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

喀里斯拜亚斯大陆。

金翅翎高处盘旋,鸣声刺耳。苍兰从天降下,冷锐崇高。

拜亚斯的兵卫列成仪阵,红毯上小女孩踩着赤脚捧起鲜花来迎,身姿灵跃。

「小女姬娜。」奥托大帝介绍说。

「恩,姬娜。你是漂亮的小人儿。」

「嘻嘻。」

姬娜牵扯女皇垂落的衣鬓,苍兰拍拍她脑袋,微微笑,示意放开。

奥托大帝笑道:「哈哈哈,小女不识礼数,甚是顽皮。」

……

内庭。

「为何……天空城……找鄙邦联姻?」

「奥托大帝,请不必如此紧张。说的是长公主,又不是算计未成年那位。」

「唔……我希望您陈述一个理由,苍兰陛下。这提议实在有些突兀。」

「大帝。难道天空城觊觎贵邦的领土?不过想为舍弟桫摩找一位美妻。」

「女皇陛下,您的眼睛却告诉我,这说辞是有隐瞒的。」

「呵,」苍兰冷笑:「闻说拜亚斯皇城的公主贝玲达殿下貌美如花,我起私心并不为过。」

「天空城素来与世无涉。万年来,与拜亚斯皇城更是老死不相往来,此番女皇大驾,无端说要联姻,真当莫名惊诧。」

「希望结盟而已。」

「大陆上无论是德加门农郡国、施魏因-赛拉茨联邦以及东方的汉人都远比我们拜亚斯强盛。我并不认为您最应该来这里,尊敬的女皇陛下。」

「可能是因为你的女儿靓吧。方才见到的小公主姬娜,虽是年幼,已是十足美人风骨。何况长公主贝玲达殿下,更是艳名远播。」

「哈哈哈哈。迦楼苍兰陛下,您是否看清我身后的巨大绘相?」

苍兰早有注视那张绘上墙壁上的美丽少女,她着了红色的霓裳,玉体若隐若现,秀发犹似瀑布倾泻,垂落腰间。颜面如玉,肌肤胜雪,端是娴静娇媚。一双眼眸含尽少女情怀,万千怜爱。

只是这绘画,另有一种微妙感觉,眼观之下,却一时间道不出来。

「陛下,您赞此女貌美,难道不觉得她与您十分相似?」

「唔……」一言惊醒。细看之下,只消将画中人的金发换成黑色,换过发式,将霓裳换作蓝铠,背上再生一对羽翼,足以乱真。

只是苍兰冷艳犀利,画中人却是温婉弱质的淑女款。

暗自欢欣。

面上仍是不卑不亢的干练:「奥托大帝真会说笑,贵公主绝色倾城,我又如何高攀得上。所期待的盟约,一是希望两国联姻从此永远免去战乱隐患。二来西方妖魔猖獗,翼望能与贵方共铸防线,贯穿天地,诸尽邪魔。」

「呵呵呵呵。」奥托大帝面露喜悦。他摸过长须,言道:「闻说御弟斯迦楼那也是一位心地纯善,胸有大志的才俊。我是景仰已久。不如先让他二人见上一面,若是郎情妾意,便再好没有。」

「那好的很。我便即刻返程,再带舍弟同来。」

「不急。女皇陛下既是光临鄙邦,不如且少歇时日,尝尝大陆的美食特产,时下恰逢花期,也容我让小女陪同赏花。」

「不必劳动。」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