美月双眼。

母亲的脸蛋虽然也有着往常相似的容貌,但红润雪白的细緻肌肤却好似变得像少女一般年轻,雪白肤色简直就要比美月的还更加细腻,衣服内一对肥硕硬挺的大奶子似乎变得更加雄伟,衣服上垂挂着一条又一条精亮的细白锁炼,宛如蛇缚一样系在身后,紧紧束缚着这身火红姣好的成熟胴体.

「妈……妈妈……你怎么在这里……快……快帮我放下来……」

「……」

「妈,快放我下来……」美月内心突然莫名的感到害怕着,眼前如假包换的母亲给她的震撼不下於自己身上的拘束强烈,对方炙热淫邪的一对眼睛注视着自己时,彷彿不像似看着女儿,而是盯着猎物一样的贪婪注目着。

「小宝贝……听妈妈说……」茉莉子似乎没有解开自己女儿的意思,她轻轻的抚弄着美月乌黑雪亮的浓密秀发,好像回到了从前小时候,贴在乖女儿耳根轻轻的述说着童话故事一样。

「妈妈昨天做了一场梦,梦见自己置身在了天堂里面,从此再也没有了悲伤与难过,只有无止无尽的欢乐喜悦与尽情享受……」

「妈……」

「嘘,先别说话……听妈妈说……」茉莉子娇媚的在美月脸颊上亲吻了一下,伸手抚弄着美月最为酸疼的敏感之处,一起身,站在女儿双眼注视的正前方。

「妈妈清醒之后,就一直忘不了那让人兴奋忘我的绝顶快乐……而且……开始恐惧会失去那份能痛快到淫水直流的清晰痛楚……」

「呜啊……妈妈不想失去……更害怕昨天的一切根本就不存在……」没想到话还没说完,茉莉子竟然就情不自禁的掐揉起自己的一对巨乳,脸上激动的神色,随着呻吟的叫声乳头也开始逐渐的硬挺起来。

「所以妈妈就开始拼命的手淫……但那感觉根本就不够刺激,妈妈只希望能再度感受一次那种飘飘欲仙的难忘滋味……可是你看……」外貌开始逐渐变得越加年轻的茉莉子话越说越淫,甚至,还扒的一声撕开了自己身上整齐的衣物,赤裸裸的露出一对仍在喷溢着丝丝乳汁的肥美巨乳。

「都……已经这么兴奋了……啊……却……却是痒的受不了……没了当时痛快……」不仅抚弄着肥美的乳肉,脸色羞红的茉莉子好像被什么力量催促着一样,又控制不住的解下衣裙,伸手抚玩着私处一对因「穿孔」伤痕而肿胀肥厚的大阴唇。

「妈……呜呜……」看见母亲下体那条无比淫乱的粉红淫裤,还有那唇肉上隐约有着许多被细针穿孔过的被虐痕迹,美月的脑海里几乎就无法将眼前「蜕变」成年轻貌美的淫艳女子,与想像中的慈爱母亲联想在一起。

「妈妈很痛苦……也很害怕……内心的声音却告诉妈妈,除非将女儿的心脏献给了主人后……妈妈渴望精液的淫乱骚穴里,才可以吃到主人好吃的大肉棒,再次品嚐那份销魂刺激的绝美快感……」

茉莉子每说完一个字,下体就不自觉的发着冷颤,似乎酥麻到控制不住的微妙神情在那姣好红晕的脸蛋上扭曲着。

「妈……呜……别这样……妈!」美月控制不住的哭泣着,母亲好像发疯了一样嘴里不停的胡淫乱语,但妈妈那对明亮乌黑的大眼睛,却好像一点都不像失意疯狂的丧失模样。

茉莉子那抽搐的四肢身躯与神色,似乎像在显示着脑海中正激发着不小的冲突与扭曲,尽管如此,最终结果,所有的理智与羞耻心还是被那美丽性感的「露唇淫裤」给吸的一滴不剩,全部变成更加渴望的性欲.

「肉棒……肉棒……妈妈的身体不能没有主人的肉棒……美月……我的乖女儿……帮帮妈妈……救妈妈……」

「呜……妈……不要吓美月啊……呜呜……呜……」

「妈妈得不到高潮……是会死掉的……这里……简直一动就会痒得人家死去活来……想肉棒想的要命……」眼眶泛红的少妇无法抑止自己嘴巴诉说着既可怕又恶毒的邪恶情欲,禁不住爱抚着湿润阴唇的熟女美妇,就这样双手一翻……将自己内摺的粉红嫩唇给大大撑出,刹时却现出了四对金光闪闪的小阴环.

「呜呜……不要这样……你快醒一醒!啊……妈妈……不要这样!呜……」

抽抽噎噎的美月此时已再也无法隐忍下去,双眼崩溃的大声哭泣起来。

「这里已经变成普通肉棒无法满足的地步了……你看……你看……哎啊……还有这……」突然,美妇上身溢出黄白乳汁的大奶头,噗的一声,肥涨的皮肉就撑开了乳心,赫然竟钻出了一对碧绿晶亮的大眼珠!

「啊啊!!」绿珠就在茉莉子的双乳前端,邪恶地睁目注视着自己女儿,遽吓失神的美月当场几乎就已屎尿失禁……整个人儿差点没要昏死过去。

「唔……啊……牠……又……想要了……你看……嗯啊……」酥胸正急遽妖化的淫乳艳妓搓弄着两条看似粗黑肉茎的大奶棒,摇晃着前端一对碧绿发光的大眼珠,邪恶的诡谲模样变得好不吓人!

「不……不!」

「啊啊!看……要……完全……出来了……啊!」邪恶的蛊虫终於露出了它最真实的邪恶模样,在绝美的巨乳美妇胸前,结成了一对潺潺垂吊精液的乳阴茎,丑陋的淫物与姣好纤细的雪白娇躯合而为一,一种说不出的淫邪气息正渲染着外在一切。

「妈!妈妈……你快醒一醒啊!你被恶魔附身了!快醒一醒啊!」忘了浑身痛楚的剧烈刺激,美月拼命哭泣的大声叫唤着,最尊敬的母亲如今变成了活生生的恶魔淫兽,在怎么样的伤痛,都不会比内心的痛苦挣扎难过!

「啊啊……美月……我……哎啊……」女儿痛苦的叫唤声似乎真的起了一些作用,但见茉莉子的眼神突然为之一变,收缩的瞳孔露出痛苦不堪的挣扎神色。

「我……不能这样……不……」

茉莉子浑身颤抖的双膝软跪,内心不知怎么好想拼命痛哭,但才没隔多久时间,羞耻憎恶的情绪,又被散发红光的淫肉内裤给吞噬而去,挣扎的四肢最终还是服膺原始的冲动兽欲,不再违背离开的乖乖套弄着喷乳淫棒。

母亲眼角滴落的斑斑泪滴,似乎显示着爱女的伤痛能唤醒她残留不多的真实心性,但嘴巴里仍开心的舔弄着硬挺淫棒,浑浊的眼神又恢复了贪婪同时,似乎,已明白不过的告诉着美月……母亲这辈子很可能都再也醒不回来原有的慈爱模样!

「快醒一醒啊……呜呜……妈妈!」

「呜……美……月……啊……」茉莉子的表情变得十分奇怪,尽管女儿一句一句发自内心的声嘶呐喊,但粉脸上的妖异表情却渐渐的失去了痛苦神色,好像这身体最终还是被某种邪恶的力量给完全控制,下贱的躯体不再拥有记忆中母亲关心与疼惜的旧有形象。

「我不能……屈服……我……要……救……妈妈……」心里默念着樱子老师教过的神明静心咒,但现在混乱的思绪,根本就没办法将它重头至尾完整複诵一遍。

(这……是……什么感觉……?好热啊……有……有东西要出来了!)茉莉子心神一振,颤抖的拨弄着大阴唇上的数对穿环,制造更多淫水,让穴内腹中股涨的怪异之物成顺利的滑出下体……

「啊啊……你看……又……要出来了……」更让美月几乎再度哭叫出声的,是一条由茉莉子下体湿润的阴唇内,一寸、一寸钻露出头的肥长淫茎!

「这……这是……啊嗯……呵……妈……是妈妈的肉棒?……这是我的大肉棒……」湿润肥大的粗肥阴茎宛如三倍大的巨蛇一样,比摇晃的两头乳茎还要粗上不少。

龟头部位像似蛇跟巨虫的混合体,灵巧的钻出茉莉子被大大撑开的细嫩肉缝,一条沾满泛黄淫液的蛊毒邪物,就这样盘据在茉莉子自己那对雄伟雪白的巨乳上。

「美……美月……妈妈的乖女儿……啊哈……」

「呜呜……啊啊啊……啊……」美月感觉自己快要疯了,再也不愿思考的脑子里恨不了自己能死掉算了,要她亲眼看着堕落沈沦的母亲再继续蜕变下去……

实比杀死她还更让人痛苦不堪。

「妈妈现在很想要你……想要……插进你湿润的小骚穴……嗯哈……」

连神智都慢慢的丧失母亲该有的尊严,二段魔化后的淫妇灵魂,在丧失拥有「心」的那一刻前,早已注定了不可能得到救赎.

「不!」

「喃谟泗无前方……五雷灭妖咒……」思绪心灵都被压迫到了最极限,美月体内优异的伏魔资质与本能终於不由自主的被激发而出!

「灭妖咒……破邪!!」少女不用结印,单凭口语竟就发出了只有宗师阶级才使吟唱的高等破魔印!

「啊!!」只听见母亲痛苦的大叫一声,由少女身上凝结出的五道晶光,就全数的钻入了茉莉子魔化的身体内,强光就在遽变的妖体内疯狂的激动爆裂!

「碰!破!」

就在一阵骚动过后,燃烧圣光火焰的伏魔结印,最终就只留下了烟雾瀰漫的朦胧现场。

「呜呜……呜呜呜……呜……」

「妈……呜呜……美月不是故意的……」发出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强大咒术后,美月反倒担心这样的激烈攻击是否会害死最心爱的母亲呢,内心的难过挣扎令她的痛苦的哭泣不止。

「唔……嗃呃……嗃……美月……真是个坏孩子……」爆炸之后的余威在艳妇身上瀰漫着浓浓烟雾,然而这样激烈的圣魔冲击相互对决下,却是产生出令美月意想不到的可怕后果。

「妈!嗯啊!」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浓烟散去之后,茉莉子的模样可怕的令美月失声大叫。

爆裂的强光虽让茉莉子的躯体四肢严重失血,但重要的部位上仍激发出了本能「潜藏」的防禦淫具,「针性银衣」与「锁骨钩炼」替她挡下了致命的催魔强光,异化的邪蛊则穿破全身筋骨,替茉莉子受伤流血的四肢躯体弥补缺口。

哭泣的美月其实并未想到自己的破魔结印还没施放完整,在惧吓情况下,她只催放出强力的五雷咒,却没佈好结界将魔体封印,因此茉莉子尽管肉身受了重伤,却只能算是坏去了一部份的人类的皮血与神经,反而助长了肉体妖化的进行方式。

「哼……真是令妈妈痛心,美月已经变成不乖的坏女孩了……」

「呜……呜……」

「看来不好好调制你的话……你是不肯乖乖听话……」内衣上能穿透肌肤的银白针刺,逐渐的要将茉莉子嗜虐的「女王」血给完全唤醒,巨乳细腰的雪白粉背上此时竟钻出一对锋利的蛛爪,纠结着脊椎以下四散开来的银白钩炼。

不仅如此,茉莉子的神情与肢体似乎又进入了第三阶段的魔化,经过「丧心蛊」的修补作用之后,邪恶的乳茎已然变成两条像巨虫一样的蛇眼邪珠,而被炸断的下身淫棍,此时更由茎皮内钻出另一条紫黑黏瘤的异种触鬚,有如蛇身脱皮一般,露出的头部还裂开成颚,张开蛇身虫嘴的吐着绿液。

宛如一副由痴狱淫穴中爬行而出的妖兽淫魔,此时身影焉然成形!

爱女无心的促成之下,不但没有唤醒爱母,竟反而将茉莉子潜藏的三大淫能给全数激发而起,未经幸男调教的懵懂魔躯,却已然在此刻顺利的完成脱皮蜕化阶段,变成为她主人所期待中的淫魔艳女。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