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刑求

白孝儒一夜未眠,天未亮就起身,悄悄到了儿子房中。英莲今年七岁,聪明伶俐,读书虽算不上过目不忘,天份高绝,但聪慧处足以令他老怀大慰。再过五年,英莲就考得童生,待考上秀才就超过了自己的功名,今后举人、进士一路考将上去,前途无可限量。自己五十才得一子,兴盛家门,光宗耀祖的期望就都在英莲身上了。

白孝儒坐在床头,默默看着儿子,直到天色发白,才起身板起脸,喝道:「英莲,天已经亮了,还不快起来读书!」

白英莲从梦中惊醒,见父亲一脸严厉地站在面前,连忙爬起,应道:「是,爹爹。」

看着儿子洗了脸,摊开书卷,白孝儒捋了捋胡须,缓步离开房间。

丹娘也是一夜未睡,丈夫起身,她便也起来,下厨做了饭,先给丈夫端了一份,又给英莲送去。

玉莲也起来了,正在房中裹脚,见母亲进来,她脸一红放下裙裾。丹娘挨着女儿坐下,拿起脚带,一边温柔地缠着一边柔声道:「玉莲脚裹得周正,定能嫁一个人家。」

「娘,我不嫁人,」玉莲搂住娘的颈子,「我要跟娘过一辈子。」

「那怎么成?」丹娘没有把玉莲孩子气的说法放在心上,「玉莲大了,总是要嫁人的。」

话音未落,院外又传来声响。玉莲吓得一头钻进母亲怀里,娇躯不住发抖。

丹娘顾不上安慰女儿,慌忙抿了抿鬓角,匆匆出去。

「你就是白孝儒?」

「正是老夫!」

公差一抖锁链,套在白孝儒脖子上,喝道:「拿的就是你这个老匹夫!」

白孝儒梗着脖子,道:「老夫束发即受圣贤教诲,平生安身立命并无一点亏心,尔等因何拿我!」

「什么吱吱歪歪,少废话!」

一行人拽了白孝儒就走,丹娘骇得三魂去了两魂,她四处张望,却不见那个和气的年轻人,只好拉住一人问道:「我家相公究竟犯了何罪?」

「犯了什么罪,他自己知道!」

丹娘听得慌张,只好哭叫道:「相公!相公!」

白孝儒白须根根飘起,大声道:「贤妻放心!我白孝儒堂堂君子,这必是官府误拿,到堂上剖析明白,即可回来!」

衙役一把推开丹娘,拉着白孝儒扬长而去,剩下母女三人在院里抱头痛哭。

「哎呀,我来迟了。」一个声音懊恼地说。

丹娘梨花带雨地扬起脸,如同见着救星,牵住孙天羽的衣角哀哀痛哭起来。

等到客堂坐下来,丹娘凄声问道:「三天官府来了三次,拿了我家雪莲、相公,求您告诉奴家,我家相公究竟犯了什么泼天大罪?」

孙天羽沉吟半晌,最后叹道:「本来不该说的,但你这样子,我………」他又叹了一声,作足工夫才低声道:「前日衙门拿了一伙盗窃官库的巨寇,审询之下,供出还有罗霄派弟子白雪莲也是同党。」

「啊!」丹娘惊得说不出话来,「这……这……」这些年来,女儿只说在罗霄山学艺,并未回家。这次突然回来,囊里裹带重金,又学得一身功夫,那晚在客栈,她亲眼见的,四五条习武的汉子也近不了身。难道真是做了强盗……

孙天羽又道:「白雪莲到案后拒不认罪,主官严审之下,众寇又供出尊夫,说他帮助众人销赃。」

「那怎么可能!」

孙天羽道:「你莫急,此案还未坐实。其中蹊跷之处甚多。」

丹娘泣声道:「我家相公是个本分人,莫说贼赃,就是客人遗下物品他也丝毫不动的。」

孙天羽叹道:「我也不信白老相公会与盗寇一党,这次拿白老相公,我还在主官面前分辩,只是那伙贼人咬得紧,才不得不拿尊夫归案。」

丹娘道:「这客栈四邻不靠,我家相公轻易不与人来往,怎会有人攀咬?」

「你们这客栈平素往来之人不少,难保会有贼人来过,留了心,此时攀咬出来。你别怕,衙门中秉公办案,绝不会轻易冤枉好人。」又道:「这几天你不要出门,一有消息,我就来通知你。」

「那谢谢您了。」丹娘起身道了个万福,忍不住又淌下泪来。

孙天羽怕的是她们母子离家投奔罗霄山,又嘱咐几句,稳住丹娘的心思,才起身告辞。丹娘一直把他送到门外,生怕他再也不来。

◆◆◆◆ ◆◆◆◆

白雪莲仍被送回地牢,锁在囚室内。这里的栅栏全是精钢铸成,犹如铁笼一般,即使她武功再高也无法脱身,何况颈上还有锁链。好在狱卒们没再骚扰她,使她有机会撕开外裙,遮住下体。

这一夜白雪莲只勉强合了会儿眼。天亮时头顶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过了片刻,狱卒拖着赤身裸体的薛霜灵下到地牢,径直走来,竟然打开牢门,把她也投到这间牢房内。

薛霜灵伏在草堆上,两手仍捆在背后。她肋下刀伤迸裂,臀间鲜血直淌。这样惨无人道的开苞,足以令任何一个女子疯狂,可薛霜灵还清醒着,眼里甚至有一丝凄艳的笑意。

白雪莲坐在旁边,默默看着这个受到人生最大污辱的女子。她很想解开她的手,扶她起来,还可以撕下衣料,替她包裹伤口。但……她是一个逆匪。而她是一个捕快。

「我们又见面了。」薛霜灵的声音出奇得清晰。

「嗯……」

「我这样子是不是很丑?」

白雪莲硬起心肠,「你反叛朝廷,即便被……也是咎由自取。」

薛霜灵轻轻笑了起来,「你是说他们像禽兽一样轮奸我,都是应该的吗?」

「他们是官府的公差……」白雪莲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声音。即便他们是官差,就应该这样对待一个女子吗?即便她是逆匪,就该遭受这般苦痛?

「和你一样吗?可白捕头,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我是中了他们的计……」

「哦。」薛霜灵疼得咬了咬嘴唇,「我听到他们说,你是勾结……」

「不是不是!」白雪莲连忙道:「我是刑部捕盗司的捕快,跟白莲教没有关系,是他们诬告我。」

「是吗?」薛霜灵格格笑了起来,忽然扬声道:「差役,我有案情要禀告大人!」

◆◆◆◆ ◆◆◆◆

阎罗望一脸煞气,「白孝儒!你如何与白莲逆匪勾结,快些从实招来!」

白孝儒闻言如五雷轰顶,他饱读诗书,从不信怪力乱神之说,对白莲教宣称的真人仙术更是嗤之以鼻,说他与白莲教勾结,他第一个先笑出来。

「绝无此事!冤枉啊!大人!」

「冤枉?」阎罗望冷笑一声,「本官问你,这女子你可曾认识?」

公堂角落里跪着一个女子,她胡乱套了件男袍,裸着两腿,两手捆在身后,直挺挺挺着身子,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白孝儒认真看了半天,摇了摇头。那晚他只跟薛霜灵见过一面,又是灯下,连她的脸都没看清楚。

「还敢狡辩!」阎罗望喝了一声,扭头道:「薛霜灵,这白雪莲的父亲你可曾认识?」

「认识。」薛霜灵僵硬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恨意和不屑,「我就是从他手里接了书信,连夜送往广东。」

「何等书信?」白孝儒一头雾水。

「当然是你给我的书信,」薛霜灵面无表情地说:「四川、湖广、江西、河南四省白莲教如何待机起事,你在信中都说得清清楚楚。」

白孝儒气得手指直颤,「你……你……你含血喷人……」

薛霜灵扭过了脸,冷冷看着他。白孝儒从未见过哪双眼睛会有如此深切的仇恨,可他分明不认识这个女子。

「看来不用刑你是不招了。」阎罗望狞声道:「来人啊!大刑伺候!」

两名狱卒拿来夹棍,套住白孝儒小腿用力一夹,白孝儒只觉两腿一阵剧痛,骨头格格欲碎,他扑倒在地,惨叫着伸出十指,在地上抓出条条血痕。

夹棍由坚木制成,重时足以夹碎腿骨,在公堂诸刑中最是狠辣。给他用刑的何求国那晚也被白雪莲打伤,此时下手更不留情。白孝儒一介书生,年又老迈,只夹了两下便晕了过去。

何求国抓住白孝儒的头发,啪啪两个耳朵。白孝儒头上的方巾掉到一旁,肿着脸悠悠醒转。

一脸横肉的阎罗望高坐堂上,周围阴沉沉犹如地府。

「白孝儒,你招还是不招?」

「小民……冤枉……」

「告诉你!白孝儒,」阎罗望痛声喝道:「你谋反的证据本官早已经察访清楚,即使你不招,也足够定你死罪!」

白孝儒抗声道:「我白孝儒一生光明磊落!你有何凭据说我谋反!」

阎罗望起身走到白孝儒面前,温言道:「白孝儒,你谋反之心十数年前就已经是有的了。」他一脸横肉,狰狞时还各得其所,这会儿温和下来,反而更是骇人。

白孝儒痛声道:「学生愿闻其详!」

「好!我问你,你给子女起的名字是什么啊?」

「学生生有两女雪莲、玉莲,另有一子英莲!」

「都有个莲字啊。我问你,你既然姓白,给子女起的名中又都有一个莲字,这白莲二字,是什么意思啊?」

听他如此强拉硬套,将他十余年前给子女起的名字生生与白莲教拉上关系,白孝儒不由瞠目结舌,半晌才道:「莲者出淤泥而不染,余取的是周敦颐文意,以应我姓氏之清白,岂有他意?」

阎罗望脸上横肉一阵颤动,恶狠狠地道:「到了这步田地你还嘴硬!我再问你,中间那三个字连起来是什么啊?」

「雪、玉、英……」

「好好好!白孝儒,你还有何话可说?」

白孝儒大声道:「雪玉英又待如何!」

阎罗望脸色突变,寒声道:「你再说一遍!」

「雪、玉、英又待如何!难道大明律不许用此三字吗!」

阎罗望嘴角露出一丝狞笑,「白孝儒,你不用跟我吼。薛玉英这三字谅你也不会不知……」

白孝儒神情激动,「雪、玉、英犯哪家王法!」

阎罗望厉声道:「把白逆的言语记下来!」

孙天羽笑道:「已经记下了。」

阎罗望指着薛霜灵道:「你来说!」

薛霜灵扬起脸,冷冷道:「薛玉英是我教红阳真人的名讳。」

白孝儒脸上突然间血色全无,自己无意中给儿女取的名字,不过是与逆首巧合,被这匪官生拉硬拽,竟然成了谋反的铁证。

半晌他喃喃道:「何患无辞……何患无辞……」说着脸上猛然涨红,接着大力咳嗽起来,一直咳出血丝。

阎罗望冷笑着挥挥手,「把白逆带下去,暂行收监,明日再审!」

◆◆◆◆ ◆◆◆◆

长得猢狲似的狱卒胡严把薛霜灵带到地牢,立刻剥了她的外袍。薛霜灵肋下的伤口已经被纱布裹住,她是货真价实的逆匪,轻易不能让她死了。但是除此之外,她便身无寸缕,坚挺的乳房、丰润的臀部尽数暴露在外。

胡严拉过一条长凳,让薛霜灵分开腿,趴在上面,然后从后按住她的屁股,就那么插了进去。

长凳一端正对着囚牢,当狱卒进入时,白雪莲看到薛霜灵眉头在微微颤动,但她紧咬着牙关,没有叫一声痛。两女隔着栅栏四目相对,谁都没有作声。

白雪莲并不知道薛霜灵已经指认神仙岭杏花村掌柜白孝儒是白莲教徒,她只是呆呆看着薛霜灵的眼睛。她还是一个处女,在今天之前,她对男女之事一无所知。然后她看到了薛霜灵被人强行「开苞」,亮出女人最羞涩的秘处,让男人那么丑陋、恶心的物体插到里面……

她在流血,不停地痛叫,被许多男人围观、嘲笑。现在她与自己只有一栏之隔,近在咫尺。她就像玩具一样,在自己面前被人淫玩,白雪莲甚至能看到她脸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

她很可怜。

但她是逆匪。

薛霜灵笑了起来,轻声道:「你也是逆匪。」

薛霜灵趴在长凳上,白圆乳房垂在胸前,随着臀后的撞击来回摇晃,散发着淫靡的白光。一个干瘦的丑男人骑在她白嫩的屁股上,在她臀间用力冲刺,红色的鲜血和浓白的稠液从她两腿间滴落下来,她扬着脸,一边挨肏,一边静静望着白雪莲,柔声说:「你也是逆匪。你也会和我一样。」

「不!我不是逆匪!」

「现在你已经是了。因为你就是逆匪。你会和我那天一样,被一群男人轮流地干,让他们像玩具一样肏来肏去,直到死……」

薛霜灵很娇俏地笑了一下,轻轻道:「是你说的,既然是逆匪,被官府的公差干也是应该的。」

白雪莲傻傻看着她,两腿间忽然一紧,像利刃剜绞般痛得抽搐起来。

孙天羽的话语一字不漏的落在薛霜灵耳内。其实他就算不说,薛霜灵也不会相信白雪莲是因为诬陷而被关入狱内。她是罗霄派弟子,又有捕快的身份,狱方还故意把她们囚在一处,显然是想用苦肉计,从她口里套出更多的内情。

既然如此,薛霜灵干脆心一横,将计就计,非把白雪莲拖下水,将这出假戏唱成真的。

不如此,怎么对得起教内数万弟兄的性命?

拿到薛霜灵的口供,狱内立刻誊录了正副七份,由薛霜灵一一签字画押,然后派出卓天雄、刘辨机等人分赴京师、广东省、潮州府、平远县递交文书,禀报案由。文书中只字不提白雪莲,只说拿获了白莲教逆匪数名,查获重要书信,此时正穷治乱党,已捕拿涉案的白孝儒等人。

县里的回文当夜就递到狱中。此案过于重大,县中又只有一名典史,接了案件副本后,立刻封存,等待刑部批示。但随即调集款项,重修狱所,加固围墙、栅栏,添置刑具,同时重恤捕盗中丧生的两名狱卒。县里还待加派人手,以补缺额,却被阎罗望拒绝了。

狱内有十七个人,已经尽够了,再添人手难免的人多眼杂,怎比得现在方便自在?但理由说的是:狱内十七人都是深沐皇恩,忠诚勤勉的良吏,此时来人只怕会混入白莲逆匪,只望县里能封锁消息,避免外人知晓神仙岭还有一所官府监狱。县内当即应诺,甚至派了兵丁巡守诸处路口。

那封信牵涉到了四省十七州府数十个县,足以掀起滔天巨浪。而这一切的引子,却在深山中一间默默无闻的小客栈,那个美貌的老板娘身上。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