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被吃掉心脏后的百合子,就在参天蜿蜒的黑树林深处,逐渐结成一颗肥大垂挂的乳白色巨球,无时无刻不停垂下诡谲的黏液,缓缓的由浑浊的银白转趋透明。

受到邪恶力量趋化的白球内,偶尔还会发出一阵又一阵的骚动,结晶的薄膜中闪动着异光,逐渐融化的蛹蛊外壳最后转变成像蛋壳一样脆弱,嗝嗝的自动裂开一道道小细缝,慢慢……剥落的地方越来越多,一双人的手伸了出来,弄破周身的坏壳,有如重获新生般解脱孵化的阶段。

「喝……斯斯……噁喝……」最终,脱出的女体虽然离开了卵壳的拘束,但身上依然沾浊着许多大量有如淫精般的黏液,不断拨开自己脸颊、身上的腥臭残精,雪白玉润的妖媚容颜,似乎已经随着蜕变成进化成另外一种美丽却邪恶的型态.

「叮铃……叮铃铛……叮铃……叮……」浑身赤裸裸的绝艳女子,身上除了束着一长串银白的雪炼外,以无其他任何多余之物,淫媚般的饰品只会让这样的身躯显得更加妖异性感。

「嗯噁……呼喝……喝……唔……」才刚苏醒的女体痛苦的由嘴巴里呕出了几口污浊黏液之后,茫然的双眼呆滞地注视着浑身粘浊不堪的娇躯.

「啊啊……嘶沙……嘶嘶……吱吱……」突然,女人的嘴巴里首先发出的并非人类的叫声,而是一种超低的音频,就好像虫类的频率一样,沙哑而又叫人害怕!

「嘶嘶……噁啊……嘶嘶!」女人的表情十分痛苦,低鸣声混杂着人类喘息的哀号声,将整个黑色的夜空变得更加诡异而淒厉。

接着,她的躯体开始产生一连串变化,背部的隆骨穿破雪白肌肤,像六对尖锐的指骨,盘据住胸前的两颗硕大豪乳,四处凹陷的肩颊内长出细薄坚硬的蝉翼,刹时就好像很自然的蜕变成巨蜂的型态,连私处下都窜出一条湿黏黏的结状倒钩.

「唔……啊啊……嘶……啊……啊啊!」蜂女的表情变得十分狰狞而难过,可怕的变化却好像不是她自己所能控制一样,额头上的细肤最后还穿破而出一对骇人的感应触鬚,变化至此,女人的身躯已经完全的脱离了常人。

「嘶嘶……嘶嘶……」拍击着自己的两对飞翼,嗡嗡嗡的人形蜂兽双眼泛出阵阵绿光,离开了阴森的黑夜树林,朝向指引她的方向前去。

「嗡嗡……嗡嗡……嘶嘶劈……」浑身有如披着艳丽羽霓裳般的虫美人,飞到了一处人类所无法到达的巨树顶峰上,走向一堆腐朽的废巢时停了下来,双手抚起上头毁坏已久的卵蛋,却跪在地上的大声嘶鸣起来!

「嘶嘶!呜……嘶嘶!」不知是否是特殊音波产生共鸣的关系,巨树竟开始微微的颤抖起来,满天漆黑的星斗中渐渐扬起一波又一波看不清的激浪尘嚣,浓密的树丛底下好像有着许许多多黑夜生物不停的由枯朽的树阴下面飞跃而出。

「吱吱吱……吱……嘶……吱吱……」不久之后一群又一群邪恶的夜行生物开始大量飞舞的盘据在虫美人四周围,越来越多的将她团团围住,嗡嗡嘶嘶的吵杂声响彻云霄,瞬时之间与方纔的夙夜宁静迥然不同。

一头又一头壮硕的巨虫来到了美人的面前,从锐利的獠牙中发出共通的音波来刺激着彼此,虫美人的脸色竟露出古怪的笑容,彷彿像似听得懂这些生存於异空间的虫类们声音,收起艳丽的薄翅,高耸着双股间溢出有如蜂蜜般甜美的湿润嫩唇低声的呻吟。

「嗡嗡……吱吱吱吱……嗡噁!」淫乱的生物释放着求偶的致命讯号,一瞬间竟让四周的虫类全被勾引的完全兴奋了,争先恐后的挤在这破败的巢穴前你争我夺,天生锐利的勾爪利刃现在已经成了牠们强夺求偶时的保命工具。

「嘶!」

一头有如螳螂模样的巨虫,就在虫美人的面前,撕裂了一条百余多吋的大蜈蚣,黑色的浓汁激射般的撒在美人炙热的胴体上,但她非但一点也不感到害怕,反而更激情的爱抚酥胸,沉醉在这种凶残而毫无人性的欲望本能中……

最后,较为弱小的飞蝇兽虫们,只敢飞散在异样洁白的夜空当中观望,因为,唯有最强壮的巨虫凶兽,才能有幸接近到这发情的母虫身旁,眼看仅剩的一条超过数百斤的乳白肥虫,就在吃掉最凶狠的螳螂兽之后,唧的一声就把一滩不完全腐蚀的绿色壳甲吐在地上,有如向所有同类示威般的鸣叫。

宛如虫王之躯的白虫,结实硕大的身躯,果真吓退了其他挑战者,咕咕的正发出得意叫声时,美艳的母虫后已然轻轻的依靠在牠身旁,温柔的用舌丁轻吻着那湿黏粗糙的硬虫皮。

「蛞呱……轰轰哞!」巨虫浑身激烈的晃动着,激情到整颗巨树都因此而崩动摇晃着,不懂得忍耐的巨虫兽,如今迫不急待的便将弯裂的大嘴触趴向虫女的下体上不停舔弄着。

「啊哈……嘶吱……哈……哈……」一根根粗黄的输卵管,就这样由巨虫的嘴巴里一一吐了出来,模样有如数十条的粗长淫茎,全数挤弄在女人的下体一样,前仆后继的不断想把注满黄浊的液体,塞入对方淫唇里面去!

「啊哈……好痒……啊啊……嘶……嘶唔……哈!」嘴巴里呢喃的,竟是人类跟虫体混杂的可怕声音,女人的媚叫声在艳丽的虫形躯体上颤抖着,令人目眩神迷的奇异景象,竟是显得如斯的让人心醉而又恐怖淒厉!

早已沾满浑浊与数不尽的虫屍血液,竟将这样惨忍的交合沟尾剧变得如此阴森可怕,伴随着四周蜂拥徘徊又挥之不散的淫蝇兽虫们,似乎在预告着一场无可抑止的「兽虫派对」才正要展开而已。

数天之后。

一名才刚脱胎换骨的绝色美人,心情愉悦的换上一袭艳紫色的丝绢薄纱,挺着一对能让所有男人窒息的波涛巨乳,喜不自胜的带着掩饰不住的欢笑声,来到那夜色照映不到的禁忌之地。

她的手里举着烛火,微弱的火光将她胸前特殊银饰,照耀的十分绚烂,柔软的娇躯伏卧在一头壮如巨狼、肤色却长满屍斑的蒙面怪人背上,娇艳迷人的年轻肌肤底下,却同时怀有着一对无比妖媚勾人的淫邪双眼!

「嘻嘻嘻……茉莉子,你的容貌变得如此年轻貌美,看来可怜的樱子一定被你这邪恶的好姊姊给整得非常悽惨才是。」

「嘿嘿。」妖艳诡谲的异样气息,浓浓的由茉莉子炙热雪白的肌肤里一一透出,傲慢的毒蛛女王性格,早已显露无疑的从那一对水汪汪却寒意无比的瞳孔中瀰漫扩散。

「这是新收的奴隶吗?恶毒的黑暗女王……竟然就连自己妹妹的未婚夫也不肯放过,果真很懂得如何折磨人……」少女看着茉莉子脚下那巨硕却腐败如丧屍般的蒙面男子时,嘴角却忍不住的惊喜般笑道。

站在茉莉子面前的女子,赫然却是她的独生女儿美月,只可惜的是,盘据在这少女娇媚躯壳里面的,却已经是头毫无人类心性的邪灵妖女,她们之间仅存的微薄关系不再是母女亲情,而是共同卑微的侍奉在魔主膝下的淫乱仆人。

「百合子呢?你不是说已经脱去人皮……怎么到现在还见不着这淫乱贱人的新面孔?」一袭紫衣薄衫的茉莉子走到了美月身旁时,发觉少了邀她前来的女主角身影,却发觉地板上有股不寻常,平白的多了一池乳黄发泡的小池塘。

「不就在你脚下么?嘻嘻……」美月的话一说完,茉莉子手中的火光才清楚的辉映出四周一切,原来小池水外早已隆起堆叠出有如小山丘一般,方才踩过的地方发出喀吱、喀吱声响的缘故,竟是遍地佈满了各种各样的巨虫死屍!

「哦……这是怎么一回事?」

「唦唦……唦……哗啦!」只见池塘的中心点不断冒出泛黄的小乳泡,嘶的一声,水塘原来深不着底,一条百丈余长、五颜六色的紫艳碧虫,竟由那池水中央匍伏窜出那巨大无匹的百节虫躯!

「嘻……嘻嘻嘻……」随着美月的得意笑声,癡肥的精壮节虫,露出那巨硕吓人的狭长节躯,往地上用力一拍,四散灰飞的零散屍块,立刻有如挫骨扬灰般的四处吹裂开来。

「这……这是甚么怪虫?」茉莉子的脸上微微一惊,只见巨虫节长的躯壳底下,竟隐然黏夹着一名浑身紧抱虫体的女形身影,低鸣的怪异叫声,不时此起彼落的由那四周传递开来。

「啊……哈!啊啊……啊!」激烈的场面竟,然伴随着一声浪过一声的女人叫声,挫散而去的虫屍兽骨扑向了整遍四周,却见美月的肩颊上,竟立刻长出一对形如巨甲虫的黑鞘硬壳护住自己,而显得有些狼狈不及的茉莉子,却是被身后的怪人给牢牢抱住,锐利激射的甲骨就这样一一飞溅,穿刺过他那由屍块组合成的不死异身。

「这些遍地死屍的淫虫们,可全是由过往母虫后所生下来的,上一代的虫后在死亡之后,这些被遗弃的虫族们便不再受任何人控制,一直盘聚在这片受诅咒的鬼树阴林上面,据守着母亲遗留下来的腐巢,一代一代的残存下去……为的,便是等待将来新的蜂王淫后能再次降临於世,统治牠们。」

「啊……哈哈……」美月的嘴里一面诉说,挺在巨虫下方的妖媚女子,却是疯狂用力抱住比自己大上十数倍的恐怖虫躯,下腹还拚命的撷取着不知是何淫物的可怕黏液。

「嘿……如今新的母虫后已经在主人的授意下顺利诞生了,该是让这些旧属的淫虫们完成自己漫长余生的最终使命,为了生下更精壮的下一代,这些生性凶猛的淫兽们不惜牺牲自己,也要把最强壮的精子注入到唯一能生孕后代的母体之内。」

「嘻嘻,因为牠们根本不懂得什么叫恐惧……只懂得交配!无时无刻的与母淫虫做爱!一直到生命丧尽为止,每一分都不会浪费的将自己体内最精华的源液给注入到新虫后的体内去,不到断气死绝的最后一刻是决不会停止。」

眼见巨虫下长满一条条比手臂还要粗、比巨蟒还要花长的蠕动淫茎,就这样牢牢实实的捆住那虫美人的身躯,额头上长着一对怪异节触的妖艳虫女,却在不断欢愉哀嚎着悲鸣的叫声当中,尽情享受着那邪恶淫茎一次又一次的激烈穿刺,徘徊在无法形容的绝顶痛苦与刺激里忘情嘶喊!

「哦……这么说来依附在腹部底下的母虫体就是百合子本人啰?也就是说,从苏醒到现在都没有离开过每一头淫虫们的斗大性器么……哼,果真是全天下最淫乱放荡的无耻贱人……」

茉莉子的眼神,竟似透露出一股浓烈的鄙视与嫉妒意味,同样身为毒蛛女魔之身,但如同黑寡妇般的命运,向来任何雄性、侵略者就只有被她吃掉的份,还从来没有过如斯享受过被自己同类、后代尽情兹意轮奸上百次的绝顶乐趣!

「妒嫉这种蜂王之女的淫乱命运吗?嘻嘻……身体没有一刻不是为了性交而准备,随便轻微的爱抚,都能让她兴奋分泌出令生物疯狂迷醉的特殊体液,除了这样倍极淫乱的体质外,已经再也找不出还有什么更适合这神女宗主的新身份了。」

「那……她还记得以前发生过的种种记忆吗?」茉莉子无法否认美月的嘲笑,毕竟自己姊姊那份坚韧的意识自己早已经见识过,这样的宿命无疑是主人对她的最终惩罚,若是因此而让百合子忘却了过去一切,她会真的嫉妒到想亲手杀死自己姊姊!

「嘻嘻,你说呢?」恶毒的少女浑身娇笑到花枝乱颤,她完全清楚茉莉子现在内心的想法与意念,毕竟,在彻底臣服於魔主淫术造化之前,贞烈的茉莉子也曾如同她姊姊一样,百般拚命顽抗,最终,却只有变得比谁都还要更加的淫乱不堪。

若说相同的厄运,却让百合子一个人逃避掉这种身心俱丧的痛苦与煎熬,已经身心都剧变为淫魔妖女的茉莉子,是说什么也不会同意的。

为了性爱,茉莉子可以亲手杀死自己的独生女儿,为了儿子,百合子却可以义无反顾的不要生命、沉沦为恶魔奴隶……不可以……她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若这就是命中註定的安排,她也要百合子嚐受过比自己更悽惨上数百倍的滋味!

「哈……啊嗯……啊嘶……哈……」看着巨虫底下呢喃哼着听不清楚的酥麻叫声,茉莉子的表情竟显得有些异样的古怪。

「哼!够了,给我下来!」茉莉子的冰冷恨意方表现在那娇艳的脸蛋上,脚下的兽奴怪人却已经接收到了指示,嘶嘶怪叫了几声之后,飞跳的弹出数丈之远,一把竟抓住晃动中的巨大虫首,狠狠的张开那皮面下的撕裂大嘴,疯狂怒噬着虫体前端最敏感、敏锐的触角神经!

「嘶哄……嗡嗡哄!嗯嗡……唔嗡隆!」巨大的虫躯似乎受到无比剧痛而拼命的拍及地面,但躯体外在的两条节鬚却反而因为这样的甩劲,意外被怪人给扯断了如同双眼般重要的感应神经。

「嘶啊啊……嘶啊啊!」被切断视觉神经的巨虫,像似疯了一样暴走狂嚣,故不得腹部底下还勾节着交合中的虫女娇躯,丧失触觉的巨虫完全愤怒而毫无目标的恣意到处攻击。

「玄人……给我杀了牠,把那该死的贱人给我拉到这!」茉莉子清楚的命令一下达,身躯立刻膨胀数倍的怪物「玄人」便再次的扑了上前,只是这次他的身体竟是有如刺蝟般,钻出一条条巨粗的骨刺,并且好像使唤灵活的锐牙一般,每一次的攻击都能深深刺进巨虫坚硬的皮壳内!

「哇哄哄……咕咕……哇隆!嘶嘶劈!」玄人的攻击力似乎异常的凶猛可怕,经过茉莉子的调教之后,就算肢体轻易的就被巨虫给拍断压碎,但他依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痛苦知觉,并且还能够快速再造缝合起来。

最后,不死的邪身竟自己往巨虫的肚子里面钻去,并在短短不到数分钟的时间内,就将一头百节精壮的青艳怪虫给拆成一段段、一节节碎肉般的腐烂屍块!

「嘻嘻嘻……怎么了茉莉子……难道欣赏自己姊姊跟淫虫的天作之合,竟是让你这般的感到不耐烦吗?其实你根本不需要动手,只要再过三个时辰,那条原本活泼的小虫子,就会射光牠所有的生命精华静静死去。」

「不用你多说,我高兴怎么做就怎么做!」茉莉子脸上的恨意还未消逝,玄人却已经将那身躯有一半已长出亮丽虫壳的娇艳女子,给扯下由虫屍所包覆的碎肉堆上。

「啊唔……嘶……嘶嘶!」虫女浑身还残卷着许多绿液脓汁与被断裂的噁心虫茎,骚动的躯体来到茉莉子的身旁时,脸上的表情却是如此哀怨难过与痛苦不堪。

「嘶嘶……你……你是……哀啊!好难过啊……身体还要……还要……啊……」眼神带着浓烈的淫媚,双手抱住半截断掉的虫茎,依然故我的主动抽插着湿黏黏的肉穴,沾满各种不知道精血黏液的粉红嫩唇间,受到激烈的挤弄为不停溢出晶亮的透明汁液。

「你这该死的淫妇,还记得自己是谁么?哼哼……堂堂的神社女主人是该像你现在一样吗?」看着百合子的双眼依然渴望着获得更深、更强的淫欲时,茉莉子嗜虐的心性忍不住的便用恶毒的话语刺激对方。

「茉……茉莉子?啊……唔……还要……我还要……快……快将那里给塞满!」没想到百合子巨变之后的身躯,竟只是为了获得更多、更大的淫欲满足!

可悲的妇人,如今身上肌肤不仅长出一片片鲜艳骇人的虫鳞甲,多出的四条触节,更深深勾勒住一对肥大溢乳的硬挺双峰不停摇晃,锐利的尖甲甚至牢牢穿破自己雪白玉嫩的酥乳肌肤,将湿黏的奶水与血丝混杂一地。

「哼哼,你现在的这副模样……哪里还配称得上是百合子?你这下贱的淫秽生物……难道只要是长得像肉棒的东西,你都来者不拒吗?」茉莉十足鄙视与挑衅语气嘲笑着对方,毕竟折磨与淫虐已经成为她戒也戒不掉的习惯之一。

看着百合子被压在地上蠕动骚喘的淫乱身躯,茉莉子也已经注意到对方那微微突起的小腹里面,似乎已经怀有了某种不知名怪虫生物的异形胚胎……

「玄人……」就在茉莉子的一声令下,浑身沾满鲜血的丧屍玄人,竟利用巨虫遗留的屍块,来接合起自己断裂不足的部位,背脊上更露出数条像八爪蜘蛛般的勾骨型态,扑向百合子身上,将头颅下延伸出的一条尖锐细长毒刺,深深地刺进到妖媚虫女那娇嫩鲜红的肥大肉唇内!

「啊……唔啊……哈……呼呼……哈……」再次承受到尖锐刺激的百合子,浑身立刻痉挛般的抖落起来,但剧烈的痛苦仍比不上本能反应的深切需要,紧紧抱住对方身躯的百合子,已经顾不得插进下体的到底是人还是怪物了。

「嘻嘻……原来你们姊妹之间的感情这么差,是我看走了眼么?茉莉子……我一直以为你会是所有人当中,唯一肯为百合子牺牲自己生命的女人,没想到原来在你内心里最真实的一面,竟是如此憎恨着她吗?」始终在一旁袖手旁观的美月,此时还是不改讽刺的语意娇媚般的笑着。

「是……是!我恨百合子……我恨她,我恨她是幸男的母亲……我要她比我更加痛苦……比我更加的不幸!」茉莉子几近咆啸般的疯狂,更刺激着玄人肆无忌惮般的凌虐百合子的身躯,有如倒勾锁链般锐利的邪茎,就在沾满鲜血的女体下疯狂的捣入钻出!

「喔……但,你可知道……她不仅是百合子……还是个能够操控所有世上魔物的虫女王吗?」美月的笑声让茉莉子始终感到不舒服,却见原来使劲奸淫百合子的玄人在逐渐放慢速度,当身为主人的茉莉子发觉不对劲的时候,玄人的躯体却已经产生不可思议的极具变化。

「唔……唔……她……她的淫水内有虫……虫!」玄人的躯体缓缓的想拔出百合子体外,却发觉自己的四肢与躯体竟早已不听使唤,唯一连结在大脑上能产生知觉的「勾爪性器」却莫名的腐蚀掉一大半,混杂在女人体液内的淫精,原来竟藏有许许多多肉眼所无法看见的细小菌虫,早已侵入到玄人那百死不殭的邪体内!

「什么?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哀啊!」突然,玄人的身躯转过头,竟牢牢掐住茉莉子的脖子,这样的举动却大大出乎这化作毒蛛淫妇的魔女臆想之外,尽管她很快的便用自己隐藏的利爪,削断玄人的双手,但始终勒紧不放的断臂,却让茉莉子吃足苦头的差点要晕死过去。

「你真傻……难道你全都没发现这地上的小虫子是怎么死的吗?」

「你……你……」

「嗯哼……哈哈……嘻……」摇摇晃晃的虫美人爬起身来,眼睛里却已不再是方才呆滞奢望的贪婪眼神。

妖媚的女人不发一语,眼波像水一样的流转着,异虫的外型开始缩啬般的没入体内,不消多时,百合子邪恶的外貌,竟蜕变回姣好玲珑的曼妙熟女身躯.

「沙……」百合子红润的双唇轻轻呼了一声,却见玄人的额头上佈满黑色血丝,颤抖肿瘤的肌肤下似乎连神经都要被可怕的菌虫给吃光了一样。

「嘻嘻……趁现在还来得及切断控制玄人大脑的中枢线虫,再过不到几秒钟的时间,可能就连你最忠心的宠物都会变成百合子的新玩偶……」似乎早已预料到一切的美月,仍在一旁不安好心的笑虐着。

「喔……才说着说着……却已经来不及了,嘻嘻……」

「你!」

「玄人……」没想到百合子竟然学着茉莉子的语调说话,只见全身极力颤抖的巨屍淫怪断了双手之后,却另外由断口上长出许许多多触节般的淫根,来吸收着满到碎肉,脸颊佈满黑血的玄人听见了对方的呼唤,首次跪倒在百合子的脚下臣服於另外一名女主人。

「是。」由玄人身后看上去……似乎一直操控着他大脑意识的八爪血虫已经被蚀化成一滩污血,取而代之的是屍怪脸上密密麻麻的诡异血虫,正逐渐改造着他魔化的一切。

「不……这不可能……」

「再来……这里……」没想到恢复成人类雍容般妩媚的百合子,内心里存在的依然是那无可救药的极度淫乱,抚摸着男仆壮硕变化的邪恶身躯,命令着这个屈服自己脚下的卑微生物,如同满地的死屍一般,再次将生命中的所有精华完全的牺牲奉献.

「啊哈!哈……听话……哈……这里……用力的插进去!」屍怪挺起一条紫黑色的人形阳具,深深送入到女主人湿滑不已的粉红嫩穴内,蜕变回人形的百合子似乎一时间仍未适应自己肉体前后巨变的不协调感,双手的指尖兴奋莫名的将锐利的指甲给插进屍怪仅存意识的头壳内,惹得他竟两眼翻白的放声怪叫。

「哼……该死的贱人!」茉莉子最后还是挣脱了自己脖子上得束缚,眼里不是滋味的怒喝一声,背上激射而出的数条淫勾,立刻缠绕住屍怪玄人的身躯,并且以飞快的速度将他巨大的身体给撕裂成一堆碎烂的腐肉!

「何必生这么大的气呢?嘻嘻嘻……你总算见识到了吧……这就是由主人亲自调教出来的新女王,母虫蜂后百合子……」

「跟我体内寄附的千年不死魔虫王一样,都是主人最宝贵的精血所创造出来的,不过,在唤醒的「仪式」到来之前,百合子将会完完全全依照我的命令行事……」

美月的话跟说完,失去性爱对手的百合子立刻半跪的来到姪女身边,温驯的像头听话的母狗一样。

「哼哼……你可别忘了,若不是我身上的魔境之钥,魔虫王也不可能由妖幻之境再度重返人间,而牠最终的作用可是用来重塑主人肉身的必要之物,并不是你一人独佔的私物……」

「放心,嘿嘿……我只是让百合子明白,谁才是能满足她所有欲望的主人……」

「是……主人……你是我的主人……」双眼露出勾魂般淫媚的艳妇,伸出殷红的舌尖主动渴求着对方的亲热回应。

「嘻嘻……你怎么会变得这么淫荡呢?美丽的百合子阿姨……」美月故意用姪女的身份讽刺般的说道。

「吮……吮……喂我……饿了……吮……请快点喂饱我……唔……」满脸通红的绝美艳妇躺了下来,接下来更可怕的是,竟毫不知羞耻的张开自己双脚,用手指努力的把镶在自己肉唇上的一对唇环给拉开,将红润而沾满淫液的唇壁毫无遮掩的显露在美月面前。

百合子这条上下都被镶拴的各式银环其实并不单纯,这样特殊的调教器具,是曾吸附过无尽的淫女、荡妇之欲念精髓,这些女人的命运最终都被当成召唤淫魔时的淫媒,透过她们淫乱的交合舞蹈,来唤醒她们邪恶的主人。

这样的情况其实早在百合子被包覆在蛹壳内时,变化便达到了最颠峰,邪恶的淫媒不仅教会她的身体如何蛊惑魅人,而且无时无刻还想着如何利用这附胴体获得更多更强烈的高潮,直到在女人单纯的脑海中,形成像自己根深蒂固又戒不掉的习惯为止。

「哦……嘿嘿……你这淫妇,刚苏醒的淫穴内一定特别飢渴,好像子宫怎么填也填不饱是不是?真是可怜的小东西……」

「嘻嘻……嘻……嘻……」美月没有脱去身上的衣物,只是双手的撩起短裙,刹那间一条比拳头还有粗大的巨型肉棒,就这样钻出少女稀疏花丛的肉唇外。

「啊啊……嘶……嘶……嘶嘶……」百合子的身体像似期待已久的不住颤抖,嘴里嘶哑着发情般的古怪叫声,好像迫不急待想要那根东西给深深的塞进去一样。

「这条肉棒虽然不似虫兽那般凶猛可怕,但我敢保证绝对能带给你这淫乱的身躯前所未有的绝顶高潮,嘿嘿嘿……」美月话还没说完,只见跨下扇状的淫物上立刻肿起各式大小不一的紫色肉瘤,瘤上的孔洞中似乎还有着短毛一样的东西正不断在蠕动收缩着,精壮又可怕的模样,十分噁心骇人。

「唔……啊啊啊啊……嘶嘶……啊啊啊!!」巨大的淫物像炮管一样缓慢的推送深入,愉悦妖魅的妇人发出迷乱娇媚的舒爽叫声疯狂的迎合着,彷彿早已等待许久的「交合」一刻,终於让她们合而为一。

「啊啊……噗吱……啊啊……好……嘶嘶……啊……嘶……」百合子的表情喜悦到连口鼻都垂下黏浊泌液,一边承受着逐渐加快、异常巨大的淫物推送,一面另一种的快乐,却是由身体内被极度开发的性器内所排泄出的无比畅快感,巨茎上蠕动的刷毛每深入一次穴心,她的淫水就止不住的渗入到淫棒刷毛孔内。

「嘿……嘿……里面的淫水滋味好极了,虫后的阴唇已经蜕变成有六片绵肉般的性感……每一层细薄的肉唇上都能产生出令人癡迷酥麻的甜蜜滋味……嘻嘻嘻。」美月一面推送着不属於人类的超大淫物,一双不安分的手也开始玩弄着百合子那沾满乳水的湿滑肥奶子。

当美月深深的将巨物给顶到百合子淫穴内的深处时,在她原本平坦的肚子上,赫然就像一条棒子一样的硬物,在少妇的肚子内挣扎扭动,就在淫棍尽力的疯狂蹂躏对方的身体后,百合子的肚皮上赫然鼓涨的像颗巨球一样,有如怀胎一般模样十分可怕。

「啊哈……要……死了……啊啊!」

更可怕的变化还没结束,就当美月抽出那条长满粗孔与细毛的虫状淫物时,百合子的阴道内却立刻自动的紧缩起来,好像不让那些噁心大量的精虫液体流出穴外一样,夹紧的双唇仅有短暂间歇的白色精液不慎喷出,在越来越可怕的股涨肚子里,却似乎变得比人类怀胎时还要更加肥大。

「嗯……不够……这样还不够!尽管吸收了这么多不同虫类的淫精,没有蜕变成最终型态的母蜂后是无法生下更强壮的下一代……」美月抚摸着百合子越来越圆滚滚的大肚皮,微笑的眼睛里,彷彿方纔的诉说将是一场更加可怕的恶毒诅咒。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