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受辱

昨晚半夜时分,白孝儒被拉到堂上严刑逼供,直到天亮才被投回狱中。孙天羽知道得清清楚楚,动手夹碎白孝儒腿骨的就有他。正是知道白孝儒刑伤极重,昏迷不醒,他才领丹娘前来探视。

丹娘扑到牢门上,一手伸进木栅,拚命去拉丈夫,哭道:「相公!相公!」

问起丈夫在狱中的情形,孙天羽总是吞吞吐吐说:「还好还好。」又说这案子的内情复杂,主官催逼的紧,说罢唉声叹气。丹娘察颜观色,心里一直紧紧攥着。

她知道丈夫生性固执,免不了吃苦,多半还会用刑。但用刑顶多也就是打上几板,万没想到竟会用了这般重刑,直把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童生当成江洋大盗。

「相公,你醒醒啊!」丹娘不顾木桩上污迹斑斑,整个人都扑在上面,大红罗裙沾上泥土。

任她如何哭叫,丈夫依然昏迷不醒。

旁边的囚犯木然看着这一幕,彷佛一群行尸走肉,对丹娘的悲恸无动于衷。

孙天羽扶起丹娘,千哄万劝地拉她离开牢房。

丹娘来时满心希冀,回去时却哭了一路,到了客栈,她奔进房内忍不住大放悲声,伏在床上嚎啕痛哭起来。

「娘!」玉莲听见哭声,连忙进来,「见着爹爹了吗?他怎么了?」

孙天羽向她摇了摇手,一面出来,低声道:「你爹爹在狱中受了刑——」见玉莲惊恐地瞪大眼睛,孙天羽忙道:「莫慌,你娘心里难受,你若再哭我可没法子了。」

「可我爹爹……」

「只是受了点伤,不妨事的。」

孙天羽还是第一次离玉莲这么近,以往远远看去,只觉她面目与丹娘、白雪莲相仿,艳不及丹娘,眉宇间的英气美色又不及白雪莲,此时贴近了看,才发现玉莲的娇柔别有一番美态,又纯又净,肌肤鲜嫩得宛若透明。

他火辣辣的目光使得玉莲垂下头去,又羞又急,不知如何是好。

说话间,英莲也出来了,探头探脑向这边张望,小声唤道:「娘……」

孙天羽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忙道:「你去照应弟弟,这边有我呢。」

丹娘涕泪交流,哭得娇躯发软。孙天羽让她尽情哭了半晌,然后抱着她的肩膀,轻轻扶她起来,满心想着丹娘会一头扎在他怀里哭个痛快,不料丹娘香肩一挣,离开了他的手掌。动作虽软,却有种决绝的意味,分明是有了戒心。

丹娘哭声渐歇,哽咽着问道:「我丈夫究竟犯了什么罪?」

孙天羽沉默片刻,低声道:「对不起,我骗了你。」

丹娘垂头不响,泪珠从玉颊上串串滚落。

「攀咬尊夫的并非盗贼,尊夫受刑也不是因为销赃,而是因为……」孙天羽停顿了一会儿,在丹娘泪盈盈的注视下,轻轻吐出两个字:「谋反。」

丹娘的眼前一黑,几乎晕厥。谋反是灭九族的大罪,一旦坐实,莫说她们一家,就是与她们沾亲带故的亲友也在劫难逃。

「我是怕你担心,才瞒了你。这么重的罪名,我怕你撑不住。尊夫若坐实是谋反,只怕……」

「呯」的一声,一只瓷碗跌在地上,摔得粉碎。

玉莲洗手熬了羹汤,刚走到门前,就听到「谋反」,惊惧之下,失手摔碎了汤碗。

丹娘脚步发软地走到门口,「玉莲,你先回房。」等女儿走远,她掩上门,轻轻说道:「这怎么可能……」说着软软坐在地上。

「丹娘!」孙天羽连忙扶住她的身子。

这次丹娘没有挣扎,她香肩不住轻颤,良久才道:「雪莲呢?她也是谋……吗?」

孙天羽点了点头,「你先坐起来,我慢慢告诉你。」

孙天羽携扶着丹娘坐在椅中,将薛霜灵如何攀咬白孝儒仔细说了。丹娘痴痴听着,喃喃道:「她为什么要攀咬我家相公?她为什么要攀咬雪莲?我们跟她素不相识,她为什么要这样害我们……」

孙天羽欲言又止。丹娘拉住他的手,凄声道:「求你告诉我,她为什么要攀咬我们一家?」

孙天羽斟酌着说道:「其实……尊夫的证据已经有了。」

「是什么?!」

孙天羽摇了摇头。

丹娘能看出来,他并不是不知道,而是不能说。朝廷处置谋反向来刻毒,略有牵连便杀伐无算。对谋反的案子人人避之唯恐不及,他一个官差,说到了这一步,已经是冒了天大的干系。

孙天羽动的却是另一番心思。

阎罗望曾说杏花村这些女子由着众人去拔头筹。现在案子已经呈报上去,把丹娘一家尽行下狱也无不可,但这样一个娇滴滴的美艳妇人,放在牢中要不了几日,就被狱卒们玩成残花败柳。

何况丹娘风情入骨,强奸未免兴味索然,怎生想个法子,骗得她自己献出身子任自己耍弄,那一番旖旎风光与威逼强暴又是不同。总之,他要的是通奸,而不是强奸。

◆◆◆◆ ◆◆◆◆

带上铁枷、足械的第二天,白雪莲就尝到了这些刑具的阴险毒辣。这面铁枷几乎与她身高一样长,宽度超过两肩,四四方方套在颈上,仰躺时枷面有一半顶在颈后,整个背部都是悬空。翻过来,两肘够不到地面,只能半趴半跪。侧躺上身还好受一些,但她双脚又被足杻锁住,始终分开三尺,放平下来,腰部就像拧断一般难受。

而那帮狱卒打制铁枷时,故意把颈圈设在离枷面两尺的地方,避开了重心。

单用两肩无法稳住铁枷,还需要两手使力。白雪莲只好靠在室角,将铁枷一端放在墙上,一边曲起双膝,勉强合成一个三角形,顶着铁枷。

薛霜灵在牢外的时候比牢内更多,无论哪个狱卒,只要兴致一来,就把她拖出去,掰开双腿一通狠肏. 阎罗望对于这个货真价实的白莲逆匪呵护备至,每天都要提审三两次。无论在牢中还是在公堂上,薛霜灵都再未穿过衣服,那些狱卒就像一群披着公服的野兽,变着花样玩弄她的肉体,一边捅弄,一边逼问白莲教的情形。

薛霜灵一口咬定那老人是她爹爹,两人在杏花村拿了书信,准备前往广东,其它一无所知。那些狱卒似乎并不急于撇清白雪莲,反而绞尽脑汁弥补其中的漏洞,就像是两边合谋,要置白雪莲于死地。

往往在场的男人都干过她一遍,审讯才告一段落。薛霜灵仍和来时一样,被人牵着颈中的铁链,赤身裸体地离开大堂,只是体内多了一群男人的精液。

这日上罢堂,已到了午饭时候。狱卒提了桶辨不出颜色的米粥,拿了几个窝头下到地牢,用饭勺敲了敲铁栅,嚷道:「挨肏的货,还不起来?」

从堂上下来,薛霜灵几乎只剩了一口气,她勉强伸出手,把稻草下一只破碗推到栅栏边。

狱卒搅了勺饭倒在里面,扔了两个窝头,扬长而去。

薛霜灵慢慢地起身,拾了只窝头,慢慢啃着。窝头是用玉米面做的,又干又硬,还有一股霉味。喂猪猪也不会喜欢,但她们只有靠它,才能活下去。

将手颈锁在一起的铁枷,使吃饭这样简单的事也变得艰难,白雪莲无法拣起地上的窝头,靠着墙一动不动。

薛霜灵没有理她,但是也没有碰那个属于白雪莲的窝头。勉强咽下粗砺的窝头,薛霜灵敲了敲栅栏。

胡严不耐烦地过来,「咋个了?」

「水……」

胡严骂骂咧咧取了瓢水,隔着栅栏泼进碗里,一多半都洒在了外面。

「咦?」胡严蹲下来,拿起窝头在手里捏着,「白捕头,您怎么不吃啊?是不是嫌咱们的窝头不好吃?」

白雪莲闭目凝息,入定一般浑不理会。胡严也觉无趣,把窝头扔在枷上,拍拍屁股走开了。

那只窝头滚到白雪莲手边,她拿起来咬了一口,似乎想起了什么,松手扔到一边。薛霜灵心下冷笑,这三四天白雪莲饭也不吃,水也不喝,倒像是绝食自尽的样子。难道她还把自己当成捕快?

薛霜灵喝完了水,小心收好碗,靠在栅栏上,仔细打量白雪莲。

即使做为女人,薛霜灵也不得不承认她长得很美。她静静地坐在黑暗的角落里,颈中的铁枷和足上的重械,使她看起来愈发动人。在狱中囚了这么久,她还和当初一样干干净净,一袭白衣看不到丝毫污渍。

薛霜灵咬紧嘴唇。同样是囚在狱中,她的身子里里外外已经脏透了。她曾经和她一样干净,可现在,她身上每一处都被男人最肮脏的物体玷污过。她的阴道里还残留着男人的精液,而她却好端端坐在那里。

薛霜灵怀疑白雪莲只是装装样子,自己被带到堂上遭受蹂躏时,就有人替她打开铁枷,给她丰盛的食物。

「看你还能装多久。」薛霜灵躺在草堆上,被人捏肿的乳房传来阵阵胀痛,她用手护住双乳,闭上眼睛。

一股臭味飘散过来。薛霜灵已经习惯了空气中弥漫的臭气,但这股味道……

她睁开眼。来自于旁边的少女身上。

薛霜灵眼中的疑惑渐渐变成了笑意,她忽然坐了起来,敲动着栅栏,「来人啊……」

白雪莲玉脸涨得通红,两手在枷内紧紧握着,恨不得即可死去。

「让咱瞧瞧,水灵灵的大姑娘,咋个还拉裤子……」胡严觑着眼,用一根竹竿伸进栅栏,朝白雪莲两腿之间伸去。

白雪莲曲膝顶着铁枷,两腿分开,被阎罗望扯烂的裆部被她撕下外裙密密遮掩。薛霜灵看得不够仔细,她身上并非毫无污渍,在她股间,此时正有一片黄黄的污痕,正越来越大。

胡严嘿嘿笑道:「脸蛋恁白净,下边儿一屁股屎……」

白雪莲又羞又恨,铁枷猛然一沉,将竹竿磕成两段。

带上刑具最大的不方便并非睡觉、吃饭,而是便溺。白雪莲强忍住了不吃不喝,就是因为手脚被困,无法处理便溺。但意志终敌不过生理机能,苦忍四天之后,还是弄脏了裤子。

白雪莲带着刑具还敢反抗,胡严不由大怒,举起竹竿,就朝她脸上戳去。

白雪莲脸一侧,顺势拧住竹竿,向前一送。她两手都锁在枷中,这一送只递出寸许,胡严却连退几步,一跤坐倒。

薛霜灵暗自惊愕,白雪莲的功夫比自己高出这么多,怎么会让人锁住手脚?

「怎么了?」

孙天羽路过地牢,见状立刻抢过来抓住竹竿。他武功比胡严高了许多,握住竹竿一扭,啪的一声,将竹竿拧成两段,白雪莲手中只剩下两寸长一截。孙天羽以竹代枪,出招又狠又快。白雪莲带着重枷,勉强挡格片刻,被他接连点住几处大穴,再无力反抗。

胡严这会才回过脸色,恶狠狠道:「这贱货屎都拉身上了,还不让咱看!」

孙天羽瞥了薛霜灵一眼,见她颈中的铁链好端端锁在了铁栅上,于是打开铁门,把白雪莲拉了出来。

「大姑娘拉裤子也是桩稀罕事,大家想看看,白捕头还推三阻四的。」孙天羽拍了拍白雪莲的屁股,微笑道:「连屄都让看了,看看屁股又有什么打紧?」

「无耻!」白雪莲骂道,声音里已带了哭腔。

四四方方的铁枷支在地上,足械向前一推,白雪莲就变成了跪伏的姿势。她头脸被门板一样的铁枷挡住,后面露出婀娜的躯干。 长近四尺的足械使她双腿以一种不雅的姿势大张着,圆臀高翘,玉股被迫向外突起。撕破的裤裆间露出一片白布。

这种姿态已经足够羞耻,更令她羞耻的,则是圆臀正中那片黄色的污渍。而孙天羽还摆弄着她僵硬的身体,把她腰肢压低,大腿迭在身下,直到臀部翘到最高。

白雪莲羞不欲生,她并不是一个软弱的女子,此时却忍不住哽咽起来。

胡严刚才才丢了面子,这会儿凑上来,抓住白雪莲的玉乳狠狠扭了一把,「还以为自己是捕头呢?他娘的一个逆匪,在这儿就是条母狗!」

「畜牲!」白雪莲哭骂道。

「嗨!还嘴硬呢?」胡严两手齐上,拿住白雪莲的乳访又抓又拧。

白雪莲两肘悬空,一对坚挺的香乳无遮无掩悬地胸前,她的乳房还有着少女的青涩,被胡严不分轻重一通乱拧,直疼得娇躯发颤。

这边孙天羽摆弄好她的身体,摸着她的屁股笑道:「白捕头一个十七八岁的大姑娘,怎么还把屎拉身上了?阎大人有先见之明,知道你带了刑具不方便,才帮白捕头开了裤裆。莫非这裤裆开得还不够?」

「嗤」的一声,白雪莲长裤被他彻底撕开,原本只在臀下的裂缝一直延伸到腰部,整个屁股都暴露出来。掩在腿间的裙片掉落出来,露出一只雪白的美臀。

两名狱卒眼睛都亮了起来,白雪莲的屁股浑圆光滑,肌肤白嫩,此刻她衣衫完整,只有屁股像只剥了壳的鸡蛋,光溜溜高翘起来,让人一见就鸡巴发硬。由于两膝大张,紧凑的的臀缝也随之绽开,两半白生生的雪臀间,沾满了糊状的黄色污物。

「白捕头,沾了一屁股臭哄哄的屎,你也不嫌难受?我们兄弟想帮你擦擦,你还不乐意。你看怎么办?要不就这样,我们还把你送回去?」

把屎拉在身上,白雪莲已经难堪得无地自容,再被人扳着沾满大便的屁股如此奚落,她羞忿得只想就此死去。

薛霜灵看着这一幕,心里又是快意又迷茫。这么多天来,都是她光着身子被狱卒们当成不要钱的婊子任意凌辱,白雪莲好端端坐在一边看。这次终于反了过来,变成白雪莲光着屁股被狱卒们调戏,她在一旁观看。但她真是卧底吗?

孙天羽笑道:「还不好意思开口。算了,衙门里头好修行,一个女儿家,满屁股的屡成什么样子?帮你洗洗吧。」

白雪莲咬住嘴唇,羞得直淌眼泪。忽然臀后一热,一股水柱浇在屁股上,竟然是热的。片刻后,白雪莲才明白过来,知道自己受到什么样的污辱,不由痛哭失声。

昏暗的牢房内,带着重枷足械的女囚跪在地上,一名狱卒正掏出阳具,对着她白亮的屁股撒尿。

孙天羽瞄着白雪莲绽开的臀缝,笑嘻嘻抖动阳具。尿柱冲开了污物,臀沟露出本来的白净,中间一只红嫩的屁眼儿渐渐变得清晰。尿柱浇在上面,夹着污物的肉孔屈辱地溅起水花,细密的菊纹一一显露出来。

白雪莲被迫撅起屁股,在这无法想象的羞辱中哭得几乎昏厥。当尿柱对准肛洞,发出哗哗的声响,菊蕾本能地收缩起来,彷佛被尿液浇得睁不开眼。

一泡尿撒完,孙天羽笑着抖动阴茎,把残液滴在白雪莲雪嫩的臀肉上。女捕臀缝内湿淋淋泛着水光,那只小巧的菊肛被冲刷得纤毫毕露,犹如红亮的玫瑰花苞一样醒目。

孙天羽心里一动,温言道:「白捕头,别哭坏了身子。」说着轻轻按住她的穴道。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