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走到圆厅,夭夭一口气才吐了出来,心有余悸地说道:「真是吓死我了。好姐姐,你怎么会惹上她了?」

静颜笑道:「我把她当成你了,叫了她一声小乖乖。」

夭夭眼睛一亮,「姐姐,夭夭是你的小乖乖吗?」

静颜摸了摸她的脸颊,「难道不是吗?」

夭夭四顾无人,便乖乖伸出小舌头,一边舔舐她的手指,一边小声道:「夭夭是姐姐的小母狗……姐姐,再来干人家一次,好不好?」

静颜伸出一根玉指,放在夭夭唇间让她舔湿,然后把她压在石壁上,拉开她的衣服,一手插着亵裤中,抚摸着她粉嫩的小屁股。夭夭骚媚地翘起粉臀,待指尖触到肛蕾,顿时浑身发烫,鼻中发出甜美的腻哼。

静颜一边玩弄着她的后庭,一边贴在她耳边问道:「她不是要去三个月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夭夭呻吟着说道:「夭夭也不知道……看她有些不高兴,似乎是生气了呢……」

静颜想了想,又问道:「婚礼怎么样了?」

「新娘……正被她的狗老公……干着呢……」

「淳于瑶呢?」

「跟她女儿……在前面……」

静颜手指一松,夭夭立刻急切地扭动屁股寻找她的手指,乞求道:「好姐姐,夭夭等了你久,再摸人家一会儿……」

「不想让姐姐干吗?」

夭夭惊喜地说道:「想啊!姐姐你真好!」

静颜握住她的小肉棒捋了一把,「带姐姐去淳于瑶那里,咱们跟她们母女好好乐一场。」

◆◆◆◆ ◆◆◆◆

「棠姐呢?她在哪里?」淳于瑶急切地问道。待看到夭夭身后的少女,她愣了一下,接着象被毒蛇咬住般变了脸色。

夭夭身子一侧,小手划了个圈子,快捷无伦地扣在了少妇皓腕上。淳于瑶武功不弱,但临敌经验几乎没有,只一交手便被夭夭制住。她半身酸麻,手一软,怀里的女儿滑了下来。

静颜抬手接住菲菲,轻笑道:「这么粉嫩的小美人儿,可不要摔坏了呢。」

淳于瑶黑白分明的美目中充满了惊骇,因为梵仙子和凌女侠的缘故,她把龙朔视若子侄,对这个恭谨有礼的英俊少年极为爱护。没想到转眼间,他竟然变成了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他究竟是人,还是妖精……

「你……」

静颜挺了挺丰润的圆乳,用清丽的女声柔柔说道:「我本来就是女人呢。」

「你为什么要骗我?凌女侠呢?棠姐呢?」

静颜搂着菲菲柔软的小身子,忽然想起很久以前的一个女孩来。一股无法言说的感觉从心底升起,似乎是恐惧,又似乎是欣喜,还有浓浓的疑惑、莫名的怅惘……

她在菲菲粉嫩的小脸上轻轻一吻,柔声道:「我没有骗你啊,只要你乖乖听话,一会儿不但能见着你的棠姐,还能见到你分别多年的霄姐姐呢。淳于家的三朵名花荟聚一堂,还有这么漂亮的女儿,肯定是美不胜收……」

淳于瑶瞪大眼睛,「霄姐?她不是死了吗?」

「一直在这里啊,」夭夭揽住她摇摇欲坠的娇躯,在美琼瑶雪白的粉颈中深深吸了一口,「好香啊,保养得这么好,看起来比新娘子还嫩呢。」

「婉儿呢?你们把婉儿怎么样了?」

夭夭邪笑道:「新娘当然是在洞房被老公骑呢……」

◆◆◆◆ ◆◆◆◆

洞房的奸虐还在继续。新娘被人摆成狗交的姿势,让新郎从背后奸淫着。巨犬庞大的体形几乎遮没了少女娇嫩的玉体,只见金黄色的兽毛间,一只雪白的粉臀高高翘起,被兽根插弄得鲜血四溢。

苏婉儿脸色苍白,气若游丝,连哭叫的力气都没有了。十六岁正是女孩充满幻想的年纪,但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新婚之夜,竟然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一条狗夺去了处子之身。

因为怕划破苏婉儿的肌肤,锦毛狮的四爪都被布帛包裹。它趴在新娘光洁的粉背上,两条后腿撑在地上,前腿搭住新娘香肩,弓着腰背疯狂地挺动着。旁边的侍女拉起狗尾,让宾客们观赏人狗交合的艳景。只见毛茸茸的狗腿中,夹着一只雪嫩的美臀。粗长的狗阳挤开秘闭的花瓣,在少女未经人事的蜜穴中不住伸缩。一个拳头大小的肉节紧紧卡在嫩穴内,随着野兽的动作,在里面一滑一滑,将整只玉户挤得花蕾般鼓起。兽根伸缩间,处子的元红源源涌出,沿着雪白的大腿流到被褥上,也打湿了旁边散落的红嫁衣。

◆◆◆◆ ◆◆◆◆

只剩下贴身亵衣的少妇抱着肩膀,乞求地望着那两个艳丽的少女。夭夭坐在床边,安慰道:「大家都是女人,只是看看有什么要紧的?」

菲菲认出来抱着自己的姐姐就是以前的龙朔哥哥,她并没有象母亲那样害怕,而是觉得她换上女装很漂亮。她不明白的是——「娘,你为什么要脱衣服?」

「你娘要跟菲菲沐浴呢,洗得干干净净,才好去见你的两个姨娘啊。」静颜有意无意地握住女孩细嫩的粉颈,瞥了淳于瑶一眼。

少不更事的淳于瑶早已方寸大乱,甚至连两女是敌是友还懵懂难明,此时母女俩毫无反抗之力,她只好含羞解下亵衣,赤条条坐在榻上。

「好漂亮的皮肤哦。」夭夭搂着少妇的肩膀,将她平平放倒,爱不释手地抚摸着美琼瑶白嫩的玉体,朝她腹下探去。

淳于瑶慌忙合紧玉腿,小声哀求道:「不要……」

「别怕,圣宫里面一个男人都没有的。」夭夭不由分说地侧身压在少妇纤腰上,扳着大腿根部,将她两腿分开。然后翘起中指,用指尖按住花瓣边缘,将少妇娇美的秘处轻轻剥开。

只见光润的玉户间,翻出一片娇艳的红色。滑腻的嫩肉层层叠叠绽开,宛如一朵鲜嫩的名花,散发着娇羞无限的春光。

淳于瑶两手被夭夭的身子挡住,只能羞急地扭动玉腿,试图掩住羞处。挣扎间,香肌雪肤玉腿纤足妙趣横生。但无论她怎样使力,被夭夭剥开的羞处始终绽开无法合拢。

夭夭扬脸甜笑道:「好美的屄呢,夭夭掰着它,让姐姐来插好不好?」

淳于瑶扭动得愈发急切,「放开我,快放开我!」

「你先插着玩吧。」静颜抱起怀中的小女孩,柔声道:「姐姐要尝尝这个小嫩屄的滋味……」

内功被制的美琼瑶在夭夭手下就像婴儿一样毫无反抗之力。她被迫张开双腿,露出羞处。接着那个娇艳的少女在面前脱去衣裤,腹下赫然挺出一截光溜溜的小肉棒。

那肉棒彷佛未发育成熟的小孩子一样,白白嫩嫩,粉红的龟头还覆盖着包皮,但它是生长在一个少女身下,再小也足以令人震撼。淳于瑶脑中只有两个字:妖怪。

然而更令人恐惧的却是身旁的静颜。

她将菲菲挨着母亲放好,然后象打开一件精致的礼物那样,一件件解开女孩的小衣服。女孩乌溜溜的眼珠直直望着静颜,那张白瓷般的小脸紧张得毫无血色。

她的身体稚嫩之极,带着一股甜甜的奶香,白白的阴阜又小又软,下面是一条嫩嫩的细缝,周围看不到任何毛发,就像初生的婴儿那样洁净无瑕。

当静颜解开自己的衣衫,挺起鲜美的玉户时,淳于瑶檀口顿时张得浑圆,接着发出一声惊骇之极的叫声。

彷佛一条赤红的毒蛇从少女娇柔的花瓣间钻出,片刻便笔直伸出七寸长短,尖细的龟头随着血脉的流动一鼓一缩,整条肉棒就像被剥去皮肤般血红,散发出浓重的野兽气息。

静颜握住女孩粉嫩的小腿向两边分开,柔声道:「小妹妹,你是姐姐干的第一个处女呢,姐姐一定会很疼你的。」

「不要!」少妇哭叫道:「她还是个孩子,会死的……」

夭夭不屑地撇撇嘴,「小公主比她还小着两岁,就被这么大的东西开了苞,」她比了一个骇人的尺寸,「还不是又骚又贱的被肏着长了这么大。」

静颜咬了咬红唇,回眸一笑,「反正令爱也不想长大,等我干过她,还要帮你的屁眼儿开苞呢。」

新婚夫妇的洞房之夜已临近尾声,圣宫中的奸淫才刚刚开始。两个娇艳的少女各自挺着一红一白长短相异的肉棒,对着鲜花般的母女俩,娇声喊着号子,同时挺身而入。

淳于瑶玉腿绷紧,喉中发出一声哀婉欲绝地悲鸣。菲菲乌亮的眼睛猛然瞪圆,流露出无比的痛意。那根通红的肉棒直挺挺插在女孩粉嫩的肉缝中,捅穿了那层血肉相连的薄膜,将细嫩的肉穴完全撑开。

女孩小嘴渐渐扁了下来,眼角涌出硕大的泪珠,接着放声大哭起来。静颜抱着她滑嫩的小屁股站起身来,用拇指掰开女孩颤抖的粉腿,欣赏着那只精巧的玉户如何在自己阳具捅弄下战栗、变形。

刚插入三分之一,女孩细嫩的肉穴已经被完全穿透。「又小又嫩,紧紧的,真是好可爱哦。」静颜笑着挺起纤腰,龟头毫不留情地挤进花心,一路撕开还未发育成熟的宫颈,直直插入女孩小巧的子宫内。

菲菲粉嫩的小屁股在静颜手中不住抽搐,那根肉棒已经贯穿了她的腹腔,像铁棒一样顶在子宫上壁,似乎要穿透腹膜般,还在继续挺进。

夭夭的挺弄并没有给淳于瑶带来肉体上的痛苦,但女生凄痛的神情,却使她心如刀绞。少妇一手伸向女儿,哭得说不出话来。一缕细细的鲜血从女孩肉缝中淌出,随着雪嫩的玉臀蜿蜒而下。她两手垂在身后,雪白的小脚丫软软搭在静颜臂上,就像弯曲着坐在少女腹前,用她小小的肉穴支撑着整个身体。

静颜侧过脸,耳后的明珠在玉颊上晃来晃去,珠光肤色交映辉映,就像仙子般姣丽无比,她娇声道:「妹妹的小嫩屄好像容不下了呢,瑶阿姨,你能不能帮帮我呢?」

她的肉棒已经插入半尺,棒身两个硕大的肉节顶在女孩腿间微微使力,似乎要破体而入的样子。

那两个肉节有儿拳大小,尺寸超过了女孩肉缝的直径,足以将菲菲的下体完全撕裂,淳于瑶连声叫道:「我来我来……求你放开我女儿吧……」

◆◆◆◆ ◆◆◆◆

巨犬后腿一阵颤抖,在新娘体内尽情喷射起来。良久,软化的狗阳滑出肉穴,锦毛狮松开爪下的玉人,包着布帛的前爪落在地上,昂首走到一边。

新娘高举的粉臀间被捣出一个巨大的血洞,浊白的狗精灌满了整个肉穴,上面还浮着缕缕殷红的血丝。一个挂着铜牌的女奴被推了过来,她先用白布抹净新娘股间的元红,然后俯下身去,张开红唇,认真将肉穴内的狗精、阴血吸吮出来,吐在旁边的银盆中。肉穴深处唇舌难以触及的地方,她就用一根软管将那些肮脏的黏液吸得点滴不剩。

等她退开后,撕裂的肉穴渐渐合拢。侍女们拿出一个钢丝弯成的长方体,塞到新娘秘处。苏婉儿双目紧闭,早已不省人事,只能玉户敞露着任她们在臀间摆布。

钢丝将肉穴撑开一个方方正正的入口,里面红嫩的肉壁一览无余,破裂的处女膜清晰可辨,甚至能看到尽头红肿的宫颈。两名侍女拿着吸水的粉棒,轮流插入少女体内,将肉壁上残余的污渍清理干净,然后又用清水洗过。

一条软管插入紧缩的肛蕾中,将清水注入新娘肠内。有人笑道:「这么新鲜的屁眼儿,不如让我替她开了苞。」

侍女骚媚地说道:「大爷要玩屁眼儿,我们姐妹随便玩,这个要弄伤了,夭护法非要了奴婢的小命呢。」

「新娘入过洞房就不值钱了,护法还留着她的屁眼儿干什么呢?」

「护法是要一个完完整整的美人儿,怕弄坏了不好看。」

夭夭是教内的异数,举动一向邪气得很,众人不再多问,又盯了那个被巨犬干过的新娘几眼,各自去找淫奴一泄欲火。几个职份较高的帮众顺势按住殿内的淫奴,当场奸淫起来。

饱受惊吓羞辱的新娘在昏迷中被人清洗了肠道,整饰一新,裸着白白的身子等待护法使用。

◆◆◆◆ ◆◆◆◆

肉棒一退,鲜血立刻从沈菲菲下体奔涌而出。女孩面白如纸,惊疼之下早已昏迷过去。淳于瑶虽然名列武林,但生长富贵,连鲜血也未见过几滴,此时望着女儿下身血如泉涌,只觉得脑中阵阵眩晕,手脚没有半分力气。

「还害羞呢,我来帮你好了。」夭夭笑着抱起比自己体形还大些的少妇,托着膝弯让她跪坐在龙姐姐身上,然后扶着那根沾着女儿鲜血的肉棒,纳入母亲体内。

淳于瑶贴在静颜腰侧的玉腿白嫩光洁,直如琼玉一般。她秀发低垂,绵软的手臂颤抖着支起身体。静颜的香乳丰美圆润,然而在美琼瑶眼中却充满了妖邪的意味。赤红的阳具在嫩肉上磨擦着进入身体内部,衬着她娇美的面孔,就像是跟一个妖怪交合……一股强烈的不洁感涌上心头,淳于瑶雪白的喉头一阵滚动,几乎要呕吐出来。

娘那时候也是这个样子吧,静颜淡淡想道:恶心、屈辱、羞耻……却又别无选择。只能像一个下贱的娼妓那样,撅着屁股,跟那些凶恶的男人们轮流交媾。

自己牺牲了静莺妹妹、师娘好不容易才进入星月湖,见到了慕容龙的女儿。这个琼玉般的少妇将会是与她接触的绝佳礼物。

「瑶阿姨皮肤真漂亮呢。」静颜撩起淳于瑶的长发,指尖在她细白的柔颈上轻轻抚摸着。

夭夭趴在静颜腿间,仰起小脸望着那只雪白的圆臀渐渐沉下,将肉棒一一吞没。「这是什么……」她好奇地问道,伸出小舌在那两个肉节上舔了舔。

静颜也说不清它们是怎么回事。当初义母将阳具植入体内时并没有异常。似乎是《房心星监》淤积的精血凝滞在阳具根部,结成了两个肿块。几个月间就胀出儿拳大小。同时,用真气催发阳具变得更加轻易,心念略微一转,阳具便从阴户中探出头来,无须刻意施为,便坚硬如铁。

静颜自然不会告诉夭夭自己身体的异状,她翘起光洁的纤足,轻轻搭在夭夭肩上,笑道:「小母狗,这些天有没有找别人干你的屁眼儿啊?」

「没有没有!夭夭才不让别人碰呢。」夭夭伏下身子,撅着小屁股晃了晃,用发黏的声音呢哝道:「人家是姐姐的小母狗啊……」

「好乖哦。小公主没有干你吗?」不知为何,那个少女的影子一直萦绕在心底,可能因为她是仇人的女儿吧。静颜设想过无数酷烈的手段对付慕容龙的女人<贼吧ZEi8。COM电子书>,但此时心里却不由想到,如果把那个冰玉般的小公主也变作自己的小母狗,让她在慕容龙面前乖乖接受自己的凌辱,也许会更完美……

「她不高兴的时候才拿我来出气。」夭夭小脸一下子垮了下来,「说不定一会儿就要叫我呢……」

「你恨她?」

「……有一点。不,很多。」夭夭贴在静颜温润的腿根,小声说道:「夭夭恨死她了!」

两人都没理会淳于瑶,只当她是件没有知觉的玩偶。静颜有心挑拨道:「想干她吗?」

「想啊。但夭夭不敢。爹爹会杀了我的。」

「你爹爹?」静颜对她的爹爹也是满心疑问。

「她爹爹。」夭夭面无表情地说,「他会把我干死的。」

难道她也是慕容龙父女俩豢养的淫奴?静颜不再多问,脚尖伸到夭夭腿间,挑弄着她的小肉棒,柔声道:「等姐姐干完这个贱货,就来插小母狗的屁眼儿……」

夭夭喜不自禁地趴在静颜股间,从她的肉棒、玉户一直舔到臀缝间迷人的菊肛上。两次被静颜制服,又被干到射精,夭夭已经被这位姐姐彻底征服,她甚至有些恨自己为什么不是女人,能被好姐姐干大肚子,当一个最称职的小母狗。

淳于瑶起下腹,将肉棒吞入体内。堪堪碰到第一个肉节,腔道已经被阳具贯穿,顶得花心阵阵作痛。

「外面还有好长呢,再往下些啊。」夭夭两手捧住淳于瑶的圆臀,将她的玉户掰得更开,下巴压在少妇肩头向下使力。

尖硬的龟头直直捅入花心,淳于瑶秀眉颦紧,强忍着那股撕裂的痛楚,将坚硬的肉块纳入体内。她突然想起自己廊下那只羽毛纯白的白玉鹦鹉,只怕自己再也没有机会去喂它了。

「啊!」龟头整个进入花心,美琼瑶抓着锦被,雪玉般的娇躯颤抖不已。

静颜淡笑道:「瑶阿姨里面原来这么紧……」

第一次见到龙朔的情形还历历在目,那张俊美的面孔上,似乎永远都挂着温和的笑容。面前长发垂肩的朔儿愈发明艳,可那双眼睛却显得如此陌生。她笑着挺起下身,在少妇细紧的宫颈中捅弄着。

「为什么……」美琼瑶凄朦的眼神询问道。

「因为你的生命太美满了。我娘那时也和你一样,然后……就只剩下两只被刺了字的乳房。」静颜无声地说道。

当肉棒整根进入阴户,卡在宫颈中的龟头一震,一股妖邪的寒意从腹中腾然而起,顷刻间便透过诸脉,直入丹田。

淳于瑶玉脸越来越白,最后娇躯一软,瘫在静颜身上。这还是静颜第一次施展《房心星监》的狐月心法,用阳具直接吸取女子的真元。东海淳于氏家学渊源,淳于瑶自幼修习玄功,功力虽不深厚,却精纯之极。静颜双眸中透出玫瑰般的绯紫光芒,鲜红的唇角娇艳得彷佛要滴出蜜浆来。

被采尽真元的少妇趴在床上,夭夭抱着她软绵绵的腰肢,小肉棒在她白生生的屁股里插得不亦乐乎。淳于瑶低低喘着气,昏迷中,娇美的玉颜凄婉欲绝。菲菲两腿分开,粉嫩的股间鲜血仍流个不停。静颜的阳具并不甚粗,她下体的撕裂性外伤并不严重,但未长成的宫颈却几乎被完全贯穿摧毁。

「咦,流血了呢……」夭夭在淳于瑶腿间摸了一把,举起手指,眉飞色舞地说:「姐姐好厉害哦。」

静颜用一条缎带束好秀发,扶着婀娜的腰肢款款起身,胯下的阳具彷佛血淋淋的长剑笔直挺出,「小母狗,把屁股翘起来,姐姐要进去了。」

夭夭象女孩那样嘤咛着垂下头去,乖乖翘起粉臀,主动掰开臀肉,露出雪肉间红嫩嫩的菊肛。静颜纤腰一挺,阳具重重撞入嫩肛,夭夭发出一声湿淋淋的尖叫,娇躯震颤。她的肉棒还插在淳于瑶肛中,此时屁眼儿被一根大得多的阳具捅入,肉棒顿时勃起,硬硬插在那只肥白的雪臀中。

静颜抽送间没有半分温存,她一甩长发,阳具直进直出,每一下都精准地顶在屁眼儿的敏感处,直把夭夭干得魂飞天外,浪叫不绝。只一会儿工夫,夭夭便叫道:「好姐姐,夭夭……夭夭要泄了……啊!」说着身子一阵颤动,就在淳于瑶肛中剧烈地喷射起来。

静颜不仅没有停下动作,反而挺弄得愈发凌厉,阳具在夭夭柔软的屁眼儿里毫不留情地狂插猛送,将她的精液挤搾得半点不剩。夭夭粉嫩的小屁股在两具玉体间被压得一扁一扁,淡淡的精液从身下的雪臀间流出,淌得满腿都是。

静颜每次进入,身下的两个屁眼儿便同时张开,依次嵌入两根肉棒。那种感觉,就像是操纵着自己的小母狗,一块儿干着最下面的淳于瑶。她暗暗想:小公主喜欢什么样的灯笼呢?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