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欢淫

这一晚薛霜灵总共伺候了十二名狱卒。入狱到现在不过二十天,她却被奸了不下二百次。就是妓院中的婊子,也不会像她一样交媾得这般频繁。

那些狱卒开始是一味蛮干,渐渐玩出了花样,如今搞的都是三洞齐入,先让薛霜灵用嘴把阳具舔硬,然后在她前阴后庭轮流插过,最后射精却是在白雪莲屁眼儿里射个痛快。

薛霜灵算得狱中最听话的女犯了,自从入狱以来让干什么就干什么,无论是口咬肛交从未曾反抗过,即使那次被赵霸破肛,她也一直挨到赵霸在自己溢血的屁眼儿射精。

薛霜灵如此乖巧,由着众人随便乱干,因此在狱中多日却从来没有受过一次刑。只是偶尔有人碰到她肋下的刀伤,才痛得叫出声来。以至于众人都忘了她是手刃过两名狱卒,并且击伤卓天雄的武林女子,只把她当成母狗肆意玩弄。

薛霜灵一直小心掩饰自己的身份,幸好狱中只把她当成白莲教的小角色,没有起过疑心。但吴大彪的到来,使她意识到真正危险的临近。那日吴大彪把她带到后堂,支开狱中诸人,盘问教内密情,虽然没有点穿她的身份,但话里话外,显然对她的出身了如指掌。

薛霜灵在广东就听说过吴大彪下手极重,教中弟子被他审过非死即伤。她当时已经准备拼着一死守护机密,但吴大彪却轻易放过了她。

薛霜灵不知道吴大彪是为着白雪莲心不在焉,但也清楚他绝不会善罢干休,活命的机会就在这几日了。

◆◆◆◆ ◆◆◆◆

除了出门公干的卓天雄、刘辨机,狱中没有参与轮奸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阎罗望,他自重官体,兴致上来了,就把薛霜灵提到房中慢慢玩弄,从不参与轮奸;另一个就是孙天羽。

送走了吴大彪,狱中这几日也没什么公事,孙天羽整日就守在杏花村。虽然丹娘与他你情我愿,但白孝儒过世只有数日,在儿女面前也不好太过招摇。

为了避开玉莲、英莲,孙天羽每天入夜才来,天亮时出去走一遭,再回来敲门,一直留恋到午后才回豺狼坡,算来一天十二个时辰,倒有十个时辰在杏花村与丹娘缠绵。

丹娘仍带着重孝,但眉宇间的哀伤却淡了许多。那日在丈夫灵前与孙天羽春风两度,不仅使她体会到从未有过的快感,也让她以为找到了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丈夫入狱后,她一直心乱如麻,六神无主,孙天羽的出现给了她一个可以依靠的胸膛。

经历了那一夜,她不仅把孙天羽当成救命恩人,也当成了深爱的情郎,对他千依百顺。

丹娘的卧室在楼下,打发了儿女就寝,她便阖了门,将窗户虚虚掩上,然后点起一对红烛,在镜前仔细妆扮。收拾停当后,她就坐在床边,满心甜蜜地等待情郎到来。

孙天羽熟门熟路进了院子,绕到了小楼背后,将那扇透出光亮的小窗轻轻推开,只见一个浑身素装的妇人静静坐在灯下,双手交握放在膝上,雪白的颈子柔柔低垂,温婉中透出香艳娇媚的风情。

孙天羽轻轻跃入房中,反手合上窗户,一把将丹娘拥在怀中。丹娘一惊,待认出是孙天羽才回嗔作喜,柔顺地偎依在他怀中,轻声道:「这么早就来了?」

「想你了嘛。」孙天羽在丹娘颊上吻一口,就去解她的衣带。

「走了这么远的路,先歇一下……」丹娘推开他的手,柔声道:「夜尽长,由着你折腾呢……」

孙天羽哈哈一笑,放开了手。

丹娘抿了抿被他拂乱的鬓脚,蹲身脱下情郎的鞋子,除去布袜,然后帮他宽去外衣,整整齐齐挂在衣架上。

孙天羽靠在被褥上,打量着丹娘的倩影。她今晚依然是白衫白裤,但质地极为柔软,又小又窄,贴在曲线动人的胴体上,犹如贴身穿的小衣。她扬手搭起衣服时,衣袖滑下,露出皓如霜雪的玉腕,腕间一只碧绿的玉镯,在烛光下幽幽闪亮,那对高耸的玉乳在衣下轻轻颤抖,显露出迷人的弹性。

在室内,丹娘没有系上外裙,下身一条月白的绸裤包裹着雪臀玉腿。她裤管只及踝上,露出一截雪藕似的小腿,脚上穿着一双软底的弓鞋,同样是白色的缎子。丹娘这身衣衫虽然平淡,但处处透出掩也掩不住的如雪肤光,正如她脱鞋挂衣的举动,虽然平淡,但那种心甘情愿的柔顺,却有着入骨的风情。

孙天羽笑道:「店里酿的杏花春呢?陪哥哥喝几杯。」

孙天羽本不喜饮酒,那日喝了店里自酿的杏花春,却极是喜欢。丹娘见他高兴,也自心喜,自去取了酒壶、酒盏,布在桌上。

孙天羽扬首干了一杯,赞了声,「好酒!果然不错。」

丹娘跪坐在旁边,执壶满上,柔声道:「这是我家相公从书上看来的方子,用山果做的酒曲,一升糯米兑一升酿出来的。这是三年陈的,酒窖里还有几坛五年、七年的。最久的还有两坛,原是搬来前就酿好的,埋在院后边,改日奴家取来,再请天羽哥品尝。」

孙天羽搂着她的柔颈亲了个嘴,然后将酒递到丹娘唇边,「来,陪哥哥喝一杯。」

丹娘羞涩地张开小嘴,就着他的手饮了,孙天羽笑嘻嘻道:「你叫我哥哥,我叫你丹娘,喊得老了呢。你叫什么名字?」

丹娘道:「奴家娘家姓裴,小名唤作丹杏,哥哥就叫奴家杏儿好了。」

「丹杏,好名字。」孙天羽自饮一杯,拍拍身边,笑道:「杏儿,过来,让哥哥抱着你喝。」

白孝儒行为方正,夫妻敦伦也如对大宾,孙天羽年轻跳脱,每喜狎玩调笑。

丹娘一门心思从了天羽,自然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依言上了床,偎在情郎怀中。

孙天羽举杯道:「这一杯是杏儿的。」说着一口饮了,然后挑起了丹娘的下巴,嘴对嘴喂了过去。丹娘乖乖咽下,少不得又被他吮住香舌品咂一番。

丹娘量浅,不多时就显出醉态,双颊艳红胜火。孙天羽又含了口酒递来,丹娘告饶道:「奴家饮不得了,哥哥自己饮吧,奴家给哥哥斟酒好吗?」

孙天羽不由分说,吻住丹娘嫣红的小嘴喥了过去,然后笑道:「才几杯,杏儿就不喝了,哥哥怎么尽兴?」

丹娘道:「奴家真的不行了,再喝就要醉了。」

孙天羽见她双颊酡红,着实不能再饮,遂笑道:「也罢。不过若要哥哥尽兴……」他邪邪一笑,「哥哥喝一杯,杏儿就要脱一件衣服。」

丹娘含羞道:「这怎么可以……」

「怎么不可以?」孙天羽举杯饮下,笑道:「一杯。」

丹娘忸怩良久,见拗不过情郎,只好抬手褪下弓鞋。

「好,杏儿真乖。」孙天羽说着,一连干了两杯。

丹娘脱了鞋还不够,只好解开上衣,褪到肩下。这白衫本来是件中衣,里面就是贴身的大红肚兜,鲜艳明亮,更衬得肌肤如雪。穿着中衣还不甚显,此时只剩一条肚兜,才看出丹娘两乳高耸,竟是对难得一见的浑圆丰乳。

孙天羽端着酒杯晃了晃,见丹娘着忙,笑道:「这杯不用杏儿脱衣服,不过你要把它们摇起来,摇得哥哥高兴呢,哥哥就再喝一杯。」

见他的目光落在自己胸前,丹娘才明白过来,天羽是让她摇什么。她酒已有了六分,往日的拘紧又松了一层,心想着夫妻间闺房笑谑应该是百无禁忌,为着让孙郎开心,再害羞的举动她也做了。

那条肚兜是红罗制成,上面绣着鸳鸯戏水的锦纹,质地柔滑细薄。丹娘那对奶子又圆又大,甚是丰腴,两只乳头硬翘翘挑在肚兜下,诱人之极。她两手撑在身后,羞涩地侧过脸,挺起双乳轻轻一摇,圆润的乳球便跳动起来,胸前红罗肚兜一荡一荡,掀起波浪般的韵律,风情无限。

孙天羽看着那对颤微微跳动的乳球,胯下一阵发紧。他这次一口气连干了三杯,趁着酒兴喝道:「脱!」

丹娘那对球状的美乳,比一般女子圆稚状乳房饱满得多,即使身子停下来,乳球还兀自跳个不停,她一手掩住乳房,羞道:「哥哥这样子喝,再有几杯奴家就没得脱了……」

孙天羽嘻笑道:「那最好,脱光了,哥哥就拿杏儿的身子当下酒菜。」

这话虽然淫邪,但从情郎口中说出,丹娘心里却是甜丝丝的。她抬起腰臀,将雪白的绸裤轻轻褪了下来。她裤子也穿了两层,里面是一条纱裤,隐隐能看到腿间乌亮的毛发。

孙天羽举杯低声笑道:「让我猜猜……这一杯杏儿是先脱上面,还是先脱下面……」他一口饮干,「肯定是上面了。来,让哥哥看看杏儿那对好奶。」

丹娘星眸一转,银铃般轻笑道:「哥哥猜错了呢。」

丹娘跪起身子,勾住纱裤边缘,轻轻褪下,一只欺霜赛雪的粉臀立刻暴露出来。她臀部曲线极美,犹如一只打磨光滑的玉球,光洁白嫩。不等孙天羽多看,她便坐了下来,将纱裤团起,放在一旁。

刚才还中规中矩的美艳寡妇,此刻只剩了条肚兜遮羞,孙天羽也不必急了。

他悠然举杯,笑道:「这次总是要露出奶子了呢。」

等他喝完,丹娘还未解下肚兜,而是忍笑曲起玉腿,将秀足上的脚带解了开来。

那双柔白纤软的玉足裸露出来,孙天羽阳具顿时暴涨。他放下酒杯,捧起丹娘的粉足,放在嘴边亲吻摩挲。

「天羽哥,不要亲了……」丹娘羞赧地说。

孙天羽酒意也有五分,低笑道:「杏儿的脚真美,这么香,这么软,好像没有骨头呢。」

他捧住丹娘的双足放到胯下,一面解开衣服,掏出怒涨的阳具,用那双柔软洁白的脚掌夹住,上下磨擦起来。

丹娘又是好笑,又是惊讶,情郎如此迷恋自己的双足,让她也觉得心喜,柔声道:「哥哥,让杏儿来吧。」

孙天羽放开手,丹娘并起了双膝,两脚夹住肉棒,轻轻磨擦起来。她的脚极小,弯弯的又白又软,彷佛一对精致的玉扣在肉棒上滑动。那种柔腻的感觉,犹如将两团将融的凝脂,将肉棒密密裹住。

孙天羽靠在枕上,享受着丹娘的温存服侍。丹娘双足翘起,不得不上身向后仰,保持平衡。她两手支在身后,雪白的粉腿弯曲着并在一起,真如白玉雕成般光润。玉腿起落间,浑圆的雪臀也随之滑动,中间一条艳红的肉缝时隐时现。

孙天羽一眼瞥见,再也舍不得挪开目光。他起身握住丹娘的玉膝,朝两边分开。丹娘本来双膝并拢,此时被他一分,两脚还夹在肉棒上,却变成足弓相对。

两条玉腿弯曲着平平展开,秘处顿时暴露出来。

虽然生养过三个孩子,但丹娘的小腹依然光滑,没有留下丝毫痕迹。白嫩的阴阜圆圆鼓起,上面一层乌亮的毛发犹如修剪过般整齐。

孙天羽对丹娘的性器可是赞叹不已。天下尽有艳女美妇,十二般名器,但如丹娘玉户这样美妙的却没有几个。丹娘已经三十多岁,成婚多年,周身肌肤柔滑细腻,有着成熟妇人的白亮光泽,偏生性器却是鲜红夺目,犹如流丹,衬着白腻的肌肤,堪称艳光四射。

她的性器生得甚是周正,不偏不倚位于躯干底部正中。此时两人相对而坐,丹娘双腿敞分,微微抬起,那只迷人的性器正对着孙天羽,展露无余。

她的性器极为饱满,犹如盛开的牡丹,肥软多汁。两片对称的花唇带着柔美的弧线朝外张开,勾勒出莲瓣的形状,内部红艳胜火,外面则白如雪玉的肌肤,分明得犹如描过,顶端花唇相接处形成一个美妙的圆尖,正对着玉阜正中,里面夹着一粒红润的肉珠,色泽娇艳欲滴。红莲内是一片鲜美的嫩肉,烛光下泛起红亮的光泽。

绽露的花瓣中,还有一层柔嫩的花瓣,比起外面花唇的饱满,这层花瓣细巧了许多,下方一只红腻的穴口掩在层层花瓣之间,娇羞的微微蠕动。整只玉户无论形状、色泽、大小、结构都精致之极,即使造物主也挑不出丝毫瑕疵。

孙天羽伸手探入玉户,在里面尽情挑逗玩弄,调笑道:「杏儿,你的屄生得好美,让哥哥这么玩,你高兴吗?」

丹娘本是端庄女子,只是这会儿被了酒,又被孙天羽挑逗得情动如火,虽然脸涨得通红,还是答道:「哥哥喜欢玩,杏儿就高兴……」

两人相对而坐,丹娘斜着身子,绵软洁白的小脚伸在孙天羽腿间,柔柔夹住肉棒,双膝却平展着分开。孙天羽一手探进她两腿之间,插在那只娇艳柔腻的性器里恣意挑弄。丹娘雪臀向上抬起,举起玉户,好让他玩得更加方便。

酒力、羞涩,还有被挑逗起性欲,使丹娘玉脸已经红得不能再红。她竭力扬起腿,绵软脚掌攀住龟头,温存地细细磨擦着,生怕弄疼了情郎。

孙天羽的动作却粗疏得多,骨节分明的大手在丹娘柔嫩的玉户里四处掏摸,不时揪住花蒂,捻住花唇,还捅进穴口搅弄,感受那里的弹性和她体内的温润。

无论那只手如何放肆,丹娘一双杏眼却始终含情脉脉地注视着他,心甘情愿,甚至是喜悦地承受情郎的狎玩。

孙天羽的手指彷佛真的有魔力,被他摸过的部位立刻像火烧般灼热起来,忽的手指捅入穴口,花径内嫩肉顿时一阵颤栗。孙天羽浅浅插了数分,然后手指向外一拔,一股淫液随之涌出。丹娘蹙起眉头,咬住红唇,鼻中发出一声短促的腻哼,她上身还穿着肚兜,那两只乳头硬硬挑起,彷佛要撑破胸前的红罗。

孙天羽隔着肚兜捏住丹娘的乳头,低笑道:「跟你家相公行房时,杏儿的奶头是不是也这么硬?」

丹娘娇躯一颤,想到丈夫含冤而死,自己孝期未满就与人淫乱,犹如一盆冰水当头浇下,不由羞愧难当。

孙天羽心中冷笑,竖起中指,朝丹娘穴中用力一捅,直没根部,食指、无名指撑住花唇,将丹娘玉户完全剥开,拇指、小指相对,捻住花蒂一扯,忽轻忽重地快速捻动起来。

丹娘悄悄垂下泪来,她分明知道这是偷情,丈夫的尸骨未寒,自己就跟一个年轻男子上了床,虽然孙天羽说过娶她,可她又怎能轻易从白家转为另一家的妻室?如今一无媒妁,二无礼聘,就这样子耻态毕露地任由他狎玩,未免……太下贱了。

羞处毕露,那只手彷佛无孔不入,在她大张的玉户里肆意蹂躏,心中升起的羞愧战栗着,被肉体的欲望一点点吞没。

孙天羽在这种时候故意提起白孝儒,就是要击溃丹娘最后的矜持。从最初的反抗,到默认,再到接受,短短几日内,丹娘就从一个贞洁的妇人,沦为他的姘妇。但这样还不够,他要将丹娘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淫妇。娶妻可以端庄,玩一个娼妇,要的是淫荡。这么个美艳妇人,骚浪起来才是风情入骨。

孙天羽曲膝顶住丹娘的大腿,向外一分,长身而起。丹娘脚掌分开,白滑的大腿被孙天羽压在膝下,玉股被迫抬起,羞处无遮无掩袒露出来,柔艳的玉户由于动情而微微鼓起,愈发红润饱满。

丹娘正自羞愧垂泪,被他猛然推倒,愕然间,一只手猛然伸来,重重落在腹下。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