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微微的凉风吹拂在少年的脸颊上,也许是在睡梦中流了一身汗的关系,夏季的阴雨天气中仍带来一些寒意。

昏昏沈沈的幸男不由自主的抖啰起来,好像身上没有穿着任何衣物,身体缩成一团,就连寻常的地板都感觉有无比的凉意。

「唔唔……好冷……这里是哪里……」瞇着眼睛的少年只觉得四周一片黑暗。

「主人……你醒过来了呢……」熟悉的声音在幸男的耳边响起。

「你……你是谁?」卷曲的幸男望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朦胧的身影往自己的方向走过来,纤细的雪白娇躯一丝不挂的停下脚步,吹弹可破的银月双腮上推满了神秘的笑容。

「是你……」幸男的脸上跟着也红了起来,有生以来从未这么接近的看过完全裸体的少女身体,悸动的思绪不仅让股间起了强烈反应,就连眼睛也像着魔一样的不断睁大。

「呵呵……怎么这么老实呢……小弟弟已经长大了,真有趣……」少女甜美的声音莺莺的笑着,那副美丽的颜面似乎已经到了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彷彿让幸男有种不真实的错觉.

「别……别看……」幸男遮住自己的下体难堪的无处可躲,但自己的眼睛却不时偷偷瞄着对方通体雪嫩的白玉肌肤无法移开.

「还这么害羞,那主人的处男就请交给我吧……」裸体的美女脸蛋似乎会随着幸男的思绪起伏变化一样,当他害羞垂首的低头时,眼角不经意的发觉妙龄少女的脸面似乎又变得更加妩媚而令人无法抗拒。

「这里肿的很难受吧……嘻嘻……让我帮你消消……」

「唔……嗯啊……」湿润的小嘴紧紧的套住幸男发胀的小肉棒,触感似乎跟自己手淫有着非常大的不同,尤其是这样美丽的女子替自己口交,亢奋的思绪让敏感的阳具颤抖的几乎随时都准备要射出来一样。

「啊……啊啊……」

「咀……舔……咀咀……吮吮……」少女回眸一笑得继续舔弄着,温热的舌尖运用高超的技巧在少年睾丸与鼠奚部位上来回吸弄,粉红的小嘴再度套在龟头的地方时,兴奋的胀红阴茎却已忍不住的将浓稠的白白精液,不小心射在少女的嘴唇与鼻樑上面。

「唔啊……」

「对……对不起……唔……」对於自己的糗态感到羞愧不已的幸男狼狈的说道。

「又浓又腥的味道……真美味……」少女对幸男的歉意一点都不以为意,舌头里好像舔食着十分珍贵的东西一样,一点都不浪费的把黏稠状的液体全吃到嘴巴里去。

「舒服吗?嘻嘻……嘻……」少女乌黑的大眼睛望着满脸通红的幸男笑道,直盯的幸男点点头后才开心的笑道。

「你……你不是真的宫守御吧,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幸男尽管搞不清楚状况,但毕竟还不是个傻子,他不敢正眼的看着活生生跪在自己面前的绝色美女,只是禁不住好奇的吞吞吐吐问道。

「我叫妖夜。」这次,少女坦率的琅琅说道。

「不过这是以前主人给我取的名字,从今以后,主人你爱叫我什么名字我就是什么呢……」

「为什么……你……为何要叫我主人?」

「嘻……这个问题……以后你自然就会明白的……」妖夜没有多说什么,拉着幸男的手往自己私处的地方就将对方的指尖塞了进去。

「啊啊……你……」幸男从小就在封闭保守的女性环境中成长,根本就没想到对方会做出如此大胆直接的放荡举动。

「嗯啊……这……这里……很好……摸这里……」妖夜脸上也兴奋的娇声呻吟着,引领着少年的指尖在神秘又湿润无比的紧闭嫩穴中搜寻着,一直到发抖的手指触碰到冰冷的硬物时,幸男隐约才发觉中指好像钩住了什么细小银环的铁片一样。

「哈……是那里……啊啊……拉……拉开来……」妖夜的脸上变得兴奋无比,好像少年触碰到她最敏感的部位一样,渴求的声音不断催促,白细的粉臂抓紧对方的手腕发浪般的哀叫道。

「拉……拉……快拉出来……啊啊……啊啊啊……」妖夜的喘息声越来越大,但胆小的幸男手指却发抖的没有勇气将那藏在肉穴深处的银环给拉出体外,手指停留在美妙的嫩穴里越久,发软的肉棒就不自觉的又变得坚硬无比而涨痛难耐。

「啊啊……别……别怕……拉……拉……」手指停留在妖夜的下体越久,发情的娇媚肉体就越加激动难耐,已经完全湿透的骚穴内再也受不了幸男手指的沟弄下,妖夜的双手开始引导着少年一点一滴的将深埋的银环往外拉……

「唔……嗯?……嗯……啊啊!」幸男越来越觉得不太对劲,沟弄出的小银环好像拉炼一样,被他一分一分的往上抽开时,妖夜的小嫩穴竟然像分开的瓣膜肉片不停错开,越来越潮湿的内璧向上蔓延开来,整个人的身体最后竟像衣服夹克一样就被剖成了两半。

「你……你……啊啊啊!!」幸男内心感到无比惊恐害怕的尖叫出来,但仍是活生生肉体的诡异肉办却不停喷出黏液与鲜血的扑向幸男的身体上,宛如巨大的肉唇扑在身上,令他连叫的机会都来不及,整个人就已经被包附吞噬在妖夜纤细瘦小的躯壳内!

「咕噜……咕……噜……」幸男只觉得身体无比的紧绷难受,睁不开的双眼让他恐惧的不断挣扎尖叫,但就在一瞬间的时间里他发觉到自己眼睛竟然早已张开来了,而先前的所有不适也好像突然之间就全部消失不见了一样。

「啊啊……这……这是怎么回事……啊!」全身黏呼呼的感觉让幸男有种既难受又痛快的错觉,视线一移到自己下体时,赫然却发现胸前长出了一对肥美圆滑的大奶子,而且阴丛下面的肉棒此时竟已不翼而飞.

「这……哀啊……这……」不仅如此,当他的指头伸到自己原本应该存在的性器官上头时,还发觉到稀疏的阴毛下方竟多出来两片如假包换的小嫩唇,炙热的唇肉上还隐约可以感觉到里面所分泌出来的湿润淫液……

「我……我的东西……在……在里面?嗯……啊啊……」股涨发麻的感觉在女性化的肉唇内传来阵阵骚动发痒的滋味,全身酸软难受的幸男忍不住的发出如同少女般的呻吟声。

「嘻……主人……这……这样明白了吗?」妖夜熟悉的声音竟由幸男自己嘴巴里传了出来。

「你……我……怎么了……怎么会这样……」

「嘻嘻……妖夜本来就是精灵般的灵体……可以是你夸下的淫奴,也可以成为像你身上所幻想的衣物一样……只要主人心里想要什么……妖夜都能成为主人心中的各种欲望……」

「什……什么……」虽然幸男下体已经变成跟女人一样光溜一片,但感觉上自己的肉棒却好像被十分温暖的层层肉膜给包围起来,每产生一丝丝晃动,私处里面早已勃起的阴茎就觉得十分兴奋到想射精的地步。

「我……唔……啊啊!怎么会这样……」幸男强忍着想射精的念头挣扎的四处乱晃,当他注视到自己眼前的一面大银镜的同时,讶异的思绪更是激动不比。

因为映入眼帘的形象已经不再是少年那俊俏忧郁的身影,而已少女般娇嫩白晰、如假包换的妖夜魔女模样……

「主人的渴望不是拥有像这样美妙的身体吗?以后……不管何时都可以将妖夜身体当成衣服一样穿上,也可以随时随地穿上自己最喜爱的性感衣物,啊哈……」妖夜一面诉说的同时,幸男似乎竟能够感受到她的兴奋与刺激。

「我……这……啊哈……啊啊……」不知自己手指正在抠弄着骚穴内的湿唇与硬核的他,就这样快速的随同这少女的身躯,第一次体验到女人複杂绵密的绝顶高潮。

诡谲的是,湿穴中不仅溢出大量晶亮的蜜液外,还混杂有男性浊白的黏稠液体.

「啊哈……哈……呼……哈……哈……」同时产生两种性器官的高潮刺激,让浑身抽搐的幸男几乎兴奋到要晕过去了一样,从来没想过发泄会有如此複杂而美妙的感觉,绝美的身体内就开始蔓延出一种更加强烈需索的欲望。

「啊……真……真的可以完成我想要的愿望吗?」才刚射精的胆小少年,怯声声的疑问道。

「到了现在还感到怀疑吗?」妖夜的话刚说完,幸男眼前竟立刻出现好几排吊挂式的内衣架,而且上头每一件性感玩意可全都是幸男心目中所喜爱的那种类型模样,有蕾丝、花边甚至是皮革制品,每一件都是精雕细琢般的细腻、贴身。

「穿戴看看……有了这样的身体再接触如此美妙的东西后,将会有完全不同的感受产生呢……」妖夜的声音彷彿像黑暗中指引,一点一滴的引导着幸男体验着从来不曾想见的光怪刺激。

「舒……舒服……啊啊……」上身仔细的套上一件红色露胸皮革,幸男又挑了一件最轻薄艳丽的花边丝袜套在脚上,酥麻麻的感觉直冲大脑.

「啊哈……啊啊……」失控的双手立刻想自慰却紧握不到肉棒,只有不停抠弄着发痒潮湿的小肉唇,一时间还掌握不到女性手淫的方法。

「嘿嘿……很舒服吧……接着你还会想要品嚐更多、更美妙的滋味呢……」

「什……么……唔噁……」身体很快陷入极度亢奋的手淫状态中,幸男无法理解妖夜话中的意思,但敏锐的抚摸触感却很快由双脚逐渐蔓延到自己的身体四肢。

「唔……是谁……啊啊!」幸男发觉身边竟不知何时多出来了三名丑陋的壮汉,一样浑身赤裸裸的目露凶光,邪恶贪婪的嘴角癡癡的对着他狂笑。

「你们是谁?不……不要!放开我……噁唔……」幸男异变成少女般的身体无力加以抵抗,被抓住的纤细脚踝很快的便被男人们固定拘束住,不停爱抚的扭捏抚摸令他一面觉得噁心不已,一面又怪异的感到亢奋.

「嘿嘿嘿……嘿……好可爱的小女孩,奸她……」恶丑的男人好像野兽一样,连思想都跟单纯的性兽没有两样,一名满嘴垂满唾液的噁心汉子,嗅了嗅那少女白玉般的甜美味道后,就将他给倒转过身,把自己手臂般粗大的淫具给搓进到细小湿润的骚唇内。

「啊!啊……啊啊!」作梦都不敢相信自己会被如此凶恶的野人强奸,幸男跟第一次身经人事的少女没有两样,痛苦哭泣的承受着一次粗暴过一次的猛烈撞击。

「奸她……强奸她……嘻嘻嘻……」另外两名丑男也分别找好少女身上的嫩穴位置,将那腥臭无比的东西就钻进到对方的敏感部位内,料想不到会是如此激烈的身躯立刻就噁吐出胃液,肉唇禁不起几下的抽送便失禁的尿出黄浊的汁液。

「呜……我……不是……不要……噁呜……」穿上「女体」才刚舒服没有多久,幸男却彷彿立刻就掉进到无比痛苦的深渊一样,哀嚎的声音求助无门的被男人们持续蹂躏,崩溃的泪水挥不尽酸楚的疼痛与隐隐发出难以想像的奇异刺激。

「救……救救我……妖……夜……我不要了……啊啊……我……啊!」

「嘻嘻……别怕……第一次是这样的……嘻嘻嘻嘻……」宛如嘲讽般的笑声在幸男的耳边想起,妖夜彷彿清楚着这一切将发生的惨剧,任由如此可怕的事情继续的延伸下去。

「噁呕……噁噁……咕噜……呕呕……」眼神最后完全惨白的少年神经已经紧绷到了几乎错乱的地步时,却在此时此刻,不断接受着男人们一股又一股淫浊噁心的泛黄浓汁。

「欧啊……啊……呕呕……」幸男突然觉得自己心脏剧烈的抽痛,彷彿被什么尖锐的锋利齿牙给一口咬断似的,失去心跳的同时意识也变得越来越加模糊,极端痛苦与莫名悦乐最后逐渐交织成混沌不清敏锐知觉.

「嘻嘻嘻嘻……过瘾吧……在你第一次的洗礼中同时失去心脏是多么痛快的一件事,慢慢的主人就会逐渐清醒,而你的身体也会慢慢的一点一滴跟着变化……」

「不仅将拥有至高无上的淫魔精气,而且身体也将同时具备有阴阳两性的绝伦性器……这样……才配得上主人原本尊贵无匹的真实模样……」

「嘿嘿嘿嘿……嘻嘻……」阴邪的诡谲笑声就在一幅幅悽惨变态的肉虐淫戏中,持续的强奸着一名深陷迷离的娇艳美肉身躯,不明白何时将会终止,只听见断断续续的哀嚎惨叫声持续的回荡不已,无止无休……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