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啊啊……啊!啊啊!」尖锐刺耳的痛苦叫声由樱子的嘴巴里不断的呼喊出来,每呼喊一分,都是她对爱人最深切的无助呐喊。

「快点说!……灵珠的下落藏在哪里!」变成怪物的玄人像发疯了一样将樱子倒吊在一颗坚固的大树下,挥舞着手中的炼条,将纤瘦可怜的柔弱身躯给鞭打的皮开肉窍.

「该死的贱人!还不说就打死你!……去死吧……该死的贱人!」另一分让樱子更加心痛的是,最心爱的男人如今却已变成了恶魔的工具、奴隶,口中所喊的每一句咒骂恶毒话语,全都冷酷无情的深深刺入到她的内心之中,令她无法呼吸。

「哈……呼……呼……晕过去了吗?别想偷懒!」眼看樱子受不了几鞭又再度晕死过去的同时,玄人立刻将他的两根巨大肉棒给塞入到樱子仍在瘀血化脓的私处内。

「啊……啊!」刺痛的肉唇内突然感觉到被一股坚硬无比的东西插穿而入,多日以来早已红肿瘀血的双唇耐不住激烈摩擦的刺激,唇肉已经开始溢出宥黑的浓稠瘀血。

「嘿……嘿……一下子就能插进两根了……已经变成这么松弛……死贱人,难道你是真的这么喜欢被人插吗?」

樱子的身体虚弱到连哭泣都叫不出声音,只能任由眼角的泪珠缓缓坠落。

「都被插成这么松的状态……哼……是身体太久没有吸收精气?」玄人的话刺激到了樱子的知觉反应,吸收精气……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哼……呸!一点感觉都没有……樱子……你已经变得跟老女人一样了吗?」玄人无情的吐了一口痰在对方脸上,一起身两根肉棒就由破败的女体中滑了出来,被茉莉子吸收后的樱子果真失去了一切年轻美好的女人精华一样,身体的肌肤也全都失去了原有的光泽与弹性。

「啪!哼……强奸你还不如奸一条母狗……」性情丕变的玄人一拳重重的打在樱子的肚皮上,彷彿奸淫不成却恼怒了他一般,没有以往任何的一丝情意,只要不弄死樱子,这样的恶魔似乎怎么可怕的事情也都做得出来。

反观樱子现在的处境,万念俱灰的内心里,似乎早已冰冷到随时等待死亡降临的那一刻,因此任由病态的未婚夫无情发泄,一心只想早点结束掉这样梦魇般的悲惨轮回。

「母狗……母狗?」恶魔化的玄人脑子里似乎受到了八爪淫虫的意识灌输,他的眼睛看了看樱子阴核上的晶亮银环,嘴里吐出绿色泡沫的裂嘴一笑。

「嘻嘻……嘻……」拖着满地铿铛炼条转身离去的玄人,脑海中不知产生出什么样的可怕阴谋,独自一人的消失在空旷的绿荫底下。

「嗯……唔……」不知过了有多久的时间,被人倒吊着的樱子只觉得四周变得一片黑暗,痛苦的折磨虽然短暂的离她而去,但四肢僵硬传来的麻木刺痛,却又再一次的证明自己尚未死去。

「唔……啊!砰咚!」不知是谁扯断了锁炼让樱子由树上快速摔了下来,粗暴的举动让樱子的额头碰撞到了小碎石,脆弱的肌肤立刻溢出鲜血来。

「啊……抖……啊……唔啊……」模糊又痛楚的伤痛让樱子难过的睁不开双眼,耳朵彷彿听见有狗叫的声音在四周围绕着,自己任由看不见的人影将虚弱的四肢给抬到大树底下,迷濛湿润的眼颊里好像看见着一个十分熟悉的形影在面前来回走动。

「你……你……还想……怎么样……」樱子虚弱无力的吐出这般无奈辛酸的只字片语,眼睛上流下的原来不是早已乾痼的泪水,而是额头间并溢出的红色鲜血。

「嘻嘻……嘻……樱子……你的身体已经虚弱不堪成这副德行了,看……我带来一只多么健康活泼的小东西帮你身子「补一补」……」跟着玄人用铁炼再次把樱子身体固定起来,不过这次是屁股朝后,身躯垂头抬腰,四肢半腾空的被捆绑起来。

「你……啊啊!」樱子不明白玄人这样的举动到底是什么意思,只见他伸手玩弄着自己阴核上被镶入的小银环,跟着往上用力一扯,刹时之间樱子的肚子上竟立刻露出一道有如巨大阴户般的两片肉唇!

「你的身体老早就变成「凭灵肉衣」之身了,拉开阴唇之后……是不是感觉到特别舒爽呢?嘿嘿……」玄人大声邪笑的伸出双手在巨大阴唇内探索搓揉着,跟着再次牵来一头狼犬一般高大的母狗,赶到樱子的屁股后面不断的用力嗅闻着她身上的味道。

「唔……噁……抖抖……唔啊!」接着狼狗不断用宽大的舌头舔弄着樱子下体肥厚肿大到肚子上的巨阴唇,甚至还在玄人的指使下连头都钻了进去……

「把你的双脚打开……在打开大一点……对要来啰……」没想到母狼狗在玄人的驱使下竟不断的往樱子的肚子里用力钻去,好像受痛刺激般的往里爬去的同时,四肢已经站立不住,最后整条母狗的身子竟然就被樱子的肚皮给完全的吸收掉了!

「啊啊……噁呕……噁呕……噗吱!啊啊!」樱子浑身再也控制不住的剧烈颤抖起来,混乱的肢体竟接受了最不可容恕的人兽交合,但却在玄人就要拉上阴环的那一刻间,不慎用力过大的将樱子阴核给连带银环整个扯下!

「啊啊……呕呕呕……坳……」失去最敏感的性器让樱子再也忍不住的弓直起来,但更加恐怖的变化却直接的在樱子破乱沈沦的躯体内快速转变着,四肢被扯开炼条的樱子立刻失重摔倒在地,一个人躺在沾满汗水唾液的泥土堆中不停缩瑟的筋挛呕吐!

「嘻……嘻……怎么……可恶!扯下来了……嘿……」看着自己因控制不住力道而扯断樱子的阴核时,玄人竟然还开心的笑了出来,一口将阴核连同肉环吞到肚子里去,并将对方身上的铁条给收了起来。

「看来你身体得一辈子跟这条母狗在一起了……本来想让你变成母狗后去吸收这些公狗的精气……没想到这根该死融合用的银环却断了……」玄人一面咒骂着,却没注意自己身体的神经、力量、力道已经不如从前。

「也好……这样你一辈子都跟这条发情的母狗再也离不开了,乖……等我先试试看母狗的肉唇会不会比较紧之后,再让牠们来好好享用……」玄人的脑子竟毫无一丝人性的说出如此可怕的话语,转头对着被绑在树旁的公狗们说完,就要将自己的阴茎给插入樱子下体内!

「啊啊……噁……噗吱!噗……噗!」然而,就在樱子最紧要关头的那一刻里,玄人的胸口上却赫然的多出一根细长的金色灵针,讶异的玄人颤动的转过身去,刹时之间四肢躯体又再次多出了许多的夺命金针!

「你……啊……喝吓!」玄人上身被钉住的地方立刻冒出浓烟,才一转身移动,屍块的肉躯竟在樱子的面前散落成四大块!

「妹妹……妹妹!」樱子闪烁不清的眼睛里只觉得有一些模糊的影像在快速的飘渺着,百合子的声音……此时……已经为成了她最后一的一丝暖意与希望。

「呼……呼……啊啊!」痛苦的喘息声在清醒的那一刻,但来的却是……令人面对更加难过的事实。

「樱子……樱子!」百合子焦急的摇晃妹妹的身躯,发觉她四肢已经开始不自觉的卷曲着,喘息的时候还无法克制的吐出舌头,而且……是一条又肥又长的大舌头.

「你……樱子……振作点……樱子……」

「噁喝……啊啊……千……百合子……啊!呜呜……姊姊……啊啊啊……」

樱子终於发觉眼前的女人就是百合子时,再也忍耐不住崩溃的情绪,对着如今唯一的至亲拚命发泄。

「好了……好了……别难过……樱子……你的头发……」百合子将妹妹拥抱在胸前,一面伸手去抚摸对方秀发同时,却发觉她头上的发丝竟不断掉落。

「呜呜……茉莉……茉莉子还……还没……汪……汪汪……」

另一项让樱子无比恐惧害怕的感觉,是自己身体四肢好像再也伸不直一样,嘴巴里觉得好口渴,急促的呼吸让自己不住的拚命喘息。

「我……我到底怎么了……汪……汪……」但越是焦急,却越发现到自己无法用正常人的方式讲话,突然想起玄人曾对自己做过的事时,溃提的眼泪又再次襟持不住的大量涌泄。

「别怕……好妹妹……别怕……姊姊在这里……别害怕……」百合子不停轻拍着樱子的背部,将妹妹牢牢的抱在怀里,不同以往刚强的形象,樱子只觉得在她胸前那对暖暖的巨乳上攀伏时,就能感受到一股十分温柔的暖意在。

「别再担心……姊姊都知道……这一切姊姊都知道……让我来帮你吧,樱子……先告诉姊姊,封印淫魔的灵珠现在藏在哪里?」只见百合子似乎对於樱子现在的模样并非十分焦虑,却在这个时候里问起了灵珠的去向。

「姊……我……呜呜……我……」脑海中还没有整理出一些思绪的樱子,只能支支吾吾的好些时间说不出话来。

「樱子,你是不相信姊姊吗?」

「不……绝对不是的……我……我……」

「你的声音说不出来?我懂了……那你就带我去找吧……这件事不能再拖延下去了,若是让茉莉子得到了灵珠,那所有之前的努力就全都白费了……」百合子脸上闪过一丝焦虑的神情,但不知为什么樱子觉得大姊好像也变年轻了许多,粉嫩的脸蛋肌肤上,竟充满着前所未见的水嫩光泽与亮丽颜色。

「我……带……带你……汪……唔……」樱子挣扎的想要站起身来,却发觉自己竟然变成四肢站立的母狗,更骇人的是屁股后面还长出了白色尾巴,镜子前的自己,活脱就像个人形般的母狗一样。

「我……这……啊!啊……啊!」樱子看见了自己的脸蛋,那些丑陋的皱纹不知何时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但脸上的鬓毛、浑身上下的毛发却变得金黄而细长,让这原本充满知性满的女性,刹时间变得越来越像一条真正的母狗。

「啊啊啊!奥……唔……」樱子的眼睛充满了哀痛的泪水,难不成今后这一辈子,自己就要以这般的模样活下去吗?

不行……不要!她不要这样……绝对不要这样!

「樱子……先别太伤心难过……我们现在的首要工作是要找回灵珠并消灭它,有些事……以后……自然会恢复正常的……」百合子再一次的安慰道。

「姊……我……」樱子浑身克制不住的拚命颤抖,但一听完百合子的话后,坚强的女人还是忍住泪水的心里一横,竟然真用母狗的方式用四肢行走,还频频回头的领着百合子快步往埋藏灵珠的方向前去。

看着自己妹妹的臀上还不断摇晃着一条白色尾巴,百合子一时间甚至无法将她与以往聪明能干的伶俐樱子联想在一起,好像眼前只是一条被人眷养的母狗,不再是自己妹妹般的错觉.

不知怎么一回事,樱子似乎感觉到百合子的神情比刚才显得冷漠了许多,而且她现在唯一只关切的就只有灵珠而已,与一开始那满心疼惜、呵护般的种种关怀,似乎又有些不相一致……

然而现在的她已经没办法思索这么多,只能拚命忍住满腹的羞齿与屈辱,领着自己的姊姊来到一处小时候她们一起玩耍的地方停下,就在一颗大树的树荫地下用力的挖掘,还挖到有半个人多深后,才取出一盒装有散发异光的特殊念珠。

「就……就是这个了……」百合子望着念珠的眼神开始显得有些奇怪,樱子只觉得自己下体竟慢慢的感觉越来越加灼热,好像有什么怪异的味道正在勾引刺激她强忍压抑的异样感受。

「姊……这……这是什么味道?」就在此时,樱子才发觉到自己的嗅觉变得比以前灵敏许多,姊姊身上的味道竟开始散发出一种自己从来都没有闻过的特殊气味,在这股人体的腥味中,甚至夹杂着一份让人浑身发热的特别香味……

「是……就是这几颗珠子……拿到了……」百合子的脸上不知为何突然红润起来,看着樱子纳闷的表情时,脸色也变得更加古怪,娇羞的表情一面解下成串的念珠,一边……竟就将这几颗小拳头般大的灵珠,一一的给塞入到自己下体的私处里去!

「姊……你……你这是在干什么?……啊!」樱子看着这样的画面时,突然内心感觉到急遽的冰冷起来,百合子的表情不仅是在害羞,而且就像沈迷在恋爱中的少女一样,就在塞完最后一颗灵珠的同时,不安分的双手已经忍不住开始手淫起来。

突然,樱子的心里也产生出一种错觉,她不认识眼前的那名女子,这种表情更是从来没有在姊姊的脸蛋上见到过,这人一定不是姊姊,百合子绝对不可能会做出这样可怕的事才对!

「樱子……对不起……灵珠我们需要……啊哈……」

「啊啊……不可能……百合子……不可能的……不要!」不肯置信,在怎么样都不能相信自己的姊姊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脑海中立刻联想到茉莉子的同时,二姊的声音却在此时由樱子脑后响起。

「哼哼……百合子你这淫妇……果真还是最瞭解樱子的弱点所在……早知道你有这么好的主意,就不需要等了这么久时间才将灵珠弄到手……」

现身后的茉莉子,脚下却坐在一头人形宠物的正上方,尽管这男人模样的宠物脸上还带着一副长角的鬼面具,但樱子一眼就能猜的出来,他应该就是那个变成魔物后的未婚夫玄人。

「你……你们……百合子……你什么时候……」樱子真的失败了,她是彻头彻尾的失败了,原本打算一死之后,就能将灵珠的秘密永远的带到地狱里面去的,却没想到如今背叛自己的,竟然会是自己最信任的唯一希望。

「你……你们……呜呜……原来……你们都是一样的!」

「对不起樱子……姊姊到现在才知道……自己竟然是个淫乱变态的奴隶娼妇……必须要……要听她们的话……才……快乐……舒服……啊啊……」多么恶毒的诅咒……在樱子的耳朵里充斥着百合子淫媚放荡的自我表白……

如果,大姊的表情是出於无奈,或许樱子还能自我解释原因,但见到姊姊脸上却露出那般完全沈沦迷恋的神色时,樱子的内心就已经完全慌乱……甚至哀大过於心死。

令人完全意外的结果,原本应该躺在床上静养的百合子,究竟在这么短短的几天之内发生了什么样的意外,竟然会让最坚定、坚强的神女住持,彻底沈沦堕落到这样的田地……

「嘻嘻……是的,她现在已经是个完全无可救药的小贱货,为了得到更多、更多的「爱」,她会随时随地愿意为我做任何事的……」就在另一头百合子的身后,此时也传来一阵纤细娇嫩的少女声音,让百合子的动作突然终止,转过身去便恭恭敬敬的伏在她的脚边撒娇道。

「你……来了……」百合子半蹲着身子愉悦的张开嘴巴,脸上娇媚的露出舌丁,等待与对方热情亲吻的那一刻,这早已身为人母的成熟女性,却在一瞬间变成为少女脚下爱欲俘虏的性奴隶……

「美……美月!」樱子再次难以置信的惊呼道。

「嘻嘻……说了也许你不相信,灵珠的事可全是由她自己主动提出来的,这样……你还肯承认她是你从前那位好姊姊吗?」

「亲……亲爱的……珠子已经在里面……请检查吧……然……然后给我……哈……」

没想到百合子竟然会谄媚般的缠住美月,并且在舔过对方沾有淫水的湿粘指头后,竟然转身撩起自己身上的单薄衣物,将那神秘性感的娇艳花蕊面对美月,不停摇晃着肥美雪白的两片丰臀,模样不仅下流,更是十足猥亵极了,不管身心内外,就连最基本的一丝女性襟持、自觉也不复存在。

「嘿嘿……樱子一定没想过,自己最尊敬的姊姊,本性原来是这样无耻的女人吧……」美月伸出指头仔细的拨弄百合子努力夹紧的双唇,但由於念珠体型十分的巨大,十多颗串珠同时塞入之后立刻让百合子的肚子隆起像小山丘一样,指尖稍微一拨弄的同时,紧绷的唇肉就几乎快要包夹不住的喷了出来。

「啊啊……亲爱的……我……我快受不了了……啊……」百合子彷彿十分迷恋自己的小姪女一样,神情十分亢奋的激动尖叫着,一面忍耐姪女的刻意抠弄,一面为了得到奖励而拚命忍住不将巨球给喷出穴外。

「嘻……嘻……已经能忍成这样了,若再给你一点刺激……」突然间美月松开自己腰下的迷你裙,却见一条赤红色的滚烫肉棒赫然就在她阴蒂上勃勃摇晃着,美月将由百合子湿唇内所抠挖出来的淫液涂抹在自己肉棒上,接着就这样直直塞入百合子紧缩无比的热唇里面!

「啊啊……亲爱……亲爱的……啊啊啊啊!」百合子果真完全像个无药可救的淫乱骚货,竟然对着众人面前毫不知羞耻的放声浪叫,没有了过往强自压抑的道德束缚之后,现在的她,只是一条自甘堕落、沈迷享乐的娼妇淫妓。

「嘿嘿……看好了,这才是百合子最真实的本来面貌,保有主人意念的灵珠若在这样极度淫乱的骚穴内解咒,将会是十分良好的孕育环境,只要再经过几天的时间,就能随着子宫里的淫蛊一起孵化成虫……」听着美月一面说着莫名奇妙的话语,一面用力挺进百合子的私处同时,樱子的脑海之中只觉得一片空白,再也想不起任何的事情来。

就好像……自己被下了什么最恶毒的诅咒一样,所有曾经认识过的人、再熟悉不过的至亲,如今一个一个的……全部……都变成了十恶不赦、再也认不清楚的妖魔野兽!

全部……全部都是!这些人……没有一个……不是变成这世界上最荒淫恐怖的疯狂淫兽!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