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劫持

「越发的水灵了……」

一串烛泪滚落下来,掉在少女红嫩的乳尖上。白雪莲身子一颤,乳头不由自主地慢慢鼓起,蜡液在上面凝成一层红亮的硬壳,彷佛白玉上嵌着的一粒玛瑙。

她身子横在床上,双脚被分开吊在床角,阎罗望一手抚弄着她精致的玉户,心里暗自赞叹。如此尤物可惜是个女囚,如果是个戏子秾妓,买来做房小妾,每日摩挲狎玩,以消永夜,岂不快哉。

一瞬间,阎罗望真有种冲动,拼着前程不要,报个因病身故,把白雪莲收入房中私用,日日快活。不过想到她一身功夫,阎罗望立刻打消了念头。

阎罗望把蜡烛移到她腹下,映着她光润圆耸的玉阜,慢慢道:「好话都已说尽,这些日你也享受得够了。白姑娘,你可想好,招还是不招?」

白雪莲闭上了眼,对他不理不睬。阎罗望手一倾,烛泪溅在白嫩的玉阜上,微微一晃,便凝上面。滚烫的蜡液使白雪莲下腹隐隐抽动,纤细的阴毛被蜡液粘住,柔顺地贴在玉阜上。

殷红的烛泪从火焰下不住滚落,不多时就将少女的阴阜整个覆住。几道蜡液从玉户边缘淌下,犹如未干的血泪。

「好倔的贱人!」阎罗望剥开少女柔嫩的玉户,将烛泪滴在那粒小小的花蒂上。

「呀……」白雪莲痛叫一声,身子剧烈地颤抖起来。女子秘处比体表敏感十倍,花蒂又是最敏感的所在,被蜡液一烫,整个下体都震颤起来。

白雪莲拚命合紧双腿,但烛泪还是毫无阻碍地滴进阴户。不多时,阴户中一只不起眼的小孔突然一松,一股尿液直喷出来。

「果然是骚货……」阎罗望小指挑起,按住尿口。喷涌的尿液堵在肉孔中,在指下一鼓一鼓,传来柔腻的震颤。阎罗望心下一动,指尖用力,朝那只细小的肉孔内捅去。

白雪莲双腿绷紧,柔颈昂起,喉中发出痛苦地吐气声。下体传来撕裂般配痛意,已经流出的尿液,重又被挤入膀胱,随之而来的,还有一根超过肉孔容纳极限的异物。

阎罗望将整根手指都捣入肉孔,然后在充满弹性的腔道内抽送起来。细小的肉孔被紧紧撑开,粉色的嫩肉包裹着粗黑色手指,生着黑毛的指节时进时出,尿液在肉洞里流动翻滚,胀痛一波波扩散开来。

阎罗望拔出手指,尿液立刻从撑开数倍的泄出,接着又用力捣入。白雪莲一泡尿断断续续,直流了一柱香的工夫才泄完。细小的肉孔被手指捅得张开,露出红红的肉壁,犹如下体新开了一个肉穴。

阎罗望甩了甩手指,剥开白雪莲的玉户,把满蓄的蜡液全中倒入其中。白雪莲发出一声惊痛交加的尖叫,娇躯剧颤,粉白的双腿在空中不住扭动。

阎罗望松开手,蜡液已经凝结成块,硬硬撑开了玉户,彷佛一只菱形的红宝石,嵌在白腻的玉股间。隔着半透明的蜡块,隐隐能看到少女柔嫩的花瓣,小巧的花蒂,阴户张开的优美轮廓,还有圆张的尿孔和底部凹陷的蜜穴。

阎罗望伸指在她阴户中弹了弹,冷笑道:「若不是你生了个好屄,阎某岂会大费周折。若没了这东西,你现在多半尸体也臭了!」

阎罗望把阳具粗的蜡烛捅进了白雪莲肛中,坐下来狠狠灌了杯酒,叫来薛霜灵,把她的头按在胯间,眼睛盯着白雪莲。

盘着龙纹的红烛从白雪莲臀下伸出一截,火焰在她股间摇曳,将少女秘处映得一片光明。一双雪白的玉腿大张着,下体敞露,鲜红的烛泪从玉阜一直凝到玉户底部,与蜜肉纠缠着结成一层硬壳,在烛光下隐隐闪亮。

阎罗望肉棒在薛霜灵口中越涨越大,他踢开薛霜灵,走到白雪莲腿间,抓住她的玉阜一拽。那团白软的雪肉猛然弹起,传来了一阵剧痛。厚厚的蜡块应手揭下,阴阜上那层纤软的阴毛也被尽数扯落。被蜡液烫得微红的阴阜渗出一层细密的血珠,接着越来越大。

卡在臀缝里的蜡烛越烧越短,火苗几乎触到了白白的臀肉,阎罗望弹灭了烛火,顺势将蜡烛整个推入肠道。肛洞哆嗦着收紧,溢出一串烛泪。

阎罗望抹去白雪莲阴阜上的血迹,接着分开玉户,将牢牢粘在里面的蜡块整个揭下。蜡块一面光亮,一面却凸凹起伏,勾勒出阴户的形状,连花瓣上的细微褶皱,也清晰可辨。

白雪莲下体被烫得发热,蜜穴微微充血肿胀,插弄时又热又紧,倍觉酥爽。

阎罗望一边狠干,一边心里走马灯似的打着主意。

白雪莲软硬不吃,死顶着不愿招供,眼见时期日近,若是将她提解入京,被何清河察出内情,不但前功尽弃,而且性命有危。阎罗望狠狠盯着白雪莲,真把老子逼急,干脆弄死你这个贱人,以绝后患!

阎罗望正干得起劲,白雪莲突然樱唇一张,吐出一口鲜血,接着「篷」的一声,挣断了脚踝上的白绫。

阎罗望魂飞魄散,一记黑虎掏心,朝白雪莲的胸口击去。白雪莲上身微微一晃,避开拳锋,接着两手一翻,腕上的白绫寸寸断裂。

阎罗望慌忙拔身向后退去,白雪莲已挣开另一条玉腿,曲膝盘住他的腰背,接着素手一扬,卡住他的喉咙。

这几下兔起鹜落,剎那间阎罗望就被制住。阎罗望阳具还插在她体内,她一腿盘着阎罗望的腰背,倒像是舍不得让他拔不出来。白雪莲面上一红,并指点在阎罗望腰间。阎罗望闷哼一声,脸涨成猪肝色,曲膝歪在一旁。

「你冲开了穴道?怎么办?」薛霜灵又惊又喜。

白雪莲又吐了口鲜血,闭目调息起来。薛霜灵知道她拚死冲穴,急需调息,便不再开口。她把昏厥的阎罗望拖到一旁,侧耳小心听着外面的动静。

等白雪莲睁开眼睛,薛霜灵悄声道:「现在正是时候,外面看守都在睡着,我走过一次,知道路径,出了监狱离杏花村只有一个时辰的山路,如果顺利,天亮时我们就能出山。」

「要走你自己走。」白雪莲道:「我不走。」

「你疯了!」薛霜灵惊叫道,「等天亮,狱里的人都知道了,你就是想走也走不了!」

「我不会走的。」

薛霜灵瞪了她足足半晌,摇头道:「我这辈子都没见过你这么蠢的女人。你不走,难道还真要等官府给你翻案吗?」

「不错。我一个人要走,早就走了。但英莲还在狱里,还有我娘,我妹妹玉莲。就算我有本事把她们都带走,成了越狱的钦犯还能往哪里逃呢?」

白雪莲看了薛霜灵一眼,「其实我也不该让你走的。你若走了,就没人能证明我的清白。不过我不会管你,你要走就赶紧走吧。」

薛霜灵嗤笑了一声,「我的脚跛了,没有你带着,我连监狱的大墙也爬不过去。天啊,你怎么还不明白呢?天下乌鸦一般黑,想让官府给你个公道,比登天还难!」

薛霜灵索性说道:「我爹爹就是白莲教的红阳真人,你若把我送回去,莫说你娘,你弟弟妹妹,就是再多十倍亲人,也能安置!」

「安置了做什么?跟你们一起做逆匪么?」

薛霜灵气结,「逆匪又怎么了!这天下又不是姓了朱的,若是我爹爹成事,创下弥勒世界,岂不比现在好上百倍。」看到白雪莲不以为然的眼神,薛霜灵扬手说道:「好好好,我不跟你争。你瞧,我现在走也走不得,要不你把我送出大狱,剩下的事就不用你管了。」

「不。」

「又怎么了!」

「我说过不会管你。你要越狱我不管,但我不会帮你。」

薛霜灵呆了半晌,「真是被你害死了……」她颤声道:「白雪莲!我要死到这帮禽兽手里,非要找你偿命!」说着扶墙朝外走去。

白雪莲慢慢走到床后,蹲下身子。那根烧残的蜡烛卡在直肠里,她用尽力气才将它一点点排出体外。忽然帷幕一晃,露出一张俏脸。

「你怎么还不走?」白雪莲问道。

「我走上楼梯已经没了力气。外面窗户也换了铁的,只好爬回来,跟你一道等死好了。」

「未必就是死。」白雪莲抹净身体,穿上衣裙。

「你是赌九死一生里的一生,我呢,横竖都是个死。」薛霜灵抱膝靠在栅栏上,扬脸道:「其实就是逃出去又能怎么样呢?身子脏了,腿也跛了……我只是想见爹爹,他还不知道我在这里呢……」说着薛霜灵小声哭泣起来。

白雪莲沉默一会儿,「我送你出去。」

「不用了。」薛霜灵囔着鼻子说:「除非你能把我送到山下,再找一辆车。

不然我没爬到杏花村,就会被狼吃了。」

送到山下绝无可能。她现在武功剩不到一成,防身尚且不易,何况要爬出这百里大山。

薛霜灵抹干眼泪,「你准备怎么办呢?」

◆◆◆◆ ◆◆◆◆

阎罗望沉着脸,一言不发。两女倒也没捆他,只封了他的穴道,让他动弹不得。楼梯顶上的铁罩打开一半,透出晨曦的微光。外面有人喊道:「大胆逆匪!

快放了阎大人,饶你们不死!」

「肏你妈的鲍老二!给我闭嘴!」阎罗望吼道。外面顿时安静下来。

阎罗望重重喘了口粗气,道:「一辈子玩鸟,倒被鸟啄了眼。姓白的婊子,你划下道来!」

「第一,刑部来人之前,你不能离开地牢。」

「好!求着跟老子同房,有何不可!要是再能同床共枕,天天干你的小屄,老子在这牢里待一辈子,也只当是上了趟妓院!」

白雪莲没有理会他的污言秽语,「第二,吃的用的让他们放在楼梯上,不准在里面做手脚。」

「不就是有了东西老子先吃,你们吃剩的?外面的听到了吗?有药有毒都给我收起来!药死老子事小,这俩婊子要冲出去,你们一个都活不了。」

「第三,不许再碰我娘。」

阎罗望冷哼一声,「这话听着邪性!管天管地,我能管住别人的鸡巴你娘的屄?人家愿挨愿肏干你屁事!」

白雪莲挥手给了他一个耳光。

阎罗望舔了舔嘴角的血迹,狞笑道:「又没有人逼她,是你娘自己送上门来让人玩的。栽在你手里,阎某认了,但外面的人阎某也管不着,答应了你有个屁用!」

白雪莲咬了咬牙,朝地牢外喊道:「外面的听着,把英莲送进来!」

「不行!」阎罗望喝道。

「你说什么?」

「你们把白英莲看紧了!她们要敢碰我,你们就剁掉他一根手指!老子要是死在这里,你们就把那小兔崽子剁碎了喂狗!」

白雪莲美目喷火,厉声道:「你再说一遍!」

阎罗望冷笑道:「要让你扯足了顺风帆,阎某还有个屁混的。正好白英莲那小兔崽子在外面,咱们一边一个,谁也不要做绝了。」

地牢里一时安静下来,外面叽叽喳喳议了半天,传来刘辩机的声音,「阎大人,你有何吩咐?」

阎罗望冷冷地道:「让弟兄们安分些,事情了结之前,谁也不许离山!每日的公文连着饭菜一起送进来,让老卓跟天羽轮流带人,在外面守着,本官无论生死,都是为朝廷尽忠效力,切莫让这两个逆匪跑了!」

外面又议论半天,刘辩机道:「大人放心。弟兄们一切依大人吩咐。」

白雪莲和薛霜灵交换了一个眼色,等饭菜送来,便合上铁罩,从里面锁上。

阎罗望坐在对面的铁笼里,接过饭菜便放怀吃喝,浑不把两人放在眼内。

薛霜灵忍不住揶揄道:「阎大人好宽的心胸,堂堂朝廷命官,被两个囚犯拿住,坐在牢里,居然还能吃得进去?」

阎罗望冷笑道:「这又如何?你们两个婊子连屄带屁眼儿老子哪一个洞没玩过?里里外外都干了个遍,还会怕了你们!」

眼见饭菜都要被他吃完,薛霜灵才想起来道:「喂,姓阎的,还有我们一份呢。」

阎罗望放下筷子,朝上面呸的吐了一口,然后往外一推。薛霜灵气极反笑,「我现在是信了,阎大人真是做过海贼。当了阶下囚还这么横,以前坐官府的大狱时也是如此么?」

阎罗望眼一翻,「想当官,杀人放火受招安,阎某就是受的招安,可没坐过什么大牢!」

白雪莲道:「不必理他。等刑部来人,察清案子,他也不用出来了。」

◆◆◆◆ ◆◆◆◆

狱署内一群人脸色铁青,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乱了手脚。在押的囚犯扣住了监狱的主官,居然不逃,分明是铁了心要等翻案。这桩案子在座的人人有份,耗下去岂非等死?但就算他们不顾阎罗望的生死,强行攻入地牢,也未必是白雪莲的对手。

「怎么就会让她解开了穴道?」众人都在纳闷。

孙天羽道:「我指力本来就不如卓二哥,可能是阎大人折腾得久了,动了气血。」在座的大都是粗通拳脚,对点穴一知半解,但卓天雄对孙天羽的话一万个不信,难道白雪莲的功夫竟到了能冲开穴道的地步?

「我就说不该解了枷械,可阎大人就是不听。」鲍横的口气透出一分兴灾乐祸。

「事已至此,还说这个!」刘辨机道:「这事儿大伙看怎么办?」

众人陆陆续续出了几个主意,没一个行得通。听到鲍横让他跟卓天雄冲进去救人,孙天羽板着脸道:「鲍牢头要是愿意打头阵,我孙天羽绝无二话。」

屋里静默了一会儿,孙天羽道:「现在她们看得正紧,不如耗上几日,等她们懈下来再做计较。」

众人也只好如此。临散时,刘辩机道:「天羽,照阎大人的吩咐,今日你先带几个弟兄看着些。」

孙天羽笑了笑,「她们想逃早就逃了,白雪莲要冲出来谁能挡得住?就是把我们全杀了,也费不了她多少力气。她现在是拿着阎大人,把我们都关牢里,她不动手,就等官府来砍咱们的头。想明白点儿,不是我们看她,是她看着我们。

要看住她,外面的铁栅尽够了,有什么好守的?」说着扬长而去。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