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抚慰

五月将尽,天气渐入酷暑。白孝儒谋反一案依律上报复核,等待会审定案。

与此同时,白莲教在粤南连番失利,被官军逼得退入广西,声势愈来愈弱。

外面尽自闹得天翻地覆,神仙岭却一如既往。县里守了几月,不见消息,便撤了兵卒,过往客商渐渐多了起来,关门多时的杏花村也开了业。

刚进来的客人要了酒菜,便伸长脖子往后堂张望。见当垆待客的只是个羞得抬不起头来的二八少女,忍不住问道:「丹娘呢?」

玉莲拧着手帕道:「我娘有事,出去了。」

白孝儒死后并没有留下多少银钱,母女俩坐吃山空,还要打点狱卒,丹娘想来想去,只好依着孙天羽的主意,重开客栈。杏花村本是小店,平日里丹娘一个人勉强也能支应,只是今日正逢探狱,她早早便换了衣服,去了豺狼坡。

进了门,一群狱卒已经等了多时。虽然来过数次,丹娘还是有些紧张。她瞥了一眼,没见到孙天羽的身影,心里不禁有些发慌,又暗暗松了口气。

鲍横阴阳怪气地道:「丹娘,来看女儿了?」

「哎。」丹娘低低应了一声。

一群汉子上下打量着丹娘,戏谑的眼神彷佛是打量一只送上狼口的羊羔。

鲍横淫笑道:「老规矩,让咱们先看看你。」

丹娘立了一会儿,玉脸时红时白,最后慢慢放下篮子,低着头解开钮扣。她先脱去外衫,然后解开绣裙,褪去亵裤,一件件放在篮子里。等取下肚兜,那具丰腴的玉体便赤条条展露众人面前。

那些淫猥的目光丹娘已经不再陌生,但她还是怕冷似的,情不自禁地抱住身体。

「这回谁先来?」

「哪个都好……」丹娘声音轻得几乎听不清。

「这回让你来挑。想先尝尝哪根鸡巴?」美色当前,鲍横青白的面皮也透出一层红光。

丹娘犹豫了一会儿,慢慢走到鲍横面前,跪下来小心拉开他的裤子,掏出那根发硬的阳具。一股臭味扑鼻而来,丹娘险些作呕,她忍住恶心,张开柔美的红唇,含住龟头。

刚舔了两下,丹娘脸色突然一白,扭过头一阵干呕。鲍横抬手给了她一记耳光,「臭婊子!作死啊!」

丹娘秀发披散开来,她一手掩住喉头,转过脸,眼角已沁出泪花。她不作声地扶好阳具,垂首含在口中,吞吐起来。

鲍横瞇着眼,享受着丹娘唇舌的温软滑腻,「这婊子,小嘴还真甜……」

话音未落,丹娘喉头一动,又伏地呕吐起来。这次她脸色煞白,拧着眉头,几乎连胆汁都吐了出来。鲍横抱着丹娘的屁股一掀,让她撅起屁股,便从后面插了进去。

丹娘蜜穴还未沁出花露,分外紧涩,鲍横靠着口水的润滑硬生生插入半截,一边擎开丹娘肥美的圆臀,拚命往里使力。丹娘一边呕吐,一边痛得叫出声来,哀求道:「鲍爷……哦……求您……哦……轻着些……」

鲍横抱着丹娘的屁股,像打木楔一样,一墩一墩往里猛插,直到整根肉棒都楔入穴内。他掰开了丹娘丰满的臀肉,淫笑着招呼众人道:「瞧瞧,小屄都撑圆了。」

狱卒们挤过来,只见一团雪肉间,妇人娇美的蜜穴被满满撑开,只剩一圈红肉箍在肉棒上,淫艳之极。看门的郭五笑道:「丹娘下面都饿了两天了,怪不得咬住鲍二哥的鸡巴就不松口了。」

董超道:「这婊子怎么还吐呢?不是吸住尿了吧?」

「没什么啊?尽吐些清水……」

「管她呢,」鲍横拍了拍丹娘的屁股,「只要这东西好使就成。」

只一盏茶工夫,鲍横就射了精。丹娘呕吐渐止,等阳具离开身体,她伏在地上,无力地喘息着。除了鲍横,在场还有四个人,若待弄完,也是一个时辰之后了。

郭五嫌地上太硬,把丹娘扯到夹道边一张床上,顺手推倒便压了上去。丹娘肉穴被插了一会儿,里面又射了精,抽送时滑畅了许多。她雪白的双腿架在狱卒肩头,待郭五插得入巷,柔声问道:「郭爷,奴家今天能见着雪莲吗?」

郭五一边干着她的蜜穴,一边道:「不是说了嘛,让你三天来一趟,等消息吗?案子还没定,不能见!」

「郭爷,雪莲……这几日还好吗?」

「好着呢!」

肉棒在体内插动的力道突然大了起来。丹娘屏息捱了片刻,等它泄了精才道:「雪莲性子倔,郭爷,您多担待些。」

郭五捏着丹娘的乳房笑道:「你那女儿,要有你一半的乖巧就好了。」

丹娘嘴唇抖了几下,慢慢垂下眼睛。

月光下,山路彷佛洒了一层银霜。孙天羽背着丹娘,步子又快又稳。丹娘软软靠在他脖颈上,脸色苍白如纸。

拐过山弯,豺狼坡被峰峦挡在身后,山路平坦起来。孙天羽放慢了脚步,将那具柔软的身子往肩上送了送。

丹娘低声道:「你不怕别人笑话么?」

「嗯?」

纤柔的声音轻得像风一样,「他们都把我当婊子,你还待我这样……不怕别人笑话么……」

孙天羽道:「阎大人去了山下,不用在这里过夜,还是回去的好。玉莲一个人在家,你也放心不下。」

阎罗望给丹娘定了规矩,让她三日来狱里一趟,说是等着探监,其实是让她拿身子慰劳一班狱卒,有时夜间还让她侍寝。

杏花村到豺狼坡二十余里,她早起出门,到了狱中已是中午,连饭也没吃,便一直让鲍横等人调笑取乐,直到天黑。孙天羽去的时候,丹娘被五个大男人连奸带玩,累得几近虚脱。他不顾众人嘲弄的目光,帮丹娘披上衣裙,背着她离开了大狱。

一串温热的液体滴在颈中,丹娘低泣道:「我恨不得去死了………我不想活了………」

◆◆◆◆ ◆◆◆◆

白雪莲浓密的秀发被一名狱卒挽在手里,精致的玉脸贴在他腹下。一根粗壮的阳具在她唇间进出,沾满唾液的棒身彷佛一截铁器,散发出黑亮的光泽。

片刻后,那名狱卒挺起腰,抱住白雪莲的螓首,一耸一耸地射起精来。狱卒拔出阳具,在少女娇美的粉颊上擦拭着。

白雪莲双手被铁链锁住,吊在身后,两腿斜分,脚踝被地上两只铁环扣住。

铁链与铁环并非垂直,前后错了一个身子长短。白雪莲只能玉体横陈,像趴在一个无形的圆台上一样,悬在半空。

肉棒虽然拔出,白雪莲樱唇仍然圆张,浊白的浓精混着唾液从齿间溢出,渐渐漫过红唇,顺着小巧的玉颌滴落下来。玩过白雪莲的前阴后庭,为了享用她的小嘴,狱卒们想尽了办法,最后用了一个小玩意儿——开口笑。

开口笑说来很简单,就是一个圆形的双层铁撑,前面分开两寸有余,中间凹陷,放在口里正好撑开牙关,两端带有卡销,在脑后扣紧。一旦带上,犯人只能张着嘴,状如开口欢笑。

这刑具原本是防止罪犯咬舌自尽,或是绝食时往里填塞食物,到了这些狱卒手里,却成了行淫的器具。他们直把白雪莲的小嘴当成了射精的肉洞,连日来白雪莲未沾一粒榖米,精液却不知吃了多少,口鼻间尽是阳精浓重的腥气。

那名狱卒走后,何求国扣紧牢门,走过来拿住白雪莲充满弹性的美乳,一边把玩,一边淫笑道:「小婊子,摇摇屁股,老何就把你放下来。」

白雪莲已经吊了整整一日,她身子前倾,全身的重量几乎都坠在手腕上,两臂痛得彷佛要断裂开来。

「屄都干了,还硬撑呢?」何求国嘲弄道,揪着白雪莲红嫩的乳头使劲地下拽,将两只白桃般的美乳拉成稚状,然后一拳打在白雪莲腹上。

白雪莲腰肢猛然弓起,接着喉头一阵响动,吐出一股稀释了的精液。她的小腹柔软而又光滑,拳头打在水嫩的玉体上,辟啪作响。何求国手上颇有些力气,白雪莲练的是内家功夫,没有外家硬功护体,只能勉强护住丹田要害,任他拿自己的小腹当沙包练拳。

何求国正打得兴起,背后有人说道:「别打我姐……」

「嘿!你这个卖屁眼儿的小兔崽子。」

何求国打开铁笼,拉住英莲劈头盖脸一通狠打,最后一脚把他踢到墙角。白雪莲听得真切,但牙关被铁器撑开,无法说话。弟弟在狱里一直噤若寒蝉,倒没有吃太多苦头,这会儿听着他的痛叫,白雪莲心里又痛又急,将铁链拉得铮铮作响。

何求国出了一身汗,脱掉褂子在脸上抹着,一边捡起根竹竿,走到白雪莲身后,对准屁眼儿捅了进去。白雪莲菊肛被人干得发肿,红亮亮向外鼓起。竹节一节节穿入肛洞,一股白糊糊的黏液从菊洞溢出,顺着竿身直流下来。

何求国一口气捅入一尺多长,然后向左一扳,雪臀顺势滑了过来。他握着竹竿左右乱摆,那只白美的圆臀就如穿在竹竿上的一团雪球般,忽左忽右。

白雪莲一直弯着腰,臀部向后抬起,破体时被竹篾打出的都皮外伤,此时已好了大半,依旧是粉嫩嫩一只雪臀。此时被竹竿插着,不停滴着精液,就像一只流汁的水蜜桃。臀缝里红肿的屁眼儿被搅得肛蕾外翻,几乎能看蠕动的肠壁。

深入体内的竹竿像要刺穿肠壁一般,在肠道里凶狠地搅动着。白雪莲额头冒出冷汗,红唇不时收紧。

一脸麻子的大汉笑道:「小婊子,屁股扭得挺浪嘛。今晚就这么吊上一夜,看你还硬撑……薛婊子!」

薛霜灵慢慢爬了起来。

「趴到白婊子屁股上,把你们两个的骚屄凑一块儿!」

白雪莲自己吊着已经辛苦万分,再加上薛霜灵,甚至何求国大半的体重,只怕连一刻钟也支持不了。

「何爷,」薛霜灵偎依过来,「奴家的脚使不上力气,只好爬着,何爷从后面干奴家好不好?」

这几日狱卒们都在奸淫白雪莲,弄得她满身精液,薛霜灵身上倒还干净,此时又作出媚态,逗得何求国眉开眼笑。

薛霜灵四肢着地,像狗一样爬到笼外,她颈上拴着链子,爬动时屁股一扭一扭,妖媚多姿。待她撅起粉臀,主动凑过来,何求国放开白雪莲,就扑了上去。

◆◆◆◆ ◆◆◆◆

从县里回来,阎罗望立刻叫来几个心腹,在室内密议。他掏出一封文书,拍在桌上,一言不发,脸色黑得彷佛铅块。

刘辩机拿起来一看,手不禁抖了一下。那是大理寺的公函。接到刑部递来的卷宗后,审阅之下提出了几个疑点,虽然无关紧要,态度却极明显——这是白孝儒附逆谋反一案审理三个月来,官府中唯一一个严谨以待的衙门。

刘辩机一手拿着茶壶,慢慢饮着,半晌没有开口。卓天雄看完,不以为然地说道:「回文解释一番,有何难处?」

刘辩机摇了摇头,「解释容易,收尾难收。这桩案子府、省、刑部一路送将上去,诸官长尽自重视,却无人深究,都是想分一杯羹,冀此捞取功名。」

阎罗望冷哼一声,「本官一心为公,再多人争抢功劳,也自不惮。」

「正是大人这话。」刘辩机道:「争功的越多,这案子坐得越实,越不容易翻案,如今刑部已然无妨,但大理寺六百里加急递来文书……」

@文@孙天羽道:「刑部已经勘定的案子,大理寺、都察院不过走走过场,为何这般认真?」

@人@「八成就是何清河那个老匹夫!」阎罗望满脸煞气,腮帮的肌肉突突乱跳。

@书@「竟会是他?这么巧?」何清河名声在外,孙天羽也听说过,怎么偏偏就是他经了手呢。

@屋@「说巧也不巧。白莲教逆匪是当今的第一要政,此案涉及四省,又是第一要案。大理寺跟六部一般,多半是尸餐素位,管事的只有一个何清河,这案子报上去,他焉能不问?」

刘辩机叹了口气,「只是问问也就罢了,吴大彪都没看出的疑点却被他问了出来,这般认真……风头不妙啊。」

「刘爷是说,他们要提解人犯?」

「人犯提解京师自然是少不了的,」刘辩机愁的就是这桩,「白雪莲一直不招,到了京师再翻过案来……」

阎罗望来回踱着步子,他一介小吏,能将这桩大案玩弄于掌股之上,还了托了当今天子的洪福。

皇上二十余年不见外臣,不问政事,朝廷上下也都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就是自己份内的事也是能推则推,才给了他可趁之机。

认真的若是别人倒也罢了,朝廷官、吏本是两途,六部的主官尽自是科甲出身,手下办事的都是胥吏。政务到了胥吏手里,铨选可疾可迟,处分可轻可重,财赋可侵可化,工程可增可减,人命可出可入,讼狱可大可小。一切文书薄籍,讼案往来都是胥吏经手,只要打点周到,也不怕一个空心长官认真。

但何清河做了几十年大理寺丞,老于刑名,虽是科甲出身,却比一般胥吏还精明十倍,被他嗅到异味,这团包火的纸只怕是保不住了。

刘辩机说道:「于今无非三计,上计是让白雪莲尽早招供认罪,只要录了口供,即使到堂上翻案,有薛犯的证词在手,她也难逃法网。如此便是上上策。」

「中策是混水摸鱼,使一个拖字诀,设法回旋推诿,不把案犯提解京师,以待其变。本狱截获的那封密信,如同斩断了白莲教的左膀右臂,有封公公坐镇,扑灭逆匪指日可待。到那时单是审理白莲教的首脑,三司还忙不过来,何况区区一个白雪莲。」

「还有一策,」刘辩机迟疑了一会儿,往前倾了倾身子,「若是上峰催促急迫,白雪莲又不肯招供,干脆做了她,以绝后患。只是如此一来,本案两名要犯先后死于狱中,只怕阎大人难辞其咎。若是有人从中做梗,天大的功劳也化为乌有,甚或会有过。这绝户之计两败俱伤,是为下下策。」

阎罗望重重坐在椅中,半晌没有开口。最后一计壮士断腕,抛了唾手可得的功名,铤而走险,他如何舍得?

「双管齐下!」阎罗望盘算良久,最后道:「官府这边由刘夫子设法周旋,拖延提解。至于白雪莲那贱人,白花花的身子咱们也玩过了。老卓,天羽,你们拿出手段!就是剥了她的皮,拆了她的骨,也要让她招供!」

众人齐声应诺,心里却各自打鼓。何清河可不是好糊弄的主儿。白雪莲更是棘手,她心志坚毅,又有一身功夫,若是拚死熬刑,只怕真要使出下下策了。

不过白雪莲终究是个女人,而且是个美貌少女,对她刑讯逼供,可比对付白孝儒那老家伙有趣多了。卓天雄两手交握,把指骨捏得格格脆响,嘴角扯出一个森冷的笑容。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