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手掌探到下腹,那道人不由一愕,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待扒下裤子仔细一看,那道人顿时哈哈大笑起来,「我肏,这家伙什么时候学会玩兔子了?」

他扳起龙朔的下巴,一边啧啧赞叹,一边摇头道:「这副脸蛋,活脱脱的美人儿胚子……可惜可惜,就是割了鸡巴,也变不出屄来……」

龙朔小脸涨得通红,衣裤掉在踝上,光溜溜的下体被一只冰冷的大手拨开,露出残缺的秘处。

那道人轻蔑地一哂,「道爷对后门没兴趣,小兔崽子,留着等别人玩吧。」

晴雪倒在被褥上,银狐披肩掉下一半,露出一张毫无血色的小脸。几缕纤细的秀发散乱开来,丝一样垂在脸侧,随着女孩紧张的呼吸微微颤抖。

那道人眼神变幻不定,似乎也不忍伤害这个纯美如玉的小女孩。最后他呲牙一笑,眼中射出淫猥的凶光,「小婊子嫩是嫩了些,难得生得这么标致,一进宫这辈子不知道该有多少鸡巴光顾这小嫩屄……」他伸出鲜红的舌头,在唇上一舔,狞笑道:「还是让道爷先尝这第一口!」

晴雪两只小手抱在胸口,细致的眉峰僵在额上,水汪汪的大眼睛呆呆望着面前狞笑的道人,小小的唇瓣紧紧抿在一起,像水晶一样透明,吓得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对一个五岁的女孩来说,晴雪还无法理解自己将要受到的伤害,更没有力量来保护自己。失去了亲人的保护,这个娇弱的女孩就像一块被遗忘在街头的无瑕美玉,会被任意一双肮脏的大手玷染,却无从反抗。

龙朔趴在地上不住喘息,秀丽的眼睛喷火般盯着床上。那道人武功远在柳鸣歧之上,自己就算苦练十年,也未必能及得上。此时师父师娘已经去远,在这偏僻之处,即使呼唤店家相救,也不过是白白送命。

难道只能眼睁睁看着晴雪在面前被人奸淫吗……

那道人掀开晴雪的外衣,把那根丝绦结成小腰带从女孩柔软的身子上细细解下。可以看出晴雪的母亲对她疼爱万分,一层层的小衣裳无不做工精巧,长短合度。那道人埋头嗅着女孩暖暖的香气,禁不住伸出舌头,在晴雪粉嫩的小脸上一舔。

晴雪「呜」的一声哭了起来,「龙哥哥,救我……」

那道人桀桀怪笑道:「叫那个没鸡巴的小兔崽子有个屁用!小婊子,一会儿有你哭的呢……」

「道爷……」身后响起一个柔媚的女声。

那道人一回头,嘴巴顿时张得老大。

墙脚伏着一个鲜妍的少女,漆黑的长发披在肩头,一张千娇百媚的俏脸,明眸皓齿,娇艳如花。

纤美的玉腿弯曲着斜坐地上,晶莹的美目波光涟涟。她媚笑着伸出白嫩的纤手,轻轻按在大腿中部,沿着腿部优美的曲线,挑逗般地抚到足尖,褪去衣裤。

她的动作有种刻意为之的生硬,然而正是这种生硬,使这个十几岁的少女显出一种久历风尘的媚艳。而她赤裸的下体和上身残留的男装,更加深了这种不协调的媚态。

转眼间,那个不男不女的小子变成一个妖娆美姬……那道人不禁疑惑起来,刚才是不是看错了?把一个货真价实的小美儿当成了怪物。

看到道人如火的目光,女孩娇媚的一笑,柔柔侧过身子,扬手将衣襟拉到腰上,露出一只曲线玲珑的粉臀。那是一只万中无一的美臀,形状浑圆,肌肤光洁滑腻,白生生翘在半空,散发着迷人的光泽。

道人一会儿望望墙脚妖冶的美臀,一会儿又看着床上玉雪可爱的女童,委实抉择不下,心里暗道:秃驴从哪儿收罗来这两个尤物,毛还没生出来,就把人迷得神魂颠倒,再大上两岁那还得了?想着,他心念一动,朝晴雪问道:「你是男孩还是女孩?」

晴雪小脸雪白,颊上兀自挂着泪花,声音小得几乎听不到,「女孩……」

「别是假的吧,来,让道爷摸摸。」说着伸手解开晴雪的内衣。

「龙哥哥,龙哥哥……」晴雪呜咽着小声叫道。

龙朔扬声娇唤道:「道爷,您瞧……」

她极力撅起粉嫩的小屁股,两手扶着臀缘,扭头露出一个媚惑的笑容。这些年变态的娈童生涯,使她清楚地了解到,如何展露自己的媚态,来取悦男人。

女孩翘起一根葱白的玉指,放在口中舔舐片刻,然后掰开雪嫩的圆臀,将湿淋淋的指尖插进红嫩的菊洞内。那只菊肛微微突起,泛出妖艳的红色。肛蕾在指尖下不住蠕动,滑嫩无比,显然已经被人无数次侵入过,才会如此柔软。

细白的手指在肛洞里时进时出,洋溢着淫靡的肉欲。女孩将指上的口水尽数抹涂在肛洞上,然后扬脸嫣然一笑,媚声道:「道爷,让小婊子来服侍您好吗?」

望着那只活色生香的美臀,在眼前指奸的艳景,那道人鼻息渐渐粗重,心里暗道:「能把一个不男不女的娈童调教成这个样子,那秃驴还真有几分手段……」

龙朔见他还站在床边,手里扯着晴雪的衣衫,不由心里发急。他一咬牙,口鼻间发出一声柔媚入骨的轻叫,手指一送,整个钻入肛洞。然后操纵着肛肉,像小嘴一样猛然收紧,接着一寸寸将玉指吐了出来。

那道人再也按捺不住欲火,当下放开晴雪,大步走到龙朔臀后,掏出硬梆梆的阳具,狠狠捅了进去。

暖润的肛肉象丝绸一样滑软地分开,裹紧火热的肉棒。龙朔咬紧牙关,将足以令人疯狂的羞耻一一咽下。她恨透了自己的无能,没有力量保护晴雪,只能像妓女一样摆出种种不堪入目的丑态,用肉体去勾引敌人。自己一个大好男儿,却要靠卖屁股维持生存——「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慕容龙!」

那道人一边在龙朔体内抽送,一边拍打着她的雪臀,得意地笑道:「这小兔崽子手上功夫稀松,屁眼儿的功夫倒是一流。又紧又嫩,比女人的屄还好玩!小兔儿,你也甭练什么功夫了,再练也练不出什么名堂,还不如就当个婊子,靠这屁眼儿,也够你飞黄腾达的。」

龙朔心头一疼,她做梦都想练成绝世武功,然后踏遍天下,寻找星月湖的踪迹。结果先是被柳鸣歧污辱数年,后来虽被义母救出,可梵雪芍武功卓绝,却又把自己送到九华山,以致于莫名其妙地遭到这番奸淫。想到自己身世畸零,身为男子却屡受淫辱,龙朔不由眼圈发热。

没有人可以相信,一切只有靠自己,不择手段地生存下去。龙朔咬牙想到:「连婊子都做了,还有什么不能做的呢?」

晴雪瑟缩在床角,害怕地望着那个肮脏的道人,把一根又粗又黑的东西插在龙哥哥屁股里面,一下一下用力捅着。小女孩不知道他们是在做什么,但看到那个小小的洞口被撑得像要撕裂一般,她想:龙哥哥一定会很疼。

晴雪虽然只有五岁,但由于她非同寻常的血统,而聪慧无比。她明白,龙哥哥是为了自己才那样被人欺负的。看着那根狰狞的肉棒,在龙哥哥柔软而又弱小的身体里面肆虐,晴雪不禁泪盈于睫。

肉体在滑软的肠壁上来回磨擦,带来阵阵酥爽地快感。这个不喜欢后门的道人被龙朔的屁眼儿夹得快意无比,尤其是那只嫩肛灵巧的动作,更使他阳具发涨。

小腹撞击在粉嫩的雪臀上,发出辟辟啪啪的肉响。不多时,白腻的臀肉便被撞得发红。那只嫩肛更是被道人粗暴的捅弄,磨出丝丝血迹。

寒风吹来,案上的灯烛一闪而灭,只剩下火盆中红红的火光。

一具仍显稚嫩的身体屈辱地伏在地上,散乱的衣襟滑到胸前,露出雪玉般的腰肢。一张姣丽的面颊贴着地面,白嫩的圆臀翘在半空,被人奸淫得眉头拧成一团。疼痛不住袭来,女孩咬紧细白的玉齿,不仅没有逃避,反而挺动粉臀,配合着身后狂猛地抽送。

肉棒被细长的肉腔紧紧裹住,没有半分空隙。随着雪臀的旋转,那只屁眼儿也时收时放,灵巧之极地吞吐着肉棒和龟头。

道人冰凉的手指沿着腰身朝下摸去,在那粒小小的乳头上重重一捻,「肏,一点肉都没有。也不知道找副方子,养一对好奶?这干巴巴的,摸起来实在没劲。」他怪腔怪调说道:「小兔崽子,当婊子可得上养一对大奶。主子们玩起来才高兴……」

肉棒的进出越来越快,龙朔强忍着痛楚,极力收缩肛肉。忽然肉棒一震,黏稠的精液喷射而出,直直射进肠道深处。

道人气喘吁吁地抱着那只销魂的美臀,肉棒在肛洞内不住律动。那只已经红肿不堪的菊洞,仍在竭力收紧,像一只贪婪的小嘴般,搾取着肉棒里的残精。

「小兔崽子,还真他妈的卖力……」道人享受着屁眼儿充满弹性地收缩,直到精液尽数流出,才懒洋洋拔出发软的阳具。

只一顿饭工夫,那只小巧的菊蕾已经肿了一倍有余,肛窦吐露,圆鼓鼓翻起一团红肉,上面沾着几缕精液与鲜血混合的液体,黏乎乎垂在臀间。此时,被捣成浑圆的肉孔正一收一收,似乎想将翻出肛窦收回体内。

道人「呸」的一口浓痰,正吐进蠕动的肛洞内,「小贱种,怪不得让割了鸡巴,就个屁眼儿还这么骚!」

泄了欲火,那道人想起床上那个可爱的娃娃,顿时精神一震,这么漂亮的小丫头,就算不干,也得好好摸摸。那身子还带着奶香,水灵灵的,可嫩得紧呢。

道人怪笑着走到床边,俯身望着晴雪,「小婊子,你哥哥已经被道爷斡了,这会儿轮到你了。起来,把衣服脱了,让道爷闻闻你的小嫩屄香不香。」

晴雪恐惧地看着那张丑陋的长脸越贴越近,能闻到他嘴里发臭的气息……

那道人头一低,趴在床上,脑袋几乎压住了晴雪的小脚丫。晴雪吓得尖叫一声,然后两手摀住嘴巴,一对乌亮的大眼瞪得浑圆。

那道人趴在床上,一动不动,在他身后,是一张俊美的面孔。

龙朔眼中平静如水,手里的匕首直直插在那道人后心,只露出柄上一朵小小的玫瑰花苞。

他稳稳拔出匕首,手指没有半分颤抖。龙朔把手指竖在唇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擦净匕首上的血迹,纳入怀中,接着穿上衣裤。他的动作从容不迫,根本看不出他刚刚杀过人,就如同那日虐杀薛欣妍时一样,神色间谈淡的,若无其事。

道人的尸体就伏在脚边,晴雪虽然怕得要死,还是乖乖地闭着嘴,一声不响。

龙朔结好头发,带上武士巾,然后套上靴子,走到窗边,拉开窗户,朝外面看了一眼。

窗后是一片杂乱的树林,黑沉沉伏在雪野中,听不到半点声息。他吸了口冷冽的空气,缓缓挺起胸膛,那双漆黑的眸子在暗夜中象寒星般闪亮起来。

晴雪深一脚浅一脚走在林中,手里紧紧攥着龙哥哥的衣角。她身小腿短,在盘根错结的树林里走得十分艰难。好在龙哥哥走得也不快,她才能勉强跟上。

龙朔拖着那道人的尸体,一直走到丛林深处才停下来,找了雪深的凹处,把尸体放在里面。

那道人两眼圆睁,脸上凝固着惊讶、不解和难以置信的神情。→文·冇·人·冇·书·冇·屋←

龙朔冷冷盯着他,然后解开衣带,蹲下身子,将他留在自己体内的痰迹、精液,尽数排在那张可憎的丑脸上。

白花花的液体夹着丝丝缕缕的鲜血,从红肿的肛洞中缓缓淌出,又黏又稠,在绝美的玉臀和僵硬的面孔之间,拉出一道长长的亮痕,妖淫而又怪异。

看到这么可怕的坏人竟然被龙哥哥打倒了,晴雪小小的心灵里不禁充满了崇慕。她觉得这个刚认识的龙哥哥又厉害、又勇敢,又好看,对自己也很好。只是,他拉出来的东西……样子好奇怪……

「不要对别人说。」龙朔嘱咐道。

「嗯。」晴雪使劲点了点头。

「任何人都不能说。包括你娘,还有沮渠大师。」今晚的事太过蹊跷,龙朔心里隐隐觉得不妥。这道人究竟是谁?从哪里来?来这里干什么?这些疑问都没有答案。朦胧中,他直觉地感受到一种可怕的气息……

「晴晴知道了。」晴雪小辫子垂在胸前,花瓣儿似的娇靥在夜色中发出珠宝般的肤光,认真说道:「晴晴对谁也不会说的。」

看着女孩眼中流露出来的认真,龙朔没来由地就相信了晴雪。他微微一笑,从那道人胸口撕下一片衣襟,准备抹净臀缝间的污物。不料指尖一硬,却碰到一个方方正正的物体。

那是一个奇怪的册子,只有龙朔手掌大小,表面是一层浅红色的皮革,掀开来却是一堆大小不一的浅白软皮,鱼鳞般穿在一起。昏暗的光线下,只能隐约看到一些图案和文字。龙朔随手一翻,里面掉出一张素白的信笺。

◆◆◆◆ ◆◆◆◆

沮渠大师和琴剑双侠得到消息,群雄约定于十一月二十九日聚首,一同攻入洛阳城外的流寇大营,刺杀贼酋。

第二天,沮渠大师与九华众人在三水镇分手,迳直北上。先将晴雪安置在好友家中,再赶赴洛阳。

此地离洛阳已不甚远,六天时间尽可从容而行。周子江和凌雅琴放慢了速度,一路上指点龙朔功夫,还有种种行走江湖的经验。

过了郑县,三人的心情顿时沉重起来。路上逃难的人群渐渐增多,周围的市镇也多遭焚毁。提起那伙流寇,众人都惊恐万分,说他们多半都是胡骑,兵强马壮,来去如风,所过的城镇都被他们屠掠一空。

听起来这正是流寇作风,但周子江却觉得事情并非这么简单。洛阳是天下有名的坚城,周国又值盛世,一伙抢掠为生的流寇怎敢围攻洛阳?

二十八日午间,洛阳已然在望。离城还有十里远近,周子江突然勒马停步,抬眼朝北方的雪野望去。

凌雅琴顺着丈夫的目光望去,只见白茫茫的雪地上空无人迹,只是雪面略有起伏,似乎雪下埋着什么东西。

周子江腾身而起,在雪上几个起落,已经掠到那处突起的雪堆前。他袍袖一挥,半尺厚的积雪象被狂风吹过般应手卷起,露出一排整齐的鹿角。

「糟糕!」凌雅琴道:「来晚一步,流寇撤军了。」

「不。」周子江扭头望着远处平静的洛阳城,沉声道:「洛阳已经陷落。」

龙朔略一思忖,已经明白过来。这些鹿角如此整齐,显然不是被人攻破营寨。假如流寇主动撤军,洛阳的周国军队至少会来破坏这些防御营盘。那么这些整齐的鹿角只说明了一种可能:流寇已经进入洛阳。

「怎么办?」凌雅琴小声问道。

周子江凝视着隐约可见的城池,缓缓道:「你带朔儿到后面的镇子等我。我去城内看看。」

琴剑双侠成亲以来,并肩行走江湖从无片刻分离,但城内此刻波谲难测,带着朔儿徒增变数。凌雅琴依言拨转马头,依依不舍地说道:「师哥,小心。」

周子江点了点头,一夹马腹,箭矢般朝洛阳奔去。

◆◆◆◆ ◆◆◆◆

城外二十里有座小市镇,虽然未受流寇洗掠,但居民已经逃亡一空。凌雅琴带着龙朔,在入镇处找了间酒肆,拴了马匹,生火等候周子江。

也许是因为市镇空了多日,一只五彩斑斓的锦鸡竟然飞到镇中觅食。两人一进来,锦鸡咕咕叫着飞上屋脊。凌雅琴正担心龙朔吃不惯所带的干粮,当下一紧衣带,飞身朝丈许高的屋檐掠去。她的姿势优雅而又婉妙,那只锦鸡翅膀刚刚张开,就被一只皓如霜雪的玉手拈住。

龙朔又是羡慕又是崇敬,叫道:「师娘,你的功夫真漂亮!」

被徒儿这样称赞,凌雅琴不禁玉脸微红,「师娘这点功夫比你师父可差远了呢。」

龙朔的功夫由师娘传授,极少见周子江施展武功,他想了想,问道:「师娘,师父的武功是不是天下第一?」

凌雅琴笑道:「你师父武功虽强,天下第一可不敢称。武林中高手辈出,各怀绝技,单是大孚灵鹫寺的圆字辈高僧,修为就不在你师父之下。」

她一边剥洗锦鸡,一边道:「单以武功而论,恐怕没有哪个门派能胜过飘梅峰了。流霜剑风晚华,寒月刀林香远,都是出类拔萃的高手。如果有天下第一的话,那该是飘梅峰的雪峰神尼了。」说着凌雅琴叹了口气,可惜飘梅峰四大弟子先后落入星月湖,随即下落不明,连雪峰神尼也杳无音信。道消魔长,实非武林之福。

过了一会儿,龙朔忽然问道:「我义母呢?」

凌雅琴将锦鸡架在火上,想了片刻,摇了摇头,「香药天女医术通神,至于武功深浅……只怕无人知晓。」

连师娘也看不出来,义母的武功可谓是深不可测了。想到义母是为雪峰神尼而来到中原,连星月湖也不在意,那武功……龙朔心头一时火热,一时冰冷。她一身武功,为何还要把自己送到九华学艺?

「好了。」凌雅琴撕下一条烤熟的鸡腿递给龙朔,怜爱地说道:「赶紧吃吧。这一路朔儿受了不少苦呢。」

龙朔扬脸一笑,「谢谢师娘。」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