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嗯……唔……哦……」黑暗之中,零星的沈闷声音微微的颤抖着。

狭窄的森林中,气息都是冰冷的,苍凉的四周中,没有任何一样东西能带来暖意,就连交欢的声音都令人感到阴寒而淒厉。

微微的烛火不知在什么样的时光里渐渐消逝,黑暗中洁白的女性胴体就跨座在一具像是肢体不全的冰冷肉块上,努力的摆动臀部,试图给予对方温暖。

不熟练的朱唇在那条还插着一根金针、勃勃发硬的肉棒上含舔着,一滴滴浊热的泪水滑过那冰凉的皮肤,轻轻的打在少男那像似焦炭般的肌肤上。

女人的嘴巴其实早已酸麻无力,过度透支的体力若非母性的强烈驱使下,她恐怕连一根指头都快举不起来,不停含舔这样冰凉的肉棒不知过了有多久的时间,儿子的生命迹象却始终一点也没有起色。

「吮吮……呜呜……吮吮……呜……噁嗃……噁!」百合子强忍住悲伤,经过了漫长的吮吸肉棒之后,才将一条深刺进输尿管内的细长金针在吸了出来。

「咳、咳……噁咳……」这期间百合子还吞下了不少精液,已经抛开一切的伟大女性,因为母爱,反而变得更加执着而镇静.

轻轻的,女人像清楚明白儿子的痛苦根源,温柔的用颤抖的指尖抚摸着他每一处肌肤,尽管躺在病床的孩子还昏迷不醒,但那条垂着冒泡精液的小肉棒仍尖挺的不停晃动。

「嗯……嗯……啊啊……」眼泪已经哭乾!豁出一切的百合子,小心翼翼的将儿子坚硬的小东西放进自己的私处轻轻琢磨,缓缓的叹了一口气,似乎已经下了最大的决心,双眼闭上,任由一切恐惧的背德后果侵袭着她的全身。

「啊啊……男……让妈妈来承担吧……妈妈对不起你……呜……」坚强的母亲垂下最后的一滴眼泪,就在解放所有道德束缚的那一刻里,一股十分强烈的暖意,立刻就溶解了百合人不断痛苦压抑的心房。

(这……这是什么感觉……啊啊……啊……)就在百合子小心翼翼的将那条坚硬的小肉棒放入湿润的肉唇内时,突然间所有的感觉都好像挣脱了束缚,一道又一道十分陌生的感触,竟飞快的带给了百合子前所未有的高潮体验……

「啊啊……啊啊啊!」百合子强忍住不断惜来的强烈快感,拚命的想引导那股不受拘束、又十分熟悉的巨大灵能转化注入,就好像当时母亲传灵给自己、要自己接下主持的移灵仪式一样,只是如今这样的仪式,却变成了母子灵交的肉体接触……

(啊啊……妈……妈……一定……会救……啊啊啊……)「啊……好……好舒服……啊……啊……」全然不知道自己正在忘情的兴奋尖叫着,贪婪的双臀还紧紧的夹住那条硬挺的小阴茎,疯狂的举套让湿润的淫唇内快速的奔泄出透明的黏稠爱液。

「啊啊……要……要死了……啊啊……啊……啊啊……」酥麻的叫声越来越销魂,百合子似乎很快的就忘记最初救儿的原来本意,任凭自己忘情的予取予求,疯狂的搓弄一对搔痒难耐的肥大巨乳。

「痒……痒死了……这……这是什么感觉……啊啊……好……」好像瞬间某种从来没有过的特殊感官被点燃起来一样,不再压抑的内心开始控制不住的不断沈沦,第一次徜徉在没有拘束的堕落中,百合子的本性正在逐渐迷失,再也回复不了原来的自己……

「好痒……啊啊……好特别……啊啊……」一面享受着不再困扰自己的堕落美感,一面接受着强烈袭来的高潮刺激,百合子只有一用力搓弄乳头,胸口内的癡淫虫竟就随着喷出的奶水溢出体外,沾粘着身上那道神圣的符文印,却也因此在阵阵浓烟中逐渐蒸发消失……

这些被饲育在奶水里的淫虫一点一滴的随乳水不断涌出,彷彿刚刚由封印中解放一样,蠕动的虫体虽然一接触到黑色符文便立刻蒸发死亡,但源源不绝的淫虫却像找到出口一样的蜂拥而出,像似在清洗百合子那道「自我尘封」的印记一般,将当时她努力封住的一切,洗脱殆尽……

「哈……哈哈……啊啊……好……射……射进妈妈那……啊啊……一起……一起……啊啊……又……要泄了!」兴奋颤抖的女人在忘我的持续发泄中几乎要晕厥过去,不知道这场乱伦的钥匙,却是打开私处内那条蛰伏已久的蜂后淫卵的唯一方法……

原来淫魔早在复生之前,便一直暗地计画着如何才能让他的淫兽子民再度统治世界,因此特别将最淫乱、最旺盛的蜂后蛊藏在自己体内,只待适当的时机再将淫虫放出,为他生下最强壮的淫兽后代。

但这样充满丰沛淫性能量的淫兽女蜂王,原本是不可能如此轻易的便在人类体内生产孕育,若非百合子的体质特殊,再加入淫魔之主施下的层层手段,根本就不可能还有着床孵化的一丝机会。

只是淫魔的计谋终究还是功亏一篑了,就在最后准备用「母子乱伦」的心灵毒钥开启百合子最后的防线时,却惨遭圣痕灭灵……

尽管邪恶的计画失败了,但百合子的身体其实早就已经准备好了……连日来不断骚动难耐的身体竟都是在等待着这一刻到来……不肯面对的真正结果,最终还是由她自己的身体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哈……啊哈……呜啊啊……哈哈……」百合子迷离的双手不停挤弄着胸前的一对美乳,邪恶的乳水癡虫已将那黑色印记去除乾净后,妇人的肚子里却突然开始鼓涨了起来。

「唔咕……啊嗯……啊啊啊……」女人的表情显露出极端的痛苦与兴奋,这场无奈的乱伦的淫戏,最后却逐渐的转变为解放人性的可怕战争。

「嗯……啊嗯……喝……妈……妈……」激烈的动作在昏迷的幸男梦魇般的呼唤着,百合子早已沈沦的身心却突然阵了一下,贴在儿子的嘴唇边深深一吻。

「啊……小……小男……别……别怕……妈妈……在这里……啊……」

「更……更用力一点!」母亲温柔的声音到了后来却变得淫靡而妩媚,私处溢出的汁液不知何时却变成了黏稠不堪的黄浊异物。

「嘻嘻……我们来的时间似乎刚刚好呢,快看……哈哈哈哈……」阴森的黑暗中,由树底下却传来一阵女人开心的娇笑声。

「嘻嘻……我就知道这个女人骨子里早已是下贱淫乱的小骚货,最后一定忍受不住对自己儿子动手……」另一个成熟却十分冰冷的声音,嘲讽般的回应着少女的笑声。

「听……淫乱的母亲正在兴奋的哀嚎呢……」

「哈……啊……啊哈……啊……哈……」百合子性感的美艳肌肤像似涂抹上层层晶亮的油脂一般,赤裸的娇驱除了脚下一袭连身的性感丝袜外,拴塞的大胸部内不时有颗粒在乳皮上隆起,感觉肉体十分激动而猛烈的不停骚动着。

「妈……妈!不……呜呜……妈!」幸男的眼睛不知何时终於睁开来了,但一眼的景象,却让刚恢复人性的内心讶异无比。

「喝……啊啊!呼……呼……喝噁……」百合子的身体像不时会引起一阵小痉挛般,呆滞的双眼与嘴角边不时滴下的唾液,在在显示她的意识已经完全涣散,甚至,自己现在正在不停用力套弄儿子阴茎的举动,是一点儿也没有察觉.

「嘻嘻……终於变成最淫乱污秽的性感美兽了……百合子……这……可都是你自己自愿造成的……」眼看百合子的肚子上不但封印已经洗刷殆尽,甚至……

还开始浮现出另外一种琥珀色般鲜艳的刺青图腾.

「啊啊……要……要死了……啊啊……啊啊!」就在此时百合子的双臀越来越用力的在幸男肉棒上奋力摆动,一阵酥麻的痉挛抽搐中,弓直的百合子悠悠的发出悦乐的悲鸣,一股火热无比的阳精,又再一次的激射到母亲的子宫里面。

「什么灵力、什么贞操……嘻嘻……都比不在自己儿子的肉棒来的爽快,对不对呢?」美月的声音彷彿是最恶毒的诅咒一般,深深的回荡在百合子的脑海内。

「啊啊哈……啊啊啊……唔!啊啊啊!」百合子似乎并没有因为儿子的射精而停止摆动,下体好像灵蛇拥有自我意识般的拚命套弄,就在子宫里越积越多精液的冲击下,跟着又疯狂哀嚎的泄出一团又一团污浊黄渍的可怕黏液!

「嘻嘻……蜕变了……最淫乱的后卵终於快要孵化了,百合子的「自我奉献」不但洗刷掉她身上强烈的圣符印记,同时也唤醒了蛰伏在她下体的可爱东西……哈哈哈哈……」美月像疯了一样放声的开心狂笑。

「啊啊!……噁!啊啊……」百合子不停洒泄的大量淫液竟似就在幸男的下体上不停凝聚吸收着,一旁巨大的魔树还伸出触手缠住二人,不停将这股封印冲击恶魔的圣气,硬生生给转化成淫糜邪恶的调合能量!

「啊啊……痛……呕……」不同於母亲的疯狂,半昏半醒的幸男才最是痛苦,所有蚀坏的躯体与体内变化中的能量相冲击,生不如死的痛苦还真无法形容他这般的感受!

但,就在此时,幸男的头顶却隐约有着一片紫色的图腾浮现在额头上,怪异的文字像卷曲的虫子一样,瞬间又化成血管般往大脑上冲.

「哦……看起来主人的意识隐藏得很好,并未完全被灭魔镜给吸收乾净……嘻嘻……太好了……这真的太好了……」美月的眼神兴奋的开心笑道。

「现在……就算告诉你也没有关系了,寄附在你儿子身上的,只不过是主人其中的一部分意念而已……距离真正身心灵三大部分要融为一体,仍需要更大、更多、更强的召唤仪式方能完成……」

「在这之前……你儿子将会是存放「灵心」十分重要的「容器」……至於你……百合子……嘻嘻……我要把你调制成全天底下最淫乱的舞妓娼妇……用你所分泌出的淫液来唤醒主人……应该是最适合也不过的了,嘻嘻嘻……」

「等到美菊也进入成熟体之后,那股生灵的能量将会打破主人千年来所被禁锢的真正力量……只要一想到那一天就快到来,便让人感到无比兴奋……嘻嘻嘻……」佔据美月身体的女魔,声音竟连笑起来都令人发寒,她浑身令人感到阴森的恐惧气息,似乎是来自於她的内心里,连一丝基本的人性也不存在……

「嘻……寄生的「蜂虫后卵」算算时间也差不多到了孵化成形的时刻,不久前又帮她的乳房内殖入大量癡虫的卵球,这般美妙的身体注定是要成为生育魔虫后代之用的……」美月的心思似乎正在进行着某种阴谋似的,嘴里念念有词的开始施行神秘的咒语.

「嘁无里喀兹……亲爱的主人,为了我们淫魔族的未来,妖夜现在就要在您的面前……代替伟大的主人跟这女人交合了……」美月的眼睛再度绽放强烈的妖光,狰狞的洁白脸蛋上开始浮现一丝又一丝紫青纵横的诡异血丝.

「嘿嘿……已经差不多了……堕落的女人……再来……是该我们亲密交合的时刻到了……」美月脸上神秘般的愉悦笑道。

跟着她却撕开自己的上身衣物,只见雪白赤裸的胸口上面,赫然竟是凹陷了一个大洞,原本该有心脏的地方,如今却是空空如也。

真没想到失去心脏的女人躯体,竟然也可以这般自由的正常活动着,恐怖鬼魅的妖异气息至此显露无遗.

「嘁无里喀兹……里兹那……喀兹……出来吧……古远的淫虫之王!」

「曾是寄附在我血肉里的虫王啊!我以主人的名义召唤你……召唤你立刻降临於此!」美月接着在巨树的前面念下一段召唤的魔咒,只见掺天的巨树上突然嗡嗡嗡的发出虫鸣飞行声音,跟着一头有半个人大的巨型异虫,就徘徊在美月的身旁边嗡嗡作响。

「嗡嗡……呜嗡……嗡嗡嗡……」恐怖硕大的怪蜂,像似由地狱中受到召唤而来一样,拍击着两对比手臂还要宽大的薄翼,将四周空气卷起不小的骚动,狰狞的肥大的虫体像似长出翅膀的巨蠍一样丑陋,噁心的模样看起来是凶猛异常。

「古老邪恶的生物啊……永生不灭的淫虫王……你的血肉是用我的身躯所孵化成的……沈睡的日子已经够久了,为了我们族人的后代……我以主人的名义命令你,现在就进入我的身体内再度跟我合而为一!」

「嗡嗡嗡……嗡……」盘旋的那头异种怪蜂发出兴奋般的嘶嘶鸣叫声,跟着整条虫身就这样直直的往美月胸口内钻了进去!

「唔唔!」就这样……一头比婴儿身躯还要肥大的巨淫虫,却在嗡嗡作响的不停拍打中,奋力往美月胸前的小洞内钻去,不停朝着心脏的方向挺进,突然间少女口中噁的一声叫了出来,大量的绿色胃液就不停由她嘴巴里飞溅出来。

「桀桀桀……好……好……要……要变身了……咕咕……桀!」可怕的召唤仪式快速的改变着少女窈窕美妙的纤细身躯,雪白的肌肤就在一连串的剧烈变化中,通体冒出一节节硬壳般的鳞片,肉躯快速蜕变成另外一种全新型态的诡谲生物。

「嘻……嘶嘶……嘶……」渐渐的,美月的身体竟然慢慢的巨大化,身上残余的衣物开始碎裂,外观的面貌蜕变的越来越像头狰狞的怪物,手臂如同螳螂般的弯成三节,身上肌肉全被硬甲的虫壳覆盖,除了头上那张熟悉年轻的美丽脸孔外,躯体四肢已经完全变成不折不扣的可怕妖怪了。

只见一身绝美曼妙的少女躯壳,依附着一头完全邪恶的无体灵魔,再融合上振翅飞翔的凶猛巨虫之后,变化出来的,却是一种令人说不出的恐怖生物……

美月口中仍继续喃喃吟唱着咒语,三条像蝉蛹外皮般的丑陋淫物就滑出了她的下体,有如手臂般粗大的硬物,就这样在百合子的面前露出那惊世骇人的凶猛模样。

「来……虫奴……我的虫后……嘶嘶……结合之后……你就是我的人了……嘶嘶……」美月最后连仅存的人类脸孔中,都挤出了眼珠,便成一头阴森恐怖的异形生物,但更古怪的是,百合子鼓涨的肚子里似乎也受到了感应,不停翘高屁股向在等待着什么侵入进去一样。

「唔……嗯……唔唔!噁呕……啊!」三条肥大的蝉茎接着就这样直直的捅进到百合子黏腻不堪的湿穴中,身体像再次瞬间被点燃欲火一样,狂乱的刺激立刻又将百合子给带向了另外一个前所未有的绝顶高潮!

「嘻……嘶嘶……嘻……这才是最适合你的淫物……我的虫后……为了……我们后代……尽情的对我发……泄吧……哈哈哈……桀桀……嘶……」完全蜕变成怪物的美月撑在百合子背后,就在幸男的面前兹意的摧残着他的母亲.

「唔……妈……妈妈……」幸男突然间梦魇般的呻吟到,似乎被阵阵的骚动与飞溅在脸上的乳水给浇醒,四肢痛苦的衰败还没有结束。

「啊啊……没事的……妈……妈……在这……啊啊……啊哈!」两神翻白的百合子颤抖的嘴角亲吻着自己的儿子,浑身燃烧的剧烈情欲,却任由身后的那头怪物将她带往更加堕落的淫兽境界。

「嘻……嘻……在你……儿子上面……尽情的发泄吧……好好记住最后这份淫荡的模样吧……嘶……嘶嘶……说不定这将会是你……以后十分难忘的美好回忆呢……嘶……」美月弯曲的颈子跟百合子嘴对嘴的深情拥吻着,双腮红润的百合子对着儿子身体发出愉悦的娇叫声,不能停止的,却是下体激荡中的高潮刺激。

「啊……呼呼……啊啊啊啊哈……」百合子像头沈沦极乐的疯狂母兽,下身肛门里不仅塞满一大条粗肥的肉虫茎,阴唇内更同时挤满儿子的肉棒与撑开肉穴的两根尖虫肉棒,四根淫物前后推送,排泄的黏液将肉茎沾浊的湿黏不已。

一时间,三条淫根在塞满唇穴的肉洞内来回挺进,溢出的黏水由透明转变为鲜红的大量血丝,肛门后的肉虫茎在拉拔出来的一瞬间,颤抖的美妇立刻禁不住哀嚎的将屎尿全数排粪般的崩溃泄出!

「嘿……再……来……该……让你乖乖的献出「真心」了……嘻……」美月朱红的瞳孔内放射出邪恶的光芒,四肢虫肘般的手臂牢牢缠住百合子的身体,透过下身肉茎仍不停注入抽送的剧烈动作,一点一滴快速散播的将邪恶能量蔓延到虚弱妇人的绝美胴体之内。

「唔噁!」突然间,百合子涣散失焦的眼神突然间凝聚在一起,宛如在垂死中挣扎的美妇人,却激烈痛苦的大声呻吟出来,就在身后怪物再一次将大量的浓汁射进她体内时,百合子的嘴巴里竟然开始难过的呕吐着,不过一会,甚至将自己一颗赤红色的心脏给直接呕了出来!

宛如茉莉子当时发生过的恐怖惨剧一样,一路坚持到最后的女神主,却在消逝能量的悲惨命运中,无法逃避的将自己的心给完全「奉献」出来……

「嘶嘶……嘻……灵心……灵心……神女族最珍贵的「灵主之心」……等我吃了它后……你就会像茉莉子一样,对我永远死心塌地般的爱恋……嘶嘶……」

美月开心无比的发出嘶嘶的邪恶叫声,跟着手里捧着百合子活跳的心脏,抬高喉咙,一口就将那颗鲜红的赤心给吞到肚子里去!

「噁……唔……噗吱……噗噗!啊啊……」可怜的百合子在被吃掉最珍贵的心脏后,身躯激烈的抖了一下,跟着身后的三条肉虫茎却收回美月的虫体之内,瘫痪在儿子身上的美妇人,双瞳立刻完全放大,苍白的脸色宛如像死屍一样可怕。

「嘻嘻……嘶嘶……准备重生吧……可爱的东西……嘶……」然而诡谲可怕的情境却还没有停止,就在此时,百合子成熟丰满的朣体内却突然间穿破出好几条尖锐的触角,盘据在自己敏感的性器四周,好像随时准备侵犯到全有孔洞里去一样。

接着,美月把百合子仍在起伏异变的「屍体」由儿子肉根上方取下,拖着浑身沾满细长淫水黏液的躯体,丢到了巨树下,只见屍体的私处上似乎还有东西正在蠕动游走,一颗肉团般的东西,很快的由肚皮上直直的钻往心脏的位置。

「嘻嘻……身为女巫之首的百合子,你的生命已不再属於光明的,你新的身份,将会变成淫兽之中最荒乱的女王蜂,并且在床地间会是最淫荡的小娼妇……哈哈哈哈……」美月的嘴里放声的大笑,在喉咙下的地方却裂开另一张大嘴,不停吐出白色的丝线,一团一团的将百合子给完全包覆成肉球一样。

「啊啊……不……呕噁……」随着美月邪恶的笑声与百合子丧失那最后一丝的呻吟声,细微的蠕动由层层白色蛹壳内传了出来,巨大的蜂蛹内似乎不停的在骚动着,象徵某种可怕的阴邪行径正在里面疯狂进行中。

「嘶嘶……美妙的结合仪式已经完成了呢……在你儿子的见证与祝福下,可爱的新娘啊……美月已经开始期待着你重生之后的美丽模样……嘻嘻嘻……」美月异变的身躯渐渐在回荡的笑声中蜕变回女子的容貌,看着幸男四肢逐渐长出生肉的模样时,忍不住兴奋的在他脸上亲吻着。

「母子的灵疗似乎发挥出很好的疗效呢,快一点复原吧……可爱的小东西,不久之后,你们母子三人的鲜血与灵心……都将会是主人复生转世的最佳祭礼……」

「嘿嘿嘿嘿……」邪恶的笑声不停的回荡在阴森的树林里面,不再有人打扰这片幽暗的淫欲之地,未知恐怖的阴谋变化,将在不见天日的妖夜中,持续不断进行着她们每一分更恶毒的计画。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