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

「在古早的岁月,大陆上充斥着未被分割的众神、人类和魔族。那时的魔族并不应被称为魔族,只是一个形象怪异种群。」

「是的,」苍兰说道:「外型并非定性的标尺。在众神之中一样有容颜丑陋,形态奇特的异形。独眼、千手、蛇发、鹰嘴等造型在各个神话体系中层出不穷。」

「众神、人类和异族长期共存,彼时的世界并无战乱杀戮。时空不知轮回了多少年,大陆在出现了一位叫做「暗灯」的人。」

「暗灯?」苍兰惊讶这个名字,十年来,桫摩擦亮油灯的那幕,她无限次浮现。

「暗灯」。这诡异的名。

「是的,「暗灯」。他竟挑起神人两界对异族的鄙夷,又让异族憎恨神和世人。接着他诱使人入魔,人类便遭众神遗弃。」

「他……如何做到?」

「这至少是七千年前开始的传说。传到我这一世,早已无从详考。这甚至只是传说而已,苍兰陛下,您便当作听风趣谈资吧。」

「暗灯」……

「他说,所有的战乱和杀戮只不过是一切种群内心的嫉妒与邪欲的外化。他降临这个世界,只为让诸生明白三世本无善和恶,本无高贵卑微;本无神魔。而那些全部的罪,只是由于外力引诱,暗恶潜质于是舒张。」

子爵望望苍兰,她背向着哀艳地烈火熊熊,那从未褪去的淡漠神采终于被这绝世传说化解。

她那灰蓝色的深邃瞳孔流露出困惑的神情。抹着淡蓝花汁的一对薄唇亦微微轻启,一对洁白的羽翼是收拢的,微颤抖着,使人看上去不是那样如常的宁静。

她袒露出性感消瘦的肩,单边肩带。

丰满而匀称的乳房被淡蓝色半月型铁甲恰到好处的包围。

他的视线在那停留了片刻,他必须承认,这九十九年来,从未见过比苍兰更完美的绝色。

于是他更加认真的叙述那个故事,「暗灯曾说过,之所以为神,是因太多禁忌。之所以为人,是因不安禁忌。而之所以为魔,却是因自成禁忌。于是他便杀了神取悦魔,灭了魔救赎人,再使人入魔触犯神。神于是屏弃人。」

他说:「让纯净内心的尽迷信神;让内心破碎的尽堕化成魔。」

苍兰一时悟不出那许多的奥义,惟有倾听而已。

「他自诩浑浊世间的一盏暗灯,照穿一切心神的总和,而他的光势必分割三界。后来三界至高的能者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合力消灭他的肉身。但依然忌惮他的灵,于是在大陆最高处的加缪雪山,筑起众神塔,将他的灵请进顶尖。再用乌金锻造巨链形成封印结界。然后由居住在大陆的子子孙孙世世代代岁岁膜拜。」

苍兰思量着。

「对了,在拜亚斯祖先留下的羊皮古卷中记载了一首暗灯教人传唱的歌谣,只是可惜,到了今代,再没有人读得懂那古怪的语言。」他再次望向陷入沉思的美女,她在火光中孤孑。

他试着用沙哑破落的声音吟唱——

「弥呱哒莎,撒弥依哇昆塔,伊挖革哒莎。塔朴啼咻昆娜,伊挖伊挖拉,修弥呀哒,啊珈啊珈闵贾,古西伊挖闵贾……革莎昆塔,啊西闵贾,赛雅伊挖伊挖拉……」

在这一刹那,子爵终于看见苍兰的面上掠过苍白惊惧的神色。

他于是停顿下来,而她也察觉自己的失态。

她说:「我很累,回去营阵。」

走出几步,回头问他:「子爵殿下,在拜亚斯,人人都知道暗灯的传说吗?」

杰弗逊子爵露出得意的神情:「哈,不。这是我从一百六十岁老杰弗逊子爵那里听说的。我的父亲,他现在,还管理着皇朝所有的档案卷宗。哈哈。」

「你们家族真是长寿,年轻的杰弗逊子爵殿下。」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