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时间,再次倒回数日以前的百合子身上。

躺在床上仍然沈沦游离在一生中最坎坷不安的睡眠中,尽管女人有着一颗坚决、坚定的心思,但如此虚弱的身体,却仍是一直都没有办法由梦魇之中苏醒过来。

可怜的女人意识始终迷濛不清,虚弱无力的百合子只能痛苦哀嚎的想从梦境中清醒,但可怕的阴影却完完全全的笼罩着她,一丝一毫都不肯放过.

「唔……我的头好痛……」百合子发觉自己的身体状况似乎十分脆弱,震耳欲聋的耳朵里有如雷噪音般的声音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她难过的想起身搀扶到房门口时,却才想起樱子跟美月两人不知到了哪里去。

「樱子……樱子……」百合子低声的呼唤着,因为身体极度的虚脱与大量缺乏水分食物,乾裂的嘴唇显得不再红润,苍白的气色有如大病一场般的萎靡不振。

尽管百合子的身上还残留在自我封印的强大灵力,但体质与身心的剧烈改变,却是怎么也无法抗拒、不能摆脱。

尤其这几天的夜里,百合子总觉得自己似乎一再处在恶梦与手淫的幻觉之中,越来越觉得自己不像从前而产生恐惧与失落感,连日以来不断与日遽增。

「樱子……哎啊!」力气慢慢恢复的百合子刚想走下台阶的同时,这才酸软的感觉到,麻木不仁的大腿内侧中,隐约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私处里蠕动着。

「嘶……嘶嘶……嗡……」注意力一旦集中,那里冷颤发痒的感觉就越来越觉得敏锐,跪倒在地的身子不由自主张开双脚,白裙下骚动的吵杂声似乎就变得更加清楚。

「啊啊……这……这是……」尖叫的喘息声越来越剧烈,感觉到里面被一种坚硬的东西紧紧塞满的感觉很快就伴随抽搐的快速中泄了出来,湿润的淫液将那条看不见的骚动硬物给排出了体外。

「不……不!」百合子又惊又羞的遮住自己雪白的脸蛋,不愿承受的崩溃情绪,牢牢的盯在一条蠕动中粗肥噁心的淫虫尾巴,正不断的一吋一吋游出穴外,尾端鼓动如虫囊般的可怕模样,吓得她几乎就要昏厥过去。

「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百合子浑身再次感到无比的恐惧可怕,因为这样的感觉一点都不像是在作梦一样,清晰的触觉与敏感的反应让她拚命的逃避着,丝毫不肯承受这一切是否是真实的。

「一定还是梦……是恶梦!出来……快点给我出来!」接近歇斯底里发作的百合子大声大吼的尖叫道,她不肯相信身体上发生的一切会是事实,听不见脑海内熟悉的妩媚声音反而令她更觉害怕。

「出来!恶魔给我出来!」一点都没有身为住持的那份冷静跟沈稳,双脚蹒跚的弱流女子,好像突然之间失去了原本该存在於她体内的某种特质.

「你给我……哎啊……啊啊啊……」意外之间,百合子竟感觉到穴内像似痉挛一样的抖啰起来,湿润的肉壁与粉唇主动收缩的打着冷颤,好像很期待有东西放进去一样,痛苦的酸麻不已,浑身抽搐的酥麻乱颤。

「啊……唔……你把我……啊啊啊……」百合子无意间想起了曾被茉莉子下身的毒蛇噬咬过的滋味,既酸疼却又无比刺激的奇妙快感,让她现在连呼吸都感觉像要窒息一样紧迫。

忍受不住骚动难耐的极端痛苦,当百合子颤抖的指尖一触碰到火热的骚唇时,痛快宣泄的背德想法立刻就佔满了她的每一分细胞神经。

「啊啊……哇啊……我……我怎么了……好痒……好湿啊……」纤细的指尖快速的在自己湿热的滚烫红唇内自由进出,越来越感到拚命的想高潮念头,在激动的情欲中快速燃烧。

「啊……啊……唔唔……啊……啊哈……啊……啊……」绝色的美妇呻吟着一声浪过一声的甜美叫唤,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幻化出一根又一根火红坚硬的大肉棒在自己的嘴里流连,塞满嘴唇的激烈情况还不停将浊白的淫精给洒在自己脸蛋上。

很快的,百合子大脑里剩下的已经被各式各样淫邪的剧烈画面给完全佔满,不晓得身躯在做出何种反应的迷离状态中,甚至还有些期待刚才的虫子能够再次将私处给填满,空白的灵魂隐约只能感觉到自己不断在高潮中尿出透明的东西。

「好……好……啊啊……要……还要……」翻白的双眼将迷濛的身躯抖动的浑身乱颤,不知让自己尿过了多少次数的红肿下体,已经越来越湿滑到连整只手腕都能插进去的湿黏地步。

「啊啊啊……别离开……我还要……啊啊……啊……」恶魔曾说过的话语彷彿竟成了最恶毒的诅咒一样,百合子的身体果然在离开肉棒骚动不到数分钟的时间里,竟快速的坠落到无可自拔的淫乱幻欲之中。

被改造的私处与中毒既深的强烈淫毒,却都比不过恶魔所种下「离不开阴茎」的残忍调教来的可怕,剥落的假阴茎仍在地面上转动着,但手淫中的癡妇却已经忘却一切的沈迷再让自己解脱的放荡淫行。

(不……不行啊!这……不是我……这不是……)抗拒的念头与沈沦的肉欲发生强烈牴触,颤抖的指尖与浊热的双唇达不了性欲的最终高潮,浑身忍受不了的痛苦煎熬在拚命的忍耐之中,好像有股急欲宣泄却得不到解脱一样的枷锁正束缚着她无比难受。

「难……难过……好难过……啊哈……」不停抚慰自己身体的百合子快速的产生出羞耻与背德间的痛苦拉锯,抬头睁眼一看,突然她的身体快速的僵住在一面大镜子前面,眼前银光的倒影之中,出现的却是令她意乱情迷的光怪形影。

「啊……这……」镜中的美人身材丰腴曼妙的令人咋舌,两颗巨球一样的美形肥乳在那难以支撑的细腰上显得格外淫艳,暴露的粉红丝巾披在她雪白诱人的肌肤上,火热成熟的性感胴体,美的让人无法不被那淫靡的气息所深深吸引。

「你……」百合子颤抖着看着银白的大镜子,里面那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容貌,却是有着一股前所未见的妖媚邪态.

「很痛苦吧……是不是?啊哈……」双手爱抚着一对巨乳的绝色美人正用媚眼如丝的勾魂眼神瞧着百合子。

「不!这不是真的……不是!」百合子坚韧的意志此时竟然所剩无几,面对另外一个全然不同的自己时,讶异恐惧的情绪已经引燃到了最高点.

「难道你没有感觉到吗?乳头这里已经硬的受不了……下面的淫水也流个不停,只有将火热的肉棒放进里面才能平止身体内难过要命的骚乱痒劲……」

「不……不是这样的……不!」百合子原本极力想闭上眼睛不再凝望对方的双眼,但却在双眼睁开的下一时刻里,顿时却发觉到镜子里的影像已然消失,自己的身体却瞬间变成为那副疯狂淫烂的丰满胴体.

「这不是真的……不是!我不能就这样屈服……」百合子不停摇头挣扎,为了从梦境中苏醒过来,乾裂的朱唇甚至还紧咬到流出帜红的鲜血来。

「不用再挣扎了,愚蠢的笨女人,看看你现在的身体……封印的咒文已经慢慢散去,哼哼,很快的你就会跟茉莉子一样,这一辈子也甩脱不开变成淫魔奴隶的命运……嘻嘻嘻……」

阴邪的声音由镜中的百合子嘴巴字字脱出,不再是那熟悉的淫魔媚声,腔调,完全都像是百合子在告诉自己一样。

「我……不会的……我不能就这样认输……噁……」百合子勉力支撑的顽宁意志的恨声叫道,失控的双手却是主动用力的掐住了股涨如柱的大奶头,将她弄得哀啊、哀啊的大声尖叫后,细细的乳泉还在继续膨胀的奶头上不停溢出。

「真是愚昧至极……嘿嘿……」恶魔的声音还没停止,门廊外的脚步声却快速接近到她的房间前。

「阿姨,你醒了吗?」

「美……美月……是美月……」百合子害怕极了现在的模样被姪女给看见,低头不停慌张的寻找着地上那条噁心的可怕淫物,但却怎么也看不到那条淫物的一丝踪影。

「阿姨,我给你送早膳来了。」招呼的声音刚说完,美月便直接的走了进去。

「美……美月……我……今天不太舒服……你放着先……哀啊……」百合子本想支开美月的,但骚动难耐的身子却无法随心自主的好好说话,只见美月放下餐盘端坐好在她的面前时,整个人却似乎一扫先前的阴霾,容光焕发的娇颜中,一股冰冷的神色却由眼角不由自主的震撼住百合子的心神。

「美……月……」尽管姪女身上的服饰穿着一如往昔般检约朴实,但百合子总觉得有股说不出的妖媚在她的身上不断散发出。

百合子此时却无法多做细想,因为身体内骚动的刺激一直以来都不曾终止,并且越来越强烈的快感似乎正在持续发酵。

「怎么了?阿姨……我的身上有什么地方好奇怪的吗?」美月露出妩媚的笑容,一双彷彿能看穿对方的大眼睛牢牢的盯住百合子。

「没……没什么……我有些不舒服……你先出去吧……」百合子一心只想要美月赶快离开这,不然身子底下湿润一片的肮髒模样若让她看见了,不晓得这一家之主的颜面将如何自处。

「是吗?阿姨哪里不舒服呢?难道说……是下面在发痒呢?」没想到美月竟然半笑半嘲讽的这般说道。

「你……」百合子顿时间讶异的说不出话来。

「其实这几天我一直都在注意着阿姨的一举一动,每当四下无人之时,阿姨都会偷偷一个人在做着坏事……对不对?」美月大胆的说完后,不待百合子的同意,迳自的翻开她身上的厚厚棉被,只见赤裸上身的绝美妇人,竟将手指放在私处的地方上,湿滑一片的骚唇内一阵一阵的就这样溢出乳白色的透明爱液。

「美月你!啊……啊啊!」百合子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时,美月却又肆无忌惮的将一双纤细的粉指给强行深入到阿姨的私处里去。

「不……不要……你别这样……啊啊……」美月指尖上锐利的指甲似乎在里面抠弄了几下,没想到立刻的竟让百合子浑身战栗抖啰的就喷出尿液。

「阿姨明明身体敏感的要命……随便拨弄几下就不停流出水来,是不是到现在还想着男人的大肉棒……」美月的行径越来越大胆妄为,一面脱去自己身上的衣物后,坦露酥胸的青春少女,竟然有着跟她母亲一样丰满的雪白巨乳。

「不可以……美月你不可以这样……啊啊……啊哈!」百合子的内心隐约感到事情已经十分异常而可怕,但持续沈沦在紧绷与在高潮间来回不断的身子里面,却不时有着一种股不属於意志的声音,在期待着接受爱抚。

「其实那天在屋子里……阿姨跟幸男哥哥发生的事我全都看见了……阿姨还真是淫荡……自己不断的摆动套弄,可见一定是舒服的紧吧……」

「不……不是的……我没有……呜……」百合子激动的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拚命摇头的想摆脱一切,但敏感的地方此时却脱不出自己姪女的亲蜜爱抚。

「呜呜唔……啊……噁……呜啊……放……开我……呜唔……」

「别乱动……嘻嘻……让我帮你穿上这件好东西……」美月的话一说完,立刻将她脚上唯一套着的黑色性感蕾边丝袜给脱了下来,企图要帮百合子给穿戴好。

「你……你想干什么?」异常的举动让百合子内心极度不安。

「嘻嘻……这条丝袜很快的会令你迷恋上丝质的触感,并且今后不管再如何手淫,没有男人的东西是绝对达不到高潮的,虽说这淫具仍比不上茉莉子那条粉红肉裤淫贱,但对於你现在如此敏感易泄的体质来说,却是最适合不过的呢。」

「呜……我不要……啊……别这样……」百合子的身体不晓得为什么一点反抗力量也使不上,她不知道自己身体多天以来竟然一直处在半梦半醒间不停的自我手淫,早已耗尽气量的身子骨,自然是稍微一移动就感到全身酸麻难耐。

「怎么不肯好好穿上呢?别乱动……让我帮你穿好!」

「不!」美月的眼神间似乎有种说不出的可怕阴谋正在计画着,百合子除了恐惧无比的拚命挣扎外,却是一点办法也阻止不了的任由对方摆佈。

「嘻……好了,接下来肚子上的封印咒语,嗯……该以什么方式让它自动瓦解消散呢……嘿嘿嘿……」

「啊!」百合子的身体突然弓直的快要抽搐一般,深黑色半透明的性感蕾丝的包裹下,似乎直直的传递出一阵电击直钻入脑海内,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正在她的娇驱上开始蔓延。

「嘻嘻……这个好东西很快的会让阿姨思念起兴奋痛快的甜美回忆,越是被拘束的无法高潮,身子里就会越来越慌乱需要,不过别担心……会先你在嚐过甜头后,再让你彻底明白……断绝男人的阴茎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

「啊啊……是!还要……再给我……」

百合子的耳朵不敢相信自己现在到底再说些什么,一向贞烈的性情如今都不知道哪里去了……尽管表情依然显得难堪而害羞不已,但私处内被弄成不停颤抖着溢出越来越多的爱液,闭琐的柳眉间却不停期待着再次被人羞辱与慰藉。

(怎么会这样……不!不……别……不要啊……)百合子激动的痛苦哀豪着,但欲阻止自己的虚弱娇躯不再如此放荡猥亵时,套在唇间的吸精淫袜却突然传达出一项新的指令到她混沌的大脑内。

「手淫……我要刺激……我……哀啊!」百合子拚命的摇着头,不属於自我意识的力量一再地想控制住她的心神,一旁的美月此时却没有任何举动,只是不停微笑的看着自己淫具法宝正在对方身上发效蔓延。

「啊!绑……快……绑住我吧……美月……求你……哎啊!」没想到百合子就然这样的哀声求饶道。

「咦……阿姨?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我绑住你呢?」美月明之故问的娇笑着。

「啊啊……不要……我不要再手淫了……要……要疯了!」百合子仅存的一丝理智正在痛苦的哀嚎着,放肆的指尖早已失去了控制,拨弄湿唇的指头甚至还将沾满淫液的指甲放入嘴边舔弄。

「哼哼……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还能忍耐下去……真是叫人不得不佩服你的毅力……」

百合子的手指间好像生出了一股莫名的催淫力量,失控的指尖高潮的进出湿黏喷汁的粉红肉唇内,双脚内感觉像似有什么粗长的淫触正在自淫的阴户内蠢蠢欲动。

「不过……你也已剩下没多少时间再做抵抗了……嘻嘻嘻……等到这条丝袜的淫性被你充分吸收后,手淫对你来说会变得跟呼吸一样自然,并且性交对你而言,将会比进食还要更加重要……」

「啊啊……泄了……会……会疯掉的……停……停止啊!」

「你不会是在向我求饶吧?阿姨……呵呵……我是否听有错了呢?」

美月彷彿是在观赏着一场自慰的淫戏般,直到百合子将自己弄得疯狂泄身以后,才猛然的用一旁的丝带将阿姨双手紧紧的拘束起来。

「美……美月……啊啊啊……啊……啊哈……喝……啊哈!」

「嘿……别这么急着想要高潮,还有更好玩的东西等着你呢。」美月手中此时多出了一条诵经的佛珠,珠内的质感并非一般由实心软木所做成,而是一颗颗像珍珠般透明晶亮的怪异法器。

「光想把手淫的坏习惯戒掉,把双手绑起来只能治标不能治本,如果把性器官也加以箍起来的话……嘻嘻……」

美月说完之后,更加疯狂的行径却留在百合子那对细緻美白的圆乳上,那条珍珠般的念珠在美月的咒语中变成了一串针状利刺一样,就在百合子还没留神之时,竟被美月用力牢牢的给贯穿进百合子的乳头中!

「啊啊……痛!」穿透的针管在洁白的乳皮内快速的产生出一连串颗粒般的小球泡,美月仔细的把每一颗圆圆的小球一一塞进乳肉之后,又在另一边的乳豆上穿进另一条针状的念珠,两边的炼扣就在双乳的鸿沟间串连起来,牢牢的在她胸前连成一线,随着女体急促的呼吸声而摇晃不已。

「嘿……你看……这样一来变得多么美妙……」美月在确认串珠的扣环已经串紧不会松脱后,跟着在双乳间转了一圈,让这条乳晕间的线珠完全在她乳房内连成一条没有缝隙的炼串,便用力的拉扯一番,直痛的百合子放声哀嚎。

「啊……涨……好痛……啊啊啊!」百合子的一对大奶子本来在被改造过后就已超过H罩杯的巨乳程度,如今各被塞入数十颗的珠子后,就在淫珠的交互作用下,似乎又开始不停肿胀。

「嘻嘻……这条念珠的珠子可全都是用癡虫的卵所做成的,为免你不小心将它们排挤出来,炼身更是用绝对不会断的金钢丝做成,只要一再扯动卵炼的话,虫蛹必会在乳巢内完全孵化,等到第一胎的乳虫孵化成形后,这对肥美的大奶子将不停排出令人癡迷的蜜乳……而且……会不停渴望有人帮你吸它……」

只见美月不停的扯动着百合子乳上的那条串珠炼子,就在小球塞入拔出的来回在双乳皮肉之间的同时,强烈的摩擦痛楚和酥麻快感却直接的带给了百合子难以想像的甘与苦。

然而奇怪的是,尽管双乳不停的被塞入、拨出,但被穿入的乳豆内并没有喷出半滴的鲜血,反倒是应该快要停止排乳的一对肥润巨乳却在这样穿进拉出的强烈刺激下,开始不停的把乳白中带有微黄汁液的香滑奶水给一一挤了出来。

「啊啊……停……停止啊……」

「嘻……阿姨的表情怎么一点都不像是痛苦难过的样子呢?怎么看都像舒服的不得了呢……」

「啊啊……噁啊啊……咿呀!……」突然绷的一声,美月用力的拉扯炼串的结果让全部的卵球通通给挤入到大奶子里面,跟着拿出固定的一对环夹将金钢丝外缘给固定住,确保所有珠卵都安安稳稳被停留在百合子的奶子里面后,才开始用力搓弄这对异常肥大的性感巨乳。

「痒……痒啊……我……啊哈……我……求求你……别这样……快把珠……珠子取出来吧……我……快疯了……哀啊……」百合子竟然哀嚎呻吟的大叫道。

那条让人不断想手淫的丝袜如今也正在双唇的两旁发挥淫威,潮吹的湿处在一连串异常激烈的骚动中疯狂喷泄,一面脑海中正被高潮的黏白画面给完全佔满。

「求求你……啊啊……快……快……」急躁的骚动,不该求饶的意识……竟然在坚强的女性嘴里发出,还为待在淫性丝袜以前仍是烈性不屈的顽强美妇,如今的种种衿持却已在茉莉子的蛇毒蔓延中慢慢淡化,在邪恶的淫具中转趋强烈。

「你还真能忍耐,你看,阿姨的大奶子是不是变得更好看了呢,嘻嘻……红粉的乳晕旁满满像似长出一粒一粒疹子般的小球儿,摸起来是不是特别舒服?」

美月说完就用力的伸手一抓,只见灵活的指头不断的触摸着皮肤下那圆滑滚动的小珠子,一种出人意料的强烈刺激,却同时带给了百合子巨乳上一种毁灭性的兴奋感。

「啊啊……呜啊……啊啊……」百合子完全分不清楚乳皮下的神经带给自己的是痛还是快乐,只知道强烈的刺痛与兴奋就要彻底的在乳头内给爆发开来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激动感觉在双眼中流下潺潺的泪水,在私密的下体上却不断的溢出前所未有的巨量淫液。

「我……啊……我……呜啊!」就在百合子不停产生出难以想像的兴奋状态下,乳头前端的丝线却被美月给用力拉扯,红肿的乳晕受不住痛,整个人几乎是战栗般的弓起身来。

「嘻嘻……快失神了吗?可爱的阿姨过来吧……还得替你再做些打扮,私处深处还有很多主人的精液流在里面,等到将你身上的灵气封印给散光后,精虫就会开始复苏……这些可怜的孩子就会一一的由你肚子中生长出来……」

「你听……牠们早已经都饿了呢,这些淫兽的虫卵在你封印的同时全都进入了冬眠状态,没有母亲的奶水与女人的淫液是没办法存活多久的……你看……他们的命运好可怜是不是?」美月把头放在百合子的肚子上,彷彿真能听见里面胎儿的蠕动情形。

「呜……咿啊……痒……痒……啊哈……要死了……痒啊……啊啊啊!」只见更加可怕的景况竟然就这样发生了,蛰伏在百合子子宫里面的许多阴虫似乎受到魔力的吸引,慢慢的开始在她肚子里像要苏醒一样。

「不要再反抗了,你是阻止不了也改变不掉的……我可爱的阿姨,你知道自己接下来会怎么样吗?」美月嘴里轻轻的微笑着,并且不断抚摸着百合子那逐渐隆起的小肚皮。

「再过不久之后,阿姨就将会变成神社里最艳丽的「女王虫」,呵呵……」

「每当跟男人性交过后,淫兽的幼卵就会将腥臭的精气转化成毒素渗入到你的子宫里,并且将你体内凭依的灵能变质成她们所需要的养分,也就是说,你体内中的「孩子们」会让你无时无刻的想要跟男人性交,需要更多精液才能让它们成长……」

「虽然你体内的千年灵气已经溃散不堪,但身体却早已经被训练成能随时接受无穷灵力的美妙身躯……」

「这样的体质是当育虫魔奴最适合不过的了……以后……只要跟任何淫兽交合过ㄧ次,身体也会跟着像蛹虫般一次又一次的脱壳,脱去掉原来旧有的皮肤,慢慢的,身躯会越来越适合各种各类的激烈作爱,甚至是符合各式各样的淫兽性交,淫靡的诱人气味会由你的淫液中飘散开来,一辈子……都将变成停止不了交配命运的「淫魔女王蜂」呢……」

「啊啊……哀啊……嗯噁……啊……」百合子迷乱的意识已经听不清楚对方的话语,可悲的身躯,已经进入极端激烈的狂乱状态.

「可笑的是,神女寺主的洁净之身原本是消灭淫兽最有力的武器,但这般美丽洁白的熟女胴体,却同时也是孕育高等淫魔最合适的绝佳躯壳……嘻嘻嘻。」

「不过……光是除掉你这身的灵力封印还不够,还必须令你用自己的意识犯触无可救赎的「禁忌」后,主人留在你私处内的蜂虫后卵……才能在具有凭依力量的身体内着床,进而结合为一……」美月的话语说到了一半,却开始帮百合子穿上她原本的洁白衣物,似乎打算将她带到哪里去一样。

「来吧……可爱的阿姨……跟我来吧,完成你最后的一项使命。」不仅替百合子将衣物给穿上,美月还不知由哪翻出一条狗链般的皮革项圈,老实的就套在她的脖子上。

「啊……啊……你……你要带我去哪里……哀啊!」拉扯着自己脖子上的项圈,百合子的恐惧其实已经到了溃提的极限。

「不用担心,可爱的淫兽奴隶……我要带你去见的那个人,是一个……你永远也无法憎恨他,一辈子将对他衷心奉献生命的亲蜜爱人……嘻嘻……」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