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哎啊!」跌落地上的少年俯着自己红肿发痛的头皮,一觉由床上摔下来的滋味可不好受,不明白自己怎么会睡在漆黑房间里的幸男,一副还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哎拗……这……这是哪里?」昏昏沈沈的好像睡过好几天一样,幸男正逐渐在回忆着自己到底发生了哪些事情。

他摸着黑想走出房间,但记忆里首先唤醒的却是,曾与茉莉子阿姨发生过乱伦关系的激情画面。

「怎么会有这种事?我……这是哪里?啊!」他摸着黑打开墙上的灯,这才发觉,自己竟是身上茉莉子阿姨的闺房里面。

「怎……我怎么会在这里呢?」要是平常,拘谨的茉莉子是不可能让任何男人进来这里的,就连幸男也不例外。

苦思不解的幸男越来越无法否认与阿姨发生过的暧昧关系,跟着,他又摊开自己的双手一看,大惊失色的,一双散发红色光芒的星形掌印,依然还隐隐的从掌心里透着闪闪异光。

不仅如此,嘴角边与衣裳还带有斑斑血迹,好像刚刚「生吃」过什么东西一样,模样显得好不狼狈.

「啊……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难道这一切不是在做梦吗?」接二连三的怪事发生,动不动就暂时失意的感觉让幸男害怕莫名,但内心深处里除了感到莫名恐惧之外,一种难言的悸动与兴奋心情,却也让他不由自主的试图怀念起失去童贞的真切感受。

「我……胸部怎么这么烫?」幸男突然查觉胸脯内肿胀难受,好像哪条神经被压迫到一样,一种股涨不已、分不出酥麻抑或疼痛的感觉不断产生。

「不……不对!我的胸部?!」

幸男掀开上身衣物一看,没想到自己男性的平坦胸部上,不知何时的竟然长出了一对圆嫩细白的大乳房,玫瑰色的粉红蕾丝,完美无瑕的紧紧包裹着它们,纤细的粉臂将夹紧的乳沟挤弄的有些呼之欲出的雄伟错觉.

「这……这……真的是我吗?」幸男惧怕的浑身颤抖着,说不出心里的感觉究竟是喜是忧,意淫的幻想景象终有一天「实现」之时,内心的犹疑挣扎却非自己当初所能想像的到。

幸男飞快的爬到阿姨桌旁的一面镜子前端,大惊失色的他癡癡的看着眼前那张粉白俏脸,尽管镜中的容貌依稀就是自己没有错,但那柳细的额眉与茵红的粉嫩双腮,却将原本英俊的容貌给转变成宛如鲜花一样娇艳.

「啊……这是……妖……妖夜的身体!」幸男的眼睛突然觉得镜中的美女十分眼熟,慌乱的思绪很快的又想起了曾经经历过的一些奇遇。

正当幸男看得出神之时,自己的嘴角却微微扬起的笑了起来。

「我想起来了……你……你是妖夜!」曾经有过的片段记忆,此刻就在朦胧模糊的思绪里,再度的鲜明起来。

「嘻嘻嘻……主人似乎很喜欢妖夜的身体跟模样吧?」镜中投射的影像,竟是自己愉悦的触摸着那对仆浮有形的圆美奶子。

「啊啊……这……这不是梦?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幸男发现自己的声音正在甜甜的诉说着,但意志力其实不太能正常的表达出他所真正想说的意思。

「我……我怎么会这样……我……」纤细敏锐的肌肤触感让幸男不敢置信自己竟置身在一名绝美性感的少女身体内,硬挺的乳头敏感的令他莫名兴奋着。

「从今天起……主人可以自由的穿上任何所喜欢的美丽内衣,再也没有人敢取笑你是个变态……」镜中那熟悉的美丽面容在对着自己说话时,幸男嘴部的肌肉也会跟着颤动起来,阴柔的声音由喉咙里发出,彷彿就像是他一人在对着镜子说话一样。

「咦,对了还忘了跟主人说,若是穿上我身体里面越久……主人可是会变得越来越像女人呢……」

「你……不要……我不要这样了……」幸男勉强用尽自我意识的拼命说道。

「嘻嘻嘻嘻……主人好像已经来不及了呢……何不开拉妖夜的身体看看?」幸男对着自己睁大的灵眸浅浅一笑,这时的他才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一样,对着镜子的少女模样大声叫道。

「身……身体……我在你身体里……」幸男突然注意到在自己雄伟的双乳乳沟前,镶有一条像银环拉炼般的东西,只是看不见链缝,在环口还隐约会溢出一丝丝奇妙莫名的透明汁液。

「嘻……只要把胸口的拉炼拉开就行了……」妖夜嘴里觉得好笑的指示着幸男,在这身体的乳沟中间,一条细微而不明显的小洞因挤压而变得越来越大。

「我不要变成这副模样……我不要……」幸男颤抖着手指触碰到那洞口的环心,害怕会剧痛的感觉与矛盾的心里产生出挣扎的拉锯。

「是这里……啊哈……不要这样用力的摸人家……」当幸男的手握住银环时,就好样触碰到自己敏感的私处内核一样,激动又慌张的他忍不住的一口气拉开这条看不见裂缝的拉炼,只觉酥麻要命的感触不断袭来,女人的皮,就这样被自己给拉了开来。

「主人……主……啊欧……噁噁……」很快的被拉开的妖夜就像一层薄薄的皮肤一样,被幸男脱去的一乾二净掉落在地上,原本娇嫩纤细的肌肤竟变成了蝉壳般透明薄嫩,在皱折中碎成数段,由上头再次凝聚成的阴体,快速的又缠绕在幸男身上。

妖夜已经脱离幸男体外,已无法在自由控制着他的身体,但见她如一缕清烟般的缠绕在对方身上,只有在镜子里面,才看得见她那原本形貌正用双手紧紧搂住幸男。

「啊啊……呼哈……啊……我……我……」幸男全身像痉挛般抽搐慌张,但见自己脱去女人身躯后,俊俏的脸形虽是幸男没错,但娇嫩的模样却变成比女人还要粉白艳丽。

胸前挺着跟妖夜一样巨大的肥乳,除了那张脸皮还有几分从前的模样外,纤细的身材根本已经蜕变成女人般的模样。

不仅如此,变的稀疏的阴毛下挺起的肉棒时好像大上了一倍多,青筋爆跳得可怕模样还有肉球般的硬物在茎皮下蠕动,鼠奚部位下好像在滴出某种液体,轻轻的抚摸沾弄起来一看,赫然是肉穴内兴奋流出的潺潺爱液。

「我……不要……不……我……」幸男陷入了疯狂恐慌的极度害怕中,分辨不出痛苦喜悦,更不明白这是否就是自己心中的美好愿望。

「还喜欢这般的模样吗?现在主人已经同时具有阴阳双性的外貌,只要再多奉献几个神女族人的「心」,以往的状况应该就能恢复的差不多了……」

「你……你说什么?你的话是什么意思?」虽然不懂妖夜的意思,但听到要奉献出神女族人的心时,幸男身躯还是不由的打着冷颤。

「虽然已经吃下三颗神女族人的灵心,但过不了多久应该就能恢复三分之一左右的力量……」妖夜没有直接回应幸男的话,却彷彿跟另外一人诉说情形一样。

「我……」不知所措的幸男隐约觉得有什么坏事就要发生,但明明心理知道这一切是不对的,可内心中这时却开始浮现一丝一丝邪恶的念头,压抑不住的不断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无助的少年一点也不知道,包括自己的心脏在内,早已经都成了恶魔吞食下的营养品。

「不对的……我不要这样……我不要……」幸男再次想起了曾被男人蹂躏的可怕记忆,他害怕的不敢再多看镜子一眼,拼命的在摸索如何脱离这样奇异诡谲的娇嫩躯体.

「不用逃避,我将实现你内心中所有的深层欲望,只要好好享受我留给你的快乐与记忆就行了,知道吗?可爱的小东西……桀桀桀桀……」突然,一股沙哑的声音由他的体内大剌剌的嘲笑着。

「你……你是谁……」幸男整个人像掉入了冰窟一样冷的发颤,好像是既熟悉又令人害怕的感觉不断袭来。

「我是你身体未来之后的唯一主人……该臣服在我脚下的奴隶……我将会让你心甘情愿的把身体奉献给我……」

幸男的双眼竟散发出红瞳异光,彷彿有着噬魂可怕的催眠魔力,藉由镜子的反射后再度直接灌入回他的瞳孔内,双眼再也离不开「自己」的专注目视下,两道迥然不同的相异灵魂,好像透过恶魔的催化法力,紧紧的由相互排斥转化为同化相吸。

「是的……我……感觉到无比荣幸……嘿嘿呵……」隔在水银镜的前后,散发出红光的射线将虚实的两个形影紧紧的连结在一起,眼神变得痴呆的幸男,彷彿像堕落喜悦高潮的情境当中,傻嘻嘻的不停微笑。

「没错……你不再是个平凡懦弱的人类,这身体的内在外貌都将充满着自信与无穷诱人的魅惑力量……」说话的同时,两道相异语调的声音正逐渐的融合为一,慢慢的幸男的嘴里似乎再也分辨不出,声音是否是同一人所发出。

「你的身体马上就将变成所有阴灵淫魔血族的唯一领袖,任何淫兽魔灵也都将心悦臣服的跪倒在你脚下,奉你为主人……。」

「我是……淫魔……不要……我的脑子……不……啊啊!」意识本已呆滞的幸男,在被强行灌入淫魔指令般的记忆时,体内流动的神族之血立刻与之起了强烈的冲突反应!

「桀桀……别想作试图的抵抗,就连比你顽劣倔强的蠢阿姨都阻止不了我的毒蛊侵入,丧失「灵心」后的你们将注定永远成为我的奴隶,供我驱策的身体竟愚蠢到想抗衡我的力量……」狂傲的声音邪恶的嘲笑着。

就在此时幸男的肌肤里好像有许多细小的血虫在流窜骚动,紫青的脸色没有多久就回复了白晰的肤质,似乎躁动的气流已完全受到压抑。

「呜啊……救……救命……啊啊……」很快的,幸男肌肤上紫青的黑血快速被吸收到体内的深处后,取而代之的,竟是变得更加晶莹雪白的纤细肌肤.

「你根本无从反抗我的……别害怕……我不会永远吞噬掉你的意识,相反的……我还要令你能够用自己的意识来思考,让你代替我成为淫魔之主,继续主导接下来所赋予你的新使命,嘻嘻……」

少年根本不知道,这恶魔将要给自己最大的「恩惠」,就是将让他用这样淫欲迷乱之躯,来彻底毁灭掉所有属於他原本的神女世族。

「嘻嘻……啊哈……嘿嘿……」陷入镜子里的可怜少年身上一点一滴的灵气开始消失,脸上癡癡的笑容却逐渐的被面前那晶亮可怕的血红双眼给逐渐赤化、合而为一。

「现在……就和我合成一体吧……神代幸男……」

「啊啊……哈……啊啊……」不消多时之后,只见反射的镜子里已然恢复了平静,再也看不出镜中前后有何不同,只有一名躺在床上挤弄胸前乳沟的「绝美少年」,双脚大开,对着银镜手淫着肉棒,直到精液喷满胸膛与鲜红的胸罩上时,昏沈的意识才逐渐的又再度睡去。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