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呼……」湿润的手仍沾浊着少许的唾液,来回不停的抚慰着火红发烫的命根子。

嘶、嘶、嘶、嘶……

急促低喘的呻吟声,在寂静而隐密的空间里,就连自己的心跳都能听的一清二楚,棉制紧缩的小巧内裤紧紧磨擦着肉棒的前端,混沌的脑子里,充满的,全是虚无飘渺的性幻想。……

……

朱颜血第十颗红泪,於焉堕落!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