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妈……妈妈!」一整夜受尽惊慌的小美菊,再还未走到母亲的房门口,畏惧着美月身上气息的小女孩,却早已顾不得一切的甩开对方手腕,拚命地想冲进母亲的怀抱。

「妈妈……救命……妈……啊!」女孩大声呐喊着妈妈寻求帮助,但床单上的美人却跟以往温柔的母亲有些不同,年轻的肌肤、挺着两颗壮硕的巨乳,竟跨坐在一堆乾瘪焦枯的死屍上,并且用力套弄着乾屍身上一条没有血丝的大淫茎.

「呼……哈哈……」淫猥发浪的表情中,成熟妩媚的艳妇体内充满着无法满足的性渴望,将阴茎完全吞到肚子里的百合子,身体四周早已佈满了大量浓浊腥臭的泛黄精液。

「啊啊!」

「嘻。」身后的美月似乎早已预料到女孩会有的种种反应,再度怀抱住她娇小的身躯,细细的在她耳边说道。

「看吧……这才是你母亲真正的模样,不吸食男人精液就无法活下去的淫乱巫女。」

「不!不是的……呜呜……不是这样的……」说也奇怪,尽管美菊内心里激烈排斥着这种说词,但私处与肛门内却在此时又变得酥痒难当,让人忍不住想伸进去好好舒畅一下。

「嘿……你都已经亲眼看见了还不相信吗?过来,百合子……」美月的呼唤让百合子身体颤抖了一下,绝艳性感的丰腴美人立刻转过身往美月方向走去。

「啊……亲爱的……救我……救救我的孩子……啊……」百合子的表情不仅淫媚贪婪,还不时透露出一丝怪异诡谲的母爱神色。【wWw.贼吧Zei8。Com电子书】

「嘻嘻……再忍耐几天吧,可怜你那圆圆的大肚子已经消成这副模样,看来包覆主人灵识的封印精珠已吞噬掉不少的小生命……」美月摸了摸百合子的肚皮,果见有几颗圆鼓鼓的硬物正在腹部里滚动着。

「求求你给我更浓、更烫的精液……啊啊……我的孩子……」百合子抱住美月的双脚痛苦的哀求道,像这样无时无刻需要补充大量精气的可怕身体,似乎唯有吸食更多、更强大的精液,孕育在子宫里的小生命才能得以残喘延续.

「妈……妈……」女孩依然不肯置信的看着百合子如今的骇人模样,悄悄在体内燃烧的情欲,却在自己还不清楚的状态下让乳豆发硬了起来,粘粘的下体湿滑一片。

「想要让我们的孩子继续活下去也可以,不过……你得乖乖服从我的指示才行。」美月的这些话似乎是向一旁的美菊提示般的说道。

「我什么都听你的……给我……快给我……」

「美菊身后的「秽泉通道」也许能够滋长你肚子里可怜的小生命,主人催动下的精咒灵胎,是只有透过至亲的精血,才能通过肉道,并将秽泉加以扩大,就连我跟茉莉子两人也无法影响主人下过的强大咒印……」

「原本主人要以幸男肉体亲自调教她的,却没想到会被樱子给从中破坏,现在唯一还能扩散秽毒加快灵胎孕育的人,应该就只剩下你这个生她养她的亲生母亲.」

「啊……什……什么?」尽管美菊听不懂表姐话中的意思,但要让母亲狠心的对她下手侵犯,自己是说什么也不敢置信。

「我要你尽情地开发自己女儿的污秽之穴,直到催生魔胎的咒符自动脱落为止,吸入的秽毒越深,灵胎就能越早完成……」

「就不知道肚子里的孩子跟眼前的亲生女儿……那一个才是你最在意的?」

美月语待嘲讽的微笑着,静静退至一旁,等着亲眼目睹另一场母女相奸的绝顶好戏。

「我……是的……我明白了……」百合子的神情显得犹豫了一会,却缓缓的站起身来,一步一步走向女儿身边。

「不……不要啊!」眼前的母亲似乎不像往常一样,诡谲的神情与仪态让人浑身不寒而栗。

「美……美菊……妈妈的肚子里就快要生出宝宝了……你会替妈妈高兴吗?」

「呜呜……不要!不要过来……」女孩畏惧着美月刚才说过的那些话,摇头颤栗得不停往后退,但百合子的身影却仍是越来越靠近。

「肚子里全都是妈妈的心肝宝贝……只要能生下他们,我什么都肯做……」

百合子的神情显得十分癡迷与陶醉,异常神经质的诡谲反应,让人感受到她什么事都可能做得出来。

「过来点……让妈妈看清楚可爱的美菊……」百合子眼波异样的流转着,乌黑的瞳孔里渐渐变成了黄褐色,结晶般的眼珠子看起来像虫一样十分吓人。

「妈妈……要利用你的身体让宝宝变得更茁壮……」

「啊啊!」

「别害怕……马上……会让你很舒服的……」

熟悉的亲生母亲如今却露出前所未见的恐怖表情,体内发出喀吱、喀吱的古怪声响,似乎这样的身体也不再像似人类一样。

「哈……看……看看……这就是妈妈体内的秘密……」百合子随手捡起地上一条乾瘪的人形断臂就往自己湿粘的下体送了进去,红嫩的蜜唇张口就把五跟指头的手掌给吞入了肉穴内,灵活的套弄着手中硬物如同男人的淫茎一般,百合子显得十分沈迷、贪婪与猥亵.

只见没有生命的半条手腕,却立刻就被百合子大量流出的晶亮蜜液,给浸泡包围,乾瘪的手臂皮肤,好像在抽送滑动的那一瞬间开始细微的鼓动着。

「啊哈……」慢慢的在母亲愉悦的自慰手淫中,一条异常的乾手臂竟变得肿胀精壮而且青筋暴跳,臂上断截的前端滋的一声将黑血挤射而出的同时,不可思议的紫色龟头却从断口之处滑出臂外。

「呼……哈……哈……啊啊……」百合子用力的泄出更多透明黏着的特殊爱液,受到淫水的洗礼之后,这个没有生命的小手臂已然脱胎换骨成为一条精壮雄伟的大阳具。

「啊……骗人……这是骗人的……」

「哈……妈妈……妈妈的淫水具有操控肉体的能力,看它……这就是妈妈最喜爱的好东西……」一条通红发胀的大肉棒简直就像从女人的穴里头长出来一样,高高耸立的大龟头被母亲自己给压了下去时,还会凶猛摇晃的再度勃起。

「来……舔舔看……你一定会跟妈妈一样……喜欢的不得了……」百合子的表情早已不像个母亲应有的慈爱模样,淫乱妩媚的癡迷神情,让饱受惊吓的小美菊有种不寒而栗的恐惧感挥之不去。

「呜呜……不要……我不要……呜……」尽管美菊身体百般不愿的加以抗拒,但粗大的肉棒始终挺在她的脸颊上不停撕磨,将女儿倒转过来,用舌尖轻舔肛门周围的敏感刺激,让美菊忍不住的大声呻吟起来。

「不要……呜呜……不要这样……」美菊的慌张,让百合子挺起的大阳具无法顺利进入那张樱桃的小口内,但淫乱的美妇人似乎并没有要强迫女儿的意思,手淫着那条不输男人的大淫棒突然「噗吱」一声,竟在毫无预警中把大量透明的晶莹蜜液给射在自己女儿脸上。

「啊!」突来的袭击让美菊,没有警觉的吞入许多呛鼻的黏精,黏浊发酸的透明液体在滑过舌头进入喉咙以前,竟然在口腔里像要燃烧似乎的发烫着。

「呜……咳、咳……噁……」美菊的口鼻都被呛得几乎快要噁吐,但嘴里十分湿热的感觉,却好像快速地渗透到口腔内壁里去一样,没多久难过的感受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晃如一场错觉般诡异。

「喝……喝……」娇喘的幼女意外地伸出舌头舔乾剩下的每一滴黏精,不清楚自己正在做出什么丑事的小美菊,甚至还把母亲那消不下去的大肉棒给仔细的舔过一遍。

「嘻嘻……我刚说过……美菊一定会喜欢的不得了……」

诡异的变化,让美菊不肯相信自己现在在做些什么事,徬徨的难堪与羞耻感快速的浮现在她圆圆红润的俏脸上,伸长的舌尖没有理由地违背自我意识将母亲肉茎给黏得发亮。

(不……怎么会这样……我不要……唔唔……)脸色羞红的小女孩明明内心里十分排斥着这种丢人的举动,但对自己脱序的行为与无法解释的失控却让她的身体跟着酥痒难耐起来。

「嗯……从现在开始,美菊会乖巧听话的完成妈妈说过的每一句话,而且是发自内心想跟妈妈一样……」百合子的话,让美菊突然感觉无比畏惧,自己不知道中了什么魔法一样,变成一具玩偶般,张大嘴巴,将塞不进去的阴茎给含在嘴里.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更多呛鼻腥辣的透明淫液,随着小女孩主动的含舔肉棒而吞入更多,难过的脸色显然因羞辱与痛苦而拚命扭曲冒汗。

「是……是的……发……发自内心的……想跟妈妈一样……」可惜美菊的嘴巴里依然不明究理的违抗自我意识这般说道。

害怕此种剧烈转变的小女孩,突然想起了先前看过的那种场面,巫女迦奈子主动求爱的淫乱镜头才刚浮现,自己的双臀却自己失去控制的转到百合子面前高高抬起。

「美菊也好希望……自己能早日……像妈妈一样……求妈妈也快点替美菊……美菊……啊!不是这样的……」美菊自己几乎一字一句複诵着小巫女迦奈子曾说过的每一句话,但到了最后终於完全彻底崩溃!

「美菊乖……慢慢来……好好跟妈妈说你想怎么样……」

「开……开苞……用……用妈妈的东西……啊……」女孩无助的放声痛苦起来,克制不住自己的羞耻感比起任何形式的凌虐都要来的让人苦不堪言。

「不……不行呢,美菊必须在最完美的处女状态下怀着主人的魔胎,一旦破身之后灵气就会自动消散,不过……后面这里倒是可以好好开发……」百合子一手抚着女儿圆圆的小肚子,另一只手指尖才刚放入美菊的屁眼里时,小女孩的身体竟立刻敏感的尖叫起来。

「啊!啊啊……啊……」美菊的娇躯简直整个都快酥掉一样,很久没有在清醒的状态下被人侵犯后面的洞口,压抑的羞辱感却在这种丢人的反应中令娇小的幼女浑身躁热透红起来。

「很好的反应……嘻……将自己的小屁股用力拉开.」母亲的命令让美菊越来越感觉到害怕,紧缩的肛门里感受到有指头将黏黏的液体涂抹在菊花的四周围时,一口气还没呼出,一整条的大阴茎就已冲刺的速度完全的没入到狭小紧密的后庭内!

「唔!」就这样美菊几乎连叫的机会也没有,整个人身体就好像被燃烧起来一样瞬间失神,翻白的眼珠与叫不出声的嘴巴,失去控制的流出唾液与眼泪,激烈的抽送似乎一点也没有考虑过,如此年幼尚未发育的小女孩是否真能承受得起这种激烈打击。

「唔……唔……啊啊啊!」推入到底再狠狠得抽出放入,完全丧失意识得少女娇躯一直被抽递了十多回后,才突然禁不住得大叫起来。

「嘻嘻……怎么样?舒服了吗?」百合子注意到女儿的眼神已经完全溃散,颤抖得眼珠不住漂移,每当她把肉棒挺到最深之时,隐隐约约从美菊得肌肤内都可以清晰看到细微像线虫一样得东西正在皮层底下游走。

(啊……啊啊……肛门……后……后面……快烧掉了……啊……肚子……好痛啊!)随着强烈的刺痛与刺激交互侵袭,浓烈的排泄欲也不停困扰着快要休克昏迷的小少女。

「嘿……嘿……原来是这些可爱的秽泉毒蛊保护着你得身体呢……多么迷人的小精蛊,有了牠们……肚子里的宝贝一定能够顺利生下……」百合子的眼神充满着兴奋光芒,这些散播在女儿体内的邪物,似乎有着特殊毒性能帮助胎体孕化,抚了抚自己的肚子,淫美的妇人眼中再度绽放着诡异的母性光辉.

接着没多久滚烫的灼热感快速就在女孩的肠道里迅速爆发,闹哄哄的大肚子让美菊明显感受到母亲终於第一次在自己背后射出了淫精。

「啊哈……呼……已经不需要这东西了……嘻……」紧接着百合子下体却不停的洒出淫液,整条连结在私处内的大阴茎被狂泄的蜜水给喷出体外,从穴内顺势滑出的另一条大淫物,赫然却是一根像蜂虫尾勾一样的多节虫锯。

「噁……啊!」又一次毫无预警的强行穿入让小女孩整个身体躬直了起来,只见无穷的毒素与锥心的刺痛,就这样钻入心窝般,让摇摇欲坠的小美菊又一次品嚐到无法负荷的极端痛苦!

(停!停……受不了了!)「哈……嘻……嘻……好……好强的力量……精……精液……是最强的精液!啊哈……」

从百合子体内深出的虫锯,似乎正热烈的吸取着美菊秽穴内的源源不决的精气,抚着自己肚子又一次迷失在吸精快感中的百合子,似乎早已顾不得生女死活只知尽力抽送。

(噁噁……啊……要死了……)「啊……啊……呼呼……啊啊!」

激烈的刺激,让幼小的少女激动到根本说不出话来的地步,身体知觉几近丧失的可怜孩子,不知到底被母亲折磨了有多久时间,像被燃烧殆尽的残败身体里早已分不清楚任何知觉,只觉得胸口积郁的十分难受,像是随时都会死掉一样。

「啊……喝……喝……啊!」吸食秽气的爪勾,就像勃起的阴茎一样继续膨胀,从细嫩红肿的菊蕾里抽出一半时,大量透明的晶亮黏液已经被失禁的黄色秽物给混杂地甩泄散开,随着虫爪完全拔出的那一刻,排泄的压力让大量的污浊异物全数喷出体外!

「啊啊!」就在同一时间,美菊仅剩的一丝意志也被完全沖溃,无法理解自己正在高潮的小女孩,就在弥流迷失的快感中发泄着全部一切。

「好孩子……」百合子随手捡起掉落的手臂淫茎,将它放入口中舔了几下,突然间紫色的大龟头竟然肿大成伞顶状,淫乱的女人用唾液充分的沾湿后,就把这条十吋余长手掌外露的可怕东西一点一点的塞进女孩的屁眼内。

「唔……唔……」丧失意识的美菊瘫痪地趴在地上放弃挣扎,但倒挂伞头的大淫物要完全进入细小的肠胃内壁(贼吧Zei8.COM电子书)却并非易事,好不容易将手腕以下全数硬塞进去之后,却仍有五根指头与掌心外露在肛门外。

百合子扳开这些僵直的指头,甚至一根根放入自己嫩穴中充分沾湿淫液,没多久,乾硬的指头竟然如同弹钢琴般的无比灵活,五根裸露在少女肛门外的大指头不时抚摸着贴住符咒的小湿唇,异样的私处显得格外淫邪与诡异。

「嘿……嘿……妈妈一定会将你教养的很好呢……在你瞭解大人的世界以前,必须得先学会怎么自我手淫……」

昏迷的小女孩就这样被丢弃在漆黑的房间里,湿黏黏的下体中,五根指头不知休止的持续进行着猥亵荒淫的自慰调教……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