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你这婊子!」

——苍兰这次再无法保持镇定,就像受惊的飞鸟般串起。

「你——」

她的声音都是战战兢兢。

桫摩从血泊中站起来,健康鲜活。依然是笑颜,却远比赠给奥托的笑容更为凌厉。

「既然,姐姐。你都指我为魔。那么,请问传说中的魔,是不是还有一颗心脏运做,用以维系卑鄙的生命呢?」

惊。

顷刻间她开始觉得冷。在天空的古籍中确有这样的记载。「核」,是魔族独有的器官,它的运作为天魔的身躯带来无尽的力量和生命值。

「核」是不衰不竭,不断壮大的。它是以近乎寄宿的方式,存在于魔族体内的独立器官,是统领身体心神的最高中枢。

「你……终于彻底堕进魔道。」苍兰努力用冷淡的语调掩饰惊惧。

「呵。连自己的亲姐都几次三番杀我,这样的人间还有什么好教我眷恋。我入魔道也离不开姐姐你的丰功伟绩。」

「你……」

「自十岁起,我就被无端地囚禁。你有哪处好过我?凭什么得来那对翼?你成了女皇,却学不会关心子民。连三朝的大祭司你也杀。」

桫摩接着例数:「不要说是为了救我。要释放我出来,你早就可以做!却偏偏等到国之将倾,再找个拯救未来的大借口。你这武断的昏君。」

「我……」

「你放出我来,更不是为了救我。而是把我送到大陆做政治的筹码。来,你看看地上躺着的那两具尸——这就是你导演成的悲剧!」

「我……我……」

「你给我住口!我知道你想说是那条老狗居心不良!可是你为什么不花多一点时间看清对手,看清这事件格局?英明的女皇陛下啊,这不但是你弟弟的终身婚姻,更是天空城的命运!」

苍兰的面色已是铁一般的青。

桫摩继续着他的讨伐:「即便如此,你不是想着如何收场这样的混乱残局,不去为一己错手负责,更不去牵挂天空的命运,却时时想到杀我。你已毁了我的人生,却还要杀绝!你究竟想掩盖什么!我的陛下。」

「你……你……入了魔,我……我……是救你。」

「哈哈哈哈」他笑的张狂:「你杀大祭司的时候,他在你眼中便也是魔吧?

口口声声神魔乱舞,杀孽还不全是你自己手造。一念坏灭一念魔?魔,也俱是你造出来的魔!」

她不知道他说的话如何反驳,却坚信自我信念。

处在这样的场局,她已无法激辩,无法静观。只有思索着全身而退,却忌惮这成魔成狂的桫摩将做出怎样的宏图。

「迦楼苍兰。你知道?用怎样的目光望世界,世界便回馈你怎样的一眼。」

「桫摩,你想如何?」

「我要你还。」

「念术-硫炎杀——」

一团赤焰袭在桫摩的面门,苍兰出招快似风雷。

「念术-冰刃乱——」

「念术-破空十七骤斩-魂离索——」

「天——绮——翎——舞——阵——」

刹那之间,苍兰已轰出四记绝杀。她深知这并不足以创伤桫摩的魔体,只是希望觅到一个可供逃脱的瞬息。

遗憾的是,她还未及转身,便被一记桫摩的一记铁拳重重地轰在小腹。她于是向后飞出,再次撞在墙上,落下来扑在贝玲达的尸身。

「好痛啊,打在你那该死的脐环。」桫摩揉揉拳,刚才的四连招连头发也未伤及。

「迦楼苍兰,你欠我的,俱要归还。」

她抬起头来望定他,她的眼神中布满了疼痛,却没有一丝的畏惧和胆怯。

桫摩走过去,抬起她绝色凄丽的面庞,擦擦嘴角的血渍,分开垂落下来挡住视线的一簇发。再低头看那残留的半片花瓣一样胸铠,带着龟裂痕迹。

她的一对翅膀,虚软无力地平摊。

那些零落的片片白羽,缓缓地,缓缓地盘旋,不甘坠地。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