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秋夜,微风卷落的枯叶发出啬啬的声息,泛黄的叶片飘散到木屋的根板上时,却立刻被漩涡般的黑气给吞噬成灰烬.

这间木屋是茉莉子的私密房间,然而如今,却已正式成为亲姪所专属的乐园,随时为这个生命中,仅存唯一的男性而敞开.

幸男清醒过来后,呆呆的坐在镜子前已经有几个小时之久,好奇的表情彷彿只关心着自己那冰雪娇艳的细緻颜面外,就只注视着胸前那对被双手把玩的圆圆椒乳,好似,一点都没把心思放在下体仍在替自己口交的美妇身上。

「这……这是我吗?」表情神态宛如脱胎换骨,原本柔弱内向的少年姿态荡然无存,阴邪的笑容在俊俏的脸颊上有着一股异样的娇美,亦男亦女的躯壳里面隐藏的灵魂分辨不出究竟是该属於谁所拥有。

「我是谁?幸男吗?……是……真的是我!呵呵……」经历过诡谲的精神融合后,少年懦弱的心绪由害怕失去自我意识中苏醒,感觉似乎一点也不难过,反而有种说不出的痛快在他内心里逐渐产生。

「这……是我的身体……」恐惧的心理已经过去,幸男线上只感到兴奋与刺激,痛快与跃跃欲试的感觉不停浮现心头.

「我拥有了魔灵主人的力量……」

「是的……拥有这样的记忆真是叫人兴奋……」怪异的少年痴狂的淫笑着,彷彿善良的本质已被无形中抽剥的一丝不剩,对於神族后裔的自己竟然拥有恶魔的力量狂喜不已。

「唔……噁唔……咕噜……噗噗……」鲜血的肌肤里面像似有一大堆的虫子在奔跑,紫青的血肉上面宛如烙印着一幅鲜艳的刺青图腾,亦男亦女的诡异少年,如今浑身透露着那股妖化后所特有的丝丝纹路。

「记忆……这……调教阿姨的记忆……」不仅回忆起那段散失的记忆,幸男才一闭上眼睛,脑海中便浮现出前日清晨调制茉莉子的淫邪画面,失去的片段印象忆尽管让他双眉紧紧的皱在一起,但在睁眼的瞬间,却又堆满了那份自信、淫邪的可憎笑容。

「嘿嘿……是的……主人已经教训过那个顽固的阿姨了……现在的她会比狗还要更乖巧呢……」就在此时熟悉的少女声音又在幸男耳边想起。

「哈哈……阿姨……原来你变成小母狗之后,竟是如此可爱的呢……」幸男的话语刚说完,只见床缘下竟早已跪卧着一条雪白娇嫩的女人身躯,像狗一样趴在底上挺高屁股,任由肉缝与菊蕾内的两条电动阴茎来回转动,散发嗡嗡嗡的吵杂声。

「她已经越来越下贱的要命,杀死自己女儿之后就像疯了一样跪在主人身边手淫,一分一秒都停不下来一样。」

「嘻嘻……阿姨一直在等待的……是这个吧……」幸男将自己的双脚打开,让下体的淫物毫无遮蔽的暴露在茉莉子的眼前。

「啊……是……是!啊哈……」

「幸……幸男……嗯嗯……咀吮……」满脸红润的茉莉子嘴里脸上沾满了自己湿润的唾液,不停想口交的嘴唇已经完全湿润,情不自禁的就主动向前将硕大滚烫的阳物一口套在几乎包裹不住的小嘴中。

「呵呵……这么想要呢……」尽管幸男任由飢渴的牡兽予取於求,但男根始终却没有射出半滴精液,艰酸的口腔里渐渐的显得酸楚,一整天的手淫下来,若非有着足够的爱液与体力,否则无法像现在这般还能充满无穷淫欲一样,痴恋般含舔着恶臭的硬物。

「看看你自己……阿姨,你知道自己现在到底在干些什么丑事吗?」幸男说完更不怀好意的就将自己的指头深入到阿姨的湿唇里面。

「啊……幸男……」茉莉子似乎内心急切的要命,嘴巴里已经使尽了所有高超的舔茎绝技,但刚完成淫灵交合之体的幸男却一点也不为所动,只是一面舒服的任由对方拼命讨好,尽力的舔弄对方兴奋难堪的地方。

「你在替自己姪儿口交呢,哼哼……难道你忘了以前是怎么教训我的吗?」

幸男的气焰变的嚣张狂妄,因为现在的他,已经拥有对阿姨绝对的权力。

「啊啊……我……我……」

如今茉莉子的身体已经被改造成无可救药的淫妇,没有主人了阴茎就无法得到真正高潮的地步,尽管她已经真实的体认到自己早已跟往常「不一样」,但若没有得到幸男的亲口答应,沦落为奴隶身份的自己根本就不敢有所越举.

「好难过……求求你……啊……」茉莉子如今已被幸男灵巧的指头折磨的欲求不满,受到银环肉裤改造过的奇痒淫唇,眼看再不把滚烫的肉棒放进去的话,欲念的「淫蛇」就要钻破此处骚穴,赤裸裸的在姪子面前露出淫魔艳女的最真模样。

尽管蛇头不断的在自己腹中徘徊肿涨,但茉莉子仍极力的压抑着自己急切欲淫的妖化形体,并非是为隐匿淫性的一味讨好表现,而是茉莉子已以明白,在淫魔色界当中,永远只有代表威势、侵略的主导一方,才能显露出象徵征服的雄性器官与淫性邪触.

因此,在没有得到创造自己的主人允许前,茉莉子根本是不敢露出丝毫的妖魔淫态来满足自己。

「主……人……求求你恩准我吧……快把那东西放进来……哎啊……」看着幸男手上沾满自己兴奋的黏液,茉莉子情不自禁的将姪儿指头给舔食乾净,舌尖垂丝的痴态彷彿口中所含的是男人的雄伟性器一样。

「是谁允许你称呼我为主人的?」

「是啊,主人还没正式收你为淫奴,竟敢如此大胆……哼哼……」一旁妖夜的声音呼应着说道。

「主……主人……」茉莉子的脸蛋越是羞红的难看,她似乎已经开始体认到下体的淫裤越来越无法在被羞辱时传达痛快的滋味到性器里面,却一点也不知道这是因为她已经变得越来越不知羞耻,需要更强烈的羞辱才会舒服……

这种感觉会逐渐进化,当一般的羞辱越也无法令她感到舒服时,淫肉邪裤会再度减低性刺激的传递以修正她的耻辱感觉,当粉红淫裤对外在刺激不再传达兴奋时,一旦被人羞辱,茉莉子就不由自主的想手淫、想插入……

「不……以后不准你对任何人用上这个称谓,知道吗?」没想到幸男竟然断然拒绝自己阿姨这样发自内心的忠诚表现.

「嗯?」

「比起多一个听话的淫奴,我更喜欢一名充满背德受虐淫性的好阿姨。」

「啊啊……这……」

「难道……你这淫妇还有什么不满意?你可知道这句的意思是什么吗?以后只要叫你一声「阿姨」……对你这不知廉耻的贱货来说可是莫大的刺激呢,你说是不是……」

「啊啊……」血亲的冲击唤醒茉莉子身为代理母亲的自觉与羞辱,湿润的淫内裤上再度激起一阵又一阵晶亮鲜红的光芒,私处内像尿液一样不断涌出的,竟然是女人最珍贵稀少的潺潺蜜液。

「阿姨……阿姨……嘻嘻……是不是比听到淫妇贱货更让你兴奋难耐呢?」

「是……阿……姨……知道了……」这样的决定,竟是让茉莉子觉得更加羞愧刺激,顶着永远无法消灭的背德齿辱,茉莉子知道自己已经是个连淫奴的地位都称不上的下贱婊子。

但她现在已经不在乎了,越是感到自己下贱,痛快的感觉就不曾间断……

「嘻嘻嘻,我允许你称呼我亲爱的或更亲密淫乱的称谓,若你不喜欢自称阿姨的话,我可以允许你自称淫妇、小骚货什么的……嘻嘻,反正只要让你觉得自己越下贱越好……」

「……」好羞耻的感觉让茉莉子抽搐的颤抖,但好喜欢这样的感觉却让她沈醉的享受着酥麻。

「听清楚了吗?你这个为了性欲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淫乱妓女……」

「是……呜……亲……亲爱的……」粉红色的性感肉裤仍湿淋淋的套在齿股的上缘紧缩的吸收着淫液,不再散发出阵阵红光,却能在被羞辱的同时产生新的快感,让流出的淫水更加浓密。

「很好……再来……该检验看看你这段时间到底成长了多少……」少年淫邪的开怀大笑着,突然探入女体粉蜜湿唇的三根指头,竟就用力的伸手一夹,好样强拉着对方G点般,死命的将硬核拖出。

「啊啊……别……别这样……嗯啊!」茉莉子惊讶的尖叫着,痛苦与酸疼已经分不出是什么感觉,被强迫拉出的紧绷刺痛感,是有别於因兴奋而钻出的不同感触.

「这是什么呢?嘻嘻嘻嘻……」

「啊啊……别……要……受……受不了了……啊……」就在幸男的用力拉扯下,再也隐藏不住的穴心硬核就被直直的被拖出体外,没有女性原有的那副模样,只有着丑陋虫身的颚嘴蛇茎,就这样塞满了自己紧缩黏腻的穴口,冰冷的鳞,片片的摩擦着沾满淫液的小金环.

「哈哈哈哈……没想到在你体内的小淫蛊竟然会成长出这么健康的虐悦蛇茎,看来你本身就是个非常值得开发的天生淫妇……」

「啊啊……好奇怪……我好奇怪……啊……」

「你早已完全迷恋上被羞辱的感觉吧……嘴里难过的说不要,其实心里却根本是想的要命……咭咭咭……」恶魔的话完全说中了茉莉子的心事,她羞愧的无处的躲,但兴奋的肉体却是克制不住的不停高潮……

「啊啊……啊啊……」

「哼,真是条丑陋又噁心的小淫物……」暗处的镜子里妖夜突然发出声响,嘲讽的声音不断的刺激着茉莉子,彷彿她已经越来越接近主人所期待的模样。

「你可曾还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就一直最喜欢在你身边撒娇,很久以前幸男就很渴望能得到你的关爱……」幸男的话锋之转,眼睛里露着异样般的情绪,似乎对於这生命中第二个母亲有着其他浓烈的感觉存在。

「幸……幸男……哎啊!」没想到幸男此时竟开始反过身来,用双手替长出蛇茎的茉莉子手淫着那条粗黑湿黏的大淫物。

「停……啊啊……髒……啊啊……」矛盾的心理让茉莉子浑身变得乱七八糟又热烘烘的,亢奋的激动情绪忍不住就在蛇茎上喷出一股又一股乳黄色的诡异浓液。

「如同你现在渴望的需要我疼爱你一样,茉莉子阿姨就像幸男的母亲一样,但……你却从来只会责备我……连一点母爱都不肯施舍……」突然间幸男的表情竟是阴狠的垂了下来。

「不……不是的!」

「难道……凌虐我只会让你快乐……惩罚我更令你痛快吗……是不是?嘻嘻……」幸男用暗示性的极端言词诱导着对方。

「不……不是这样的……呜呜……不是……啊啊啊……」茉莉子急切的想解释,但聪明的女人知道这根本一点用也没有,自己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娴熟严厉的好女人了,而眼前越来越歹毒的男主人,所说出的每一句恶毒话语,其实却只是更加的刺激着她熊熊变态的受虐情欲.

「不要否认你的变态……嘻嘻……你这条可悲没救的烂贱货……」

情绪激动得想痛哭,但被肉裤改造后的矛盾下体,却舒爽得直令茉莉子想尖叫,尽管没有得到应得赏赐的高潮,但怪异的肉体却时时刻刻都在贪婪的品嚐着每一分每一滴的不同快感。

「呜……啊啊……我不行了……你……你……」

「啊!给我……给我吧……呜呜……呜……」茉莉子的情绪已经完全崩溃,难过的感觉似乎达到了最高点,现在的她心里早已明白,就算幸男要她做任何事也不会再拒绝的,只要能让她不再难过下去,就算马上要她性命也毫不犹豫。

「给你什么呢?」

「我……我……」茉莉子急切的说不出话来,但就在下体蛇茎不断射出浓浓的黄精时,她的理智与伪装却同时崩溃……

「鸡巴!给我你的鸡巴……我要!呜呜……」始终无法由自己清醒意识中吐出的几句淫话,在强忍之下只是更羞耻的再次崩溃而已,哭泣的眼睛变的贪婪,豁出的情绪让茉莉子亢奋得只有更加的期待。

「嘻嘻嘻……她已经快不行了……」妖夜清楚着茉莉子身上每一滴的变化,看着粉红的肉裤蕾边像活物般开放出新的花瓣,她知道这变态的身体又进入到另外一层阶段,逐渐从受虐中获得高潮……

「嘻嘻,为了鸡巴你就可以亲手杀死美月吗?嘿嘿……茉莉子阿姨……你是何时变得如此下贱呢?」

「呜……我……下贱……?啊啊!」茉莉子征时顿了一下,跟着剧烈的羞耻就让两片肉唇噗噗喷出透明淫液,粉红肉裤的淫威瞬间无声无息的又在女人身上激烈发作。

「啧、啧、啧……才说你下贱就兴奋了,嘿嘿……真是无药可救的淫妇.」

「我……我不知道……你把我变得好奇怪……啊啊……是……是这条内裤……是……啊……」茉莉子激动的试图想脱去内裤,但才一触碰浑身就产生酥麻中断的痛楚,颤抖的手指始终无法如意的取下淫裤。

「又何必逞强呢?是不是……这样才会令你更加痛快?」

「呜啊……才一……泄身就……就会失去理智……拼命的想要那啊……啊哈……」

「想要这个吗?」

「啊啊……是……别……别这……样折磨我……我是你……阿……姨……救救我……给我……求求……哎啊!」

哭泣的女人残喘着最后的一丝人性,面对被亲姪无情的淫兽化调教后,身体正承受无比巨量的羞耻……麻木的情感已然无情的告诉着她,自己早已是彻底变质成另外一种不敢想像的可怕生物了。

「哼哼……你这变态的淫妇……说起来我应该要恨死你才对的,不是吗?」

「哈……啊啊啊……啊……」幸男的双手没有停止玩弄茉莉子的蛇茎,吐出又浓又臭的乳黄液体后,通体湿润的蛇茎红皮竟开始产生脱皮现象,在幸男手上留下剥落的透明黏膜,由通体红色的蛇茎,慢慢却变成为更接近向男人阴茎般肤色……

「为了表达我对阿姨的爱意,我决定让你这里绽放出更多充满毒液的蜜、身体蜕化成最阴冷的蛛、下体拥有最淫乱的蛇,这对你才是真正最美丽的原貌……你说是不是?阿姨……」

「嗯啊……幸男……啊……不是的……不要……阿姨求你……」听完幸男的话语之后,茉莉子冷颤的躯只有露出更妩媚的淫,吐气如丝的唇好似哀伤又似无助的分泌着更多更多嗜虐的蜜,渲染着画面中的一切一切。

「嘻嘻嘻……我知道你最爱的东西是什么,将身子转过去……」

「是……是!」急切的美妇果然像条母狗一样的转过身去,乖巧的摇晃着甩出黏液的双臀,哀声期盼的讨好着对方。

「我会将所有浊白丑陋的精液赏赐给你的屁眼,尽管我憎恶你,但我还是会给你的嘴巴吃遍我所有最腥臭的精,肚子里灌满我的屎尿……但最疼最痒的骚穴里,却是永远也得不到最滚烫的淫茎……」

「嘻嘻……主人对她真是仁慈呢……」妖夜不怀好意的娇笑着,似乎越惨酷的淫虐就能为茉莉子变态的身体带来更大的刺激。

「你……啊……啊啊啊……」强烈的羞耻与一再地绝望梦魇,令那条红色的小肉裤紧缩到变成像刺青一样的东西,妖艳的花瓣深深的烙印在不断喷出淫水的嫩唇旁边,鲜红的大大开张着花瓣,随着蛇茎自由的伸缩来取悦自己。

身后的男根滚烫的滋意在茉莉子菊蕾内抽插,不再保有人性般的凶残,让幸男不断的藉由紧绷的助力,把大量大量浓稠腥烈的精液给灌满阿姨的肚子。

「啊啊……好烫……好……啊哈、啊哈……」

「更多、更多!我要在肠子里灌入比你女儿吃过更多的精液!桀桀桀……」

邪恶的心性在幸男的内心里不断被激起,一点都不怀疑自己是否受到了魔灵影响,因为他现在想要做的事……只会比先前来的更加可怕。

「啊!啊……啊啊啊啊!」肉体已经被完全捣烂的错觉,夹杂着激烈难忍的奇异快感,在喷发灌入的时刻里,竟然同时产生出饱足满与更需要两种截然不同滋味,让茉莉子几乎开始怀疑脑子是否已经烧坏了一样!

「嘿嘿,小肉裤已经不再让你容易得到高潮了是不是?嘻嘻……它无时无刻的都在修正你的身心灵,并且持续的令你变得更加变态,时间越久……身体就会越加变成无可遏止的贪婪……」

「就像现在一样,无法单靠羞辱得到刺激的你,是需要靠自己更加放肆变态的行径去争取男人的阴茎……」幸男再一次诱导般的提示着不知所措的茉莉子。

「以后……还会让你习惯这样淫烂的身躯,随时在我的面前做出淫猥射精与喷出尿液的表演,用一个最羞耻低贱的淫妇身份活下去……」

「啊啊啊……」虫头蛇身的肉阴茎让茉莉子浑身控制不住的大声哀嚎,这条被拖出的肥长肉茎就控制在自己的亲姪子手里,背后不停被灌精洗肠与快速的搓弄掐揉下,已令茉莉子控制不住自己,禁不住哀嚎痛哭的持续疯狂射精。

「才一脱皮蜕变就又成长了……嘻嘻嘻……」幸男看着自己手心里的淫蛇肉棒,不断的脱皮射精后已经有些不太一样。

痛苦、亢奋、激动到几乎立刻晕厥过去的茉莉子,下体的蛇茎依然握在幸男的手里面,然而当他松开的同时,这条应该变软的蛇身却彷彿多了自我的意识一样,匍匐在美妇胸前蠢动,不再受到茉莉子所控制一样。

「啊!!」只见同化於身体内的深红「刺青」,快速的蔓延到粗长蛇茎上缘,交卷成一根鲜艳通红的股涨肉茎,在越拖越长的蛇体承受不住鲜红血印的频频钻延下,砰的一声,丑陋的虫首顿时竟就爆了开来!

「嘻嘻……成了……新的肉淫具又有新的面貌……嘻……」看着爆开的虫首肉块四散,残存的精血竟快速的就结成一张开满花瓣的肉玫瑰,片片层层绽放的同时,由里向外的却露出一头宛如张开巨翅的眼镜蛇身,嘴里还吐着开瓣的蛇信。

「嘶嘶……」尽管本体的美妇已经晕死过去了,但下体这条花蛇却恍如重获新生的淫物一般,全然不受宿主所控制。

「啊哈……这个淫妇根本不知道,自己体内的淫力在相互冲突退化中……竟然就破除掉了自身神女族血的神圣禁忌……」妖夜讚叹般的娇笑着,看着接受多重淫术改造后的女体一再变化,几乎快接近完美淫兽的模样让她也莫名的兴奋着。

看着巨变后的一切,面无表情的幸男只是浅浅的裂嘴一笑,对着载浮载沈的美艳妇人下体……就这样喃喃的说道。

「嘻嘻嘻……先前阿姨身上所花费的各种至绝淫术并没有丝毫浪费呢,嘿嘿……我已经慢慢的想起那种感觉……这正是专门为调制神女一族所创造出的合成淫术……」

「不毁去原本意识、又能在神女的身躯中,创造出一条完全不会相互排斥的终极淫物了……」

「那……这条新生的小蛇就是主人说过,真正拥有侵噬「神女族血」的究极淫兽啰。」听过主人的话语,妖夜跟着也兴奋的问道。

「嘿嘿……初生的小淫蛇……从今天起,你就叫做「弁邪天禁」……」

「嘶嘶……」邪恶的茎蛇双眼绽放着光芒,彷彿明白了自己的未来与使命。

可悲的生物贪婪的在呼吸着新生的每一刻,茉莉子如今已被活生生的撕裂成两半,一半的灵魂成了不折不扣的被虐淫妇,另一半的肉灵中,则成了对付相同血缘的族人们,最有效的致命毒素……

「嘻嘻,你是茉莉子劣性贪婪的灵魂所化成的分体,但你这「阴灵」的嗜虐本质与这身原有的「阳身」被虐性情将互为表里……当她被虐的淫性越高昂、你嗜虐的魔力也就会跟着越强……」

所谓的阴灵,就是不具固定形体并能影响人的意识、甚至依附人身蜕化成魔的灵体,而阳身则是被其寄附的宿主,然而这种利用宿主还能锻炼出另外一种新的阴灵者,也唯有所有魔灵之主的超级邪术师,才办的到。

「而且,一旦被你的利牙咬上一口后,任何贞洁烈女都会在不知不觉中染上那嗜虐无耻的下流淫病,这样的邪物正是用来对付神女族最重要的关键……」

「嘿嘿嘿……同时蛇毒中带来的绝顶快感可更胜那条有形的淫裤数倍……」

「嘶嘶……」双瞳绽放着碧绿银丝,口中正吐着颤动的舌信,似乎……在寂静的深夜里面,已被那嘶嘶吐着毒雾的阴森气息给彻底笼罩。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