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访客

「当……」

悠长的钟声一声接着一声,像一波又一波的细浪漫过山谷。轻云薄雾间,梵音齐诵,剎那花开,恍若人间仙境,超然出尘。

山中方一日,世间已是五年过去。

「笃笃」大门敲了两下,过一会,又敲了两下,不急不徐。

观音庵如此清静无为乱云飞渡之地,有谁会来打扰呢?

老尼慧清将寺门拉开一线,门外是一位装扮朴素的美丽少女,披着晨霞的余晖。

慧清双手合十,打了个喏,「本庵正在晨课,女施主见谅。」

少女微笑道,「我来找人,找一个叫冷如霜的女人。」

慧清微微一怔,垂下眼睑道,「那女施主可就要失望了,本庵没有您要找的人。」

少女似早在意料之中,拿出一件陈旧的童衫,硬塞进老尼的手中,「那么,我请求大师您,把这个东西带进去看看,我就在外面等着,好吗?」

「阿弥陀佛。」老尼鞠一躬,默默阖门退回。

晚课声中断了,门后似有一些压低嗓音的争执。

不到一个时辰,庵门再度吱呀一声打开,换了一位年轻的比丘尼出来,就像一道光芒闪过,让少女禁不住瞇上了眼睛。这尼姑洗净铅华,素面朝天,微蹙的眉头淡染春山,肤白得像一整块汉白玉雕出来的仕女,又苍白得令人不敢逼视。

少女设想,如果她笑的时候一定异常妩媚温柔。

「不用猜疑,我们不曾认识的。我叫阿月,怎么称呼您呢,刘夫人还是如霜姐?」

「阿弥陀佛,施主,如霜已死,贫尼觉悔。」

少女又笑了,很媚的那种,觉悔发现她很像一个人,一个在心中死去很久的人。

「没有关系,我只是想告诉她,想见到跟这件衣裳有关的人就请即刻跟我下山,否则,她将永远失去他。」

她说得神闲气定,青年尼姑却是脸色剧变,说不出是喜是悲,是惊是惧,说话也颠三倒四,「连生,他,他真的还活着?在哪里,快带我去!」

「觉悔,你心乱了。」老尼一声断喝,试图将青年尼姑从魔障中唤醒。

「是,师傅。」觉悔含泪合掌。

「繁华皆成梦,红粉尽骷颅,尘世间种种,和你还有什么关系呢?」

少女发出两声讥笑。

青年尼姑噙着泪,跪下,整个身子都在激烈的抖动,抖动,终于磕下头去,「师傅,这几年来,日日思量,彻夜难眠,觉悔还是放不下,罪孽也太深重,不配做佛门弟子啊。」

慧清一声浩叹,「你可想好了,再回头已是百年身。」

整个庵里的尼姑站在慧清身后,齐声喝喏,「阿弥陀佛……」

◆◆◆◆ ◆◆◆◆

日头渐起,整个不老峰山头首先沐浴到温暖的阳光。

觉悔,不,现在还俗回到了冷如霜的身份,习惯了不老峰的阳光,今天,就要远离这熟悉的一切了,心中分外留恋。

五年前,沅镇城陷后,土匪并没有能得意多久,从省府调遣过来的正规军迅速推进,将土匪驱散,又将城镇收复回来。猫鼠其实是一家,只不过是换个牌子而已,谁来都要烧杀洗掠一道,只苦了老百性,民不聊生,一座繁华的重镇经此一役也是元气大伤,久久难以复元。

兵荒马乱中,白天德抛弃了他的子民,也丢掉了新娶的家室,带着十多条人枪不知所踪。

大难临头各自飞,他的新太太史凝兰也不示弱,颇为识大体顾大局,立刻下嫁给了荡寇有功的国军新编二师周团长做小老婆,据说小日子过得还挺滋润。

冷如霜也趁乱逃出了天香楼,四处打探不到儿子的消息,还差一点被土匪掳掠,无处可去,心灰意冷之下投奔深山,落发为尼。

她总是从噩梦中惊醒,一时是血淋淋的孩子,一时是狰狞的白天德,还有二喜子和保安团一干人,让她难得安生,痛哭失声。

这个时候,主持慧清就会守候在她身边,为她长诵观音咒和金观经,清除魔障。这么多年过去,青灯古佛相伴,总算平静了。

想不到这个叫阿月的陌生女子,却突然带来了霹雳一般的消息,她的孩子还活着,就像烈火燎原,再也无法控制。她心下明白,其实这事来得实在诡异,其间迷障重重,甚至可能要重新接受命运的诅咒,回到比死还可怕的炼狱中。悲哀的是,她别无选择。

她能逃择吗,五年了,远在深山古寺都没能逃脱,她还能逃到哪去呢?

阿月嘴巴倒是不闲着,没话找话,「如霜姐,都说你长得神仙姐姐一样,就算剃光头,还是那么漂亮,真让我羡慕死了。」

冷如霜不想答理她,疾步之下,宽大的灰色僧衣一晃一晃的摆动,隐约可见窈窕的身材。

山下,一辆马车正在安静地等着。

◆◆◆◆ ◆◆◆◆

她们的方向,是竹林深处,莽莽林海。

出了官道,又走水路,再进密林,路越走越长,越走越偏,似乎总有路可以走,极其隐密的路,每到一个转折换道的地儿,都会有一些沉默干练的人出现,为她们打点,一点差错也没有,虽不显山露水,内中蕴含的力量之大令人咋舌。

这一切不得不让冷如霜怀疑这个阿月的身份,看上去年纪不大,模样清纯,眉目间还有几分自己的气质,对她一直客气而疏远,偏偏一身匪气,没有几句实诚话,总是捉摸不定感觉让她不舒服。

难道是在欺骗她吗,但那么大排场,动用了那么多人力物力,就为了她一个一无所有的出家人,未免也太匪夷所思了,而且那件童装分明是真的,似乎还能嗅到孩子的体香。

无来由地,她感受到了一种邪恶的气息,这气息为她最害怕的某人所有,越往前走,这种感觉越明显。

也许从一开始,她就猜到这个结局,而只是故意不去多想吧。

整整三日,她们才从密林中穿出来,以为出来了,实际才发现,她们所在的位置,只是无边无际密林的腹地中一片大面积的草坡地而已。

「啊!」就算是见过了大世面的冷如霜,也不禁为眼前的景象所震撼。

眼前耸立着一栋三层高的庞大的城寨。

城寨周围,大片大片的山坡地长着一种奇怪的植物,结着大量青色的果子。

地里,四下里点缀一些戴斗笠的年青女子,都颇有些姿色,身材打扮异常惹火,上下只有两块布条缠住女人的性征,大片白嫩的肌肤袒露在日光下。

难怪在一旁监视的持枪士兵会按捺不住,已然有个女子被粗暴的按到地上,布条撩起到了腰上,露出光溜溜的下身,男人的屁股耸动着干得可欢。

其它女人看都不看一眼,埋着头做自己的事情,给那些植物浇水。

冷如霜料不到会见到这等脏事,赶紧闭上眼,直念阿弥陀佛。

阿月看上去习以为常了,只喊了一嗓子,「别过份啊,主人可不高兴你们压坏了货。」

一侧观战的士兵笑道,「主人出去啦,管不着。」

「难怪老虎不在,猴子翻天哪。」

「咦,月姑,您老人家出去这么多日,就带回了个尼姑呀,是不是外面的女人都死绝啦?正好,借我们泄泄火吧。」

「放你娘的狗屁,找你妈去吧。」阿月骂的脏话来也是毫不逊色,那些大兵倒挺受用,呵呵笑着不作声了。

说话间,她们已进了守卫森严的城寨里头。

「我先带你随处看看吧。」

「我的孩子呢?」冷如霜只盯着这一条,早已心急如焚。

「别着急,主人回来,你就会见着了。」

「你们主人是谁?」

阿月露出神秘的微笑,「这个,也暂时保密。」

城寨里面比外面看还要壮观得多,圆形结构,地上三层,地下还有三层,围出一个又深又宽的天井,她们进门等于是站在第四层的楼梯口。

阿月指点道,「你看,六楼是岗哨和晒药天台,五楼,主人住着,四楼是士兵,三楼,也就是地下一层熬药车间,二层仓库,一楼就是关女奴和母牛们的地方,女奴刚才你见着了,带你看看母牛,开开眼。」

冷如霜板着脸说,「我不去。」

「那也随你,我就忙自己的去了啊。」

冷如霜不得不随她下到底层,四周静静的,也算得干净,女奴的房间里全部用木板铺成通铺,床头横杠着一根两端嵌入墙中的长铁棍。

阿月解释说,「女奴们休息时,都要两手举过头顶,铐在铁棍上,这样就不会逃跑。」

再过一间房,里面黑洞洞阴森可怖,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刑具,阿月苦着脸说道,「这是刑房,有大部分刑具都是对付我们女人的,看到摆在那里钳子一样的东西没有,外侧用来将阴道扩开到极点,内侧的镊子伸进去将子宫夹住拖出来,你说惨不惨。」

口里说惨,表情却是轻松之极,倒是冷如霜每听一句,都要念一句佛。

「来来,有趣的来了,看母牛罗。」

其实并非真正的母牛,而是一溜七八个年青的女人,体态丰腴,四肢着地在地上爬行,各有一对惊人的大奶,足足超过常人的三倍,大木瓜鼓胀鼓胀吊在胸前,沉重地晃来晃去,有的奶头都快擦到地了。

她们(或是它们)都很安静,像猪一样尖起嘴插进长槽,在一堆分不清什么东西里拱来拱去,吃得很香的样子。

阿月舀起一瓢来闻闻,作出恶心的样子,「这帮小子坏透了,又把尿撒在里面让它们吃。非得教训教训不行。」

「话又说回来,别看它们个头不如真正的母牛,产起奶来不会差哟,又新鲜又营养,除了主人洗澡洗脚洗屁股,还能给这里的男人每天都能喝上一碗。」

她敲敲挂在壁上的铜锣,所有的母牛都浑身一抖,立刻爬了过来,争先恐后地将两只肥奶伸出栏外。

阿月拿起一只瓷碗,蹲下去,握住一只奶子的前端,轻轻一捏就有一股淡黄白色的奶子箭一般地激射出来,很快接满一碗,奶子还看不出有多少变形。

「今天不能白来,咱们也偷喝一碗,不让他们知道了。来,趁热。」

冷如霜木木地接过去,望着这新鲜的母乳,直疑此处是否还是人间,愣了一会儿,突然狠狠地砸到地上,冲到门外大声呕吐起来,边呕,泪水止不住地流出来。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