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迷濛的月夜里,躺在舒适大床上的少年裹着一身洁白宽大的和服浴袍,浑然不知外界的急剧变化,只是毫无意识的沉沉睡着。

不知经过多少的夜晚,幸男身上被焦阳烈雨所烧断的四肢,这些日子里竟逐一在昏迷之时渐渐恢复着。

「呼……啊……不要……不……啊!」晕迷多日的少年,俊秀的脸庞苍白的毫无血丝,混沌的意识似乎还迷流在许久之前,不清楚自己究竟发生了怎么样的事,只觉得脑海中总有着挥之不去的可怕梦靥如影随形般的不断持续上演。

漫长的睡梦逐渐过去,原本属於幸男保有的自我意识,彷彿随着恶魔意识的封印之后,慢慢受到解放而觉醒。

「唔……我的头好痛……这里是哪里?」清醒的那一刻,幸男还不知道自己身在哪里,尽管记忆里还残留有一丝先前的印象,但却始终无法拼凑出任何片段,只感觉到身心依然难过不堪,亟欲从中浑浑噩噩的痛苦中苏醒解脱。

「嗯……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啊!糟了!」拖着蹒跚脚步推开房门的幸男,这才发觉外面的阳光早已绚烂的令人张不开眼,反射性的动作让他第一个想到自己严厉无比的茉莉子阿姨。

「惨了……我惨了……又要被阿姨骂死了……」畏为缩缩的少年来不及察觉自己身心剧烈的种种变化,只是心急如焚的想往洗衣房的方向跑去。

就在少年迷迷糊糊赶往洗衣场同时,不远处的道场内却断断续续的传来女孩呻吟的喘息声,这不由得让幸男好奇心大起的转往发声处一探究竟。

不看还好,一张眼窥看时,幸男简直不敢相信亲眼所见的大吃一惊,道场内一头身形巨大的母蜘蛛,竟然就这样趴在一张张平躺整齐的棺木上!

「啊!」

更骇人的事,巨蛛的前缘似乎像个半截的长发女性,庞大的躯壳底下还长出数条粗如蟒蛇般的根鬚盘结在棺木上,膨胀的腹部正朝着棺木上头产卵,一颗颗深黑色的蠕动卵胎就这样从面棺开口处滑入里面,而棺内不时传来的呻吟声,似乎像少女受困在里头的拚命挣扎。

「救命……唔唔……噁唔……」棺木内不时传来痛苦的尖叫声,其中还夹杂着许多撕裂与颤动的可怕声响,然而一头忙碌的巨大怪物此时彷彿察觉到外头有人正在窥看,竟然背对着幸男快速的爬出道场外。

「啊!呼……呼……这……这是什么怪物?」幸男吓得几乎快要尿裤子,双脚发软的他正要往回头跑时,突然间却出现一双纤细的美腿停在自己眼前挡住去向。

「嗯……你终於醒过来了呢……」女人性感的朱唇微俏,绚烂阳光照耀在她白皙无瑕的五官上,简直美极了。身材火辣丰腴的绝色美女,轻轻的抚摸幸男脸蛋,露骨而勾魂般的双眼像深深吸引着少年灵魂,张开湿润的朱唇竟主动舌吻着。

「唔……唔……」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幸男想阻止也无从抗拒,尤其是像这样美艳的性感女子主动贴上令思春期的少年时,不安分的下体早已血脉喷张的耸立起来。

「你……你是……」在女人热情的拥吻下幸男足足亲了有五分多钟,发晕的少年只觉脑袋里一片热烘烘的,靦腆羞涩的脸庞看着这位娇艳姊姊直看得出神,尽管是有些似曾相似的感觉,但自己却是半点也认不出对方来。

「怎么认不得我了吗?你这坏孩子……这里倒是很老实……」眼前年轻貌美的艳女神色突然一转,接着伸出的玉手,却紧紧掐住少年那根摇晃发胀的小肉棒,好像十分期待般缓缓将它掏出裤带细心搓弄着。

「你……啊……啊……」幸男只觉浑身一酥,强忍不住的精液激射而出,一张温暖湿润的红唇此时牢牢的将肉棒给含在嘴里,用软舌含舔着龟头,让少年受不了的射出精液。

女子娇媚的将精液一滴不剩的含在嘴里,又用指头伸入口腔把白色浓精拉出来咀吸一番,淫乱的表情让人有种说不出的性冲动想佔有她。

连番的怪异遭遇让幸男脑子里早已乱成一团,看着娇艳的女人用她丰满的双乳继续替软化阴茎按摩时,一颗巨乳上的黑痣却在此时激起了幸男曾经失去的片段记忆。

「你是……茉……茉莉子……阿……阿姨?」幸男惊讶的倒抽口气,但浑身上下依然颤抖不住的跌坐在地。

「嘻……喜欢阿姨的舌头吗?想不想用阿姨这里再来一次……」容貌彷彿年轻十多岁的茉莉子,竟然以十分娇媚的口吻勾引着自己血气方刚的小外甥,淫乱放荡的美妇人不时故意让下体的连身白裙微微叉开,让神秘性感的红粉蜜唇在少年面前若隐若现的暴露着。

「怎……怎么会这样……」只觉得致命气味似乎一股脑的钻入自己体内,少年勃勃发作的火红肉棒竟然又再一次的耸立起来,任由阿姨挑逗的指尖刮弄几下,便立刻青筋暴跳的想要发射。

「哈,真有精神的小东西,以后还要尽情的填饱阿姨这里……」茉莉子舔了舔自己发烫的舌丁,拉开衣领不仅将酥胸的一对巨乳曝露出来,紧身的白裙下还刻意露出穿着的一条粉红肉裤,迷情异样的妩媚骚劲早已让少年完全招架不住的坠入其中。

「啊……我……受不了……要……要……啊啊……」想不到茉莉子身体还没跨上外甥的肉棒上,一道道乳白色的混浊精液,却已经又一次的激射在美丽阿姨的双股之间.

「啊!这……真是浪费了……」茉莉子的表情中显得有些讶异与不舍,竟用指头努力的蒐集着这些沾着散落的黏稠白精,接着一滴不剩全数往自己嘴巴里送。

「太可惜了,年轻虽然体力好,但毕竟仍缺乏自制力,不过没关系……」

「呼……呼……」酸软发痛的小肉棒如今还握在阿姨的手里面,无法想像茉莉子阿姨竟然会变成如此贪婪与淫乱,一刻都不肯放过自己的茉莉子,脸上的好色表情似乎又起了什么淫邪的可怕念头.

「啊……阿姨……你……你想要干什么?」只见茉莉子缓缓的脱去自己下体早已沾湿的粉红肉裤,不顾幸男的微弱抗拒,大辣辣拉开他的双脚就把自己性感的红色内裤硬穿在少年身上。

「刹拉哈思……刹拉哈……」茉莉子嘴里念念有词的唱出咒文,而舒服的极紧肉裤却像收缩般的牢牢贴覆在少年勃起的下体上,奇怪的是,一阵灼热的骚动刺激感竟让酸软的小肉棒又快速的挺胀坚硬起来!

「这……这是什么感觉……啊!好……好烫!」

「嘻嘻,舒服吗?」茉莉子娇媚的用手指弹了一下仍在发胀的肉棒。

「啊……啊……!」幸男下半身简直快酥掉了似的猛然哆嗦起来。

「这样一来没有得到允许之前,肉棒就再也射不出来的……」

火红的肉裤中央露出一条薄薄的隙缝,从中穿过的小肉棒,如今却被无比紧缩的蕾丝边给牢牢拘束着,肿胀发硬到由红翻紫的可怕情况,已经可以由少年的惊呼与呻吟声中看出端倪。

「不……不要在胀了……好……好痛……胀……胀死了……啊!」异样的难受触感让幸男忍不住的想用手去握自己的阴茎,但此时的茉莉子却跨上了他的身体,以蹲坐方式的让双脚制住少年的下半身,粉臂压住对方双手不让他能如愿,挑逗的肢体甚至还用肥美的双臀不断滑过后方火红的大肉棒。

「好可爱的表情,嘻嘻……在主人真正苏醒之前,你得先学会让阿姨满足……」邪恶的淫唇肉裤彷彿有股催化的力量不断让幸男的肉棒持续变粗变硬,早已按耐不住的淫妇跨过少年就将手臂般粗大的阳具给完全吞入到自己的身体里面!

「啊!啊……好……」茉莉子悠悠的舒出一口抑郁许久的骚气,淫媚的身体在还没开始享受浪叫以前,却已经源源不断分泌出大量的透明爱液沾湿在外甥的阳具上。

(啊……这……这是……啊唔……)发麻酥爽的绝顶触感让幸男万万也没想到肉唇滋味竟是如斯的叫人兴奋,美妙微热的湿唇内似乎还正喷出许多粘热的白色蜜液直接洒在坚硬的肉棒上,摇摇晃晃的大阴茎早已受不住激动的又想射精,但这次却是怎么也射不出来了。

「哈……很好……阿姨教你……啊……对……用力塞满……哈……」没想到有如手臂粗的阴茎竟然还在持续发胀,茉莉子微微晃动丰满双臀想将屁股往上提,但完全塞满的肉唇私处却将她的人整个夸张般的躬了起来。

「舒……舒服……哈……好喜欢……就是这样……用力点!」成熟艳女的私处内尽管已被鼓胀阴茎给扩张到快要发紫的激烈地步,但她依然兴奋无比的用力抬起双臀激情的包覆着这条邪恶淫物。

「啊……呼呼……哈……呼……」幸男浑身早已亢奋的像似吸食过量药物般的难以呼吸,但下体传来的刺激感却在阿姨主动强制性交中,不断发出噗吱、噗吱的滑润声响。

「手……这里……啊……啊啊……噗吱……哈……」茉莉子甚至拉着外甥的手挤弄着自己一对豪乳,喷洒的乳汁浓浓的透露着异样的乳香味,不由自主的幸男却像个大婴儿般开始用力吸食着这些香甜奶水。

「是……是……好……就是这样……用力点……好……啊啊……」茉莉子完全像个淫乱发浪的花癡般愉悦的尖叫着,许久没有如此兴奋的痛快让她卯足全力的在紧闭黏贴的巨肉棒中上下摇摆,企图获取更多、更强烈的高潮。

「哈……啊……唔唔……啊啊啊……美死了……啊!」女人鼓胀的肚皮上可以很明显的看见一条粗大的硬物几乎顶到了肋骨间,但茉莉子的表情却彷彿爽到快要晕眩般的尽情浪叫着,就在绝顶高潮即将来临时,幸男突然感觉到阿姨的身体也开始快速的膨胀起来。

「啊……啊!」听见茉莉子高潮那一刻的尖叫同时,猛然张开眼睛的幸男却看见一头巨大的蜘蛛压在自己身上,在极度亢奋与慌张中造成严重缺氧的少年郎,很快却再度失去意识的晕厥过去。

「嘻嘻……嘶……嘶……」巨大的怪物竟然发出阵阵令人头皮发麻的可怕声响,挟着腹部底下的少年,悄悄的再度爬入阴暗的道场内。

只见原本厅堂内乎隐乎现的呻吟声,已经逐渐变成阵阵鼓譟的细微骚动,棺木内的隔板劈哩啪啦的咯吱作响,爬向前的巨蜘蛛随手翻开其中一块棺木时,只见里头躺着的年轻少女脸上,赫然竟吸附着一大片的肉唇蜘蛛!

「嘶……嘶……抖抖……」女孩头部旁边陲挂着一颗破裂掉的巨卵,一条像八爪蜘蛛般的怪物牢牢身躯体包附在看不见容貌的脸蛋上,身上凌乱的衣物还被数条由怪物下体延伸的触鬚侵袭着,女孩下身激烈的成三角形般躬起的双脚,让私处的肉唇不停激射着一道道像尿液般的剔透淫汁……

「嘶……噁噁……嘶嘶……」

「嘻嘻嘻……我可爱的小淫蛛,你们可都是主人精液所培育出来优秀的育种,快点让妈妈看看苏醒后的可爱模样。」

「嘶……嘶嘶……」茉莉子的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继续翻开旁边第二张棺木盖,这次头顶上的八爪蜘蛛显然比刚刚的还要更加肥大,鼓胀的头部有如一颗随时就要爆发的气球般,突然噗一声真得炸裂开来……

「嗯……啊……」爆开的头皮底下露出一张完美细緻的白皙脸蛋,红晕的脸颊上沾满了噁心的白色乳状黏液,双眼还没张开的年轻女孩,已经开始不停用舌头舔食这些散落脸颊的噁心黏液。

「嘿……快爬出来让我瞧瞧……」茉莉子双手怀抱着少年身躯,蜘蛛般的下体却退到棺木旁,让刚苏醒的少女能顺利离开那具阴森棺木。

双眼无神的美少女,摇摇晃晃地脱离棺木后,并没有立刻走向茉莉子,奇怪的表情好像意识间还没有从人类与异类界线中分离开来,但才走不到几步路的功夫,湿黏黏的下体间却冒出一条跟茉莉子相同的白色小蛇,让少女瘫痪的停下脚步。

「啊……」随着短暂的惊呼声,女孩的脸上也开始产生了不一样的变化。

「哈……唔……」女孩赤裸的背脊上长出像八爪般的虫勾,覆住胸前的一对椒乳,蜿蜒的蛇鞭缠绕在自己身上显得无比妖异而淫艳.

「嘶嘶……」邪恶的肉体不仅变得越来越像茉莉子蛛蛇般的外貌,脸上贪婪的表情也渐渐显得越来越是淫乱好色……

不知过了多久的时间

晕厥的少年渐渐由消退的亢奋状态中再度陷入可怕的梦靥里,然而耳边传来细微的骚动声,却吸引着在梦境中的少年往声音方向前去。

「呜呜……喝……喝……」

奇异扭曲的白色梦境中,模糊的视线看见了一团被黏稠丝线垂吊在梁柱上的娇小稚女,似乎正受到依附在自己背后的怪异淫物给持续凌虐骚扰着。

「呜!不要……痛死了……啊……不要再弄了!呜呜……」

一条头似末蛾躯体,却长出数条倒勾利爪的畸形怪虫,就这样牢牢攀附在少女白皙玉润的双臀后方,用牠尖锐的触脚,牢牢扣紧了尚未发育的私处上缘,开口的尖头部位竟还伸出数条像章鱼吸盘似的异物,一面尽情咀吸着由少女穴内断断续续分泌出的未成熟蜜液。

「痛……痛!啊!……啊……啊……啊!」刺痛的骚动不断由自己股间背后往上延伸,逐渐麻木的躯体只能不停的感受到肛门内传来撕裂般的巨痛,年纪仅仅十岁不到的小女孩,浑身却早已挥汗如雨的拚命颤抖。

「啊……这……这是……美菊!」幸男迷濛的双眼渐渐看清眼前的幼女竟是自己妹妹时,激动的身躯就想冲向前去,但奇怪的是,自己不管怎么使劲就是动弹不得的停在原地。

「啊啊……美菊……美菊……」不管幸男如何呼喊,被怪异淫物纠缠住的稚女就是感受不到他的存在。

根本不知道这条长尾的淫物究竟从来而来,打从自己清醒之后,可怜的小美菊就一直无辜的承受着这异型怪虫纠缠淫辱的悲惨状态中。

「咀……吮吮吮……咀咀……」无声无息的蠕动怪物,张嘴熟练的咀吸大量分泌而出的甜美汁液,好像不把这些精华全部搾乾不肯停手似的。

娇小的幼女受不了如此敏感又酥痒无比的诡异感受,拚命放声尖叫,但另一条刺入肛门内的阴茎状淫勾,却是带来那不曾止歇的毁灭性刺痛!

「呜呜呜……要死了……救……谁来……救我……啊……」钻入肛门内的虫锥,似乎有规律地挺进到细嫩的肠道内壁里,一吋一吋逐渐挺到预定的部位之后,就在子宫颈的下方勾破了一个小洞,却将肉眼所看不见的微小精虫一股脑地全数排放注入!

「美菊……不……不要啊……快点停手……放开她!」幸男忧虑的大哭大喊着。

「啊……啊啊!」又是一声激烈惊呼的惨叫声,美菊怎么也没想到,挤入到这么深的邪恶尾锥,竟会带给自己如此难以想像的极端痛苦,就在几乎晕厥过去的那一刻,发麻的下体好像有什么东西,不停地大量由肛门与私处脱泄而出,比起小时候失禁的感觉更强烈数十倍。

「呜呜……抖……噁唔……」尽管心里面早已求救似的呼喊过每一位亲人名字,但这世界似乎已经没有人关心她,也没有任何人来拯救自己,一个连十岁都不到的小孩子,哪里能想像得到自己的命运竟会受到如此狠毒酷虐的摧残呢?

「放开……我……呜……啊啊……」不停尿出的透明蜜液,同时由幼女的前后两洞喷洒溢出,这些沾粘着鲜血与黄浊异物的污秽黏液,却立刻又被膨胀中的怪虫触嘴给吸食的一乾二净.

「啊啊……住……住手……啊!」幸男发现美菊的身影越来越靠近自己,而无法动弹的身躯,渐渐的已经快要贴近到妹妹的屁股上,这时,少年才发觉自己发烫的大肉棒,在女孩面前早已坚硬的勃勃摇晃。

「这……这是什么回事?啊……住手……我不要……」尽管幸男想要抗拒,但自己粗大发硬的肿胀淫物,却很顺利的滑入妹妹的屁眼里去,「滋」的一声散发温暖无比的美妙触觉,兄妹俩竟同一时间叫了出来。

「不……不可以……美菊……啊啊……美菊……」幸男呻吟的叫声比自己想像中还要激烈,超敏感的大肉棒在紧到不能再紧的肠道内蠕动颤抖着,贴附在妹妹背后的寄生物却将分散的触爪深入蕊心,用力的把幼女肛门给撑得更大!

「啊……啊啊!」好像有股吸力把自己吸进去一样,幸男只觉得肉棒上比任何一次性交都还要令人酥爽发麻,禁不住兴奋的甜美快感让龟头一热,滚烫的精液就全数纷纷灌入道美菊的花蕊里面!

「啊啊……呜……烫……烫……呜啊!」尽管美菊不停的哭闹着,但如排山倒海般的浓精,还是源源不绝的注入幼女的肠道里去,诡异的触角怪虫似乎正一点一滴的用触手深入洞内,吸取这些湿粘粘的精液与秽物,身躯鼓胀的虫壳并且逐渐的再不断膨胀变化。

当幸男酥麻麻的把所有精液都发泄完时,圆鼓鼓的肥大虫腹却像出现裂缝一样,肿得像球一样的躯壳里竟突然波的一声巨响,由下方的胃囊袋中爆裂游出一条条数之不尽的乳白线虫,细长的模样有如发丝般,飞快的再度钻往美菊娇小的皮肤底层去。

「啊啊……舒……好舒服……」幸男闭上双眼的享受发泄后得甜美余温,但发生在妹妹身上的可怕景况却是全然不同。

「噁呜……啊啊……噁噁……噗吱……」

….文.…;

….人.…;

….书.…;

….屋.…;

….小.…;

….说.…;

….下.…;

….载.…;

….网.…;

突如其来的爆发意外让幸男与美菊同样措手不及,坚硬的虫壳由樑柱之上重重摔落在地,钻入女体的白色线虫,就这样密密麻麻地游往美菊娇小的敏感四周,如同精虫一样的寄生物由肌肤底层快速消散无踪。

「痛……痛!啊……啊……要……死了……噁噁……呜……」钻入的虫子在幼女身上起了一阵又一阵诡异的剧烈骚动,浑身肌肤像染上层层蜜蜡一样,湿粘的臭汗与油脂不停从发热的娇躯上滴满一地。

「啊……啊!那……那是什么东西?」幸男大吃一惊的讶异尖叫,但乳白色的线虫却像精液一样,在浑身已经沾满黏液的美菊肌肤上,不断一点一滴渗入进去。

「不……不要啊……这是怎么一回事?」

「呕……噁……唔唔……」可怕的接连变化竟似才刚开始而已,悲惨稚女翻白的眼角完全佈满血丝,湿黏不堪的下体却在此时起了些微的异变,鲜粉的小包皮主动退去肉皮露出嫩芽般的阴蒂,充血的小阴唇内佈满了白色易见的小精虫,竟让发肿的鲜嫩肉唇像灵活的嘴般一张一缩,不停挤压出朝吹般的淫液。

「噗吱……噗吱……噁噁……噗……」

「不要!美菊……你不要紧吧?美……」幸男发觉自己叫喊的声音越来越遥远,朦朦胧胧的意识好像变得越来越模糊……

「噁……唔……噁呕……」很快的体力极度透支的小女孩,几乎到了彻底失控的排泄着,丧失意识的倒吊双眼完全翻白,受伤溢血的肛门内则已完全失禁的断断续续排出秽物……躬起的小身体内正一抖一抖的抽着冷颤。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