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那一天,桫摩重获了自由。这本是值得纪念的日子,却因为苍兰的惊艳亮相,紊乱了他的呼吸心绪。

在廿年之前。他和她曾在同一处子宫彼此取暖。童年时分,也曾同床睡眠,记得当他焦急哭闹,她会像母亲那样将他入怀中。

岁月如歌。在他重见天光的那日,面对这样一位绝色的姐姐竟在突然之间不知所措。而那对翼,那是天空城主宰的唯一象征。只有被定为真命天子的人才会被赐予这洁白尊贵白羽。

神之庇佑。

曝见的时候,他开始憎恨这命运的玩笑。眼前突然现出无边黑暗中的某一盏灯。

「三年前,在极地冰城「尼拘摩罗」……」

「你为父皇母后血了仇?」

「是的,桫摩。当巨雀剑没入蛇帝心脏的时候,天空现了闪电。我看见父皇和母后在另一个世界含笑,刹那之间,背膀之上竟曝生出这对白羽。」

「当……当时……是怎样……」桫摩顿了一下:「当时,父皇和母后是安详的吗?姐姐。」

「是的。安详。我的桫摩。」

她的面孔是冰雪纯白,银灰色的眼眸犹如寒潭静水的光泽。

她的颈高贵修长,铠甲是天空的蓝。

她是天空城绝色的女皇,举手投足尽是典雅气质。

她的小腿那样匀称迷人,穿上一双银色高靴,飒爽英姿,也美艳至极。交叠双腿的姿态,裸露出大腿白皙的肌肤,也恰到好处的隐去短裙下的幽微。鞋跟太精美,反射出冷艳的金属光芒。

当她转过身,他开始细赏她完美的腰臀。向上是更加完美的腰臀,贴合着短裙的剪裁,线型与弧度如此精妙的结合一体,无从挑剔。

他亦迷恋她的步态,细致到腿、臀、腰、臂的每一次轻微摆动。而那一双翼,他越是看得清晰,带着惊惧意味的视觉审美,却又含有无限敬畏。

桫摩沉默着,然后微笑,神情专着。

「姐姐,你是……我的骄傲。」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