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不知由何时开始,阴森的魔树底竟降临下五块浮荡在天空中的巨石碑,由古老的符文环绕着肉眼难辨的碧萤阴灵们,交错瀰漫着源源不绝、越来越浓烈的邪恶妖气,将四周一切气流全数吞噬殆尽.

中央的圆形石碑下倒立捆绑着一名女子,浑身金色的毛发让她看起来十分特殊,手臂上毛茸茸的汗腺与美型性感的丰满躯体,看起来倒像极了一头被精心打扮过的母形犬。

「唔……唔唔……」嘴里被一团白色黏液堵住说不出话的女人,只能支支吾吾的痛苦嘟囔着。

这四周的一切似乎诡异到了极点,充斥的枯木树籐受到妖气的影响,变得有如鳗蛇般柔软而蜿蜒,并将她的肢体牢牢分成大字型,羞耻的湿润下体就这样赤裸裸的完全曝露着,任由股间透明的白色黏液毫无遮掩的垂下滴落。

「唔唔……咕噜……呜……」这条浑身赤裸被紧缚在石碑的美形犬正是樱子,多日以来被这些堕落为恶魔奴隶的亲人凌虐下,身心都像不停抽搐与溢血般的莫名冷颤。

痛苦的折磨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结束,但她心理明白,若此情况继续恶化下去的话,不仅神代家将永劫不复,就连整个人类的世界恐怕也难逃被灭绝奴役的悲惨厄运.

「嘻嘻嘻……可怜的樱子,你现在的这种眼神……像似在怨恨你的两位好姊姊吗?」身上穿着一件性感华丽的赤艳和服,雪白到感受不出一丝血气的苍白肌肤,美月浑身所流露出来的气息,似乎比起之前更加显得绝色妖媚而不像个人类。

「唔唔!」樱子的嘴里发不出悲鸣,只能以哀伤的双眼用悔恨万分的神情怒视着对方,尽管最终明白了这一切都是有人从中搞鬼,但也只能怪自己没能及早发现,才让一切遭遇变得如此不可挽回。

「怎么?你想说什么?这样容易发情的身体还在不停兴奋的颤抖呢……是想勾引男人了吗?」美月走近樱子身旁,故意将玉指用力捏住那对微微勃起的乳头并用嘲讽的口吻刺激她。

「嗯嗯……唔……唔!」双眼愤恨般的注视着自己姪女,但不争气的身子却很快的红润起来,受到刺激的乳豆上也立刻硬挺的竖立起来。

「喔……我倒是忘了你现在的皮骨是附在一条母狗身上,嘻嘻,该说是想要公狗慰藉想的紧吧?」美月的嘲讽对於一向勇敢果断的樱子来说,简直是一种无可救赎的恶毒诅咒。

樱子身体激动的想要用力挣扎,无奈四肢现在却被瀰漫的树籐给牢牢缠住,有如软臂攀延在身体四周敏感部位上搓弄着,噁心的触感让她根本无法集中意识的直打哆嗦。

「嘻嘻,茉莉子你说……该怎么处置你这可爱的小妹呢?」美月转过身对於不远处的一条黑影问道。

「哼。」现身的美人已经换上了一件鲜红色的亮丽皮衣,不再是先前可怕的怪物模样,身上精緻的饰品像刺针般穿入自己敏锐的性器官,妖艳的淫虐神采充斥在她每一吋的肌肤里面,手中持着特制的九尾鞭,充满性感却又令人毛骨悚然般的神韵,透露的竟是无比阴寒与冰冷。

「你跟百合子不仅伤了我,还斗胆犯下伤害主人魔灵这等不可饶恕的滔天大罪,就算身为你的姊姊,也必须让你受点惩罚才行。」脸上充满着邪恶气息的茉莉子用她勾魂却冷酷的眼神瞪着樱子,诡异的神态,似乎将要对樱子进行什么可怕的报复。

「唔……唔……」看着茉莉子手里发亮的黑皮鞭,樱子浑身不禁颤栗不已,姊姊的那双眼神早已不像人类,像似一头凶狠的恶狼……不,如斯般的恶毒……

应该说是一双会吃人的眼才对!

「劈啦!」剧烈又毫无预警的背后一鞭,让樱子躬直的痛苦哀号,哭不出声音的嘴巴里唇齿都在颤抖着,一种从来都没有过的刺痛,像侵入到骨子里般让人无法忍受。

「唔!唔……噁……咳咳……」消退不去的疼痛持续的刺激着樱子,叫也叫不出来的身体拚命冒出冷汗,激动的肢体开始不受约束的痛苦挣扎。

「怎么?才吃了一鞭就抖成这样……还差得远呢。」茉莉子手中特殊的九尾皮鞭似乎附着有什么奇特魔力,留在樱子血痕的肌肤上似乎像要燃烧起来般灼烧到最敏感的神经里去,光吃下这一鞭,就比受尽玄人折磨半日还来得痛苦万分。

「呼……呼……唔唔唔!」

更让人感到恐惧的是,就在火红的伤口上却不断并出血丝,紫色青色的血管瘀黑了她细白的娇嫩肌肤,扩散的毒血好像正在血管里不断蔓延,痛苦的刺激让樱子压抑不住的拚命挣扎。

「再来该打在哪呢?」茉莉子抚摸着妹妹湿淋淋不断冒出冷汗的娇躯,像在找寻出身体中最娇嫩的敏感处,对於这副曾经佔用过的身体,茉莉子可是瞭如指掌。

「劈!」狠狠的一鞭,这次竟然打在缺了阴蒂的肉唇上!

「唔!唔唔!」樱子控制不住的泪水立刻溃堤般洒落,比起受到未婚夫的残忍对待,亲生姊姊这般的冷血阴寒,更是让这名勇於面对一切的坚强女性再也承受不了的痛哭失声。

「过瘾吗?这种刺激可是会上瘾呢……劈!」

又是一记让细嫩肌肤灼烧起来的火吻打在发硬乳豆上,茉莉子不仅清楚所有最敏感的部位,还十分瞭解如何让女人在痛苦无助之中更加的失控堕落。

当樱子的身体还没来得及适应如此极端的痛苦时,第四下的毒鞭竟然又打在阴唇相近的位置上,本以癒合的肉蒂伤口再也承受不了的喷出尿液般的鲜血,细细的血丝将黑亮的皮鞭染上一层剔透晶亮的悽美红彩。

(啊啊!死……要死了……啊……为……为甚……会这样……)奇怪的是,尽管茉莉子没有更进一步的责罚,但激烈的痛苦却没有丝毫缓和或压抑的迹象,脑子里痛到快要窒息的樱子,却只能感受到难过的煎熬变得无比清晰到叫人发狂。

「嘻嘻……放心吧,这点小伤还不至於让你窒息或晕死,渗入体内的淫虐之血会抑制你血流的输送速度……是不是渐渐的开始觉得意识越来越清醒,疼痛变得像虫蚀般不断扩大呢?」

「唔……唔呜……」伤口的瘀血渐渐的染上紫青红黑各种血管并裂后的可怕模样,尽管双眼早已模糊的看不清一切,但樱子仍强忍着意识不肯屈服。

「劈!……劈!……劈!……劈!」无情的蛇鞭一次又一次的挥落在樱子细緻的肌肤上,胀开的瘀血就样渗入到血管中分佈的每一吋肌肉里面,最后,如此娇滴滴的成熟美女竟给自己姊姊折磨成一团肉球般淒凉与可怕,但体无完肤下得意识却还没屈服的狠狠盯着茉莉子的双眼。

「嘻……啧啧啧……真是残不忍睹的模样,原来……这就是你们姊妹间的好情谊.」一旁观看的美月,此时却已忍不住的娇声媚笑起来。

「嘿……嘿……还没完呢……哼,你这条下等的烂女狗,别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呢,这只是为了让透魔鞭的虐性得以发挥罢了,等到淫血完全凝固后,更美妙的「痛」才会加倍舒畅!」

可怕的变态情事似乎还没有落幕,肿得像人球一样的樱子,克制不住浑身激烈的颤抖,停止不了姊姊手上皮鞭的触击,燥热的骚动与刺痛就像有虫子钻入皮层内般剧烈,快要燃烧起来的肌肤里却不断产生出无法想像的痛苦,滴出满满温热的湿汗与身体混杂的黏液交结的散发出阵阵腥味。

「嘿嘿……已经差不多了,再来……该是让你解脱的时刻……」茉莉子恶毒的双眼绽放出邪恶的红光,人形般的身躯也开始逐渐蜕变成原本巨型蜘蛛的可怕模样。

(啊啊……我……要死了吗?)樱子的双眼禁不住流下垂死前的泪水,看着姊姊的那双明亮大眼竟渐渐的变成乌黑而透亮,最终有如剧毒的黑寡妇一样,肚明子的上缘伸出两条像镰刀似的手臂,晶亮亮的利爪着实让樱子畏惧心寒到无法形容。

「嘶……嘶嘶……你这肮髒的母狗……对一条宠物来说,这样碍眼的手脚都是多余的……」

(啊!什……什么……不……不要……过来……唔!)「唔!噗吱!」

可怕的情景,让这浑身是伤的金发女子四肢大量的喷出鲜血,巨大的虫爪,竟像利刃般的划过樱子肢体,受拘束的女体刷刷的几声便摔落在地,遗留在籐蔓上得四肢还不停流下黑色的浓汁。

「呼……呼……唔唔……噁呕……」浑身不停抽搐溢血,比死还要悽惨的樱子口鼻中不断呛出呕吐的秽物,双眼的神情早已麻木,彷彿就在极端残忍的虐刑之后,即将独自面对死亡的降临.

失去肢体的女人瘫痪在一堆血腥与污秽之中,残破的躯体竟从四肢整齐的断口处开始长出黑芽,慢慢的还把溢血伤处给包覆起来。

「嘶嘶……嘶……嘿……」茉莉子伸出镰刀般利爪插入自己妹妹的左胸膛,彷彿像勾起一团废弃毁坏的玩偶般对着樱子冷笑。

「嘶……下贱的母狗……还记不记得你最亲爱的未婚夫?」就在此时茉莉子人形的上半身里,手中却多出了另一件像似凌虐用的性具,一条半截的倒勾肉棒竟然像虫子一样的不断蠕动着。

「呼……呼……」樱子的双眼已经无法聚焦,几乎连呼吸都快要停止的虚弱感让她颤抖了几下,似乎对於曾经相爱过的男人还无法完全释怀。

「那个没用的蠢货……已经被当成孩子们的饲料……嘶嘶……唯一留下条纪念东西……就是准备用在你身上的……」茉莉子只是舔了舔手中的半截阳具,没想到晃动的淫物末端,竟然开始伸长出一条条像丝线般的血管,如同变种乌贼般骇人。

「呼……呼……呜呜……」樱子急促的喘息着,双眼除了不停流泪之外,任何事情她都早已阻止不了。

赫然间,樱子发现到这条淫肉棒的前缘竟还衔着一根晶亮的指环,彷彿连曾系在自己私处上唇环一块逝去的阴蒂,也被融入在了这条淫物上。

「嘻嘻嘻,真是美极……小玄人一定很满意自己这样的最终结局……永远的……留在爱人身体里,哈哈……哈……」

美月亲眼目睹这样一场淫邪的虐戏,她似乎很满意茉莉子如今对妹妹的处置方式,眼看着即将进入高潮的时刻,浑身邪气的少女也开始露出那不属於人类的淫虫触鬚.

慢慢的,一条条像血丝般的细微脉线,从肉根末端侵入樱子的阴蒂伤口,酥痒到让人头皮发麻的刺痛感,让受伤的私处不由得湿滑滑尿了一大片。

「唔呼……呼呼……」就在樱子一口气还喘不过来的压力中,半条的萎缩淫茎却已几乎完全被殖入在樱子的阴唇上方,入侵的血管快速的与体内神经接合在一起,毫无预警的两条蛇茎从茉莉子尾端飞窜而出后,就直接灌注似的猛力钻入妹妹的私处与肛门里!

「唔!唔!」嘴里依然无法言语的樱子拚命的哀叫着,下体挺着一条软掉后的萎缩阴茎,却在此时勃勃的坚硬昂首,露出那丑陋乌黑的大龟头.

「嘻嘻……这条肉茎不仅是樱子作为奴隶的证明,也是身为一头专属母狗很重要的特徵之一,嘶嘶……」

无预警被蛇茎钻入的肉洞内,分办不出痛苦还是痛快般的感觉让樱子拚命想尖叫,脑子里完全混沌不清的她,如今却彷彿在比死还要难受一百倍的地狱里,被推上了九霄云外的天堂上一样,所有肉体内的孔洞正在不停用力的发泄绽放。

「呜呜……噁……唔……」原本就不肯屈服的双眼,如今,竟然开始变得如此异常混浊!

「噗吱!噗吱!噗噗……」前所未有的敏锐感受正在一条敏感无比的新阴蒂上疯狂激射着乳白精液,前后洞的伸缩套弄让饱受淫毒噬体的樱子身体,第一次强烈的感受到肉体完全被人佔有般的失控……

「嘿……嘿……眼睛也开始变色了……樱……樱子……淫乱之血已经完全渗入你的身体里呢……」

「呼……呼……」极力抽搐的女人肉体正被在妖化后的姊姊蹂躏下不断堕落,发白的记忆里头只能癡癡傻傻的呻吟着,一种无比难言的舒畅解脱就在体内淫茎一次又一次的喷发中,快速紧密的填满了樱子意识模糊的全部一切。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