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晴雪几乎要晕过去,她的叫声越来越弱,手指再无力掰着雪臀,臀肉一寸寸从指下滑开,最后并在一起。静颜松开手,少女软软向前倒去,兽根叽咛一声离开肛洞,洒下一串鲜血。

静颜轻轻将她翻转过来,凝视着她的玉容。昏迷中的少女褪去了星月湖公主的光环,依然是那个五岁的晴雪,柔弱而又无助。她的腰很细,小腹犹如洁白的贝壳,也许是使用药物的缘故,她的腹下没有毛发,微微鼓起的玉阜又白又嫩,滑软无比。相比于身体的稚嫩,她的阴户已经完全是成熟女人的艳丽,纤巧的花瓣微微翻开,色泽红艳动人。

晴雪悠悠醒转,看到静颜正盯着她的阴户,脸不禁红了。她侧过脸,迟疑了一下,娇羞地张开双腿,用指尖按着花瓣边缘,轻轻剥开。

静颜提起阳具,狠狠捅入晴雪体内,冷笑道:「小婊子,你跟你爹爹乱伦的时候,也是这么贱吗?」

晴雪肛内似乎还插着一根巨棒,痛楚难消。又被静颜这一轮猛干,插弄得喘不过气来,半晌才低喘着道:「他总是跟我娘欢好过……才把精液射到晴雪里面……」

静颜越来越佩服慕容龙的无耻,竟然把母女俩摆在一起,干完母亲的屄,再把精液射到女儿体内,「慕容龙还真是疼你,竟然把乖女儿当成尿桶。是不是?」

晴雪落下泪来,「是。晴雪生下来就是给爹爹生孩子用的。爹爹……爹爹只关心我肚子大没有……」

静颜挺身顶入花心,在晴雪宫颈里抽送道:「这里面还有慕容龙的精液吧……让我把它们都冲出来。」

晴雪听说她要射精,忍痛挺起雪臀,用花心紧紧套着她的龟头,颤声道:「龙哥哥,你射在晴雪里面吧。晴雪已经给慕容家生过两个孩子,下一个我要给龙哥哥……」

话音未落,龟头中便喷出一股热液。那股热流一直喷到子宫底部,打得子宫内壁一阵抽搐。晴雪愣了一下,才意识到静颜是在自己体内撒尿。尿液顺着宫颈长驱直入,浇在少女圣洁的子宫内,这样无情的羞辱,使晴雪呜的一声哭了起来。

静颜的兽根徒有其表,既然无精可射,尿液自然敞通无阻,她一泡尿撒得痛快淋漓,尽数喷在晴雪宫腔内,嘴中笑道:「你的贱屄那么脏,正该用泡尿冲冲。贱货,舒服吗?」

宫颈完全被龟头堵死,尿液都聚在子宫里,无法排出,静颜一泡尿堪堪撒完,晴雪光滑的小腹也鼓了起来。静颜并没有拔出阳具,而是在她满是尿液的宫颈里抽送着,嘲笑道:「真是个上好的尿壶呢。」

雪白的小腹随着肉棒的挺动一鼓一鼓,传来尿液在子宫内流动的水声。静颜伸手在她腹上按来按去,玩弄着腹皮下那只被尿液充满的球体。

晴雪又是羞耻又是难过,嘤嘤低泣道:「龙哥哥,你这么恨晴雪吗?我……我……」

静颜答非所问地说:「慕容龙的女儿好贱啊,如果他看到自己的女儿张开腿,让被他踩成阉人的家伙插进去,把尿撒在他乱伦的贱屄里面,不知道会有多高兴吧。」

晴雪再也无法忍受这种羞辱,她挣扎着扭动身体,哭叫道:「你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静颜没有动作,她看着少女扭动着下腹,将结合的性器分离开来,抱着胸乳跪坐在床角,伤心地哭泣着。沾满肛血的雪臀坐在白嫩的纤脚上,尿液从臀沟滚落,淌得满腿满脚都是。

许久,晴雪渐渐止住哭泣。她在床角坐了很久,然后慢慢抹去泪水,轻声道:「对不起。晴雪不该生气的……」她扬起脸,露出一个令静颜心悸的惊艳的笑容,「龙哥哥恨了那么久,一定还有很多气……龙哥哥,把气都撒在晴雪身上吧。」

晴雪温柔地俯过身子,在满是污迹的兽根上轻轻舔舐着。肉棒上沾着肛血和尿迹,隐隐还带着野兽的气息,生性爱洁的少女每舔几下,就要停下来,强忍着喉中的呕吐感。

静颜扶住她的脑后,兽根对着那只迷人的小嘴缓缓捅入。肉棒穿过殷红的唇瓣,顺着滑腻的香舌顶到舌根,然后钻入喉头。晴雪柔颈伸直,被异物撑开的咽喉不由得痉挛起来,她拚命张开牙关,生怕齿尖碰到了棒身。肉棒继续捅入,钻入食道,硬硬卡住咽喉。

晴雪脸色雪白,兽根上的肉节紧紧顶住红唇,直径过了她的小嘴。扶在脑后的手掌那么有力,粗圆的龟头堵住气管,使她无法呼吸。她没有挣扎,只勉强抬起香舌,在肉棒上划动。

一片令人窒息的温润中,柔腻的香舌如此清晰,每次掠过阳具,都传来一阵直入心底的悸动,彷佛融化了肉棒的坚硬。

隔着一根血红的兽阳,静颜与晴雪远远对视着。她看到晴雪中毫无保留的柔情,还有她眸中的自己——那个长发垂肩,雪肤花貌,散发着邪恶杀气的妖艳女子。相比之下,跪在身前的少女,就像雪花一样晶莹纯洁。

唇舌的动作越来越轻,濒临窒息的咽喉却蠕动得越来越急。龟头像是包裹在一片湿滑的嫩肉中,被人用力挤压。强烈的吸力吮尽了肉棒中残存的尿液,顺着兽根一直延伸到根部的肉节。那个奇异的肉团被吸吮得向前滑去,彷佛化成一丝丝浆汁慢慢滚动起来。

静颜不知道那种感觉是什么,她本能地挺动下腹,彷佛要把肉节也一并挤入晴雪喉中。晴雪明媚的眼睛渐渐黯淡,玉乳随着呼吸的动作,不住收紧。嫣红的乳头褪去血色,变成半透明的粉红色泽。

忽然间,彷佛坚冰破碎,一阵从未有过的战栗从阳具顶端传来,刹那间便传过全身。静颜惊讶地瞪圆美目,娇躯无法抑制地剧颤起来。一股浓稠无比的浆体从肉节滚出,带着静颜体内的悸动和浓郁的野兽腥气,直射入晴雪喉咙深处。

静颜怔怔松开手,兽阳从少女口中缓缓滑出。那两只肉节看起来一无异状,但就像被人取空的玉匣般,有种奇特的空虚感。静颜知道,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已经融入晴雪体内。

晴雪像一朵萎谢的花瓣,飘落在鲜红的锦被上,她无力地轻咳着,用舌尖艰难地翻出一缕浊白的液体,接着越来越多。

静颜从来没想到自己还会射精。而且与夭夭那么不同。夭夭的精液是半透明的黏液,静颜曾听义母说过,那是因为精液中缺乏阳气,与其说是阳精,不如称为体液。这种精液无法使女人受孕。

而自己射出来的,却是浓浓的白色。究竟是因为义母植入兽阳时一并植入了睾丸,还是因为《房心星监》的异效使她阳气复生,那就不得而知了。

晴雪捂着雪白的喉头,咳得眼泪都流了出来。浓白的液体从她唇上、舌尖沥沥浠浠滴落,在脸前淌成一滩。

精液以难以置信的速度迅速充满肉节,兽根再次坚挺起来。静颜朝晴雪伸出手,淡淡道:「过来。」

晴雪又怕又痛地望了她一眼,依然顺从地张开双腿。静颜合身压在少女娇嫩的玉体上,挺身而入。她将少女光洁的玉腿架在肩头,第一次以夫妻间正常的姿态交媾。

阳具在肉穴内进出得顺畅无比。静颜没有再故意插入花心,去折磨晴雪脆弱的肉体。她伏在少女香嫩的玉体上,一手抚着她的额头,两眼紧紧盯着晴雪的娇靥,眼神冷冷的,掩藏着悲哀和怜惜。

晴雪羞怯地垂下眼,从六岁开始,她的肉穴已经被亲生父亲插过无数次,但自从懂事之后,那种乱伦的自责便时刻噬咬着她的心灵。而慕容龙也只把这个女儿当成生育机器,作为紫玫的子宫使用,每次插入只是为了射精,从未刻意挑逗过女儿的快感。因此她虽然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却从来没有享受过男女间正常的欢愉,甚至使她潜意识中排斥男性。

当看到龙哥哥以静颜的身份出现在面前,晴雪不仅没有反感,反而为她拥有女性的身体而喜悦。她喜欢龙哥哥高耸的乳房,细软的腰肢,圆润的美臀……包括那只完全属于女子的性器。她搂住静颜的腰身,一边用乳房磨擦着那对丰满的圆乳,一边挺起下体,让龙哥哥的阳具完全进入体内。当肉穴吞入最后一个肉节,两对花瓣紧紧贴在一起,娇柔地彼此揉搓着。

蜜液缓缓渗出,当流到秘处时,晴雪发现,静颜的花瓣同样也湿润了。她用指尖拂弄着静颜的阴户,蜜汁越来越多,与她的爱液混在一起,花瓣磨擦间,发出迷人的腻响。

晴雪一边挺身迎合龙哥哥的抽送,一边从案上拿起那只小小的玉茎,顶在静颜腹下。静颜娇躯微微一震,却没有拒绝。晴雪柔媚地望着她,手指缓缓使力,将玉茎纳入静颜体内。

静颜光洁的粉背上渗出细密的汗珠,她不知道自己抽送了多久,只知道身下的玉人已经没有了一丝力气。相比之下,本是男子的静颜,体质要强于晴雪。同样服用了化真散,她还能奋力挺弄,而晴雪已经体软如绵,两只白如霜雪的玉足软软搭在静颜肩头,随着她的抽插,轻轻摇晃。

晴雪的玉户已经完全翻开,内侧的小花瓣也敞露在肆虐的兽根下。肉节进出间,娇美的肉穴一鼓一缩,翻动的嫩肉上泛起湿淋淋的艳红,娇柔而又妩媚。

「啊……」晴雪拧着眉头发出低低的娇呼,被兽根戳弄的玉股收缩起来。不多时,一股白白的阴精从肉穴边缘涌出,顺着臀缝淌到渗血的菊肛中。而更多的阴精则被静颜的花瓣抹去,在嫩肉间揉搓成一片湿黏的水光。

静颜雪白的圆臀不住起落,腿根结合处,一支小小的玉茎插在她刚刚开苞的嫩穴内,随着她的挺弄,一颤一颤。与晴雪一样,做过妓女,也做过采花淫贼的静颜也是第一次感受到交合的快感。

抱着晴雪香暖的玉体,兽根不需要真气便坚挺无比。没有哪个女人能让静颜如此兴奋,甚至只是闻到她身上独有的幽香,静颜就忍不住勃起如铁。那是一种涵盖了女性所有美妙的气息,既有萧佛奴那样成熟的风情,又有当年那个红衣少女的绝代风华,还有五岁时的晶莹粉嫩……

阳精再次狂涌而出,深深射入晴雪体内。晴雪挺起下体,用战栗的性器接纳了龙哥哥的所有精液。

◆◆◆◆ ◆◆◆◆

「龙……」晴雪只喊了半声,便羞涩地掩住喉头。她的喉咙被静颜捅得又肿又痛,声音有些嘶哑。

静颜没有拔出阳具,就那样伏在晴雪柔软的玉体上,一边享受着她肉穴的紧密与温存,一边心里空落落不知道该喜悦还是悲哀。

怎样蹂躏慕容龙的女儿,才算报仇呢?奸淫后把她杀死,毁掉这么迷人的肉体?卖到妓院,让每个人都来干她?剥下她的皮肤,做成灯笼送给慕容龙?

「你高兴吗?」晴雪用指尖在静颜肩头认真划着。

静颜没有回答。

晴雪犹豫了一下,红着脸划道:「晴雪也可以做龙哥哥的小母狗的……」

「昨晚真的是你?」静颜当时连人影都没看到,如果真的是她,那她的武功比自己想像中还要高明。

晴雪点了点头,轻划道:「我不是故意去看的……」

静颜爱抚着晴雪的粉团似的嫩乳,问道:「夭夭的爹爹是谁?你爹夺走她娘,为什么不把她了杀呢?」

晴雪手指在胸口慢慢划道:「她爹爹就是我爹爹……」静颜吃惊地抬起眼,只见晴雪眼中神情黯淡,「她母亲是我外婆,我爹爹的亲生母亲。外婆姓萧,爹爹说外婆性子太弱,嫌夭夭血统不纯,就把他阉割了……」

静颜想了半天才明白,慕容龙不仅娶了亲生妹妹,生下晴雪,还娶了生母,生下了夭夭。怪不得他会给萧佛奴封了「母贵妃」这么奇怪的妃号。怪不得夭夭不愿说慕容龙的事,只说是小公主的爹爹——慕容龙根本不承认他这个儿子,只把他当成一个劣质的玩物。怪不得夭夭的地位这么尴尬,既身居护法的高位,又像是公主的奴婢,被星月湖的人看不起。怪不得她会那么恨母亲……

「你讨厌夭夭吗?」

晴雪迟疑地点了点头,「她总是那个样子,怕我不高兴,讨好我……她是我哥哥啊……」

静颜深深望着晴雪的眼眸,「你是我的吗?」

晴雪立即点了点头,认真划道:「晴雪永远都是龙哥哥的……」

静颜微微一笑,「你去把夭夭叫来,让她干你。」

晴雪一怔,连忙摇头,「这怎么可以,晴雪是龙哥哥一个人的……她……」

静颜冷笑道:「既然是我的小母狗,就要听我的吩咐,就算让你跟猪狗交配,你也要乖乖跟狗去干,让我高兴。」

晴雪垂下眼晴,思索半晌,最后泪光盈然地点了点头。她下了床榻,脚尖微一用力,便蹙眉痛叫一声。静颜的兽根又粗又长,坚硬过人,又是刻意施为,这一番奸弄,把晴雪后庭前阴还有喉咙,干得肿的肿,裂的裂,只怕五六日都难以复原。

晴雪披上丝袍,掩住淫迹斑斑的玉体,慢慢挪到门边,在一个铜钟上敲了几下,然后扳开机括。

过了片刻,夭夭发颤的声音从门旁的一个小孔里传来,「夭夭参见公主……」她等了半日也不见静颜回来,心里早就慌了。暗想是不是龙姐姐的阳具被小公主发现了,如果真是那样,麻烦就大了……

玉门开了一条细缝,夭夭心里呯呯直跳,她小心地走入室内,只听身后卡嗒一声,小公主竟然把门封死了。夭夭抬眼一看,顿时吓得寒毛直竖。静颜斜斜倚在锦榻上,娇躯莹白如玉,肌肤上带着一抹纵欲之后的娇红,美艳动人。可她雪白的大腿间,却垂着一条狰狞的兽根,色泽血红,妖异之极。

「龙姐姐!」夭夭失声叫道。

静颜微微一笑,屈肘支住柔颈,妙姿天成,风流可喜。夭夭直看得瞠目结舌,忽然腰后一紧,被小公主扯住衣衫。她咽了口吐沫,转过身子,腿一软,跪在地上,可怜兮兮地说道:「公主饶命……」

晴雪皱起眉头,不情愿地望着她,神情又羞又气。静颜在身后笑道:「公主叫你来,是想让你干她呢。」

夭夭张大嘴巴,傻傻看着小公主褪去丝袍,露出一具曼妙的玉体,她雪嫩的肌肤上满是阳精、血迹、尿液……好像刚刚被十几个男人轮番强暴过一样。

静颜笑吟吟道:「小公主的喉咙被我干哑了,不能说话。小母狗,站起来吧,让公主给你宽衣解带。」

夭夭感觉就像是在做梦,无法相信对自己一向不假辞色的小公主竟然会跪在身前,帮自己解衣除衫……

看到她腹下白白嫩嫩的小肉棒,晴雪情不自禁地转过脸。夭夭是她小时候的玩伴,两人一起学艺玩耍,一度非常亲密。虽然都是乱伦的骨血,但慕容龙对待这一双子女的态度却判若云泥。慢慢的,夭夭知道晴雪是皇上心爱的公主,而自己什么都不是,她对晴雪又恨又妒,更多的却是巴结讨好,结果让晴雪对这个不男不女的哥哥越来越反感。

「就在桌子上吧。夭夭,你不是总想干她的屄吗?晴雪,把屄掰开,让你哥哥插进去。」

晴雪依言躺在桌上,用手指分开红肿的玉户。

夭夭直直盯着晴雪的秘处,却不敢动作。她不明白,一向冷傲的小公主,怎么会这么听话,简直就像一条下贱的……

静颜从身后扶住夭夭的小肉棒,轻笑道:「她也是姐姐的小母狗,只不过没有你的小肉棒,只能挨肏的。」

晴雪红着脸看着那根小肉棒在静颜手里一点点变硬,然后朝自己腹下送来。

她俏脸滚烫,按着花瓣的玉指隐隐发颤。静颜手一推,夭夭那条堪比玉茎的小肉棒毫不停顿地滑入肉穴,钻进那片她梦想多年的滑腻之中。

夭夭娇呼一声,挺着小屁股奋力抽送。晴雪羞得抬不起头,只能捂着脸让被阉割的哥哥插弄她的阴户。静颜望着这对兄妹,眼神渐渐迷惘起来。

她们俩虽非一母同胞,但甚至比一母同胞的血缘更近。看到慕容龙的一对儿女在面前乱伦,她应该是笑骂污辱,耻笑这对猪狗不如的兄妹。可慕容氏的男女都出奇的俊美,而晴雪和夭夭更是姣丽无俦,她们搂抱在一起,就像一对绝美的少女在面前交媾。夭夭粉嫩的小屁股一翘一翘,那根白白的玉茎在晴雪娇艳动人的玉户里不住进出,这是静颜见过最美的交合。

一个是阉人,一个是被爹爹干大的少女,一对乱伦的孽种兄妹再度乱伦,听来就让人恶心。但只有亲眼目睹过的人,才知道那是多么美妙的一幕。那是一种超乎尘世的美丽,足以令任何人为之赞叹——即使是最恨她们的静颜。

望着自己两只小母狗在眼前交媾的美态,静颜心头的恨意一丝丝消散,欲火却高涨起来。她拉开夭夭束发的丝带,翻身按住她的小屁股,兽根深深插入红嫩的菊肛。

夭夭娇媚的小脸伏在晴雪肩头,竭力举臀迎合。滑嫩的菊肛彷佛一个紧密的肉套,挺动间,夭夭的小屁股一滑一滑,小巧的玉茎硬硬卡在晴雪肉穴内。隔着夭夭的身体,静颜甚至能感觉到晴雪秘处的柔软和滑腻,那种感觉,就彷佛是把夭夭套在阳具上去干晴雪,同时奸淫着慕容龙的儿女。

晴雪娇羞地望着静颜,水汪汪的美目充满了迷人的柔情。静颜俯下身去,隔着夭夭的身子,吻在晴雪红嫩的唇瓣上。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