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喀里斯拜亚斯。

缪加雪山。

「再往前行,就是拜亚斯皇城的禁地。桫摩,你看,那座尖塔即是传说中的众神之塔。」

桫摩握起一根连接大地的铁链,手腕轻颤,发出铿锵声音。

这声音是熟悉的。夜色中的乌黑高塔,犹如巨大性器,充满膜拜和禁忌。

「神塔再高,高不过天空风眼。」

「传说在塔的顶端是一处诡异结界。不知是否与灵童的记载有关。」

苍兰的一双翼收起闭合,安然静峙。

终是禁地,不可飞探。

桫摩亦心领神会的微笑。

望着姐姐背上的翅膀,沉默对峙。风起。八条巨大铁索碰撞,翼上的翎羽跟着轻颤。

「回吧,桫摩。休息。而后明日完婚。」

「姐……」

「她。不好?」

「不。」

她会心一笑,风吹弄了发梢,抿进唇线。

「那回吧,明日即完婚。」

「我想,奥托大帝有意令我承接他的社稷……」

「桫摩,你知道的。我要的是你和贝玲达的灵童。迦蓝皇族与拜亚斯皇室的血在灵童身上合一,只取一滴,便足以延续白鸟寿元。」

「姐……你……」

「桫摩,假如你们是相爱的,你也应该选择自己的幸福生活,善待爱情的结晶。已是成年,你当自执心念。」

苍兰的说话,令弟弟有些突兀。他甚至开始怀疑姐姐释放他是因为血肉亲情,亦或她的天空。

一个附带着罪孽的人,天空城的皇子。桫摩,谁能告诉他如何以对。这使命艰难亦甜美,而那女子偏生貌美。

他未正视姐姐的目光,望定一双翼。

「我是担心,假如真的承接这皇城,我便再不是天空皇子,也再回不去故乡。」

西天掠过蓝色闪电。剧烈而妖艳。

冷光照在苍兰,影在瞬间铺张,翅膀震撼,羽毛的脉路清晰可见。

「故乡。就是回不去的地方。」

——她拾起飘落的一簇,再摊开冰冷手心,令它在手心旋舞。

突然惊雷。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