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

没有神圣,便没有渎圣。

神以眼泪洗涤人间,人便翼望鲜血换取祥和。

魔鬼于是学会用精液拭擦神坛。

归来的联军整齐地队列在神迹广场,老人和妇女,文官和贵族围成万人空巷的三层。

桫摩持着铁链的一端,立在高高祭台。跪着的是苍兰,她捆着沉重的镣。

「是她!」桫摩用比镣链还有沉重的声音说话:「是她杀死奥托大帝和贝玲达公主,是她犯下滔天的大罪恶!她竟妄图雄霸天空和大陆!」

人群骚乱。

一名面相刚毅的战将率先站出来:「桫摩皇子,我是天空城阿奢罗部的居婆罗天,我部全体兵士不相信女皇陛下会犯此恶。想必其间有误会。」

桫摩左手一扬,说话之人的胸腔便炸开一记空洞。

桫摩轻轻对苍兰说:「给我乖乖听话,否则我杀光天空城的人。」

许多拜亚斯的男人和女人,老人和幼童,教徒和僧侣,商贩和娼妓顿时鸦雀无声。天空城的军人们更是惊骇的不知所措。

桫摩再不给任何人发表言论的机会,用严肃而诚恳的声音说道:「我!桫摩是拜亚斯驸马,更是天空城的皇子!是这迦楼苍兰的同胞兄弟!又有什么必要散布谣言呢?是她!觊觎拜亚斯的皇权,甚至连我都欲加害!」

桫摩一拉手中的铁锁链,「你们可以问她自己!迦楼苍兰,你几次三番想要杀我。这——是不是事实?」

她未说话。

「是不是!」他吼叫着,咄咄逼人。

「是。」她低下去高贵的头颅。

「你们看见没有,她入了魔道!她入了魔道!」

桫摩站在祭台,威仪万分。「来人!给我把她吊上宣判的十字架!让我审判她的重罪!」

她被捆定双手,并未抗拒。

「先别捆腿。」桫摩道。

苍兰的长发垂落下来,遮住双眼和面庞。头始终是低落的,在她的嘴角依然可见血痕。

桫摩走进前,凶猛地撕开她的那花瓣一样的胸铠。

他要等这刻才肯撕开。要在万人面前剥落她的一切自尊。

一阵惊呼,缠着绷带的美乳陡然曝光。尽管许多来自天空的战将并不相信桫摩加给她的罪,却被这耀眼的一幕惊到几近失明。

在场的每一双眼睛流露出赞叹光芒。

桫摩把一对幽蓝色的胸铠持在手中。一片是完整的,另一片残破。

他把它们依次放在鼻尖嗅嗅,然后高高抛向人群。

竟没有人敢动。

「抢啊,为什么不抢!」

人们似乎还在惊惧之间,得到桫摩的授意这才疯狂起来。

她的乳房是浑圆的形状,触感轻柔而富有韧性。

他一圈一圈慢慢揭开白色的束胸绷带,那竟是雪纺的高贵布绢。他慢慢的,一寸一寸的撩起。然后拨开她垂落的发,看她的表情。

她回复冷漠的神情,没有胆怯和羞涩,也不再像昨夜那样的淫糜。平静的眼光淡定,并不像置身厄运的女子。

这令他想起某天,她也曾这样看着七十七只海鸟衔着青藤吊篮,伴着漫天的花瓣飞舞。

这败坏他的兴。他于是把扯下的绷带化成火灰,不再抛进人群。

乳晕的颜色是淡雅的粉红,乳头小巧,羞涩撩人。

人群不可避免的喧哗噪动,在他含住她乳头贪婪吸吮的时候,有人喊叫着想制止他,更多人怪叫。

苍兰却无一丝的颤,彷佛与这世界不再有干系。

她早已料定会逃不过这幕。而昨夜的妖女淫巧已将她的尊严化为阴精,喷射殆尽。

面对桫摩的挑弄和那么多的人头颤动,她无力改变什么,只有冷静的施受。

她不再是一个无懈可击的女人,绝色冷艳的外表之下已失却一颗慎密冷静的心。

他与她立了约,当着万人的面玩弄她。她改变不了什么,唯一能够做的,即是让自己不再那么容易露出淫的姿态。

他的舌带来肮脏的唾液侵蚀每一寸雪白的肌肤,那些细微的毛孔便矜持的战栗起来,她努力集中精神和意志。

他一路往下,人也蹲下。蹲在她的身前,蹲在所有人的视野。

他必须再次赞美姐姐的臀部。

即便美丽至极的女子,亦不会拥有每处绝妙的细节,但苍兰的臀型却真是无可挑剔。如果说她的身材是鬼斧神工的曲线,那么这翘臀的弧型无疑是画龙点睛的工艺。无论从任何角度,用最苛刻的眼光审视,俱是无瑕。

记得姐姐释放他的那天,曾有过不慎走光刹那。

那时桫摩仍是不识风月的少年,但他并不去偷看她隐约的性器形状,而是欣赏稍纵即逝的臀部弧线。那一念间,想过有朝一日偷偷触碰,却很快被一阵心跳打散。

而此刻,他即将尽情地染指,在万人面前,染指她。

他先是握住她小腿,从后面用手指轻抚,然后分开大腿,抬高,架在自己双肩。

或许是紧张,苍兰背上的翅膀又颤抖起来。

人群由沸腾归为死寂。甚至听得见呼吸声音。

皮质的短裙实在太狭窄,他想撕碎,或是脱下它。可是他却太喜欢这条裙子的线条。这样款式的裙,才衬得出姐姐臀部的惟美啊。

在裙子的右侧,有一条浅浅的缝线。桫摩便顺着这裂缝把它割开。一直到露出底裤边沿。

他喜欢她穿着这款裙。喜欢这款裙包裹姐姐的美臀。所以,他让它搭拉在那里,并不撕下它。

于是他有了更大的角度观赏整个臀部。他甚至不愿触碰,那只是用来赏的,不容玩虐。

他索性换成跪着的姿势,把头钻进她分开双腿形成的角度之间。

或许是知道无济于事,苍兰甚至没有一丝的挣扎。当然,她清楚,假如挣扎一下,或是说破事情真相,在场的所有天空城兵将全部会被桫摩杀死。

然后,她还是一样躲不过被蹂躏。

有些劫难既然逃不过,再努力的表演都是苍白的。

昨夜,她像荡女一样的潮吹,她已是肮脏的。神不愿救赎不洁的女子。只有魔鬼露出更得意的笑容。

她是不洁的,失去神的庇护,只得采取隐忍的姿态。桫摩放肆的舌头,在她的阴道游移。

她知道,底裤上潮湿的,不仅来自弟弟的唾液。

她所能做,只有尽力平静。望望天空的流云,望望喧哗的人群。

她咬住嘴唇是出于被动,亦能够尽力使喘气的声息显得细微。

他开始用牙咬住她底裤的边沿,然后一点一点的往外拉。

她下意识地努力紧闭双腿。

他于是更容易的咬住底裤的中间,发力,就褪到膝处。

身上最隐秘的部位便彻底曝光出来。侥幸搭拉着的裙,使那处还有阴影遮盖,不至于被每个角度的人看到无余。

人群中,竟不少跪了下来。

为首两名系天空城年迈的将领。

「桫摩皇子,无论她犯了什么罪,我们请求您不必这样刑罚。你们,毕竟是双生的姐弟。在你们的体内,流着一样的迦蓝族的血。」

桫摩转过面瞥向说话的元老。

苍兰终得到暂时间歇,稍大声地呼出温暖气息。她不愿自己的窘态被任何人看见。

「桫摩皇子,恳求您随我们一起把她带回天空城受天刑吧。」另一位须发斑白的老将也开口道。

「弥居佗、阿叶什兰,两位是族内元老。深得我族忌恶如仇的道德遗传。你们说出这样糊涂的话,我并不愿像刚才处死居婆罗天一样处死你们。但我要说,你们二老,是令桫摩失望的。」

「桫摩。」阿叶什兰正色道:「十年之前,释多罗天先皇和先皇后身死,这笔帐是被记在你的头上。后来,你姐姐苍兰陛下欲行特赦,而大祭司却笃信你为魔,不肯释。陛下以大局为重,不惜杀死保守的大祭司,然后面壁七昼。说实话,今日算见识到你的狂孽,我们非但深信陛下无辜,更以为你才是那个魔!」

迦楼桫摩仰望着长空。轻描淡写的笑容:

「那么,二老又想做什么呢?」

弥居佗振臂高呼:「迦蓝族的战士们!我们将这妖魔诛杀!救出陛下!」

——「慢着!」

这一声清啸令得全场顷刻无声。

她的姿势那样狼狈,却还是冷锐威仪,苍兰抬起头来。

那纤细的双手被固定在十字架上,雪颈亦锁着镣链。一丝不挂的白皙上身,袒露出一对迷人的乳房,粉色的是乳晕。

她就这样接受着每个人的审视。在分开的双腿之间,隐约看得清性器的隐秘和美妙的臀。

她抬起头,彷佛那身威武犀利的蓝翎铠依然披附。彷佛依然是冷艳孑然的姿态独立在万军之间。

在她的面上,保持淡定的孤高,就像从前发号命令。

她说:「是的,我甘受辱。汝等,统统退下,即刻归回天空。」

深秋天,层云低涌。

那一天的阳光稀薄,苍兰的胴体却散发一万丈的豪光。在所有人的视野,尽管无不惊叹她的艳,而那一刹那淡忘耸峙的阴茎,学会心生景仰。

他们便只得退下,然后看着桫摩把她的底裤拉过穿着银靴的小腿,拉过脚踝,握在手心。嗅嗅。

——「烧掉它。」她对桫摩说,假若他再将她抛向人群,天空的兵士势必不容拜亚斯人哄抢,难免摩擦。

他于是烧了它。他说:「姐姐,你乖乖的听话,就像我一样。」

「叫他们回去天空,我遵守我们的约。」

这约定是简单的。

只要他不杀天空的族人,她便容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奸污。

「你已下过令,腿和哨子总在他们自己身上。」

桫摩凑到她耳边,轻柔说话:「不过,我想,他们很快就会主动离开的。」

他顺势含住她柔软的耳根,像蛇女一样吹着暖烟,她身体又一阵酥。

他的手绕过十字架,再从背后绕过她的胴体,按在乳头上划着圈。另一只却从她腰间钻进裙的开叉,在柔软而细密的阴毛间优柔寸进。

「啊……」她开始发出某种暧昧的声音。乳头亦随之坚硬。

他适时的吻她,从耳跟到下颚的侧面,再到修长纤柔的雪白颈上。

她忍受着他的刑罚,紧绷身体。她想用翅膀围成屏障,挡住人们的视线,但他制止了。他说,「姐姐,我要你像昨夜那样浪,表演给你的子民分享。」

她仰起头,扭着脖子,分不清是残喘还是呻吟。而当她仰起头来的时候,一双迷离的眼望不见天云。

她只看见自己的翅膀兴奋地铺张舒展,挡住自己的视野。

洁白的一片,模糊了而缭乱。

在他食指和中指的夹击下,脆弱的阴蒂前所未有的激昂。先是纤腰乱颤,臀部在十字架上来回摩擦,淫水早已泛滥。接着就连耻骨都开始上下摆动了。

「啊……啊……」

桫摩太喜欢听这样的声音,为了让全场的每个人都听得清楚,他加快了各处的频率,力求换来姐姐更热情的回馈。

就在这时,人群中阿叶什兰大喝一声:「走啊!还在这里看甚么?」

接着,一声划一的尖锐哨声破坏了桫摩和苍兰的美妙意境。

——一群金色大鸟从天而降。

那是天空城特有的坐骑——金翅翎。

那声尖锐的哨响就如一记针刺。迦楼苍兰的娇躯剧震着舒醒,迷离的神采也云散烟消。

她望着族人乘风离去,冲开云雾,飞进蓝天。

再望望自己身后低垂的一对翅膀,然后又缓缓闭下美目。

临别的时候,弥居佗苦苦地承诺,很快会回来雪仇,救赎他们的女皇。

苍兰是知道的,再坚决的祈祷敌不过天意。当人成了魔,再圣洁的阳光变成靡靡黯淡。在这样的时候,是没有救主的,因为你已失却自我的灵。

桫摩丝毫不会介意老臣的嚣张。魔鬼之所以为魔。自有魔宽阔胸膛。

你若没有宽阔胸膛,岂可行荒唐的事,冒昧永世的罚。

苍兰缓缓地闭上美目,迎接这永世的罚。

或许是因为族人已离开,她的呻吟和扭动于是更无顾及,愈发真切。

这令弟弟兴奋至极,器官也乐极。

当她的淫水流过膝的时候,他祭出自己的阴茎。

他站在她面前,充血的阴茎犹如玉树临风。

然后把她的一双玉腿夹进两边腋下。他发现在在裙的内壁有淫水流过的痕。

剩下的拜亚斯的军民围成水泄不通,不少女人和孩童为丈夫呵斥回家。

这是男人的世界,即便再犀利孤高的女子,当有人把你放定成这样的姿势,所能选择的便只剩扭动身体的节律。

他努力调整,争取做成最佳姿势。她说:「唔……桫摩……我是……你的亲姐姐……你……」

这是苍兰最后的努力。

但她似乎忘记了,上一次她说出这句之后,便用断剑刺穿亲弟弟的心脏。

桫摩是有修养的,并未急于提枪上马。

他以最柔和的声音回应姐姐:「是啊,我们曾经在同一处子宫彼此相依;通过同一处阴道来到人间。现在,你又再次敞开子宫的门户,待我重温。」

「你……」

也许是情欲的燎烧使她气息紊乱,也许是女子在此刻的天生惧怕。苍兰全身上下又开始颤抖。

桫摩稍稍向前迈进一步,肋骨恰触及她充血的乳头。他说:「别怕,姐姐,别怕,我轻轻的。」

或许是双生姐弟的默契,桫摩居然一次便告插入。这在之前是贝玲达所没有的。虽然她们的容貌几分近似,阴道也为那层珍贵的薄膜守卫,但是无论如何,在桫摩进入的那瞬间产生的巨大快感,亦是贝玲达所不具备。

那击破某种森严的禁忌。

人群竟发出魔鬼般的吼叫。

而桫摩却只爱听姐姐叫。

她的处女血给予他最隆重的激励,血缓慢而粘稠的流泻,稀薄的阳光下,依然触目。

他用尽所有的力量野蛮的冲撞,直捣黄龙。他的「核」给予他无限强盛的动能。姐姐只发出压抑的一声低咽,然后一连数声局促的鼻息,荡气回肠。

她不让声音发出来,她不想让任何人听到。

她没有魔鬼的「核」,只有一颗坚强的女人心。她用尽了气力紧咬下唇,不让自己发出撕心裂肺的声音。她不想让他在惨叫声中得意忘形。

处女的潮吹,那是她永生的耻。

当她已不再是处女。她告诉自己,只要还存有一线心神,便要死守。她并不知道,这是不是忠贞的意义,但不可以令耻辱的一幕再演。

因为,她是迦楼苍兰。

她的面色,虽是未褪潮红。但是隐隐抹上惨白的绝望。桫摩分明看见那许多晶莹的汗珠分布额角与发鬓。

但却没有泪。

她知道在锋利的阴茎面前,再坚实的信念也会碎。但他并不是淫巧的蛇女,在彻底崩溃之前,总可以使自己并至于那样的淫荡。

即便控制不了淫液的分泌,亦不可有泪。因为她是迦楼苍兰。

一对眼睛,竟也看不出怨恨疼痛。那里尽是血丝充斥成猩红色,杂乱密布,绝望中带着冷冷寒光。

那即便掩饰不了情欲汹涌的迷离,却也少许令欲望冷去;即便读不出阴森和怨咒,亦令桫摩分神。

在这样凝望中,一切的景都似虚空飞度的萤火。

而她的唇被咬破,与下体一起流血。那些血液是腥的,这让施虐的人兴奋。

而受虐者却依然隐忍,桫摩于是有些动怒。

因为纵使幻觉的刺激都令她欲罢不能;纵使一只蛇妖的蛊惑都会诱引处女潮吹。凭什么他这样怒耸的阴茎摧不毁她的防备。

那么紧密,那么燥热,润滑又潮湿。但她仍然不肯放纵喊叫,不肯在万人面前崭露她的妩媚。

他一挺,她也会收缩,但一阵激烈的扭动和呻吟并未随之而来。

苍兰终于难以再忍,在弟弟的疯狂抽插中,她已坚持到极限。她再坚韧,亦终要败给情欲,只因为肉身是女人。

在她神志即将涣散的一刻,她曾深深悔恨。大祭司的遗言萦绕在耳旁,他却死于自己的坚决。

她的身体已舒展开,并配合弟弟的节奏。万人的瞩目,形同事不关己的布景。监守到最后的尊严,瓦解沦陷,变成一个莫大的理由令她更加肆无忌惮。

「我并非堕落,而是守过这么长久的。」每一个在强暴的乱行中滋生快感的女子总会寻求这样脆弱的安慰。

她开始带给他前所未有的享受。他甚至觉得,他在她的阴道间挣扎,奋力地挣扎。那么多炙热的淫水,将他的阴茎煎熬。他想逃,逃到洞口,却又被那股无法抗拒的力拉进,像是飞蛾扑火的壮志,他再次狠狠撞在姐姐的快感中枢。

他向外抽动的时候,可以感觉到阴道的张力。那高贵的人,高贵的性器。

而姐姐的面上是教人沸腾的表情。

人群沸腾了。桫摩沸腾了。她自己亦烧至沸腾。

弟弟的阴茎就像一柄缨枪,每一记的刺都贯穿她全体。

或许加上击破人伦禁忌的意味,这样的奸污更令人荡气回肠。这个是被摧残蹂躏的女子,竟在弟弟的抽插之下难抑美妙的呻吟。

一浪又一浪的刺激之间,所有的理智和孤高被汹涌的淫水冲到无存,冷锐的女皇于是同任意一名性爱中的女人般,怒放情欲之花。

她的乳房,他很久没有触碰,那里竟开始觉得痒。

她的臀,是那样美。在他的撞击之下,臀部高高的翘起和回落,擦过皮裙的时候,竟有些热辣的疼痛。

昨夜的高潮突如其来,她本不知道女体会有那样的喷射。那令她觉得羞耻。

但那份犹如飞坠的快感却是如此真实的。

汹涌而丰盛,就像暴风眼中的彩翎。疾而艳。

她却想过终有一日会变成女人,只未想到竟在这样的时间和场合,被自己的弟弟破碎禁忌。

她不愿,也无法再唏嘘,包容着他的阴茎,激叫着在十字架上翩翩起舞。撑开一对兴奋的羽翼,不自主地,不自主地围绕,然后合成最小角度,形成屏障,不让旁观的人看见这欲火焚烧的媚。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