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当幸男的意识浑浑噩噩的由梦境中苏醒时,过往熟悉的诵经声似乎正琅琅上口的从四周围传入到他的耳边。

迷迷糊糊的张开双眼,一个个身着白袍的巫女们端坐在道场内的正中央,朗诵着每日必修的经文,优雅整齐的端坐着等待授课老师指导。

「啊……这……这里是……这是怎么一回事?」原本这是每日必见的相同画面,但幸男却讶异失声的叫了出来,因为现在的他,身上竟然穿着跟少女们一模一样的巫女白服。

看似寻常的课堂间巫女们勤奋好学的背诵着,就这样混杂在这群年轻貌美的少女当中,似乎没有人将这少年当成男性看待。

满脸红晕的大男孩忐忑不已的坐立难安,不知怎么地,当幸男身体穿上一身巫女专用的红裤白袍时,内心底下潜藏的变态情愫却油然而生的迷情荡漾起来。

很快的操练完课程的巫女们,一一起身前往净身室盥洗,早已按耐不住年轻胴体的诱惑力,血气方刚的大孩子压抑不住内心深深的迷惑与好奇心,不由自主的双脚便跟着一行人进入了澡堂内。

仲夏的阳光让室内外都充满着热浪般的气息,由女孩身上淡淡散发的甜蜜香气与体味,逐渐混合成一种催淫般的迷媚味道,勾引着男孩一步步的往前靠近,当懵懂的少年发现自己轻飘飘的徜徉在兴奋的味蕾里时,自己的双手竟失控的捧着巫女内衣手淫着。

「唔……啊!」

幸男满脸通红的立刻转过头去,没想到这少年竟突然间像迷了心智一样,手里抓着巫女脱下来的内裤忘情猛吸,白袍下的大阳具就在自己抚慰之中鼓胀的露出裙子外,而身边原本无视於自己的巫女们,如今却将目光全数朝向自己这边。

「啊……啊……对……对不起……」少年面红耳赤的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可是四周的巫女却没有任何人发出惊讶的尖叫声,反而让密室里的一切都充斥着异样的寂静错觉.

「喜欢……我……的味道吗?」身旁巫女突然大胆的贴在幸男耳根妩媚的呻吟着,幸男瞥眼发现她身上的红裙与白袍早已褪掉在地,身上仅剩下来的……却是一套自己前所未见的蕾丝花边内衣。

「啊啊啊……」少年忍不住发出兴奋的讚叹声,年轻妩媚的笑容甜甜挂在女孩白皙皓齿的脸蛋上,雪白玉润的细緻胴体经过半透明碎花蕾丝的装饰后,充满年轻、诱惑与勾人犯罪的热情渴望,正深深吸引着幸男颤抖的目光。

「喜……欢……吗?」明媚的大眼眨了一下,幸男的身体却不自觉得颤抖着,好像心就快要被吸走似的。

「当……当然喜欢……」大男孩红着脸回应,然而下体鼓胀不堪的难受感更让自己莫名的感到羞愧。

「嘻……好高兴……已经穿……一整天……都是汗味道……闻闻……」女孩的声音显得有些异常与不协调,但那温柔的双手轻轻抱住少年头部放入胸前时,沈醉的大男孩却早已神魂颠倒的迷失自我,毫无连一点招架能力也没有了。

突然间幸男只觉耳根一热,身体不由得剧烈的颤抖起来,因为女孩的舌头已经探入耳朵里舔弄,一双温柔的玉手,更早已大胆的深入自己不安分的下半身,用力抚摸着那条发硬、发烫的大阳具。

这些巫女们接下来的大胆举动更让幸男简直难以置信,一个接一个的脱去身上衣物,在那粉嫩玉肌下所穿着的各式内衣款式,竟几乎全都薄到让人一眼就能看穿媚肉般淫猥。

「你们……」冷漠的眼神一瞬间竟变成了激情的渴望,一双双勾魂动魄的明媚眼眸正燃烧着少年仅剩不多的微薄意志……

「我也……要……抱抱……」女孩神态之间似乎没有一丝一毫的羞涩与廉耻,相同诡异的气息彷彿发生在她们所有人身上,淫乱娇媚的放荡热情正如同最浓烈的香酸乳糖与微甜果蜜同时在味蕾中奔放一样,嚐上一口就深深被吸引住的无法释怀。

「你……你们……」美丽的女孩们前仆后继的簇拥到少年身边,发烫的脸蛋正服贴在女孩温热的奶子上,幸男只发觉额头一阵强烈晕眩,肉棒却好像不属於自己般任由少女争先恐后的抚玩着。

软绵绵的触感挤压在少年的身体上,前所未有的特殊感受正吸引着好奇的大男孩把指头伸到女孩的臀部与乳房上头.

「啊……好……啊哈……」兴奋的呻吟声在女孩嘴边愉悦的传递着,彼此享受混杂性交的粘腻滋味,立刻就让少年失控的肉棒又涨大了几分。

双眼渐渐涣散的幸男,竟像发情的公狗一样,迷失在莺声燕语的细细呻吟之中,尽管温热的嘴巴含不住那条有如手臂般的巨肉棒,但一张张像蝈蝓般的美舌却不断努力的舔弄在这条青筋暴怒的阳具上,勃勃颤抖的股涨感,渐渐却变成一种无处发泄的难言之苦。

「唔……啊啊……这……是怎么一回事?」幸男颤抖的将头望后仰着,一张熟悉的温唇却覆盖在他的嘴巴上,激情的舌吻直觉得令他想起一个女人,害怕的触觉与激动,又让充血阴茎更凶猛剧烈的晃动着。

「唔唔……阿……阿姨……」少年很快便认出是茉莉子的舌头,只见美艳绝伦的性感尤物高高在上般跨过幸男身上,一种无法言喻的被征服感与顺从渴望竟在幸男心底油然而生。

「啊哈……」茉莉子的出现令少女们主动地让开退至一旁,但早已春情荡漾的女孩们仍不肯放松幸男双手的牢牢紧握着,把他的指尖探入到自己温热微湿的私处内,淡淡的享受着被抠弄时的一丝快意。

「嘿嘿……好孩子……」只见茉莉子穿着一袭亮红色的皮革内衣,性虐的气味由这身火辣的女王拘束中散发出一种浓浓发腥的诱惑力,丰腴曼妙的熟女身形显得一点都不输给这些年轻少女的微甜风味,极度强烈的妩媚娇艳,就这样肆无忌惮的瀰漫出一股淫靡悦虐的奇特妖媚。

「啊……阿……阿姨……好……难受……那……硬得受不了……啊……」幸男苦苦哀求的讨饶着,肉棒上不仅得不到该有的发泄,仍在继续充血涨大的巨阴茎,已经鼓胀到由红翻紫的可怕地步。

「这么想射出来吗?坏东西……」淫媚的虐性染红了这个女人的双眼,尖锐的指尖狠狠地在肉棒上刮下一道鲜红的血丝,附着在少年股间的粉红肉裤却在此时持续的发光收缩,让已经十余吋长的肉淫茎不小心地喷出一大片粘粘腥臭的精液块.

「啊啊!」幸男躬起身子的剧烈颤抖,酥麻发痒的刺痛感直接无疑的窜入脑内,尽管肉棒上并没有产生丝毫想要射精的感觉,但一滴滴滑出肉棒的精液块,却在少女们细腻的舌尖吻舔下消失的一点都不剩。

「你这可怜的小东西……嘻……」茉莉子伸手替幸男套弄了几下大阳具,却发现这条东西现在已经无法用自己双手来完整包覆住,不断累积在茎皮底下的浓稠精液得不到任何发泄的可能性,只有持续累积鼓胀成粗肥不成人形的恐怖模样。

「啊……啊啊快……要坏掉了……啊……」若非淫性的肉唇内裤正根深蒂固的发挥着特殊魔力,幸男的肉棒恐怕在如此激烈的摧残玩弄下,早已溃烂成永远硬不起来的酸软废物。

「要想射精可还不行呢,没有让我真正满足前,阿姨是不会这么容易就放过你……」

茉莉子不满足的将丰满双臀倒坐在姪儿脸颊上,粗暴的指甲猛然用力拨开快要撑断的茎皮时,那颗紫黑色的大龟头便不停甩落下更多、更黏稠的乳膏精液块,细细洒落的黏稠遗精就这样一点一滴全都沾附在少女发烫的舌尖与脸颊上。

「啊……啊啊啊!」

「嘿……像你这么粗黑肥肿的大肉棒,有哪个女人的肉穴能吃得消?」茉莉子脸色有些不悦的埋怨着自己犯下的精心傑作。

「才罚你三天不射精就变成了这副模样,真是不中用的小傢伙……」贪婪的茉莉子发觉这条肉棒竟连自己的私处也无法放入时,淫邪念头突然间却打了一个可怕的主意。

「呕呕……唔……」

「把「她」给我拉进来,这条训练中的母狗宠物正好可以帮你消消火……」

茉莉子在一声令下之后,巫女们便把她刚调教的新宠物拉到面前来。

只见黑暗中不断发出锁链敲击的尖锐声响,就在幸男双眼迷离的幽瞳中,一条熟悉却十足骇人的母犬身影,就这样渐渐浮现在少男仓皇失措的面前。

「呜……唔……」赤裸修长的美人娇躯,四肢竟然没有了手脚,被整齐削去的四足上钉着一种银亮镶花的白铁片,脖子套着一条由樱花绣成的粉红项圈,这身丰满成熟的绝色胴体最突兀的……却是一条不属於人类应有的金黄色尾巴。

「啊?啊啊……你是……是樱子阿姨?」幸男不敢置信的望着那张熟悉秀丽的俏脸庞,满面晕红的狗女郎嘴里被套着不停流出唾液的拘束环,身体刻意地压得非常低,通红的双腮似乎很怕被人认出自己身份的颤抖着。

「哼哼……她才不是什么阿姨,她只是条叫做樱子的发情母狗……」

茉莉子得意的看着现在这名没有手脚的樱子母狗,尽管身体依旧伤痕纍纍,但细緻的皮肤底层,已然不再如先前一般佈满着迂肿可怕的黑色血液,只是通体雪白玉嫩的娇媚肌肤,竟是间接证明了魔鞭附着得淫虐之血……已被樱子体无完肤的残破身子给吸收渗透的一滴不剩。

茉莉子嘲讽的解说,让趴在地上行走的樱子竟是无比畏惧的拚命发抖,慌张的神情里早已不如先前一般坚忍倔强,当亲姐姐触摸到自己敏感的下体时,没想到沦落为母狗的神代樱子,竟然因过度紧张而失禁洒出腥骚无比的黄色尿液。

「你这髒死人的小贱货!怎么连一点教养也没有!哼……劈!」正当茉莉子用掌印狠狠的掴在樱子白嫩的屁股上时,早已红肿一片的双臀间竟产生出激烈骇人的可怕变化!

只见尿液竟是稀哩哗啦的从两股之间零星洒开,并非完整由阴道里直接射出,紧密的私处内似乎插着一根粗硬的大淫物堵住双唇不能顺利排放,随着酥麻的娇躯逐渐让通红的脸颊变得惨白,洒落的尿液中竟然还混杂着一丝一丝白色乳膏状的浓稠精液。

「啊……那……那是什么?」看着混浊黏稠像极精液的白色东西从樱子肉穴慢慢流出时,幸男瞪大的双眼就只能用瞠目结舌加以形容。

原来,被调教过的魔性肌肤竟在樱子体内产生出了一种惊人的被虐淫性,仅仅被羞辱掴掌的轻微刺激,却足以在母狗体内迅速产生出像被肉棒直接捅入的激烈强奸,湿粘粘的肉穴内热烘烘一片的不停兴奋收缩着,禁不住接踵而来的小高潮不断,被层层肉缝包裹住的「肉阴蒂」,已然悄悄地在神秘洞穴中失去控制的漏尿泄精。

「呜!呜!……汪!呜唔……」多么丢人的感觉竟是樱子让自己再一次的攀上了另一波的性高潮,长时间被塞入阴唇内的大肉棒本已酸软下去,却经不起如此轻微的拍打刺激让拚命压抑的射精感受再度降临!

(不!呜呜……我完了……不能射出来……不可以……啊啊啊!)克制不住的排泄欲望,让樱子肉体停止不住的做出了自己最害怕的下贱丑事。

「阿姨……樱子阿姨……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幸男内心里无比疑问的纳闷着,眼看那一丝丝由樱子下体滴落的白色黏液,竟在小阿姨的崩溃尖叫中,突然溃提般的大量喷洒来出!

「呜呜……呜……嘶啊!」

「哼,真是没教养……没想到不仅仅是在姪儿面前大小便失禁而已,就连这条刚接上的「臭阴蒂」,也耐不住兴奋的露出如此丑态……」茉莉子似乎很享受折磨对方的种种快感,淫虐的双眼绽放异光,邪恶的恐怖行径却让幸男与樱子都无法招架。

「还没射乾净吗?嘿嘿……是不是很想痛快的再射一次?」

「唔呜……唔唔……」尽管樱子拚命的猛力摇头,但已酥软下去的大阴蒂,却在此时不听使唤的耸起剧晃!

「还说不要……嘿嘿,肉体可是诚实的,姊姊就成全你一次……」茉莉子完全明白樱子肚子里在极度忍耐与压抑的究竟是什么东西,但有心要让她在自己姪儿与学生面前丑态尽露,残忍的淫虐女王突然决定要让妹妹再一次的尽情发泄。

「啊!唔……汪……饶……饶了我……不……汪汪……」掩面痛哭的身子里不停在冒汗冷颤着,连手脚都已失去的可怜母狗,无论如何抗拒也只能兹意的任人摆佈。

「请住……住手吧……」幸男的心脏其实快要承受不住如此非人的残酷折磨,但一见到茉莉子那双斗大赤红的眼珠时,满腔亟欲阻挠的心思,竟然又懦弱的缩了回去。

「嘻嘻,你在可怜这条母狗吗?那么……就让你好好见识她的阴蒂究竟有多淫乱……劈!」

不知何时茉莉子手中竟多了一条黑色的九尾鞭,霹啪的一声脆响打在樱子臀部时,那夸张的肉唇内却立刻激射出更多、更浓浊泛黄的乳白精液。

「唔唔……汪……不……要……汪……」樱子的身体内由於仍被母狗侵佔着,退化不全的大舌头只能难过不已的呻吟着呢喃不清、像人又像狗的古怪叫声。

「把她给我压好……将那条东西给我抽出来!」茉莉子凶狠的命令巫女将樱子身体给牢牢压住,悲惨的女奴下体湿粘粘的,却可以清楚看见紧密无缝的倒塞着一条坚硬异物,鼓鼓的肚皮上,似乎好像有条小肉棍正卡在肉穴里一样。

「唔唔……呜!」没有肢体的女人尽力挣扎的想要抵抗,但那被倒插在私处内的半截「大阴蒂」,却因为自己排放大量的滑溜黏精得以顺利的将深藏其内的粗大肥茎给抽出体外。

「啊!这……这是什么东西?怎……怎么阿姨会有……小鸡鸡……」饱受冲击的幸男失声讶异的尖叫道,一条半软粗肥的邪恶硬物,就在巫女们轮流仔细的爱抚下,渐渐的也如同少年下体的模样般直挺挺的勃勃摇晃。

(呜……呜……完了……一切都完了……啊啊……呜啊!)樱子痛苦不堪的闭上双眼,多么可耻、下流的噁心东西赤裸裸的显露在众人面前时,极度难受的羞辱感更让她克制不住的崩溃哭泣。

「多么丢脸的噁心东西……再让幸男看看你把「项炼」藏在哪里……」抓在茉莉子手中的大阴蒂突然间被尖锐的指头给插入尿管内,剧痛哀号的美形犬放弃了最后的挣扎,大声呐喊的任由对方探弄藏在肉棒里的噁心东西。

「呜呜!……噁唔……呜!」正当仍在泄精的龟头上,被茉莉子小心抽出一条深埋尿口内的细小丝线时,赫然阴蒂上竟开始隆起一颗又一颗有如小鸡蛋般的大露珠,一颗颗粗硬的铁制的肛门球……竟然就由樱子撑开溢血的输尿管中被残忍的一一硬拔而出!

「啊!啊啊……噁噁……呕……」随着被强硬拉出的极端刺痛与利尿刺激下,樱子翻白的双眼再度又激动莫名的精尿失禁,虚弱的身体不仅显得呼吸困难,就连脱序的肛门内,也控制不住括约肌的喷洒出大量膏状的噁心秽物……

「啊!樱子……阿……姨……」幸男再也无法忍受的闭上双眼,然而颤抖中的樱子本人却早已彻底崩溃的丧失意识,伞状般的特大龟头就在此时竟冷不防的将大量白精甩泄在姪儿温热的脸蛋上。

「怎么了……樱子,满足了吗?发泄之后是不是觉得过瘾极了呢?」对於茉莉子的问话,神智早已溃散的母狗樱子根本回答不了这样的问题.

「哼,想装死……还没结束呢,这只不过是刚开始而已……」随着妹妹不断忍耐压抑与拚命保护着的那条丑陋淫物被拖出体外后,茉莉子反倒莫名地感到有些嫉妒,并且准备好展开另一场更残酷的凌辱折磨。

「啊……阿姨……阿姨……你想干什么?啊!」只见那条由樱子肉蒂中拔出来的沾血粘球,却被茉莉子一颗一颗的再度塞入到幸男摇晃不停的巨棒内,远比樱子模样粗大两倍的肉棒淫茎,塞没两下就把十余吋长的肛门球给全部挤弄到少年紧缩的尿管内。

「痛……好痛!」

「哼……忍着点,很快就会舒服的……」原本要把这些铁球塞进巨肉棒内并不十分困难,但却因为引起幸男的严重漏尿而把泄出精液喷得一身都是。

「嘻,接下来轮到你了。」等少年的阴茎如同樱子先前相同方式的处理完后,昏厥的母狗立刻也被巫女们给高高抬起双臀,缺了手脚让她更容易的被尽摆佈与玩弄。

「唔呜……啊啊!」激烈的剧痛让樱子战栗的再度苏醒,因为阴道内不仅又被茉莉子塞入一大颗连结数条小铁炼的特制刑具,勾附在敏感G点的凹槽上缘,这些露在穴外的小铁炼更被镶上铁钩,一条条活生生的就勾套在自己血肉糢糊的阴蒂上。

恐怖的血腥手术,让这副特制的邪恶刑具被密不可分地殖入到樱子体内,只是轻微的小碰撞,都会连带地让挣扎的可怜母兽痛哭失声的激烈大叫!

「做好了……把她给我套上去。」

「不!呜啊!……啊!啊啊!」淒厉的惨叫声,由樱子那歇斯底里的嘴巴里激动的呻吟时,只见她整个残废娇躯已被抬起来的高挂在巨茎开口上,红肿的肉缝内根本挺不进如此粗大的非人巨物,而且链条不断碰撞的无限痛苦更让女人躯体捱不住刺激的热泪直流。

「嘻嘻……连肉唇也给我缝上,帮她把肉缝拉开些。」巫女们不断尝试着让大肉棒能塞入樱子肉唇内,套弄几次都不成功后,茉莉子竟下令把妹妹的肉唇也镶上小铁炼,极力撑到最大后,似乎已能让幸男的巨龟头套入一半。

「停……停……啊啊……滋……啊噁!」不断忍耐一次强过一次的极端痛苦让樱子的肉体产生出无比可怕的适应性,浓精与鲜血混杂一块的粘糊下体突然间滋地一声,如大腿般粗的巨肉棒竟然就这样顺利的穿透过她的肉穴直底子宫的最上缘!

「啊!」幸男迷离的双眼瞬时之间也清醒起来,第一次被一种完全包覆的湿润美感灌入到舒畅无比的肉棒里时,脑中缺氧的完全空白,让他模模糊糊的回忆起那些丧失遗忘的记忆片段。

「哥……哥哥……」迷濛不清的眼帘前,幸男似乎再度的看见那瘦弱娇小的亲妹妹躺在自己跨下包覆着肉棒前后交合着。

「小……菊……唔唔……好……啊……啊……」颤抖的少年只觉得肉棒舒服极了,一面抱住自己日思夜想的美菊大腿,不停想把这些滚烫的精液全数射入体内,让她怀孕。

「啊……呕……呕呕噁……噗吱……嘶嘶……噗吱……」奇怪的表情,显然在樱子身上竟产生出比幸男痛快百倍的剧烈变化,特制的刑具不仅完全束住高潮勃起的大阴蒂,而且每次被少年深深撞击到子宫一次,摇摇晃晃的裸露龟头,就会因撑大到最开而毫无阻碍的射出强精!

樱子的表情不仅完全陷入癡呆,而且通红的娇躯上甚至还透露着一种前所未有的高潮反应,就在数分不到的时间里,残破的身体已经由压抑忍耐的痛苦抗拒中解脱成完全适应痛苦带来的极端快乐。

巨物淫茎就在残缺的肉体内来回搅动着,深黑色的瘀血与污浊精液不仅大量不断的泄出体外,通红的阴蒂肉棒甚至还会随着炼线的紧密牵引,让包覆的茎皮也能翻开上下地顺利套弄,如同被人手淫般爽快。

「哈……哈……啊噁……哈……呼……」随着被巫女给重重抬起又深深坠落在巨阴茎的底部时,每一次的快感起伏,竟让樱子打从心底的露出从所未有的淫媚畅快与满足笑意,每当拘束炼将肉阴蒂给绷紧到最开岔的那一刻,强烈无比的射精欲望总是能够舒畅无疑的绽放出最幸福的快乐果实。

「嘿嘿……多么美妙绝伦的甜蜜滋味,就连宁死不屈的樱子也已经变成这样完全上瘾的徵状了……看来这条淫乱母狗的调教进度要比预期之中的还要快些……」

茉莉子恶毒的目光迥然丕变,一面让巫女们加快两人之间的变态性交,还把掌心紧贴在樱子的肚皮上,念念有词的吟唱着诡异淫邪的施虐魔法。

「耶里迦……佮里迦……冥界妖莲永生不息……藉此遗精……媚肉生花!」

淫虐的女王催动着古老咒语不停围绕在樱子肚皮包覆的粗大淫物上,随着痛快的性解脱,一种才刚形成的至淫之物,已然悄悄地被附着上蛋壳大小的铁球内。

「啊啊……好热……啊啊……唔唔……噗吱!噗吱!」

「啊啊!嘶……啊!」就在众女热切的引导下,恍恍惚惚的幸男终於射出了积存已久的腐败遗精,连同深藏尿管内的数颗铁球也一并毫无阻碍的注入樱子的嫩唇里去!

同一时间陷入高潮地狱的樱子疯狂的大声尖叫,就在浓精注满整个肚皮以前,熬不住的激情意识已然因过度强烈而晕厥过去。

「哼哼,真是不中用的东西……」茉莉子冷眼瞪着丧失意识的亲妹妹,迫不亟待的贪婪眼神却将深藏在樱子肚子上得大肉棒给硬生生抽挤而出!

「嘿嘿……不能浪费掉,接下来该轮到我来享受……」

「啊啊……你想干什么……唔啊!」茉莉子毫无预警的将九尾鞭就这样直接深深的插进幸男扩大的尿孔内,快速剧烈的巨大痛苦让幸男感觉被触摸的地方都像烧起来一样,整条非人的大阴茎好像再也承受不住的快要爆炸开来似的,鼓涨的酸麻与刺痛不曾间断过.

「嘻嘻……别怕痛……你的身体早已拥有着无以伦比的性魔力,很快地又会舒服的不得了……」

「嘻。」一点一滴深入幸男尿管的黑蛇鞭,竟然引起了一阵强烈巨响似的爆裂声,洒开层层薄雾般的浓精血海,受尽毒咒改造后的大肉棒,赫然地却变成一条条镶有铁珠的大蛇茎!

「哈,完成了……」茉莉子淫媚的抚弄着一根又一根从少年下体长出的大蛇茎,兴奋莫名的把镶有大铁珠的龟头吞入口中含舔着。

「嗯啊……哈……咀……」丰满的双臀仍趴坐在幸男的脸蛋上,两片粉嫩肉唇忍不住地分泌着温热淫液化入姪儿嘴里,一滴不剩的被男孩吃到肚子而舒服娇喘着。

抽搐的男孩分不清自己肉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敏感的九条阴茎在茉莉子的细心抚慰下,一根根昂首坚硬的大淫茎就分向不同部位的往阿姨身上游去。

「哈……很好……」四周的巫女们露出羨慕的神色,看着高潮中的茉莉子淫媚娇喘的呻吟着,受到母亲淫血感应下的娇嫩躯体,再也隐藏不住蛛蛇原本的丑陋模样,每个少女的嫩唇中不仅开始分泌出大量的透明爱液,充血迸裂的眼珠里更由殷红变成了深黑色。

「嘶……嘶嘶……」随着每一名巫女下半身全都变成爬行硕大的蜘蛛模样,茉莉子的躯体也在逐渐蜕化成巨型母蜘蛛的怪物型态.

「啊……啊哈……好……好孩子……你是我一个人的……哈……」妖艳绝伦的美丽女王激情忘我的舌吻着少年,将那九条改造蛇茎前扑后继的填满自己蛛蛇特殊的肉缝内,几百年都未曾品嚐过的痛快滋味,却在主人真正复苏以前第一次满足了这样空虚寂寞的淫虐娇躯.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