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偌大的神殿飘荡着灯火明灭的声音,梵雪芍心碎地望着自己一手作出的少女,泪珠一滴滴掉在身前。

静颜嫣然一笑,俯身拾起华佗刀,穿过破碎的屏风,一边用丝巾细细抹拭,一边走到梵雪芍面前,递过小刀,柔声道:「娘,你的刀掉了。」

梵雪芍哽咽道:「你为什么要骗我?」

静颜委屈地说:「孩儿没有骗你啊。」

梵雪芍痛心地颤声道:「我只给你移入一样野兽的肢体,你就变成禽兽了吗?朔儿……」

少女微笑道:「朔儿已经死了。现在只剩下了一个静颜,龙静颜。」

少女明艳绝伦的容貌,使梵雪芍彷佛面对一个熟悉的陌生人,她无声淌着泪,轻问道:「你想要的是什么呢?朔儿?」

静颜眸中闪过一抹异样的光彩,良久扬起皓腕,朝身后轻轻点去,「她,和她。」

晴雪的明媚和夭夭的妖艳,宛如一对姿态各异的名花,在没有阳光的暗处各自吐露芳华。她们的眼睛又静又深,顾盼间始终围绕着静颜。梵雪芍泪眼婆娑地劝道:「回来好吗?朔儿,不要再走了……」

静颜挺起高耸的乳房,笑道:「回哪里呢?这里是我的家啊。」

神殿寒意侵人,梵雪芍用冰凉的指尖拭去泪痕,端庄秀美的玉容愈发姣丽,流露出慑人的光华。她用清晰的声音平静地说道:「她叫龙朔,是龙战野的独子。十五年前,她父母都死在慕容龙手上。为了报仇,她修习《房心星监》,像女人一样采补男人真元,还剖开别人的身体,变成一个女子……」

静颜知道义母是想揭穿自己,好绝了她报仇的企图,笑盈盈道:「这些她们都知道的。她们还知道孩儿的东西很厉害,能把她们干得死去活来……是不是啊?小母狗们?」

晴雪晕生双颊,羞涩地垂下脸,夭夭却媚声道:「真的呢,龙姐姐那里又粗又长,硬梆梆能捣到人心口上去——仙子这么漂亮,龙姐姐肯定喜欢,你脱光了,张开腿,让龙姐姐插几下,就知道有多舒服了。」

「她是我的义子。」梵雪芍说道:「我见过她被人锁在笼中。被人污辱。我了解她,就像了解她的三轮七脉。也许你们会以为她会沉迷于你们的肉体,但我知道……」

「叮」的一声脆响,华佗刀被梵雪芍用玉指弹开,钉在柱上的雕龙眼上,「她永远不会放弃仇恨,那是她的生命,她会像蛰伏的毒蛇一样,等待每一个机会!」

静颜一击不果,立即翻腕拔出佩剑,疾挑梵雪芍喉头。梵雪芍反掌用手背打在剑脊上,然后纤指扬起,像挽住一条丝带般将青锋剑缠在手上。

当年为治癒丹田的伤势,静颜无数次接受过义母输来的真气,但她没想到那股温和从容的真气,一旦对阵竟会如此凌利,《房心星监》的真气刚刚递出便被克制,交手不过一招,长剑已被拧成圆环,什么剑法、招术统统失去凭藉。

她忘了,就在自己接受真气的同时,梵雪芍也对她气脉运行了如指掌,《房心星监》诸般诡异之处,梵雪芍甚至比她自己还要清楚。梵雪芍先用迦罗真气截断了她的真气运行,拧弯了长剑,接着便侧掌朝静颜肋下按去。

寸许的空虚中,幻化出一只兰花般的玉手,香软而又迷离。距离彷佛瞬间拉开,给那只玉手让出足够施展的空间。明玉般的纤指生出美妙的变化,就在与梵雪芍玉掌相交的一刻,那只手食中两指竖起,微微分开,抵住梵雪芍的掌心,接着小指用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从下挑起,点在梵雪芍腕间,拇指与无名指一扣即分,弹出一缕指风,袭向梵雪芍肘弯。

梵雪芍屈起三指,拇指斜出,小指微翘,与那只手轻轻一触,收了回来,惊疑不定地望着那个明艳少女。

晴雪挡在静颜身前,左手竖起,依然是拇指与无名指相扣,中指藏在掌,食指与小指前后斜出,状如凤眼。夭夭悄悄挪动脚步,试图绕到梵雪芍背后。晴雪道:「你去取玄天剑来。」她妙目生辉,淡淡道:「本宫无意留难梵仙子,如愿离开,本宫绝不阻挡。」

梵雪芍没想到她小小年纪武功竟如此精湛,真气阴阳交错,即使才质绝佳也不可能拥有这般功力,尤其是那至阴至阳两股真气泾渭分明,犹如两个才华横绝的高手同时修成,再合为一体,她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朔儿?」

「我是静颜。不认识你说的朔儿。」少女抛开弯折的长剑,一掌掩住丹田,一掌斜伸,五指紧并如刀。

面对决裂的义子,梵雪芍奇怪没有感觉到伤痛,只是心丧欲死地呢喃道:「我造下的孽果,自然还得我来解脱。」她凄然一笑,「朔儿,跟娘走吧……」

梵雪芍两手合什,十指交叉,然后一根一根竖起,她的手指修长白皙,光洁而又细腻,磨擦间隐隐传出鸣玉般的轻响。随着玉指松开,一股疏淡悠远的香气缓缓散开,梵雪芍的眼睛也随之亮起。最后双掌一错,朝两女分别飘去。

晴雪娇吒一声,翻开双手。她左手莹白如玉,右手却殷红胜火,冷若冰霜和炽热如火的两股真气,随着纤指的轻摇疾射而出,在空中四散激荡。

梵雪芍玉容无波,高手对阵相差只在一线,如此华丽的招术虽然眩目,但不免分散。她右掌疾翻,拍开激荡的指风,印在晴雪绯红的右掌上。左掌再次截住静颜的经脉,顺势推出。这次她使上了全力,静颜只觉一股沛莫难当的真气涌来,自己真气被截,无能为御,只好仰身翻出,避开锋芒。

晴雪举手投足间姿态婉妙之极,她倾尽全力,太一经与凤凰宝典轮番施展,与梵雪芍斗得难分难解。夭夭捧着玄天剑奔回神殿,正见晴雪周身红光大盛,玉蝶般的纤掌挥出,梵雪芍的袖口立时象被烈火烤炙般卷起。

梵雪芍纵身退开,厉声喝道:「你从哪里学来的凤凰宝典?可是得自雪峰神尼?」凤凰宝典是飘梅峰历代相传的绝技,好友雪峰神尼正是以此技惊江湖,被称为天下第一高手。

晴雪凛然道:「凤凰宝典是我星月湖镇教神功,飘梅峰不过是窃其皮毛,怎可与我星月湖争辉?」

当年雪峰神尼远赴南海,正是与梵雪芍探寻凤凰宝典的疑难之处。雪峰神尼修炼凤凰宝典数十年,始终未能突破第七层,但这少女真气圆转如意,竟似已功成圆满,练成了第九层凤清紫鸾。

夭夭见小公主占了上风,不由大喜,她把玄天剑捧给静颜,娇吒一声,抢身扑出。梵雪芍血脉未通,脚步略显滞重,当下十指轻弹,化去黑煞掌的毒性,然后翻腕拿住她的脉门,手一抖,夭夭尖叫一声,右臂已被拉脱。梵雪芍恼夭夭掌力歹毒,扬手将她朝殿侧的巨柱掷去。

眼见柱上的雕刻飞速逼近,夭夭吓得闭上眼睛,一颗心几乎要跳出胸腔。惶惧中,身子落在一团柔软中,接着一个柔美的声音响起,「小母狗,乖乖在这里等着……」夭夭睁开眼,正看到静颜眸中冰冷的杀意,不禁打了个寒噤。

晴雪轻叹道:「梵仙子身在佛门,怎不知贪、嗔、痴是为三毒?如此执妄?」

梵雪芍白鹤般斜掠而起,两掌劈开晴雪炽热的护体真气,右手小指斜出,与晴雪指锋一抵,随即飘开。静颜摘下鲨鱼皮所制的剑鞘,亮出鞘内一柄形式古拙的长剑,苍灰色的剑身不知何物铸成,犹如一段枯木。她缓缓握紧剑柄,乌沉沉的剑身随之亮起,直至通体光明,散发出满月般的银辉。她愕然一挥,只听剑锋振起一声清越之极的锐响,银光宛如抖落的流萤,明明灭灭扑到剑脊上。

晴雪真气一吞一吐,已由至阳变为至阴,太一经的森冷寒意宛如无声的暗流潜涌而出。静颜脚下一滑,溜至梵雪芍身后,一招苍山暮远正大堂皇,法度森严,正是九华剑派正宗剑法。玄天剑被她的真气激发,更加璀璨夺目,满堂光华流溢,映得梵雪芍玉颊粉白。

静颜不敢轻举妄动,一招一式都恪守法度,牢牢挡住梵雪芍的后路。正面对敌的晴雪尽显其超卓非凡的功力,起初只使出掌法、指法,渐渐抛开矜持,光溜溜的玉腿起舞般扬起,在黑色的衣裙下绽露出迷人的风情。

梵雪芍面色凝重,面前的小公主似乎有无尽的潜力,随着交手时间的流逝,晴雪的真气也愈发充沛纯熟,彷佛沉睡的真元被渐次唤醒。若在平时,她尽可以与之周旋,伺机而动,但此时身后还一名手执星月湖镇教神兵的大敌。静颜的武功比晴雪虽略有不如,但已经是江湖中出类拔萃的高手,她招术谨严,真气却诡异无比,若非自己对其知之极深,也难稳操胜券。此刻被两人夹攻,不多时便险相环生。

晴雪见梵雪芍渐渐后移,以为她已萌生退意,星月湖有许多的一击必杀的阴毒招术,但晴雪一直藏而未用,甚至连梵雪芍试图脱身也未加阻挡。

三人在殿内交手已有半个时辰,两大神功在身的晴雪越来越挥洒自如,静颜的玄天剑绵绵密密不露破绽,而梵雪芍则迭逢险招,连束发的丝帕也被静颜挑落,满头青丝披在肩头。她咬着红唇,澄澈的眼神丝毫不乱。

晴雪手挥目送,一双玉掌犹如花间的玉蝶翩翩起舞。忽然她腰肢一折,两手手背相映,一阴一阳朝梵雪芍腰间拢去。梵雪芍闪腰斜退,百忙中屈指弹开静颜的玄天剑,接着脚尖一点,作势朝殿门掠去。

晴雪犹豫了一下,没有进击。静颜一招指天划日,疾劈梵雪芍腰身。玄天剑彷佛吸尽了空中激荡的真气,一瞬间光华大盛,梵雪芍被剑势逼至柱侧,退无可退,她皓腕一扬,袖内的银针尽数飞出,射向静颜胸腹要害。静颜冷笑一声,娇躯在空中一横,避开银针,手中招式不变,真气所聚,势将梵雪芍的纤腰连同巨柱一并斩断。

梵雪芍忽然轻叹一声,垂手靠在柱上。静颜没想到疾斗正酣,义母却放弃出手,但她只微一错愕,手中的玄天剑便加速劈落。梵雪芍对玄天剑不理不睬,柔美的唇角泛起一丝苦涩的笑意,那双妙目深深望着静颜,充满了难言的痛苦和悲悯。

就在静颜剑势使尽之际,钉在雕龙眼上的华佗刀猛然跳出,笔直射向静颜喉头。静颜魂飞魄散,但已无法变招,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柄重塑了她身体的华佗刀,闪电般射向咽喉。静颜这才明白,义母是要与自己同归于尽……

喉头已经能感受到刀锋的寒意,细白的肌肤寸寸收紧。千钧一发之际,一股充沛之极的真气从旁掠过,华佗刀微微一偏,从静颜颈侧划过,留下一道细长的血痕。

静颜骇出一身冷汗,手指松开,玄天剑呛啷掉在地上。但她惊魂未定,已被一只柔软的手掌按住膻中要穴。

晴雪拼尽全力的隔空一击,几乎累至虚脱,她惶然叫道:「梵仙子!」

梵雪芍淡淡瞥了她一眼,转目凝视着静颜。晴雪武功虽强,此时也束手无策,只能与夭夭惊慌地望着她们母子。

「疼吗?」梵雪芍温凉的玉指拂过伤口,止住了淋漓的鲜血。她的声音还和从前一样轻柔,但按在义子胸口的手掌却蕴藏着致命的真气。

「还好……」静颜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梵雪芍长长的丝发从脸侧披散下来,玉容宝相庄严,美目湛然生辉。恍惚间,静颜想起曾有一尊白玉观音,也是这样有着悲悯的美态……

「六道轮回,焉能不苦。孩儿,不要怪娘。」梵雪芍轻声道:「假如来生还是人身,娘会乞求十殿阎罗,让你转世生为女身,与娘母女相依……」说着她凄然一笑,手掌缓缓使力。

静颜格格低笑起来。「娘说错了呢,来生我们可是一样大,说不定是姐妹,说不定是兄弟,还可能是夫妻……只是不知道你是男人,还是我是男人,是你干我呢,还是我干你。」

梵雪芍玉脸发白,美目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的爱子。

静颜笑道:「娘,你好像还是处子哎,一辈子没被男人干过,真是白做一回人身了呢。」

梵雪芍眼圈发红,颤声道:「你怎么这么无耻……」

静颜欢笑道:「男欢女爱,有什么无耻不无耻的?娘,你的美屄肯定又嫩又紧,不如让孩儿一尽孝心,亲自给娘开苞——」她挑了挑眉峰,「孩儿的床上功夫很好,一定会让娘欲仙欲死呢,刚才她们也说……」

梵雪芍扬手给了她一个耳光,红唇剧颤,珠泪一滴滴滚在胸襟上。静颜粉颊慢慢泛起掌痕,她像是被义母一掌掴醒,沉默片刻后,轻声道:「娘,你的衣服打湿了呢。」说着象抹去泪珠般扬手朝梵雪芍胸前轻轻抹去。

静颜的手掌纤美而又洁白,轻柔得彷佛夜色中的微风,按向母亲香融融的胸膛,指缝间却露出一抹寒光……梵雪芍脸色一变,仰身朝后退去。

「呲」的一声脆响,声如裂帛,梵雪芍雪白的衣衫被锐利的刀锋当胸划开。

梵雪芍腰身柔软之极,危急中的一仰,螓首几乎触到地面。胸衣中分,露出一抹如雪的肤光,不等梵雪芍直起纤腰,衣襟中突然弹起两团肥硕圆润的雪肉,接着掉出几条被斩断的丝带。那是她用来束胸的白绫。

晴雪和夭夭眼睛一下瞪得老大,谁也不会想到端庄圣洁的香药天女竟然会有如此丰硕的一对大乳。颤微微高高悬在衣外,鼓胀得彷佛要掉下来。

梵雪芍玉脸时红时白,她闪身退到一边,扯衣试图掩住胸乳。但她的乳房太过肥硕,以往都是先用丝带束好再披上外衣,此时无论她怎么掩饰,那两团雪肉始终无法藏在衣内,反而因为她的举动抖个不停。光洁乳房又白又滑,因为还是未曾破身处子而分外坚挺,久缚脱困更是象灌满蜜汁的皮球一样,在胸前滚来滚去,荡出耀眼的肉光。

静颜收起多次挽救自己性命的匕首,趁机提剑而起,一轮急攻,逼得梵雪芍手忙脚乱,再无暇顾及胸乳。只见两只白光光的玉乳撑开破碎的衣襟,在胸前东摇西摆,犹如熟透的浆果般饱满得几欲裂开,让人担心它们会在碰撞中乍裂。

「好大的奶子……」夭夭拖长声音,酸溜溜说道:「只有在街头摇着奶子接客的下贱婊子,才会长得这么大呢。难道梵仙子也做过路边的暗娼?」

梵雪芍面红过耳,左手横在胸前,右手勉强抵挡着玄天剑的锋芒。等晴雪加入战团,梵雪芍闪避愈发艰难。静颜抓住机会,一剑横劈,待梵雪芍出手封格时突然一转,暗地抬膝朝梵雪芍腹侧击去。梵雪芍素手平挥,挡住膝盖,真气一触,却见静颜真气驳杂,似乎是强弓之末,玉指顺势点出,封了她的环跳穴。

静颜身子一侧,跪在地上,扬脸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

梵雪芍右手停在空中,横在胸前的左臂无力地滑到身旁,露出粉腻的双乳。

两只红红的乳头跳动着,渐渐平静下来。

「龙哥哥!」晴雪松开点在梵雪芍背心的纤指,连忙扶起静颜,解开她膝上的穴道。

静颜故意露出破绽,让晴雪一击得手,终于制住了武功精强的梵雪芍,她扶着晴雪的香肩站起身子,笑吟吟举起玄天剑,平平架在梵雪芍肥嫩的硕乳下,笑道:「娘的奶子好像又大了呢。看起来肥肥嫩嫩,真想咬一口……」

被冰冷的剑锋一激,梵雪芍的双乳立刻收紧,乳头硬硬翘起。夭夭哂笑道:「哈,硬了呢,这婊子的乳头硬起来了。」

梵雪芍羞不欲生,身子向前一扑,朝锋锐无比的玄天剑上猛扑过去。

长剑荡起,「啪」的一声,剑脊在肥乳上重重打了一记。接着静颜挺起身子,还剑入鞘,冷冷道:「香药天女梵雪芍已为神教所擒,请公主示下。」

晴雪肩头似乎还留有静颜的颤抖,她内心远不像表露的那样镇定呢,她在想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由你处置吧。我去取些化真散来。」晴雪拉起夭夭,又嘱咐道:「小心些。」

◆◆◆◆ ◆◆◆◆

无论外界阴晴雨雪,位于怀月峰下的地宫一如暗夜。静颜将梵雪芍横抱在手中,朝黑不见底的深处走去。

「娘,」静颜侧脸贴着梵雪芍的玉颊,轻声道:「孩儿终于找到星月湖了。」

柔软的发丝在脸旁拂过,口脂的芬芳香纯如兰。这个比女人更迷人的少女是她的杰作,可梵雪芍却丝毫也高兴不起来。

静颜歉意地笑了笑,「忘了告诉娘,孩儿已经找到一个愿意为我生孩子的女人,她叫晴雪,就是刚才点倒娘的女子。是不是很漂亮?她武功又高,长得又美,对孩儿死心塌地——可孩儿不会娶她当妻子,只把她当成我养的小母狗……因为她是慕容龙的女儿。」

「另一个叫夭夭。娘是不是看出来了,她跟我一样呢。不过她又嗲又媚,比女人还骚,每次干她屁眼儿,她都摇着屁股让我再插深一点儿。」静颜低笑道:「养了这样两只小母狗,好玩得很呢。娘,你不为孩儿高兴吗?」

梵雪芍眼角的泪水渐渐冷去,她躺在义子怀中,胸前敞露的衣襟间,圆滚滚的玉乳一摇一摇,宛如香软的腻脂。

「可孩儿还没有见到他。听说他当了燕国的皇帝。要杀他很不容易……」静颜轻叹道:「他虽然是晴雪的爹爹,我还是要杀他的。」

淙淙的流水声从远处传来,静颜忽然道:「我很害怕。他好像越来越近,有时能听到他的声音,看到他的影子……我不怕死,但怕死了没办法再报仇,」静颜的声音颤抖起来,「娘,孩儿付出了那么多……」

黑暗中亮起一片雪白的光芒,一具优美的女体跪在河畔,静静望着这对相依相偎的母女。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