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那日许多人目睹了这场梦幻般的乱伦剧目。

这使得他们血脉铺张。

散去之后,回去家中。有妻室的男子,大多令妻室愉悦。而无妻室或妻室在月事中的,纷纷相遇在妓馆。

即便是拜亚斯的忠臣也不再谈论奥托大帝的驾崩。以及那位怨死的公主贝玲达,亦不再为人挂念。

第二天的晨光中,整个皇城再没有人舒醒。

童颜的妖,寄托蜘蛛的型,爬过皇城的每处角落。它在阴暗地,吐出剧毒的丝,它吞噬人的心肺,笑饮人类的血。刀枪伤不了它,法术在妖魔的面前绽放,犹如烟花。

这身附怨念的妖,眯着它的双眼,笑容即饮血。破开泥土的冰冷,饮食生命的气焰。孩童被它撕裂,妇女的内脏是甘美的宴。你躲避不了它,因为它是魔鬼的仆从。

兵士集结起来,用金属砍刺它,用火焰焚烧。它以八只脚,躲避凡世的攻,切割人的身体,在这死亡的城市,开始死亡的宴。

平民奔走的逃命,念神的名,在它是无用。你含着人的心脏,鲜血在嘴角流溢,和着绿色唾液,腥的味觉。

大主教认出它的凡身,应了古早的经。但它是怨恶的灵,不闻神明的教。它把大主教满是皱纹的脸吞下,粉碎他的头骨。长长的舌,一端舔食他脖子上喷出的血,脑浆慢慢的干。

「迦楼桫摩。你是我的主人。你要我以死亡的仪式净化这肮脏人世。而死去的都将变成殭尸,互相分食,互相补给。遵循你的命,杀你的敌。」

……

这夜,它以蛛蛛的躯体血洗大地。

卖鲜花的小女孩蜷缩在墙角哭泣,死去也便不再有泪。布绒玩具掉在那里,浸在血水的骚。

姬娜亦是浪漫的童,却有承受不起的重。它那长着绒毛的足,锐利地切开人类皮肉。玩偶浸透血渍,断了臂膀,亦是沾血石棉。

无生命。无痛楚。无来时。

……

「桫摩,你不可以再杀人。」

苍兰趴在他的臂弯。他们躺在众神之塔的极顶,在八根石柱之间,翅合成一张温床。

「这世界所有的人中,姐姐,我会只爱你一人。」

她吻他,他亲昵地抚摩她细软的阴毛。

「姐姐,」他从香吻中逃出来,他说:「姐姐的那里,搞到桫摩很舒服。」

迦楼苍兰顽皮地扭过腰身,翘臀优美地晃过他眼前。他调皮的抽打。

「哈,桫摩,你好讨厌呢。」

她的眼神洋溢着似水柔情,口鼻呼出暖暖的气流,令他感到痒。

他又忍不住想与姐姐造爱,于是唤醒蛇妖。

「姬娜是用以屠杀的。而贝玲达,你要称谢我。因为我允你同我共享这美丽的女。」

它遵命爬至桫摩的身边,吻他脚面。

「我要你站起来,和我共享这美丽的女。我要你催生她体内热的诸水,在我淫她的时候,你要淫她其余的穴。」

他背过姐姐的身体,让她像四脚着地的兽类。他把手放落她白美的臀部,他是幸福的。

他的阴茎因她的美而暴耸,他要淫她的菊穴。

他说:「姐姐,我会轻,不再弄疼你。」

苍兰说:「桫摩,那……不可以。」

他无视她的拒绝。那么美丽的臀,他是必须占有的。

他努力地插向内,她扭动起来。菊穴干而涩,桫摩于是说:「贝玲达,我的仆,你要令她流出多的水。」

它于是爬到苍兰的身后,它用长舌伸进她以内。长舌带着催情的毒,它伸进两寸,即停下来,贪婪的舔动阴道内壁的皱褶。

它的鼻尖在她阴蒂上接触,并用手指轻按阴唇的瓣。

而他把阴茎放进姐姐的口中,告诉她要舔和吮吸。

苍兰被挑弄的想要尖叫,她翻了白眼,却不能叫出声音,因为桫摩的阴茎抵在喉头,这令她胀红了脸。

苍兰淫荡的,垂落的发丝连着弟弟的阴毛。

她把弟弟的阴茎含在口中,品他的味道。她知道自己所做的。

妖女的舌在她的阴道中游刃有余,火烧一样的躯体便又有了高潮的蠢动。

而桫摩却先她到高潮,他把精液射进姐姐的喉咙。抽出的时候,一条白色的细线连着龟头,另一端是苍兰的舌。

妖女随即离开她的阴道,桫摩抬起它的面。

它和她如此相似,即便淫糜时的神色也是一样的。

他把阴茎放进它的口腔,高潮后的阴茎是软的。而妖女的眼睛闪烁绿色的光,再以乳汁抹在桫摩的小腹,他把它抽出的时候,又是钢铁一样的坚硬。

他说:「姐姐,我要淫遍你的每个穴。」

妖女把乳汁和她的淫液涂在菊穴的周围,于是桫摩那湿滑且尖锐的阴茎便渐刺进去。

她是趴着的,像母犬一样耻辱。她受着撕开身体的痛,她的弟弟要淫遍每一个穴。

肛交于女人来说本是无快感的,但贝玲达却淫巧。它遵从桫摩的命,淫她其余的穴。它用手抱她的膝,回到刚才的姿势,用长长的舌舔阴道的内壁。

苍兰的体液越来越丰盛,她已被妖女的口舌送抵半空。

她张开翅膀,幻觉在飞。但桫摩重重地按在她的翘起的臀,把她的腰压低,让阴茎正中菊穴的位置。

而妖女的蛇身亦缠绕着她,尖锐的鳞片割痛了她的乳房。

桫摩在姐姐的菊穴内体味着另类的刺激,他一动,她即高叫。

她的口腔,残余着他的精液。阴户内亦弥散着妖女的毒液。一半是苦涩和痛觉,一半却是情欲火焰。

当她抽搐着尖声喊叫,叫到哑然失声,她自己也分不清是疼痛还是淫荡。

她的尿道终于再次猛烈喷射,有些射在弟弟的身上,有些则落到妖女口中。

他和它是兴奋的,他们赞叹如此大的水量。

苍兰终于瘫倒下去。

桫摩于是将她抱起,躺在他的臂弯。赤身裸体的美妙姿态,乳房紧紧地贴在他壮阔的胸肌。

她半昏半腥,欲死欲生。她全身都是潮湿,是软的。

菊穴内精液在倒灌而出,阴户亦狼藉不堪。那些喷射出来的大量透明液体,正一滴滴不断顺延腿部的线条流走。

……

他吩咐贝玲达归回休眠,然后把姐姐一直抱在怀中。并轻轻拭擦她嘴角的精液。赤裸的姐姐依然荡漾在高潮的余波,乳房起伏,颈骨微颤。

他拭干姐姐嘴角的精斑,轻轻缕开含进口中的一簇长发。

迦楼苍兰,她是他的姐姐。淫而美。

他在等她醒来。他想她带他飞,就像从前一样的升腾和飞坠。

她回神的时候是笑着的,桫摩于是说:「我要你带我起飞,姐姐。」

她曾经想从这窗口起飞,却被他扣住脚踝,拉回地面。而这一次,他却想在高空,憧憬一次真正的高潮。

她于是起飞。

「握紧我,桫摩。」

「我会的,姐姐。我插进去了,姐姐。」

「唔——轻点,桫摩。轻——啊……桫摩……」

他插进她的阴户,只抽动一下,就感到那里渐变得潮湿温润。她紧紧的抱着他,发现在他的背上竟有一处指甲的抓痕。她无暇去问,她觉得他的阴茎就像一柄高昂的缨枪。她承受着,一边展翼天翔。

高空的风疾,他的抽插却更焦急。翎抱起他的腰,一对美满的胸部贴在他宽厚的胸肌,热流相互传递。她的发凌乱的飘舞,充满情欲绽放的野性之美。

他笑,他叫她姐姐。

她甚至闭上眼,在弟弟的抽动中不断高升。

她喜欢风眼的感觉,在弟弟的怀抱中彼此享受着这样的刺激。

「啊……啊……再……大力点啊……桫摩……大力点。」

苍兰呻吟着自语,在这高空的风速中,桫摩听不清她的说话。

高空的风是呼啸的,他和她的距离不到一张白纸的空隙,却听不清晰她的说话。

「什么——姐姐——你说什么?」

「唔——桫摩——我说——啊……啊……」

「什么——姐姐——」

「啊……我说——桫摩——我说,再大力点……大力点……桫摩。」

「什么——」

「呃——」

一阵极至的快感席卷过来,苍兰又翻了白眼,头部竟像发疯似的摆动着,身体亦是一阵的痉挛,一双翅膀急剧地拍打,翼望升到凌宵。

桫摩激烈的吻遍她的乳沟、雪颈、下颚和耳跟。他甚至害怕被她烫伤。他的拥抱几乎令她窒息,于是她张开口,拚命的浪叫着,狂乱着。

「什么——姐姐——」

「桫摩——桫摩——大力点,再大力点,干我——」

「大力点做什么?」

「干我啊——唔……啊!干我——唔……」

苍兰说话的声音都变成像哭,原来他的阴茎竟真的可以令姐姐醉生梦死。自从那日她打开暗室的门,解开他的枷锁。他就被姐姐的美丽折服。

和贝玲达的一场孽恋,也源自她和苍兰相似的容颜。

他承认他是爱她的,但是拿这样的爱和对姐姐的欲望相比,就如同用萤火粉饰月光。

他略抬起姐姐的臀围,感觉他每一次的抽动,她的臀都会优雅的后翘。一男一女,两具相拥翱翔的胴体。每一次耻骨部位的撞击,都是一阵销魂的激荡。

他和她之间容不下一张白纸的空间,浑浊的汗液却交融在一起。那就像他们彼此纠结的性器,分也分不开。

在这高空凌厉的风动。

他无法听清她每一记呻吟和浪叫,只是用手指、用阴茎、用心去感觉她身体的热力节拍。一抽一送,一张一弛,天上人间。

他不管她是否听得见,他还是要说,对着全世界说话:「你,苍兰。我的姐姐;我桫摩,你的弟弟,我现在在你的阴道中抽动阴茎,搞到我的骚姐姐,翻着白眼,浪叫连连。」

绝色倾城的女子,曾经冷锐。

而此刻在死亡的城市上空,做成淫行写照。

天是孤高的,只是多出恒久的意味。

而那些山峦、河流、海洋、城市,还有途人,只不过欠缺一个高度的藐视。

他们注定要发生、壮大、相遇、荒废,或着死亡,都在遵循在天命的规程。

他感觉到她的阴道壁剧烈的收缩,她还在向上飞,向上飞。

突然,她停下来。

就这样在他的拥抱中停下来。在她的面上,竟是回复以往的虚冷目光。

他的阴茎依然在兢兢业业的劳作。而她却浮现出惨淡的笑意。

「现在,桫摩。我们降下去。」

他记得上一次她以最快的速度下落,甚至两个人的姿势都是雷同。

她抱紧他,他亦拥着她。他甚至想提醒她说他还未射精。可是他渐发觉事态的诡异。

她盘旋着以恐怖的速度下坠。

他记得她曾经告诉他她最喜欢这样的感觉,喜欢这样的风声呼啸,喜欢这样刺激的凌厉的下坠感。

他的阴茎还在她的体内,她的发像飞中起舞的天花。

他终于知道,她想跟他同归于尽。而先前的默契只不过是女人忍辱负重的表演。

她又一次要杀死自己的亲弟。

他又一次被她欺骗!

「啊——你这婊子!苍兰——你这婊子!」

在这样急剧的下坠中,她不可能听见他的说话。

她彷佛看见前方是一幕绮丽的光影,安详而优美。那里有百色的花,弯弯的月牙。那里有蓝蓝的太阳和永远不会落地的翅膀,飞翔在一片一片狭长的天空。

她对着耳边的风说:「我终于诛杀这只魔鬼。」

前方是一幕绮丽的光影,安详而优美。她看见那里飘着雪,母亲为她缝好白色的窄裙子,等她回来。

她对着耳边的风说:「我回来。」

……

可是,苍兰却永远没有回去。

在距离地面一棵橡树那般高的位置,下落的趋势竟嘎然停止。

她再次睁看眼睛的时候,看见一双巨大的、黑色的蝙蝠翼铺张开来。在翼和他的背肌之间,是一条一条恐怖的青筋分布。

他是暴怒的,他叫她婊子。

然后飞向高耸的塔尖。

这世界没有神,怎会有人迹。

这世界若没有人,又是谁在辞典中造出的魔?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