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轮奸

年关将近,白府新宅里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这一年对白天德来说太重要也太漂亮了,除了海棠的得而复失一点点郁闷,其余事情真是心想事成,事事遂意。

沅镇最出名的几个美人都收入了他的怀抱,想怎么摆布就怎么摆布,官场上他与省府的吴督军搭上了线,飞黄腾达指日可待,生意场上,借他的官威,他的家族已从农村走向城镇,控制了整个沅镇的盐铁专卖,逐步向周边辐射。

白家本族兄弟眉飞色舞地大肆庆功,白天德却很冷静,他看到了一个更有前途和「钱」途的行当,鸦片!

湘西山高皇帝远,地广人稀,无论从人文条件还是地理条件都得天独厚,禁烟令下了多年,还是有一些零散农户在偷种,就是获利实在诱人。他不仅想要把鸦片走私贩进来,还要借禁烟为名,扫清私种户,自己搞大面积种植,再卖向全国,那该是个什么海赚法?

此事一成,真是做梦都会笑醒。

所以,他打算新年一过就全力运作,不过之前内部还得灭火,司马南受良心谴责太重,早已辞职移居他乡养病了,李贵、二喜子这些家伙还在,恃功而骄,不知道天高地厚,委实有些讨厌,难怪赵皇帝要兔死狗烹,老子现在还用得着你们,帐慢慢再算吧,总有那一天的。

后花园草坪上摆了三张大桌,好菜好烟好酒,坐的都是随白天德出生入死的心腹死党,觥筹交错,酒过多巡,大部分人均已脸色砣红,形骸放浪,现出原形来。

白天德站起来,举起一盏白酒,高声叫道,「弟兄们!」

喧闹声平息下来。

「我白某有今天,最感谢的不是上天,不是父母,而是在座的各位兄弟。白某在这里只讲一句话,只敬一杯酒,这杯酒之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朗朗此心,天地共鉴!」

众人哄然而起,一边说着类似的誓词,一边共喝了一杯。杂乱中却有怪声扬起,「只怕有难可以当,有福没处享。」

白天德面不改色,大笑道,「放你娘的狗屁,老子今天就与大家共福。」

他打了个手势,忽然从小湖中央的凉厅飘来一阵悠扬的古琴声。

众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地吸引过去,方才注意到小凉亭四周挂上了轻罗幔,在微风中轻轻摆动,幽幽琴声就是从这幔后飘出,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此时已是傍晚时分,暮云四合,湖面青蓝,琴声凄冷,似咽似呜,不经意间却隐着莫大的痛苦,稍通音韵者无不为之动容。

只可惜在座的可不是叔牙伯平之流雅之士,而是一群粗莽无知的蠢物,起先还能强行克制,不多时便耐不住了,叫嚷起来,「白老大就是叫老子们听这个狗屁呀,不如到天香阁听十八模过瘾哩。」

白天德不禁皱眉,还是耐心地说,「稍安勿躁啦,精彩的还在后面。」

天色已暗,四下里点亮了电灯,只有凉亭还是黑沉沉的,琴声不绝。

忽然,轻幔内亮起了灯光,一盏、两盏,一共四盏,放置在地上,把整个凉亭照得戏台一般通透亮堂。

这下抚琴者再也无所遁形,是一个侧像,隔着轻幔,可见得是一名身材窈窕的女子。

许多人的第一反应就是冷如霜,又不敢相信她是冷如霜。

白天德拍拍手,琴声停了。

抚琴女子的身影停顿了一会,慢慢起身,纤长的手指摸向领口,随即,上衣解了开来,扔下,接着是解开一件肚兜之类的东西。

眼尖的人已发现,女子动作变动间,两只浑园精巧的乳房弹跳可辨。

虽隔着一层布,但每一个细节几乎都能看得一清二楚,不失真,甚至比撤去帘子面对面还多几分暇思,更令人血脉贲张。

刚还在弹奏高雅乐器,转眼就表演起了脱衣秀,变化之快、场面之刺激令在场所有人鼻血都来不及流出来。喉头集体响亮地咕嘟一声。

待女子从下身扯出一个布条一般的东西,白天德微笑道,「大家不妨猜猜这亭中人正在脱什么东西。」

一下调动了气氛,众人七嘴八舌地叫,「手巾!」「帕子!」「底裤!」「老子说是月事带!」「操,你小子这都知道?」「哈哈哈……」

浪笑间,女子已将全身除得光光,正面看去再无寸缕。

从花园另一侧不知在哪个角落响起了一支古曲的民乐合奏,曲风迥异,欢快流畅。

女子缓缓随着古曲起舞,长腿细腰,赤身盘发,似敦煌飞天,似仙女翩跹,动作极其优美雅致,身体却又充满肉体的欲望。

从来没有将高雅与低俗结合得如此完美的。

轻幔一点点拉开,舞者终于与围观者裸裎相对。

冷如霜,果真是美绝人寰的冷如霜。

这高傲的美妇,这极美的精灵,在一群畜生面前,再一次主动打开了自己贞洁的身体。如果说第一次她的体态还有些臃肿,神情还有被迫后的憔悴,那么这一次,她的一切都是那么完美。

甚至还带着一丝微笑。

除了白天德,谁也不知道这微笑背后是多少苦涩。

众人已然沉醉,小老弟们集体立正致敬。

一曲终了,赤条条的冷如霜款款通过九曲回廊,步向人群。

白天德道,「刚才大家隔得远,没瞧清楚,你站上桌来,展示一下。」

冷如霜脸色苍白,不发一言,踏上矮凳,站到石桌之上,然后将一条腿直直地扳起来,板过头顶,下身最隐秘处一览无余,宴会之前,她被迫将本就不甚茂密的下身毛发尽数刮去,此时看上去如幼女一般洁净。

白天德笑道,「老子最喜欢光板子,兄弟们随便瞧,随便摸。」

这话好生熟悉,好像在哪听到,冷如霜心中忽地一疼,忆起海棠曾经说起的往事,方才恍悟,眼前的白天德正是当年凌辱海棠的白富贵,想不到世事轮转,噩运降临到了她的头上。

在冷如霜的记忆中,这是最漫长最黑暗也是最备受煎熬的一夜,永无止境。

记不清是十几个还是几十个人扑到她的身子上,将她搂得死死的,一只又一只肮脏的手掌捏向她的身体任何部位,一根接一根丑陋的东西塞进她的体内,狠狠捣弄一阵,哆哆嗦嗦地放出一团污汁。

她很想背对着这些禽兽,但是有些家伙就喜欢面对面,看着她苍白无神的面容格外兴奋,把她拉到床边,两只脚高高举起向两边分开,男人站在地上干,双手在她柔软的双峰上大力揉搓。她唯一能做的只有麻痹自己的神经,当作在作一场恶梦,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

不幸之幸是一次只有一个人上,白天德还约束他们不准对她阴户以外的部位打主意,才免受更恶劣的摧残。

精液毫无例外地随着不同型号的肉棒狠狠冲撞,毫不留情地深深打入她的体内,有的深入到了子宫口,还有的捉狎地射到了她的脸上、眼睛里、耳朵里、鼻孔中……

身子脏得狠了,她就会自己爬下桌子,洗一洗下身,再上桌,趴着,或是躺着,张开双腿,迎候下一轮狎玩。

起先她还异常羞耻,做得多了就麻木了,不仅是身体,包括灵魂,机械而熟练地重复着这一套程序。

她觉得自己象正在交配的母猪,或是母猪都不如,至少没有那么多公猪同时上她。

◆◆◆◆ ◆◆◆◆

长街上,冷如霜跌跌撞撞地急步走着,头发凌散,身上只裹了一件男人的长衣,下身还是赤裸裸的,粘糊的精液在她的大腿之间一点点地滑出来。

顾不得这么多了,只要孩子抱在手里,能顺利地逃出生天,形象上难看一点又算得了什么?

进入下半夜,那些男人们总算酒也醉了,发泄得也差不多了,一个个东倒西歪躺了一地,一片狼藉。

冷如霜注意到往常门口的岗哨也醉倒了,滑在门边打鼾,这可真是一个太好的机会,她试了试把腿举起来,却是钻心的痛,也不知哪来的气力,硬是将创伤置之度外,偷抱出熟睡的连生,在夜色的掩护下溜了出来。

前边已是沅水桥。

桥上有几人,悠闲地散步,看到她亲热地打了声招呼,「去哪啊?」

冷如霜痛苦地呻吟一声,「天哪!」身子软倒在地。

当前一人,竟是白天德。

白天德冷笑道,「真是野狗难驯,难为老子处处的维护着你,还是一心想跑哇。」

冷如霜侧过脸,知道此劫难逃了,也不知会弄出什么稀奇古怪的法子来处罚她,只要不伤及孩子,她也认了。

「把小杂种给我。」白天德一反常态的柔和,这让冷如霜更加恐惧。

「喔不!」她把孩子抱得死死的,流下泪来。

「如果马上给我,我决不伤害这小杂种半分,否则,我就把他扔进河里。」

孩子转眼就到了白天德的怀里,白天德将他交给了一个手下,然后把冷如霜拉起来,双手捧住她的脸轻轻抚摸,「你说,我该怎样处罚你呢,我真是很苦恼啊。」

他像在与她商量,又像自言自语,根本不需要回答,「这样好吗?从今天开始,小杂种我给他请奶妈,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再见他。」

「……」

「还从今天开始,我会把你卖到天香阁,你一定会成为那里的头牌婊子,你所有接客赚的钱,一分一厘都归我,算是报答我对你们母子的宽大。」

卖身为妓!冷如霜如晴天霹雳,「我,我死也不干。」

白天德盯着她的眼睛,表情转向狰狞,手劲加大,捏紧她的下巴,「回答错误,说霜奴很愿意。」

「我不愿意!」

「把那小杂种扔河里!」

「啊不!……我……我,愿意!」

「谁愿意?」

「霜奴,很愿意。」冷如霜再也难抑心中的悲愤,扒到桥头失声痛哭起来,吵醒了不懂事的连生,也跟着哇哇大哭。

沅水河静静流过。她并不知道不久前,金宝就惨死在这桥上,还以为她们已安返故里。

苍天无语,一地清冷的月光。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