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庭合

孙天羽一身轻松地离开豺狼坡。在他一生中,从未如眼下这般得意。刘辨机和卓天雄先后表明态度,一力助他成事,使他多了两个臂助。另一边丹娘和玉莲那对并蒂的母女花都从了他,成了他的玩物,一切都顺遂地令人难以置信。

玉娘自投罗网,让孙天羽放下一桩心事。狱卒们贪图新鲜,想来鲍横这几日都要足不出户,好好审讯新来的女犯了。有了她作替代,丹娘不必再往狱里「探监」。想着孙天羽兴致越来越高,恨不得即刻赶到店里,与丹娘母女好生乐乐。

孙天羽迈开脚步,半个时辰就赶到杏花村。那罗霄混元气正对了他的路子,上手极快,习练不过三个月,已经略有小成。此时二十余里山路奔下来,孙天羽丹田真气流转,连绵不绝,身体轻盈之极,没有丝毫疲累。

天近午时,店里一个客人也没有。丹娘刚下了楼,见孙天羽进来,顿时喜上眉梢。

孙天羽将包裹扔到桌上,道:「玉莲呢?」

「在后面淘米。」丹娘怔了一下,「相公要出门吗?」

孙天羽道:「下午就走。」

丹娘心里一下空了半截,怔怔地说不出话来。孙天羽关了店门,插上门闩,将窗户一扇扇合上,一边说道:「别担心。我七八天就回来,你跟玉莲这段日子别出门。」

七八天并不算长,丹娘眉头松开一些,勉强笑道:「有急事吗?」

「别多问。」孙天羽回身揽住丹娘腰肢,低头吻住。玉莲淘了米过来看见,低头要走,被孙天羽一把拉住。丹娘讪讪道:「相公先歇歇,奴家去做饭。」

「别急。」孙天羽笑道:「我一走几日见不着面,今天中午你们母女都来,跟相公好生乐乐。」

丹娘早知如此,咬着唇笑不作声。玉莲也垂了头,只听孙天羽道:「这会儿店门也关了,相公要看个艳景——你们娘儿俩把衣服都脱了,谁都不许穿。」

母女俩吓了一跳,丹娘道:「那怎么成?让人看见了。」

孙天羽笑道:「怕什么?门窗都关着,前面有楼,后面是山,谁能看见?」

母女俩还不情愿,孙天羽抱住她们呵哄多时,丹娘不愿拂了他的兴致,见门窗都关严了,便不再言语。玉莲急道:「娘!」

丹娘笑着扭过脸。玉莲羞不可当,扭身跑上楼去。丹娘轻啐了孙天羽一口,含笑道:「没良心的,只图自己高兴,让我们娘儿俩做这样的羞事。」

孙天羽似是无意地笑道:「只要我高兴,你不是做什么都乐意吗?」

丹娘慢慢跪下来抱住他的膝盖,把脸贴在他大腿上。

丹娘起身拉开衣带,就在接客的楼厅里脱去外衣、长裙,然后弓下腰,扶着孙天羽的手臂,提起白生生的粉腿,一手将粉红的亵裤从脚上褪下。

几缕光线从窗缝中射入,映在厅内那具丰腻的玉体上。丹娘身上只剩了条淡绿的肚兜,上面绣着对并蒂红莲。那肚兜呈菱形,开胸极低,只掩到乳房上缘,两只高耸浑圆的乳峰在衣下清晰可见。肚兜腰侧连着系带,松松挽在腰间。菱形下角垂在腹下,双腿间白鼓的玉阜时隐时现。

她双腿丰满圆润,白生生并在一起,流露出成熟妇人独有的馥华与柔艳。由于是在室内,她未缠脚带,只穿了双睡鞋,纤足更显得小巧精致。

孙天羽观赏半晌,笑道:「转过身。」

丹娘转身,从背后看来,那具曼妙的胴体更是一览无余,除了颈中、腰间两条细细的系带,再无任何遮掩,光溜溜的粉背纤腰曲线玲珑,犹如一株活色生香的白玉兰。

孙天羽笑道:「你不是要做饭吗?还不快去。」

这样子走出去,与在光天化日下赤身裸体也没有多大区别。丹娘羞得满脸通红,犹豫着出了楼门,朝后面的厨房走去。她足弓纤小,走起路来摇曳生姿,那只白生生的屁股随着腰肢的扭动一摇一摆,妙态横生。

孙天羽笑吟吟看了片刻,然后回到桌旁,摊开包裹。包裹里除了那柄折扇,两锭大银,还有一卷银票。

这都是阎罗望的遗留,算来也有千金了,虽然不是小数,但那人未必看在眼里。他也动过心思,干脆裹了这些财物带着丹娘离开此地,但官府查禁甚严,一旦逃亡就成了囚犯,好不容易得来的身份就丧之殆尽。不到万不得已,孙天羽绝不会选这条路。

关了门,楼内又闷又热,孙天羽坐了一会儿,站起身来。杏花村后院也长着几株杏树,枝叶茂盛,山风徐来,倒比楼内还凉爽几分。孙天羽收了包裹,索性拿了竹席竹枕,除去外衣,取了酒,躺在树荫下自斟自饮。半壶酒喝完,厨内飘来一股菜香,孙天羽不由食指大动,起身朝厨下走去。

丹娘背对房门,正在灶台前弓着腰烧菜,阳光从门口射入,正落在她身上,那具赤裸的肉体白得耀眼。灶下生着火,温度比外面又高了几分,丹娘肌肤上湿湿的都是汗水。她弓着腰,那只又白又嫩的大屁股圆圆翘起,上面当日掐出的伤痕已经平复,更显得白腻肥美。

孙天羽忍不住伸手抓住她的臀肉,用力捏弄。如雪的臀肉在指间滑动,柔软而又充满弹性,熟艳得彷佛要滴下汁来。

丹娘被他摸捏得浑身发软,讨饶道:「好哥哥,让奴家先去做了饭,一会儿再玩吧。」

孙天羽笑道:「你做你的,我玩我的,有什么关系。」

说着孙天羽将她颈中的系带解开,丹娘胸前的肚兜立刻掉下一半,她一声低呼,两只乳房弹了出来,沉甸甸在胸前摇晃着,垂在灶台上方。

孙天羽从后面托住丹娘一只肥乳,捏住她的乳头慢慢捻动。殷红的肉粒在指间胀大,变硬,慢慢翘起。丹娘在他熟练的调弄下已经动情,咬住嘴唇,身子轻轻颤动。

孙天羽往她臀下一探,秘处已经湿了。丹娘往锅里添了瓢水,轻喘着道:「相公,要进来么……」

孙天羽抬眼看到灶台上放着一篮刚洗过的青菜,里面几根黄瓜洗得碧绿,不由心中一动,指着道:「把它插进去。」

丹娘红着脸挑了一根,弯腰高高地翘起雪臀,一手掰着屁股,露出红嫩的美穴,一手将黄瓜送入体内。红艳的穴口在瓜体的挤弄下柔柔张开,将瓜体一点点吞入穴内。

不多时那黄瓜最粗的部分都插了进去,将秘穴塞得满满的,外面只露出短短一截。丹娘似乎知道孙天羽的心意,不等他吩咐就用两手掰开屁股,将插了异物的秘处展露出来。

从后面看来,那只白亮的大屁股丰腻地挺翘着,中间秘处被拉得张开,穴口一圈柔艳的红肉夹住碧绿的瓜茎,在盛夏的阳光下映得清晰无比。

用井水湃过的黄瓜通体冰凉,上面突起的颗粒磨擦着火热的嫩肉,使那只美穴不由自主地收紧。丹娘翘着白滑的雪臀,一根黄瓜插在性器内,穴口那圈娇艳欲滴的红肉夹住脆生生的瓜茎一缩一缩,淫艳动人。

丹娘出奇地顺从让孙天羽也出乎意料,他本来是句戏言,没想到这贞洁妇人真就依了他,忍不住道:「杏儿今天怎么这么听话?」

丹娘静了一会儿,道:「他们那样子对我……天羽哥也把杏儿当娼耍吧……这样才对得起你。」

孙天羽脸色变了一下,「没来由又说这些。」说着转身走了。

玉莲上了楼就一直没有露面,孙天羽也不着急,坐在树荫下歇息。正午过于炎热,不宜赶路,到了申时才好动身,算来还有两个时辰。

过了一刻,丹娘做好了饭菜,用托盘盛了端来。她肚兜仍是未取,倒做了围裙,半裸着身体跪在席侧,将饭菜一一摆好,又奉上巾幄,伺候得无微不至。

丹娘做得一手好菜,菜疏虽然平常,却滋味极佳,孙天羽早吃得惯了,再不耐烦狱里的饭食。丹娘陪他吃了几箸,使去取了饭菜,拿与女儿。

孙天羽边吃边道:「玉莲吃完,叫她下来。我要在这儿给她后庭开苞。」

丹娘答应一声,一手掩着乳房去了。

过了一顿饭的工夫,母女俩下了楼。也不知丹娘怎么劝的,玉莲终于除了衣衫,身上只留了条大红肚兜,羞涩地靠在丹娘身上。光天化日下,母女俩玉体半裸,同样的粉躯玉腿,雪肤花貌,身材大致相近,容貌又有七八分相似,看上去犹如一对姐妹花。

细看来玉莲身子纤秀,皮肤白净细嫩,有种楚楚动人的风姿,丹娘身体则显得更为丰满,肌肤艳丽,一举一动都显得风情入骨。

短短几步路,玉莲已经臊得抬不起头来,细若蚊蚋地叫了声「相公」,便不再开口。

孙天羽笑道:「除了我跟你娘,一个旁人也没有,有什么害羞的?过来,把肚兜解了,让我看看你的奶子。」

他靠着树干坐着,没起身的意思,玉莲便跪坐在他面前,解开颈后的系带,亮出双乳。孙天羽把丹娘也拉过来,让她们并肩跪着挺起乳房,观赏母女俩的艳态。

玉莲乳房小巧圆润,一只手就能握住,皮肤光洁细嫩,犹如一对打磨光滑的玉球,精致可爱。相比之下,丹娘的乳房要圆硕许多。乳肉肥滑柔腻,彷佛一对熟透的白桃,沉甸甸充满肉感。孙天羽一手一只拿住母女俩的乳房,把玩着笑道:「玉莲的奶子还紧绷绷的,瞧你娘奶多大。」

丹娘含笑道:「玉莲还小呢。」

孙天羽回头道:「是不是?」

玉莲记事以来,还是第一次在屋外赤裸身子,阳光透过枝叶火辣辣射在肌肤上,让她又是羞耻又是紧张,被孙天羽问了几遍才小声道:「玉莲的奶子还能再长……」

孙天羽笑道:「以后让你娘多给你做点补奶的。」

孙天羽脱了短褂衣裤,露出直挺挺的阳具,让母女俩轮流品箫。丹娘是跟了他才会的,原本也觉羞耻,但此时满心爱意,连女儿在旁也不在意,就伏在情郎膝间,香舌吮吸舔舐,动作熟稔又充满了温存。孙天羽只觉阳具像是插在一只充满吸力,不停蠕动的肉穴里,酥爽无比。

玉莲在旁瞧着,只见那根阳具在娘亲饱满的红唇间不住进出,丑陋的肉棒上沾满口水,娘亲却没有半点反感,反而眉眼含笑,舔到高兴处,甚至不由自主地摆动起雪臀,插在秘处的黄瓜湿淋淋往下淌着淫水……

玉莲看得心旌摇曳,胸口闷闷地喘不过气来,孙天羽忽然道:「你娘像不像一条母狗?」

正在口交的丹娘先是粉面一红,过了片刻,小心地吐出肉棒,红唇磨擦着棒身,腻声道:「奴家就是相公的母狗。」

孙天羽笑道:「你是大母狗。」然后一指玉莲,「你是小母狗。」

玉莲垂着颈子扭过脸,手指绞在一起。

「大母狗的嘴巴我已经用过了,该小母狗来舔了。」

玉莲婚后也给他品过几次,听到吩咐,虽然脸上有些为难,还是听话地俯过身来。丹娘让开位置,一手扶着孙天羽的阳具,送到女儿唇间,一边嘱咐道:「小心些,别用牙齿碰到相公。」

玉莲的唇瓣凉凉的,带着少女的柔嫩。她含住龟头,依照娘亲的指点,用小巧滑腻的舌尖在龟头冠沟里来回舔舐。比起丹娘,她的口技要生涩得多,但那种怯生生的娇态,别有一番滋味。

那肉棒玉莲只能勉强吞下一半,小嘴就塞满了。丹娘在旁笑道:「傻姑娘,你伸直颈子,用喉里的软肉……」

玉莲试着伸直喉咙,略微一咽,立即吐出肉棒,掩着喉头难受地咳嗽起来。

丹娘轻拍着女儿的背,在她耳边娓娓说着口交的细节。

等玉莲咳完,孙天羽道:「难得这里明亮,大母狗躺左边,小母狗躺右边,都把屄亮出来。」

母女俩依言脱掉肚兜,躺在席上,将性器暴露出来。

丹娘已经生过三个儿女,阴户饱满,色泽红艳,生得端端正正,连最细微的地方也没有一丝苟且。她下体毛发本就稀疏,被烙了字后更是所剩无几,整只性器无遮无掩,被看了个分明。

另一边玉莲的下体显得更加紧凑了,阴唇微微闭合,中间一条肉缝,透出红嫩犹如融化的糖浆般柔腻的光泽。整只性器秀美精致,看上去还有几分处子的羞涩。

孙天羽两手各摸住一只阴户,在母女俩屄内挖弄起来。玉莲的肉穴紧紧的,又干又暖,丹娘的穴里仍插着那根黄瓜,秘处淫水淋漓,没摸几下就淌得满腿都是。

「好骚的大母狗,流了这么多浪水……呵呵,小母狗的屄也湿了。」

少女的小穴夹住孙天羽的手指,把竹枕塞到丹娘屁股下面,丹娘两腿斜分,阴户高高耸着,阴时露出的小半截黄瓜向上翘起,绿莹莹彷佛一截碧玉圆棍嵌在红玉的蜜穴中,翘在白玉的躯干底部。

「小母狗去舔大母狗屄里的黄瓜。」

玉莲趴到娘亲腹下,含住上翘的瓜蒂舔舐起来。丹娘仰面躺在席上,挺起阴部,倒像是让女儿跟她口交。饶是她在孙天羽面前什么羞事都做过,这会儿也闹了个大红脸,双目紧闭着不敢看女儿的动作。

母女俩这样听话,使孙天羽性致愈发高涨,说道:「认真舔。我来干小母狗的屄。」

他掰开玉莲的粉臀,挺身捅进蜜穴。玉莲肉穴生得浅,阳具一挺就顶到尽头的花心,玉莲身子一颤,整张脸都撞到丹娘阴部上。

单就性器而论,玉莲的肉穴最有趣,不但浅,而且肉壁弹性极佳,阳具本来还露出一截,用力一顶就尽根而入,整只蜜穴就像一个伸缩自如的肉囊,将肉棒紧紧裹住。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