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深夜的月色悄悄地投映在斑驳的石樑上,庄严神圣的祭祀法坛中央,原本该是整齐摆满各式祭祀物典的法器道具,如今却是凌乱的洒散一地,白色噁心的黏稠液体沾满整个大厅,四周好像佈满蜘蛛网状般的垂散开来。

神圣与邪恶、骄阳与淫迷,共同交织成一副十分诡异阴森的浊白画面,就在阴暗的余光照映下,被掀开的棺木盖散落地佔满了整座道场内,正中央的法坛位置上平稳的躺着一名晕睡多时的小幼女,浑身不停冒汗的消瘦女孩,抽抽噎噎的彷彿做了一场恶梦似的醒不过来。

「不……不!不要!」极力喘气的小女孩幽幽的从恶梦里挣脱开来,但随后却立刻发觉自己置身在一地充满棺材的密室里时,忍不住便激动地发出惧怕的尖叫声。

「啊……啊!救命!啊!」血腥的味道与记忆中可怕的六角棺木,又再度真实的显现在美菊双眼前,感觉自己连呼吸都快要冻结的小女孩,正被无穷的恐惧感给吞噬掉。

「啊……这……这是哪里?有没有人啊?」慌张不已的美菊用尽气力的大呼小叫,深怕被留置在如此可怕的阴森地方,跛着一只脚的小女孩如今满脑子能想到的,就是如何逃出这地方。

「嘶嘶……嘶……」四周的墙壁上彷彿有什么东西正在爬行,发出沙沙沙的骚动声,女孩摸黑的在道场内大哭大闹的想飞奔逃出,却因为腰部发酸、两脚无力,不小心踢翻了棺木盖,让自己狠狠的扑在地上,「哎呀」一声痛叫出来。

「哎啊!我的肚子……呜唔……好痛!」小女孩这一跤似乎摔的不轻,感觉腹部传来一阵剧痛,让美菊捧着肚子,不停地汗流浃背,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肚子里竟然渐渐的感觉有东西正在鼓动。

美菊受不住疼的抚着圆圆隆起的小肚皮,却越来越觉得自己身体起了异样,这么瘦小的她,不应该挺着如此不协调的大肚子,而且湿湿粘粘的下体上,内裤也不翼而飞,还未长毛的私处上竟贴着一张怎么也撕不下的奇异符咒。

「这是什么?呜……怎么会这样……妈妈……哥哥……呜呜……」四周沙沙的声响,不知从何时开始竟然就凭空消失般,陷入极端恐惧的小女孩只能无助的放声痛哭,但肚子里的骚动,却让美菊变得更加不知所错.

「轰隆……轰隆!」突然间,阴暗的密室四周受到落雷的强光,而现出隐藏可怕的一切,睁眼注视到周围变化的一霎那,小美菊却是立刻被那种景象给吓的魂飞魄散,一个个身着雪白锦衣的巫女姊姊们,下半身竟然全都是像似大蜘蛛一样的爬行着。

「你们……你们……不!不要……啊!」

「嘶嘶……」巫女们身体内所传来沙沙有如蛇铃吐信的声音时,让害怕的美菊畏惧地立刻不顾一切的想夺门而出。

「嘻嘻嘻……小东西……你想跑到哪里去?」就在此时,漆黑之中显现出一副巨大闪烁的怪物身影,挡在美菊面前的巨型大蜘蛛,上半截身躯赫然竟是长得跟茉莉子阿姨十分相像。

「啊啊……怪……怪物……呜呜……呜啊!」受惊吓的小女孩被眼前的恐惧给吓哭了起来,双脚发软地再也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怪物们不断围绕在自己身边。

混浊的月光下,遍地的死屍显而易见的是这些蛛女们刚用过「晚餐」后的结果,白色的巫袍上沾满了大量人类的鲜血,蜕变后的小蛛蛇在吞噬过生肉与灵血后,外型就会越来越成长茁壮,并且越来越接近寄生时的人类模样。

「啊……不要过来……你们……不要过来!」

「轰隆!啊……啊!」窗外传来又一声的惊雷脆响过后,紧闭眼眸的小女孩再度睁开双眼时,偌大漆黑的屋子里竟然变得一点声音也没有,同一时间妖怪们好像全数消失不见似的,就连巨大腐朽的六角棺木也全都不翼而飞的无影无踪。

「啊……这……这是怎么一回事?」美菊害怕的无比纳闷着,明明看见的可怕生物竟然如此快速的消失无踪,到底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已经无从辨别.

畏惧惊慌的小女孩,就这样在空荡荡的神社里四处的找寻着,细细的雷雨中除了自己竟然空无一人,内心极度害怕的十岁幼女哭泣的躲在神像底下,以为家人都被怪物给吃掉似的,惧怕地不敢让人看见。

就在极度不安与惊恐中,小女孩浑浑噩噩的晕了过去,全然不知外在的变化,直到公鸡鸣晓时才惊慌的吓醒过来。

「啊……不要!」躲在神像底下的小美菊翻开桌巾时,才发觉早晨绚烂的清新空气已经一扫昨日夜雨后的阴霾,急忙想离开寺殿外的她,才发觉自己鼓鼓的肚子走起路来真是十分难受,酸麻的腰部必须倚赖支撑才勉强能够行走。

「呜……啊……好疼啊……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跛了的脚、又挺着的大肚子,让美菊一路走的十分辛苦,难过的汗水由抽搐的阵痛中不停流下,小小还未发育的胸口上,却不断感到有种涨痛的感觉,连呼吸都变得难受。

「唔……妈妈……你们在哪里……我好难过……呜……」

「呼……喝……呼……」行走蹒跚、摇摇欲坠的小女孩搀扶着窗台边的木槛,感觉连走路的力气都快没有了,只觉得身体变得很重、很奇怪,白裙的里面感觉湿湿黏黏的很不舒服,但怪异的是,分泌出来的蜜液却好像立刻就被莫名的符咒给吸乾了一样,外表上看不出任何异常。

「我的身体是怎么了?大家……都到哪里去了……呜……」美菊担忧的不敢继续想下去,害怕的身子直冒冷汗,发颤的脚步却不自觉地接近到昨夜让人怵目惊心的道场外。

美菊发觉自己竟然莫名其妙的走回这里时,原本直觉地就想往回头跑,但里头传来熟悉的早课诵经声音却又深深吸收着她的好奇心,忍不住便想探头观看。

道场上的巫女果真一一的端坐在矮凳前,神情专注的望着奖台上的授课者,诡异的表情似乎透露着某种兴奋的渴望……

「迦奈子,轮到你了……」今日讲台上得导师并非樱子而是茉莉子阿姨,只见被叫到姓名的小巫女竟然当众的退去白色道袍,并且脱得仅剩下一件粉红可爱的晓内衣,脚步轻快地走到茉莉子面前突然跪下。

「迦奈子也好希望自己能早日像「妈妈」一样……求求你……也快点替迦奈子开苞吧……」娇媚可爱的小美人红着一张苹果般的脸蛋,一名比美菊大不了几岁的小巫女,竟然在众人面前展现出她那不输给姊姊们的早熟身段,圆圆的小屁股对准茉莉子的下身位置竟然勾引般的不停摇晃。

「嘻嘻……」紧接着身形曼妙的茉莉子竟然大胆的拉开自己白色洁净的巫女道袍,没有毫无羞耻与芥蒂的将自己丰腴曼妙的性感娇躯赤裸裸地露在这些学生面前。

「醒来吧,我的小爱人……」没想到就在茉莉子圆滑巨乳的乳沟位置上,竟然慢慢地浮现出类似毛发的可怕东西。

「啊!」窗外的美菊差点吃惊地叫出声音来,只见阿姨的肚子上没多久竟然探出一整颗的人头,并且在肚脐以上还在缓慢的向上延伸,不消多时,完整的男性轮廓已经浮现,一名年轻少年的上半身,就这样挺着一根小阳具由茉莉子肚子里长了出来。

「呼……嘶啊……」少年悠悠转醒的眼神有些恍惚不定,与他「肉体相连」

的茉莉子伸出纤纤玉手抚摸着对方躯体,就在敏感的触觉中收缩的小肉棒很快的就昂首硬挺得摇晃起来。

「哎啊!」美菊大惊失色的跌坐在地,因为,从阿姨肚子中浮现出的人形,正是自己的亲哥哥幸男。

「哥……哥哥?是哥哥……」

「嘻……你昨天干得舒服极了,阿姨要好好的奖励你……」妩媚美人搓弄着对方下身的大肉棒,如今只剩上半身的瘦弱少年,就如同茉莉子手中的玩物一般,集合妖媚、恐惧与淫虐於一身的邪气美人,伸长舌尖舔着幸男发烫的脸蛋,彷彿在指引着他一样,要把硬起来的阴茎放入眼前女孩的身体内。

「唔……嗯啊……」酥麻难当的感觉充斥着幸男身上的每一吋肌肤,火红的硬物轻轻滑过小女孩诱惑的嫩唇淫洞前时,一旁的少女们立刻蜂拥而至的全靠过来用舌尖猛舔着阴茎上的包皮。

「嗯……啊啊……好想要……」就在少女们的淫声媚气之中,幸男的肉棒被舔的舒服极了,雄伟鼓胀的大肉棒竟然结起一颗颗如弹珠大小般的小肉瘤佈满在茎皮上,湿粘粘的一条淫物就在巫女们的推波助澜中,顺利地一分一分慢慢滑入迦奈子的湿唇内。

「啊啊……烫……好热的感觉……啊……」尽管被邪恶生物给寄生在体内,但女孩细嫩敏锐的私处内却依然未曾使用过,第一次被火热的淫茎侵入尚未开发的地带时,鲜明的灼热与随之而来的膨胀刺痛正在纤细的幼女脸上难过扭曲。

「啊……怎……怎么这样……」窗外的美菊看得脸红心跳,明明眼前景像是如此恐惧惊骇的叫人难以相信,但心脏噗通、噗通剧烈的震撼却让自己又忍不住的继续看下去。

美菊微蕴的身体正不停发烫,下身潮湿的感觉就好像小时包着尿布时一样温热,后面痒到肛门内的难受骚动,却是让人想挖也挖不着瘾处似的苦恼着她。

「啊!热……请慢一点……求求你……」讲台前的迦奈子浑身颤抖着躬直身体,身后的肉棒似乎每抽送一次就会胀大几分,靠着身旁姊妹的帮助之下,还未成年的小处女勉强的被顶到蕊心而开始溢出一滴一滴鲜红艳丽的处女血……

「嘻嘻,好孩子……是不是跟美菊后面的触感完全不一样?」身后的茉莉子抚摸着少年身上敏感的各处部位,眼睛看了一眼窗外后,又轻轻吐了一口气在幸男的耳根上。

「什么……唔呼……呼……啊啊啊……」幸男脑子里讶异的说不出话来,但那感觉的确跟奸淫妹妹时的凌乱记忆全然不同。

「小美菊现在可正在外头偷看呢……是不是把迦奈子当成了美菊呢?嘿嘿,你这坏心眼的哥哥……」原来茉莉子早已发觉到美菊现在的一举一动,听见茉莉子细声暗示时,幸男果真浑身颤抖的凛然一震。

「我……我没有……啊啊……」少年红着脸想狡辩,羞涩的反应让他强忍快意的想抽出肉棒,但失去主导权的下体却随着茉莉子腰部摆动而插的更深!

「啊!啊!妈妈……啊!要……要死了!」迦奈子娇小的身躯才刚适应性交时的粗暴与苦楚,蕊心肉穴内开始源源不绝分泌着某种透明体液,却在突然之间整个身躯几乎快要被坚硬的大肉棒给挺离地面,激烈性交竟演变成像强奸一般的淫虐着幼女。

「你骗不了我的……阿姨这么爱你,怎么会不瞭解你心里在想什么,嘿……」邪恶的美人舔着少年耳根,下体被人躬起的小女孩则转过身抱紧幸男的身躯兴奋的大声淫叫,就这样,男孩抽送着肉棒前后都被两女给紧紧地包夹在一起。

「哥……哥……」窗外的美菊脸色通红的弯下腰,不听使唤的手指已经迫不急待深入发骚的屁眼里用力抠弄。

「呼……呼呼……」听过茉莉子的暗示与被美菊偷窥着的奇妙感受,反而让幸男的整个脑子里都充满着妹妹活泼生动的小身影,湿热的高潮就在不断持续的加温下,一股亟欲发射的强烈快感已经逐渐在鼓大如臂的巨茎上澎湃汹涌。

「啊……哈……啊啊!」很快地舒爽的大肉棒就在紧密的肉唇内射出乳白色精液,然而当幸男脸上露出陶醉亢奋的表情时,茉莉子的神情间却迥然丕变。

「这么想要美菊的身体吗?哼……只可惜她现在怀了魔催灵胎,那里根本不能用……」茉莉子一边说着,剧变的肉体竟然长出蜘蛛的巨爪往外头急奔而去。

「啊!」可怕景象再度显现在美菊的亲眼之前,尖叫的声音还未平歇,变成巨蜘蛛的茉莉子阿姨,却已经用尖锐的利爪将自己身体给牢牢制住。

「不!不要……」幸男担忧妹妹的大叫道,但没多久半截外露的身躯竟然又被茉莉子那整片蜘腹给包覆住。

「小美菊……你的哥哥很爱你呢……哼哼,真是叫人嫉妒……」锐利的刀爪很快的就划破开女孩身上仅存的单薄衣物,私处邪恶的符咒不知由什么时候开始,已经从黄褐色彩变成为鲜红萤亮。

「呜呜……不……不要过来……呜……」女孩的身体不停颤抖扭曲,苍白的脸颊上却有着一抹怪异的红晕,指头上竟沾有一丝丝黄浊污秽的淡淡黏液。

「你这肮髒的坏小孩,该怎么处罚你才好……」正当茉莉子的毒手正欲指染无辜的小幼女时,走廊上得另一头却突然传来熟悉的少女声音。

「怎么……还没玩够吗?茉莉子……」诡异阴沉的腔调,令美菊浑身不自在的头皮发麻,一张美艳不带有人气的苍白脸蛋由阴暗深处慢慢浮现,一身锦丽华服的美少女赫然竟是茉莉子的女儿美月。

「是你。」茉莉子似乎有些畏惧对方的停止侵犯,就连勾勒住幼女的巨爪也缩了回去。

「别忘了她现在肚子里怀的可是十分重要的祭血之灵,不管你怎么玩弄幸男这孩子我都不会干预,但在她体内的灵胎可是一点都不容许有丝毫差错.」

「哼……」

「还不快点让你的孩子们准备一下,再过几天就是召唤主人最佳时刻的阴祭之月,将这里收拾的乾净一点,我不希望外人在祭典开始以前发现丝毫异样。」

茉莉子双瞳恶毒的瞪了美月一眼,但却似乎不敢违抗她的意思,悄悄的随着身后众巫女一同消失在道场里.

「呜呜……」可怜的小美菊还没有从惊慌的恐惧中回过神来,神态诡异的美月却已牵起了她的手抱着女孩安慰道。

「不用怕……这里没有人敢伤害你的……」

「呜……呜……阿……阿姨……怎么会变成……变成……这样……」女孩抽抽噎噎一句话也无法完整表达的难过问道。

「这才是她真正的面貌……每个成年后的大人都很懂得伪装自己,这点等你更大一点就会自然明白。」

「呜……」美菊尽管感觉到这个美月姊姊话中有异,但畏惧着她身上所散发出来没有半点人味的妖异气息,只是低着头的继续哭泣。

「来吧,让我带你去见你妈妈……」美月的眼睛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也不管女孩肯或不肯,强拉着美菊便往百合子的房间走去。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